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毒医宠妃

更新时间:2019-10-20 01:55:19

毒医宠妃 连载中

毒医宠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毒药苦口 分类:穿越 主角:苏苓苏珍 人气:

新书《毒医宠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毒药苦口,主角苏苓苏珍,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前世太子戏、嫡姐欺,死而复生无奈嫁残废。 一朝穿越,惩后母、整后宫,妖孽狂妃惊艳震山河。 嫁个残废又如何,辱我夫者,我必除之! 意外的是,残废不废,腹黑霸道独爱王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还不快去向苓儿和三殿下道歉!”苏丞相向着吴明珠怒斥道,他抹了一把额上渗出的细汗,徐公公的意思,他可是听明白了,藐视皇族轻则砍头,重则灭门的!真让徐公公回宫禀报了,那他这个丞相也别想再当了,直接进刑部大牢了!

  吴明珠虽不明白徐公公话里的深意,但看了苏丞相一脸厉色,也不敢反驳,只好咬着牙先向炎夜麟赔了不是,又转而对苏苓低声下气道,“苓儿,刚刚是母亲不好,你原谅母亲好么?”

  “那我娘亲留给我的嫁妆呢?”苏苓眨着眼睛一脸执著地问。

  吴明珠还在犹豫着没有回答,苏丞相一个徐公公挑了挑眉毛,立刻说道,“给,为父一定让你母亲给你备上。”

  “老爷!”吴明珠不甘心地冲苏丞相喊。

  “你给我闭嘴!”苏丞相真是从来没有这么嫌弃过自己这个只知道耍横的愚钝妻子,也不看看徐公公还在这里,先答应着,之后给不给,难道徐公公还会特意来查么?

  “那你们写张字据给我,免得反悔。”苏丞相那点小心思,哪里逃得过苏苓的火眼金睛。

  苏丞相本想拖延说等徐公公走了再说,可是一看徐公公的眉毛挑得更高了,他立刻点道让人拿来笔墨,“写,马上写。”

  当场就写了字据,还盖上了他的私印。

  苏苓拿着字据,立时眉开眼笑地跑到徐公公面前说,“谢谢徐公公。”

  “哪里哪里,您是三皇子妃,咱家这是应该的。”徐公公一看苏苓笑得面若桃李,顿时就很喜欢这个三皇子妃。“这字据您拿好了,到时候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请三殿下帮您的忙。”

  “好。”苏苓答应得很爽快,冲炎夜麟抛了一个媚眼,差点害炎夜麟被茶水呛着。

  想到今天要是没有炎夜麟那么凑巧地来下聘,只怕事情还没办法如此顺利,苏苓瞬间对炎夜麟有了不少好感,对于嫁给他这件事也突然觉着不那么吃亏了。

  “丞相大人,礼也过了,三殿下和咱家还要回宫复旨,就不多叨扰了。”徐公公苏丞相道,“今日三皇子妃这嫁妆单子,咱家可是记牢了,希望丞相大人也别忘了,否则咱家只好陪着三皇子妃到皇上面前要一个公论了。”

  “您请放心。”苏丞相心中为那大笔财产心疼得要滴血,偏偏面上还得一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苏苓真担心他憋出心肌梗塞来。

  相反吴明珠可就不那么淡定了,自从苏丞相写下那张嫁妆单子,她的眼神就一直恨恨地瞪在苏苓身上。

  苏苓一脸无所谓,反正目的达到了,你瞪就瞪吧,又不会少块肉,她目送着炎夜麟跟徐公公出了丞相府,然后把字据揣进怀里,哼着小曲,施施然地走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丞相府门口停了两辆马车,徐公公在上自己的马车前忽然想起什么,转头对着炎夜麟一笑,“三殿下真是有福气呢,我看这个三皇子妃不仅生得倾国倾城,还极聪明,一点也不像外界所传的那样痴傻。”

  “还真是。”炎夜麟低头想了一下笑道,“今日还要多谢徐公公出头,否则单靠我,怕是半点用处都没有呢。”

  “金麟岂是池中物,”徐公公笑笑上了门马车,“殿下还是不要妄自菲薄的好。”

  自从被苏苓要回大笔财产之后,吴明珠真是气得好几天都闷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肯出去,跟苏丞相赌着气,非逼着苏丞相把那些嫁妆给要回来。苏丞相恼恨吴明珠的愚钝,也是好几天都不去吴明珠的院子,反而去了新开脸的姨娘那里,吴明珠知道后更是气得饭都吃不下。

  偏偏苏珍还要来闹她,苏珍到苏苓的院子闹了几次,次次都被苏苓用无视打发掉了,所以就跑到吴明珠的院子里来叫嚣。

  “娘!你真的要看那个小贱人带着那么大一笔嫁妆嫁出去么?这嫁妆单子比大姐嫁给二皇子那会儿不知道多了多少倍,那如果以后我出嫁,你又要给我多少嫁妆,如果越不过她去,我丢脸就算了,娘你也要跟着丢脸,那样我宁可一辈子不嫁!”

