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流氓医妃

更新时间:2019-10-13 04:53:18

穿越之流氓医妃 连载中

穿越之流氓医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潇湘静儿 分类:穿越 主角:苏亿瑾夜寒轩 人气:

经典小说《穿越之流氓医妃》由潇湘静儿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亿瑾夜寒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亿瑾原为当朝太子的未婚妻,不料被自己的继母和妹妹陷害,被采花贼劫走,从此名声扫地,遭人唾弃。 因救轩王夜寒轩一命,高超的医术被他看中,从此命运与他交织在一起,开启了你追我赶的猫鼠游戏。 为了解除和太子的婚约,苏亿瑾无端卷入了朝廷后宫争斗以及九州各国的阴谋暗战之中。 多次历经险境,苏亿瑾终于明白生存不易,为求自保,主动投入夜寒轩麾下,为其办事,却不知霸道王爷却是纯情少男,对她情根深种。 当她也深陷情网,陪他谋划天下,却发现,一切都只是利用二字。 苏亿瑾挥泪斩情丝,回不去现代,那好吧,让我做这个世间的主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亿瑾反应迅速,连忙跳了起来,躲在凌御史的身后,怒道:“大小姐,这可是你和你爹之间的矛盾,杀我做什么?跟我有何关系?”   “你这个贱女人,这没你说话的份儿。”凌冬儿眸中杀机顿起,轻盈一跃而起,刀尖朝她的脑袋刺去。   我靠,还是练过的,你要杀我,还不准我说话,忒过分了。苏亿瑾保命心切,只好不顾形象地在地上滚了几圈,躲过一刀,骂道:“你简直毫不讲理,你老爹又老又丑又猥琐,我能看上她吗?你用鼻子想一想吧,要不是你老妈迷晕我送到你爹的床上,我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你......你敢说我爹爹又老又丑,我杀了你。”凌冬儿听后更是火冒三丈,第一次听到女人骂她的爹爹,她绝不容忍,再次攻来。   屋内空间太小,对方又是一个会武术的女子,自己已无处躲藏,苏亿瑾一急,双手试图抓住对方的手腕,谁知对方脚下一滑,摔倒在地,而自己冷不防向凌御史扑去。   “啊!”凌御史大叫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后晕了过去。   苏亿瑾自然知道凌御史真正晕倒的原因,立马站起身,转身就往外跑。   “爹爹。”凌冬儿紧张地蹲在凌御史的身旁,为他把了把脉,这才松了口气,大叫道:“来人,快叫大夫,把这个贱女人给我拦住。   守在门口的几个丫环刚一触碰苏亿瑾的肌肤,便晕倒在地。   凌冬儿见状忙将凌御史随身携带的玉佩举在手中,大叫道:“老爷有难,暗卫现身。”   守在四周的暗卫立马如幽灵般出现在庭院中,将苏亿瑾团团围住。   “她会使毒,不准靠近她。”凌冬儿冲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苏亿瑾,冷冷道,“一个不会武功的贱女人,会使毒有何用?”   苏亿瑾被众人包围在中间,别人不敢靠近她,她也没法突围出去,双方僵持在一起。   凌冬儿忽然从一个暗卫的剑鞘中抽出一把宝剑,剑指苏亿瑾:“贱女人,我劝你还是乖乖就范,我给你个全尸,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苏亿瑾冷笑一声:“首先,请纠正你的称呼,你一口一句‘贱女人’,哪里看出来我‘贱’,你母亲迷晕我,你父亲强要我,我才是受害者。其次,一般这三个字都是从泼妇口中所出,想不到你堂堂御史千金,竟然也是......”   “你......你这个贱......”凌冬儿气地全身颤抖,那三个字却说不出口,若说出来,不就承认自己是泼妇吗?   “你这个臭丫头,我才不管你是怎么爬到了我爹爹的床上,既然你毒晕了我爹爹,我定让你血偿。”   苏亿瑾无奈道:“我这是正当防卫好不好?我并不想伤害你们,是你们想杀我,你们还有理不?”虽然知道和这些人讲理,无疑和一群盲人看象是一样的道理。   “哼。”凌冬儿冷笑一声,“勾引我爹爹的女人都得死。”   “你是眼神不好还是眼力不好,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你老爹,不是告诉你了吗?你老爹我看不上,姐喜欢的是又高又帅的大帅哥。”   “你......你还想勾引我兄长。”凌冬儿气得全身发抖,真想一剑刺穿她的心脏,划烂她的脸庞,看她还怎么勾引人。   苏亿瑾听地莫名其妙,严重怀疑这个大小姐的理解能力,难道她的兄长是“大帅哥”的代名词吗?简直无法正常交流。   “随你怎么说吧,”苏亿瑾无奈地叉腰道,“我即便死,也要拉着你们陪葬,我手中可藏有剧毒,你们要是不怕死,就上来吧。”凌厉的眼神中夹带着一丝威胁。   “谁怕你。”凌冬儿刚要上前,便见自己的母亲在丫环婆子的簇拥下急匆匆地朝这里走过来。   “冬儿,住手。”御史夫人大声呵斥道。   “娘,您怎么来了?”凌冬儿不甘地放下手中的宝剑,“娘,爹被这个臭丫头毒晕了,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我也会让这个女人命偿的。”   御史夫人只是冷淡地看了一眼躺在屋内地上的凌御史,吩咐身边的丫环婆子将凌御史抬到床上去,这才道:“放心,大夫很快就来了,这是为我看病的女大夫,不可杀。”