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二公子的难言之隐

更新时间:2019-11-28 05:09:33

二公子的难言之隐 连载中

二公子的难言之隐

来源:微小宝 作者:咸池 分类:穿越 主角:扶风老伯 人气:

《二公子的难言之隐》是咸池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二公子的难言之隐》精彩章节节选:苍九思想再找到易扶风的时候,易扶风已经被整个修道界的名门标上了通缉令的榜首,这人点儿忒背! 易扶风自己却不当回事,偷鸡摸狗,浪荡四海,也实在是逍遥自在——要是不被人撵着打就更好了! 而当苍九思好容易找到易扶风的时候,忽然发现,易扶风以前臭不要脸,而现在……他依旧臭不要脸! 可是易扶风,在我心里你是君子。圣者云,君子有九思,所以你也有。 于是苍九思在心里跟自个儿念叨:苍九思啊苍九思,你这辈子活该被易扶风套牢。 说起来,易扶风第一次见苍九思是什么样儿的呢? 那时候苍九思生的瓷娃娃一般,跟家里人去易隐山庄参观的时候就被易扶风瞧见了,摸了人家脸,掐了人家屁股……易扶风一脸苦大仇深,这只万恶的右手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于易扶风来说,易清澜的扇子是很重要的遗物——这样说的意思是:不管是刀山火海,或是要耍何等手段,他都会将易清澜的扇子搞到手。

他看向易沧海,这人脸上还是一副“你欠了我钱好久没还总归就是对不起我”的讨债表情,易扶风觉得十分的欠打。

易沧海扯扯他的胳膊,道:“既然你来找我了,大概就是你也想回家了,来,咱们一起走吧。”

易扶风道:“……我回去干什么?”

易沧海道:“不干什么,跟大家一起上前线啊。”

易扶风语重心长道:“我不能跟你回去,跟你回去我会死的。”

易沧海道:“为什么会死?”

易扶风道:“太值钱了懂不懂!”

易沧海道:“你不会死的,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几个意思?易扶风瞟他一眼,无奈道:“说认真点儿,为什么这些世家大族现在都汇集于此?”

易沧海惊讶道:“你不知道吗,前些日子云里坊上边那地方发生了大变动,魔教易主!”

易扶风微微眯眼,道:“略有耳闻。”

易沧海接着道:“自魔教上任教主身死后,那群废物一直没有重新拥立,散成一锅稀粥,可这次新主上位,必将会引起惊涛骇浪,恐会对修道界造成威胁,是以各门各派现在都派弟子汇集于此,采购物资,以防发生不测。”

易扶风道:“金陵苍家这次也派人来了?来的是谁?”

易沧海方才回答问题一直很顺畅,这下却好像有些迟钝,他看了易扶风两眼,垂下头,半晌,才低声道:“你是想找苍九思?”

易扶风也没做他想,嘟囔道:“没。”

易沧海抿了抿嘴,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扯住易扶风就往前走,道:“你跟我回去!”

易扶风被拉的一个趔趄,手腕又烫疼烫疼的半天甩不开他,易扶风紧紧拧眉,怒道:“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易沧海道:“庄子里现在本来就在通缉你,现在我见到了你,自然是要带你回去的。”

易扶风大怒,手中已经暗含力道,道:“所以现在你也想要抓我回去?且得看看你现在本事可有长进!”

易沧海却忽然住了脚步,前面人潮涌动,看着他们两个拉成一团皆投来奇怪的目光,他却好像看不见,微微垂下头颅,无端带起一股子伤情,道:“不是我抓你回去,只是我想让你回去……”

只是现在易扶风现在怒火中烧,心里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慌张,他忍着疼,用力甩开易观海的手,道:“你现在是几个意思,话放在前头,我是定然不会和你去易隐山庄的,既然各大家族现已都在这里,那你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回去,为众人所耻,然后被易隐山庄拿来祭旗,裁于众人之前吗?”

易沧海回过头,脸上却忽然出现痛苦之色,他似乎也会知道易扶风的下场,但他却依旧觉得易扶风能和他回去是好的,易沧海的嗓音透着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安慰,他道:“跟我回去,我保护你……”

易扶风斩钉截铁道:“不回去!”

易观海还想去拉他的手,急切道:“可是我一直在找你!”

易扶风嗤笑:“所以呢?这些年找我的人多了去了!”

易观海说不出话来,易扶风已经越过他看向前方,苍九思就在那里不远处,脸上仍是面无表情的模样,脚下步子却走得飞快。

还是这个人好,易扶风在心底嘿嘿直笑,有钱、有颜、还会帮他,不强迫他,最重要的是,只有这个人,绝对不会背叛他!

易沧海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果然也看见了苍九思。苍九思已经走进跟前,稍稍侧身挡在易扶风身前,幽蓝的眼底似乎能看出点不满,他低声问道:“无恙?”

易扶风没吱声,稍稍抬了抬下巴。

苍九思却忽然大怒,猛然一掌拍向易沧海胸膛,易沧海飞出老远,嘴角也渗出一丝血迹。

易扶风也被下了一个大跳,忙拉住苍九思,道:“且慢且慢,你这是作甚!”

苍九思低声道:“他敢伤你!”

