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嫡女重生之绝宠小妻

更新时间:2019-11-07 02:59:12

嫡女重生之绝宠小妻 连载中

嫡女重生之绝宠小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逸语儿 分类:穿越 主角:凌书桓冷亦 人气:

主角叫凌书桓冷亦的小说是《嫡女重生之绝宠小妻》,它的作者是逸语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身为嫡女,活得窝囊,被庶妹和未婚夫欺辱致死,全府尽丧火海。 今世,她设下心防,可是千防万防防不过一个他。 什么狗屁庶妹,敢卷土重来,那么做好满地找牙的准备! 什么伪善未婚夫,敢来再次挑衅,看他不直接将其撕碎! 她要报恩,他倾尽心力协助,她要救人,他奋不顾身,她要为母报仇,他深入狼窝虎穴…… “做这一切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惊慌不安。 他低眉浅笑,“为了你这个人。” ************* 绝对宠文!绝对双处!绝对无误会无出轨! 虐渣是主线,生存是王道。 某女真重生,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某男伪穿越,散尽千金只为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意晴朝院子左右张望了一番,没有百里修的影子了,这才舒了一口气,碰上他就没好事情,得避着点,顺利定完亲才行。

  “急着找我呢,”冷意晴刚跨出院子,一团红色就跳进了她的眼里,这人不是百里修还会是谁。

  冷意晴瞄了一眼,直接无视地自顾着走了。

  百里修也不在意,怡然自得地跟在后面,冷意晴故意绕了很大一个圈子,这才到了吉时,是时候去正堂了。

  正堂位于冷府二进门的正中央,是用来待客之用,此刻桌椅摆放整齐,茶点飘着香气,只是宽敞的正堂显得空空荡荡的,昨日被挂上去的彩灯一盏都不见了。

  看来外祖真的听从了百里修的话,定亲一事弄得极为简单朴素。

  冷意晴扫了整个正堂之后,心里空落落的,与凌书桓那禽兽定亲实非她所愿,但是为了冷府,她只有将自己的情绪搁下,想到这,她嘴角微勾,艰难地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百里修看在眼里,闷在心里,小妮子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非要这么折磨自己,是不是一定要在看清凌书桓的真面目才会罢休。

  “嗒嗒嗒……”快而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了过来,冷意晴还没转身就听见凌书桓愤怒的声音,“冷意晴,你背着我和百里修那混蛋干了什么好事?”

  冷意晴骤然回头,瞧见凌书桓气急败坏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吃惊,早知他的为人了,这一点怒气算不了什么,“书桓,今天可是我们定亲的事情,这话你可不能乱说。”

  “是啊,凌将军,粪已经乱吃,话不能乱说,”百里修转着白折扇从侧屋踱步而出,一脸阴恻恻的笑让冷意晴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看着架势,两人又要杠上了,“你脑子被狗吃了?怎么说你的债主。”

  百里修说完,又绕到冷意晴身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说过,凌书桓不是真心喜欢你。”

  是否喜欢,冷意晴真得不在乎,她只需要接近凌书桓,而定亲是最光明正大的一条路,但是百里修似乎太爱管闲事了。

  凌书桓涨红的脸一下子褪去了血色,百里修一提醒,他才记起来自己还欠了他十万金,“我也是一时情急才会口不择言的,百里兄莫见怪。”

  百里修似笑非笑,“小爷反正恶名在外,倒无所谓,你应该想冷大小姐道歉才是。”

  “意……意晴,”凌书桓自恃堂堂将军,居然要向冷意晴道歉,这话是万万说不出口的,“你和百里兄到底……到底有没有……”

  冷意晴原以为凌书桓迫于百里修的压力就此算了,没想到他还是要问个清楚,“书桓,若是我真和百里公子有些什么,你如何打算?”

  “我……我……这门亲事……”凌书桓踌蹴着,迟疑好久才忿恨地说道,“亲事作罢。”

  “很好,那小爷就成全你,”百里修坏坏一笑,“我倒是很中意冷大小姐呢。”

  百里修话音一落,顿时激起了凌书桓的抢夺之心,“百里兄,我随口说的,你还当真的?”

  “书桓,你太放肆了,”冷元青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眼前了,“你当我冷家的女儿是什么人,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

  凌书桓大吃一惊,急忙朝冷元青跪了下来,“外祖,是书桓太喜欢晴儿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百里修和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指不定干出什么事情来,今天是书桓和她定亲的日子,心里有怨也是情有可原的。”

  冷意晴闻言,怒由心生,摸出腰间的鞭子就朝凌书桓自以为傲的俊脸抽过去,眼看着就要触到他了,谁知冷意萱凑了上来,鞭子刚好落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嗯,”冷意萱闷声一哼,顺势倒在了凌书桓的怀里,“书桓哥哥,疼。”

  冷意萱捂住额头,泪眼婆娑地望着凌书桓,“一切都是萱儿的错,怎么能让你受过呢。”

  冷意晴全身凛上一股寒气,紧紧咬着一口银牙,冷意萱,你很好,是当所有人都死了吗?