她断断没有想到自己送出来的女人竟和自己的女儿打了起来,更没想到女大夫还把自己的丈夫毒晕了,她的内心深处竟不禁升起一丝快感,心中解气了不少。   “女大夫?”凌冬儿又看了一眼苏亿瑾,不解道,“那她为什么会爬到爹爹的床上去?”   “这与你无关。”御史夫人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道,“把剑收回去,你可是大家闺秀,岂可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   “不行。”凌冬儿撅着嘴,“我才不管她是什么女大夫,今天她毒晕了爹爹,我定不会放过她。”   苏亿瑾见凌冬儿仍不可放过自己,嘲讽道:“大小姐,你这么关心你爹爹,为何你爹爹晕倒后,只顾着和我打架,却把你爹爹晾在一边,我看你这是假孝顺,只是气不过我不会武功,你却依然不能把我怎样。”   “你......你看我能不能把你怎样?”凌冬儿一剑便向苏亿瑾刺去。   “听说苏昊天在战场身受重伤,现在在送回京城的路上。”耳后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凌冬儿顿时停止了脚步,整个背影呆愣了片刻,便回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娘,您说苏大哥受了重伤?”   刚刚还一脸彪悍的女子,瞬间眼泪汪汪。   苏昊天?难道就是原主的哥哥?在原主的记忆中,貌似和这个哥哥没有多少交集,也没什么感情,只是这御史小姐和苏昊天又有什么渊源?苏亿瑾静静地看着她们俩,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这条命貌似保住了。   “前线传来的消息,他伤势过重,军医无法治疗,只好送回城中医治。”   “那我现在就出城去接应他。”凌冬儿绝对是行动派,转身便走。   “站住。”御史夫人制止道,“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你知道他走的哪条道路吗?现在出城,于事无补,明日皇后娘娘举办了采花节,苏家的苏二小姐也会参加,你到时问问他的妹妹,说不定有更多的消息。”   凌冬儿这才冷静下来,一听进宫,一脸为难:“又要进宫啊?”   “你不想见你的苏大哥了?”   “好,我进。”凌冬儿立马答应道。   御史夫人安抚好了凌冬儿,这才朝向苏亿瑾,对着四周的暗卫道:“你们下去吧。”   然而四周的暗卫却一动不动,丝毫不把她这个当家主母放在眼里。   御史夫人心中不禁恼怒,这是老爷的贴身暗卫,只有老爷和他的玉佩才能使唤,而自己病了一年,一点实权也没有。   凌冬儿见状将凌御史的玉佩高高举起,道:“老爷中的毒只需熟睡三日便可,并无大碍,你们即可退下。”话音刚落,暗卫们便不见身影。   苏亿瑾暗暗吃惊,这个凌冬儿究竟是何方神圣,身为御史千金,竟然敢和父母当众顶撞,会武功,还懂毒理,这可与传统的闺阁女人大相径庭。   此时凌冬儿注意到母亲的目光此时正在自己手中的玉佩上,忙将玉佩递给母亲,谁知御史夫人却叹了口气:“把它放回去,否则你父亲醒来又该生气了。”   凌冬儿点了点头,乖乖进入了屋内。   御史夫人这才望向苏亿瑾:“林姑娘,本是误会一场,让你见笑了。”   苏亿瑾却毫不买账道:“夫人,这恐怕不是误会吧?”她可是喝了御史夫人的茶才晕倒的,真当她是白痴吗?   “当作误会又何妨?反正你也没有任何损失。”御史夫人眼中满满的都是警告。   “哼,当作误会?不知道下一次又会有什么误会产生?”苏亿瑾不依不饶,虽然她无权无势,仅凭的是自己的医术,才能保全一命,可对于御史夫人的这种行径,她极为不齿。   御史夫人斜眼瞧了瞧屋内床上的病人,笑道:“林姑娘恐怕多虑了,即便姑娘愿意,老爷恐怕也不敢再要你了,这御史府也不能再留你了。”   “你什么意思?”苏亿瑾警惕道,原本以为御史夫人留她一命,是希望她能继续为她治疗,调药,如今不愿让她留在府内,这是耍什么花样?   “林姑娘,凌妃近日出现了与我相似的症状,宫中御医医治后仍无疗效,明日你便打扮成府中丫环随冬儿一起入宫为凌妃诊治,若凌妃病愈,我便放你自由,若凌妃有什么闪失,我再索你这条小命。”最后一句话,语气甚重。   苏亿瑾怎么感觉越听越不舒服,明明对方是在求自己帮忙,却满满都是警告意味,这古代的上流阶层都是这么说话的吗?   但一听到“自由”两字,她就完全不管对方的态度,立马道:“夫人放心,但愿夫人能信守承诺。”栽的跟头多了,她不得不多想。   “明日起,你就在凌妃宫中待着,待凌妃病愈,我自会派人接你出宫。”   一场闹剧终于在夜幕深处结束,第二天,凌冬儿便带着两个丫环坐马车入宫,其中之一便是苏亿瑾。   两人相看两厌,只是为了各自的目的,强忍下来。苏亿瑾坐在凌冬儿的左侧,闭上眼睛,保持沉默,尽量避免这个大小姐找自己的麻烦。   “入宫后规矩一点,别给我们凌家惹麻烦。”凌冬儿脸色甚是难看,警告道,要不是为了苏大哥,她才不会和这个女人坐同一辆马车进宫呢。   “是。”苏亿瑾睁开眼睛,双目直视前方,面无表情,这个女人蛮不讲理,比苏亿灵更可怕的是,她还会功夫,完全不把礼仪放在眼里,还是少说话为好。   此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外面马夫的声音传了进来:“大小姐,我们已经到宫门口了,正巧苏二小姐的的马车也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