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帝女倾城:和尚王爷,我不嫁

更新时间:2019-11-07 02:44:26

帝女倾城:和尚王爷,我不嫁 连载中

帝女倾城:和尚王爷,我不嫁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青瓷吟泪 分类:穿越 主角:于清华宛若 人气:

青瓷吟泪新书《帝女倾城:和尚王爷,我不嫁》由青瓷吟泪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于清华宛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该死的淫贼,原来是你!”她瞪着他眼冒火星。“呵,我还没真淫过你呢。”男人眨着桃花眼突然压倒在她身上,一片温软舔上她的唇:“乖,你要是想,等会儿,我定会好好满足你的。”该死,谁要你满足了啊,她堂堂帝女,竟三番两次被他侮辱!臭和尚,定要你好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清华心中这般回想,却已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雀央宫。

雀央宫的小太监见到长公主到此,赶紧急急忙忙地就进去回禀了,不一会便出来将于清华请了进去。

于清华踏过宫门,来到于清悠的寝宫,推开门,踏步进去。顿时,一股子中药味迎了过来,到此,于清华幽幽一笑,便看到那床榻上躺着的她的好妹妹:于清悠。

于清华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声音也开始响起:“清悠。”

说着便来到于清悠的床榻边,这是有宫女为她端来凳子,她坐上去,伸手拉住床上紧闭双眼的于清悠的手。于清华声音涩然道:“清悠,我的好妹妹,可怎生好,原来好端端的一个人,怎就变成这般了,姐姐我真是痛心难过,清悠,妹妹。”于清华说着说着忽然就哽咽起来,她将于清悠的手放于右脸颊,难过之极,竟流出泪来。

“清悠、妹妹……”于清华不住的呢喃,倒是真的伤心至极,模样真真令见者不忍。

于清华又难过许久,而躺在床上的于清悠就是未曾睁开眼。

于清华整理了情绪,方对冬儿道:“冬儿,将那雪狐披肩拿来。”

冬儿转身从一个侍女手中接过一盏托盘,那托盘上静静摆放着叠放整齐的雪狐披肩。

于清华接过一旁小宫女递来的丝绢,轻轻地擦拭脸颊,这才将冬儿手中的雪狐披肩接了过来,她抬头对身旁站着的于清悠的贴身侍女云兰道:“你家公主这一病来的忒也突然,倒叫本宫真是焦急,本来已是打算好要同于玉妃娘娘一同入普泉寺为妹妹祈福,但不想,眼下就连玉妃娘娘也是突然头风,唉,可怜的妹妹,不知是惹到了什么,真令我这做姐姐的忧心,也罢,明日我便独身一人前去为她祈福,我这一去希望能为妹妹带来好运,但她此刻这般模样实在难教本宫放心,近日来父皇忙于朝政实难分心,你等都是打小便跟在她身边的,我却望你们能代本宫照顾好她,不要以为没了主子看着就可以肆意轻待,若是等本宫回来见妹妹有了什么不好,你们这些近身伺候的都逃不了干系,都听明白没有?”

于清华一番话音一落,以云兰为首的的几个宫女都忙是跪倒在地,口中道:“奴婢们谨遵公主吩咐,断不敢有丝毫懈怠。”

于清华闻言露出满意的表情,这才又对云兰道:“本宫也没什么好给妹妹的,本想着送些人参之类的补药过来,却又记起这些都有太医们打理好了,是以,本宫念着天寒就将前些时日父皇赐下的雪狐披肩拿来,希望妹妹可以用得着,不管怎说,也能让我这个做姐姐的安心,你且替你家主子收着。”

云兰上前接过于清华手中的雪狐披肩,随即俯身道:“奴婢替公主谢过长公主,长公主待公主真是好。”

于清华闻言温和地笑笑,又道:“好了,时日也不早了,本宫也该回去早做歇息,明日还要早早起程,入寺为妹妹祈福呢,妹妹这里就交由你们照看了,你等勿要好生伺候。”

“是,长公主。”

于清华再次看了一眼床上脸色苍白的于清悠,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这才缓步踏出雀阳宫。