  “你急什么!”吴明珠怒斥道,“我怎么可能眼睁睁让苏苓逼着我把吃到嘴里的肥肉吐出来,她做梦!你爹爱面子,不肯去逼她把嫁妆交出来,我们就让她自己交出来!”

  “娘你想到什么好办法?”苏珍眼睛都亮了。

  “我前几天已经写信请你赵家表哥来了,今天应该也到了。”吴明珠胸有成竹道。

  “赵一白?”苏珍大喜,“太好了,苏苓一直都喜欢赵一白,不过娘你是想将他们捉奸成双,毁了苏苓的婚事?”

  “毁了她的婚事哪里够,她要是硬霸着那笔嫁妆不放,我们也不办法。”吴明珠有些阴狠地笑了笑,“当然是给赵一白一笔钱,让他诱拐苏苓私奔,再杀之!”

  “对,只有死人才不会要钱!”苏珍一下笑了。

  “夫人,赵家的表少爷到了。”正巧就有丫环站在帘外禀报道。

  吴明珠和苏珍相视一笑,彼此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同样阴险狠毒的笑意。

  苏苓这几日被苏珍吵得烦了,直接闭门谢客,如今天天窝在院子的后罩房里研制毒药和锻炼身手,不得不说苏苓这副身子的根骨还是不错的,不比她前世差上多少。

  今天才锻炼到一半,就听见墙头有人叫她的名字,“表妹,表妹!”

  她有些烦躁地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书生打扮的俊秀男子在墙上露出头来正看着她。

  赵一白?他没事爬她院子的围墙干什么?苏苓微微皱起眉头,不发一语地看着赵一白。

  这个赵一白其实也称不是上苏苓的正经表哥,他不过是苏苓的长姐,成为二皇子妃的苏锦生母白碧情的一个远方表亲,血缘早出了五服。不过是因为赵一白曾在苏氏族学里上过几年学,丞相府的几个女儿出于尊重叫他一声表哥而已。

  然而这个赵一白心比天高,一心想当丞相府的乘龙快婿,几次勾引苏锦和苏珍不成,就扰主意打到天真痴傻的苏苓身上,哄得苏苓团团转,一直囔囔着要嫁给他。偏偏苏丞相看不上这个赵一白,觉得搭上这种人指不定要被拖累一辈子,就连个痴傻女儿也不愿意许给他。

  赵一白这才一怒之下,回了老家,却没想到如今居然接到了吴明珠的信,说是愿意帮他娶到苏苓。

  虽说跟三皇子抢妻子风险太大,但是如果能搭上苏丞相,他以后想要入仕还不容易么,加上苏苓又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赵一白早就垂涎三尺了。

  所以他就大着胆子答应了吴明珠的条件,反正吴明珠说了,苏苓是个傻子,真出了事情,把一切往苏苓身上一推,就没他什么事了。

  可是,他今天一见苏苓总觉得她有些奇怪,居然在院子里打拳不说,看他的眼神也不如以往那样柔情似水,透着一股凛然的冰冷。

  “表,表妹,”赵一白有些尴尬地舔舔上唇,“你怎么了,见到我不高兴么?”

  “高兴,当然高兴。”苏苓面上笑得天真无邪,心里却恶心得都快出吐,她从原主的记忆里看到了这个赵一白是如何引诱苏苓,还让苏苓帮他盗取府中财物,周济他。“赵表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啊?”

  看见苏苓笑了,赵一白顿时轻松不少,他一下翻过墙头,落在院中,走近苏苓笑道,“当然是来见你了。”

  “赵表哥请自重,”苏苓猛地退后一步,“想来你必听说了,我现在的身份可是三皇子未过门的妻子。未免瓜田李下,授受不清,还请你跟我保持距离的好。”

  “表妹,你难道真心愿意嫁给那个残废的三皇子?”赵一白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你忘记我们的山盟海誓了么?”

  “我以为表哥走后,那些前程往事已是过眼云烟了。”苏苓敛眸轻语,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不,那些我都没忘记!”赵一白一看苏苓的表情,以为她还对自己有情,立时激动起来,“表妹,我听了你被赐婚的事情后,就日夜兼程赶来,我知道你是不情愿的,你还是爱我的,我们私奔吧!”

  终于说到重点了!苏苓在心冷笑了一下,脸上却装出震惊的表情,“这,这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行!”赵一白越说越兴奋,“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本就是金玉良缘,三皇子他凭什么横刀夺爱!跟我走吧,苓儿!”

  连称呼都换了!苏苓看着赵一白那一脸慷慨的样子,忽然问,“你今天来,母亲和父亲可知道?”

  “不,不知道——”苏苓突然问到吴明珠,赵一白舌头差点打结,赶紧矢口否认。“我是悄悄来带你走的。”

  就凭他一介书生,能有本事闯进守卫森严的丞相府?说出去都没人会信!

  摆明了就是有人放他进来的,至于这个人嘛——

  苏苓的笑容如逐渐盛开的牡丹般娇艳,“带我走吧,表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