易扶风挑眉,乐道:“所以你要替我出头吗?哈哈哈没有的事儿,我就是问他几句话。”

苍九思脸上表情依然不大妥帖,冷哼一声,拉着易扶风转头就走。

易沧海却远远的叫住他俩,眼神在他俩之间游移不定,看看易扶风,再看看苍九思,道:“你……你们……”

苍九思冷冷望过去,道:“如何?”

易沧海垂下头,低声道:“原来……还是他先找到的你吗?”

他们离得距离有些远,易沧海方才声音又小,易扶风有些没听清,正想让他再说一遍,易沧海却慢慢走过来,定定站在他身前,眼看着苍九思脸上又有转黑的趋势,易扶风忙道:“你想说什么?”

易沧海低低一笑,看向他的斗篷,似乎想望进他的眼睛里头,他道:“没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这次易隐山庄的队伍,是由清云长老带的,他手里有清澜上君的扇子,我……我猜你大概会很想要。”

易扶风果然眼中一亮,道:“果真如此?”

易观海道:“我不会骗你,我们大概还会在这里留三天,你和苍公子应有要事要办,如此,我便先行告辞了。”

易观海走在人群中,很快就变成一个小点,易扶风心里不禁有了些想法,你看,以前和他有过交集的人终归都会走向不同的道路,也许有一天,他便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好心,到那个时候他们的刀都会挥向对方。

易扶风看向苍九思,他仍拦在他身前,好像能帮他挡住所有的刀光剑影。只有苍九思,他们永远不会刀剑相向,即使发生过那样的事,苍九思也永远不会将剑指向他,他知道的,他心里再清楚不过的。

苍九思带好斗篷,又微微伏下身子,示意易扶风扒上来,易扶风欣然接受。

易扶风整个人放松下来,懒洋洋道:“你方才过去买了什么丹药?”

苍九思道:“雪肤精。”

易扶风心里暗翻一个白眼,道:“女娃娃家的玩意儿。”

苍九思道:“你烫伤了。”

易扶风笑道:“这是男人的荣耀!”

苍九思便不再与他说话,他其实知道的,易扶风这人骚包的紧,身上能不留疤就不留疤,他虽然口上这样说着,却一定还是会用的。

果然,一会儿就听易扶风在他耳边低声道:“今天晚上你帮我把后背上的伤涂了吧。”

苍九思心情十分好,点点头,难得的同他开起玩笑,调笑道:“不是不想抹吗?”

易扶风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乐道:“那不是想让伤好快点,然后不拉你后腿么!”

苍九思慢慢摇头,低声道:“你永远不会拉我后腿。”

易扶风深以为然:“那是自然。”

苍九思依旧慢慢在街上走着,街上人来人往,太阳光倾泻下来,苍九思的背上温度正好,易扶风忍不住眯上眼睛,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恍然一刹,苍九思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沉沉的唤道:“易扶风……易扶风?”

易扶风猛然一个恍惚,愣愣的扬起脑袋,道:“嗯?”

苍九思道:“明夜,去拜访易隐山庄的青云长老吧?”

易扶风一个激灵:“你在说什么?”

苍九思道:“你不想要易清澜的扇子吗?”

易扶风道:“你也去?”

苍九思道:“自然。”

怎么说呢?这要怎么说呢,易扶风觉得嗓子里有些憋,苍九思要和他同去。他知不知道这一去,那些人会骂他们狼狈为奸,会骂苍九思枉为君子,甚至会牵扯到金陵苍家……

易扶风轻轻呼了一口气,此去拿扇,吉凶未知,且多半是凶的,他如何能让苍九思和他同去冒险,他的名声早已经毁了,可苍九思没有,他是四海之内久负盛名的苍二公子,他是剑术达人,他是新一辈修道者的榜样,他身后还有金陵苍家。苍九思注定是一颗冉冉的启明星,而他则是不起眼的一粒沙,苍九思偶尔可以照亮他,他却绝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在一起鬼混过。

苍九思却忽然道:“你在想什么?”

易扶风跟着打哈哈,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你今晚给我涂药的时候会不会害羞哈哈哈哈哈!”

苍九思奇怪道:“我为何要害羞?”

易扶风惊讶道:“给你看葛格的美背你竟然不害羞,你不正常!”

苍九思无语道:“你有病!”

易扶风欢乐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半晌,苍九思忽然驻足道:“到了,今晚且在这里休息吧。”

易扶风抬眼一看,果然是一座客栈。

客栈很大,却很冷清,易扶风四下一看,这座客栈果然是在县边上,来往旅商甚少。易扶风却很满意,以他对清云长老的了解,那人向来喜欢热闹,所以定是带队住在了烟火气较重的县中心。这地方正好,不会和易隐山庄那伙人正面杠上。

跟掌柜要了两间上房,房间里头收拾得很干净,易扶风立马开开心心的邀请苍九思:“小小姐,来呀来呀来呀,来我房间给葛格涂药呀~”

苍九思偏过脸,觉得有些不忍直视,憋了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道:“那什么,你还好吗?”

易扶风道:“很好啊。”

苍九思道:“既然很好,那便自己涂药吧。”

嗯?嗯?嗯?几个意思?

易扶风立马做伏地状,道:“不好!难受!过来涂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