雀央宫内,于清华前脚刚走,便从寝宫中传出一声摔东西的声音。原来,却是那原本病怏怏地躺在床上的于清悠。

只见于清悠此刻满脸怒意的潮红,身穿寝衣,就这么赤脚站于床下,一头秀发凌乱的披散着,她的脚下躺着的赫然是刚才于清华送来的雪狐披肩。

“呸,惺惺作态,耀武扬威,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来关心我,实际上她巴不得我早早死掉,贱人。”于清悠边骂边用脚踩了踩底下的雪狐披肩,更是气愤:“她有什么资格来我面前显摆,竟还送了这等物品来糟践我,她那母后当年若不是因为她爹立了战功,根本不会被先皇赐婚,也更不会凌驾于我母妃之上,害得我母妃这么多年,每每见到她便要屈膝行礼,这还不够,她因自己生下父皇嫡长子,仗着父皇爱戴,平日里对母妃没少使脸色,更是欺我母妃没能生出皇子,父皇事事顺着她们母女,让着她们母女,有何物品都是尽着她们挑,就连打到这百年难得一见的雪狐,也是送了她作披肩。”

于清悠越说越觉得胸中愤怒难平,她道:“今日她见我‘病了’,到时眼巴巴的将这雪狐披肩送上门,她的意思不就是来庆贺的吗,她不要的东西却拿来当礼,这般不将我放在眼里,这般目中无人,真真是个贱坯子,实在可恶。”

云兰见于清悠这样毫不遮掩的怒骂长公主,终究觉得不妥,她忍不住上前道:“公主,可别忘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向四周打量,才又道:“您现在可是正‘病着’呢。”

于清悠霎时便反应过来,她这是被于清华气糊涂了,却忘了眼下情形,指不定四周现在就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等着抓她的尾巴呢。

云兰见于清悠缓过劲来,又道:“公主何必这般气恼,长公主这一来兴许只是想要探探虚实,她这般小心翼翼,公主何必落了她的套,若是叫有心人听了去……”云兰话已至此,于清悠只觉后背冷汗四起,好险,幸亏于清华早已离去,方才她握住她的手“伤心”时,她就险些忍不住起来了,幸好,她还是忍住了。

云兰扶着于清悠上了床榻,接着又转身去将地上的雪狐披肩拾起,小心的叠好,收入了箱中。

于清悠见状,颇有不满,却终究没再说什么。

云兰望了眼于清悠,便道:“公主若是不想见这东西,奴婢给你收起来便是,但却是万万不能将这物件毁了的,不管怎么说,长公主这东西是送来了,表面上,您也还是要对她尊敬的。”

于清悠半响才知会一声:“嗯。”

云兰摇了摇头,她知道于清悠这心里还是不满的,于是便走到于清悠的床榻处,低声道:“公主,您何必如此,玉妃娘娘那里不是早就为您打点好了,您今日这般失态,真是不该,你便应该像娘娘那样,能沉住气最好,等明日长公主入寺,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于清悠闻言忽然一笑,是了,她怎么将这茬给忘了,她那位远房表哥可是早早便被母妃招入京来了,这下,任那于清华再张扬,也终归会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想到那位表哥,于清悠不由面上一红,她可还记得,幼时便与他见过面了,那时他家还尚未获罪,他仍是世家公子,十四岁的他就已出落得俊秀非凡,她远远随母妃见过他一面,一时便惊为天人。

想到此,于清悠忽然又冷哼出声,想到这下可是便宜于清华了,如若他仍是从前身份,怎么也轮不到她来配他。

一旁云兰见到自己主子这番模样,也是了然于心,不由低叹,她这主子与她母妃相比,真真差得远了。想到玉妃娘娘,云兰又是一阵安心,她自己本是玉妃的乳母之女,在于清悠四岁那年,她便被玉妃召入宫中侍候在于清悠身侧,成为她的贴身侍女。这些年,玉妃暗地里没少教她东西,是以,她便是玉妃为于清悠而扶植的人,表面上的她的主子是于清悠,而实际上,她都是听从于玉妃的。于清悠性格太过急躁,又甚是轻浮,若是没有玉妃,她实难成就大气候。这一点,云兰比任何人都清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