  “哎呀,凌将军,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今天定亲还有人投怀送抱,你是把冷大小姐置于何地啊?”百里修唯恐天下不乱,也不怕冷元青铁青着脸,直接戳了凌书桓的伤口。

  冷意晴瞪了他一眼,多事!

  “书桓,要不是你爷爷和我有过命的交情,要不是你爹娘去的早,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继续留你在我府里的,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冷元青痛心疾首,他待凌书桓如同自己的孙子一般,所以早前才会同意他和冷意晴定亲,哪里知道,他会是只偷腥的猫,连未来小姨子都敢下手,看来,的确是他看错人了。

  凌书桓顿时警醒,双手一松,冷意萱便扑在了地上,她顿了顿,抬起头,一脸的泪水,“书桓哥哥……”

  “萱儿,你先去收拾一下,”凌书桓冷冷地说着,这边又朝冷元青起誓,“外祖,书桓一直吧萱儿当妹妹看待……”

  “咳咳咳,”百里修晃着白折扇,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哟,自己妹妹都要上,这人还真是禽兽不如。”

  冷元青更是因为百里修这句话而气愤难当,袖子一甩,怒道,“这门亲事就此作罢,谁也不许再提了。”

  冷意晴一惊,眼前一片空白,努力许久,还是功亏一篑,百里修,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非要这样子害我。

  百里修许是察觉到冷意晴的愤怒,扭头一望,竟然看到她眼里一片雾气,小妮子,凌书桓这样混蛋,如何值得你爱,我这么做无非是想让你知道,他配不上你!

  “晴儿,”凌书桓僵硬地站起了身,一脸戚戚然,“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萱儿……萱儿的事情只是意外而已。”

  冷意晴抬起泪眼,对百里修的恼意,对凌书桓的恨意,对冷意萱的狠意,全都化成了一股眼泪,沿着如玉的脸庞滑落,很快,她意识到眼泪只会让自己软弱,便猛力深吸了一口气,哑着嗓子说道,“外祖,孙女先告退了。”

  她谁也不想见,帮她的也好,爱她的也好,她通通不需要。

  前世的种种,她要找出真相,今世的纠葛,只会让她更迷茫,也罢,先冷静抽身才是上策。

  冷元青心疼不已,唯有点头,心里庆幸自己听从了百里修的意见,要是此时众多宾客的话,他冷府的颜面恐怕要一扫而空了,奇怪,阿修怎会知道今日的亲事肯定会作罢呢。

  百里修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轻勾墨发,从容而立。

  “这是怎么了?”冷氏扶着杨妈是一路赶来,下人们把正堂的事情传了过去,这才让她急着奔过来。

  “娘,”冷意晴原本想寻个借口暂时不让冷氏知道,谁知,她还知道了。

  “晴儿,你哭了?”冷氏不安地问道,在她心里,今天的日子是女儿盼了好久的,怎会哭了呢,她放眼望去,又看到冷意晴捂着脑门坐在地上,疑惑道,“意萱,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母亲,”冷意萱爬着来到冷氏的跟前,手心里的血一下子就粘在了冷氏的衣裙之上,“对不起,是女儿不孝,害得姐姐没办法和书桓哥哥定亲,求您责罚。”

  冷氏难以置信地望着一眼冷意萱,看到那条血痕,又瞅见冷意晴鞭子上的血迹,顿时明白了几分,便问道,“晴儿,婚姻不是儿戏,想清楚一些也是好的。”

  冷意晴不想冷氏当心,便勉强笑了一下,“女儿知道了,女儿很累,先回去休息。”

  “好,”冷氏应道,见她身边没人伺候,左右找了一下,不悦道,“如玉呢?怎么不跟着伺候,我让杨妈陪你回去先。”

  冷意晴感到一阵晕眩,也没拒绝,然而一步还没跨出便头重脚轻栽了下去,没有预料的疼痛,手心却传来一阵暖意,好像有种强大的力量注入体内。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抹红色衣袂,除了百里修不会有其他人穿红色的了。

  “阿萨,你陪冷大小姐回去,”百里修没经过冷意晴的允吸便拿了主意,不行,她的身边必须要有他的人,否则令他更为牵挂了。

  凌书桓见人走了,想拦又不敢出声,有些颓废地蔫了,可那眼里的坚持却是显而易见的。

  回了竹苑,冷意晴身心俱疲。

  阿萨照着百里修的吩咐,一步都不敢离开,直到天色昏暗下来,才听到门口有异响。

  阿萨警觉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后,任由来人推门而进。

  推门的声音惊醒了冷意晴,她一个起身坐了起来,就算是在昏暗的内室里,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如玉。

  “你知道回来了?”

  如玉脚步明显一滞,不过声音听起来还明快,“小姐,奴婢以为您睡着了,不敢进屋打搅。”

  “怎得现在就进来了?”冷意晴反唇相讥。

  “奴婢怕您饿着,所以进来瞧瞧。”如玉的回答滴水不漏,惹得冷意晴当即下了决定,如玉必须除去,要是在假意留下她的话,只会让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暴露在冷意萱的眼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