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权倾天下之情殇

更新时间:2019-09-19 13:07:46

权倾天下之情殇 连载中

权倾天下之情殇

来源:落初 作者:赢心 分类:短篇 主角:映雪小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赢心原创的短篇小说《权倾天下之情殇》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映雪小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孟寻一觉醒来成了将军府的千金小姐,还是待选秀女,她才不要进宫呢,没有人权,没有平等,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男人三妻四妾,何况那人还是皇帝。然而命运弄人,她深爱的那人竟是皇上,几次下定决心要离开,却又欲舍难舍。  宫墙内生死痴缠,爱恨别离,皆逃不过‘权势’二字 夜静风凉,星稀月暗,信手轻弹,琴弦断。往事如烟,似水流年,终不忘,梨花照水映容颜,镜中不改倾城色,天妒红颜。对影长叹,一世苦等,终为你青丝悲白发,落剪断芳华!千山暮雪追魂去,袖手天下也为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聂云吃面的样子显然是饿极了,忙给他倒了杯茶:“慢点,不着急!先喝口茶。”

“谢谢姐姐!”吞下口中的面,端起茶杯。

少年的注意力移到聂云身上审视着:“你不是帝都的孩子”语气笃定。

聂云放下碗筷点点头:“我是从川州逃荒到帝都的。”

“逃荒?”少年微微皱眉。

“我也听凌月讲过,川州旱灾两年颗粒无收,不过朝廷不是早已免税收,开仓放粮!”

聂云一脸愤恨:“开仓放粮?”冷笑道:“我只知道川州粮价比珍珠还贵,川州的百姓饿死街头!”

悚然一惊,少年脸色一沉,嘴唇紧抿着,面上如罩了一层寒霜,只是一瞬便恢复了淡然,但是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侍从脸色越发难看,他沉默了好一会又向聂云问了一些川州灾民的情况......

一条民间小路上

小吴和常青挑着灯走在前面,大夫和我们一起跟在后面,正往聂云住宿的土地庙前进,看了眼少年,银白的月光洒在他的周身,一身的贵气更加浓郁了,悄悄的朝他身旁靠近了一步,看他没发觉又靠近了一步,突然他侧过头来看我,冷不丁的我冲他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我很怕走夜路”。

他听后微感讶异,温煦一笑:“瞧你方才那股凛然无畏的气势,倒真是没看出来。”

“啊?”我抬起头,因他的话,想起斗流氓那一幕便笑了笑:“那是强装出来的,其实心里怕的要命!”

他审视着我,问:“冒昧问一句,姑娘府上何处?”

原来他把映雪的话听进去了,我该不该把我的身份据实相告呢?“就住在天桥附近。”

他听我这样说也不好在追根究底,含笑:“我叫逍遥。”

“古来万事东流水,此生逍遥天休问。好名字!我叫玉宁!”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笑着点头。

到了土地庙,一片漆黑,原来是座破庙,失修已久,瓦片残缺,跟着小吴进去了,借着朦胧的灯光看到土地公的塑像蒙上一层灰尘,梁上到处都是蛛丝网,满地狼藉,只听耳边传来唧唧声,低头一瞧,一只老鼠飞快的从脚边跑过

“啊——!”凌月一声刺耳的尖叫躲在我身后,双手捉住的我披风吓得直哆嗦。

我没被老鼠吓到,反倒被她吓着了,映雪不以为然的瞧了她一眼。

聂云上前走去蹲在一堆干草旁,我这才看见那躺在一位妇人,双眼微闭,唇色苍白:“娘——”聂云轻声喊,没有回应,又喊了一声仍是如此,我心头涌起不好的预兆,赶紧拉着大夫走上前,大夫摸了脉搏又试了鼻息,一声哀叹摇了摇头,我心中一沉,死死的捂住嘴巴背过身去,不一会身后便传来聂云竭斯底里的哭声。

“娘——您醒醒......醒醒......孩儿为您找到大夫了.......娘......!!!”

还能有谁比我更能体会他的丧母之痛!钝刀子割肉一般!忍着痛上前劝慰:“云弟......你还有姐姐.......”

他挣开我的手扑倒在母亲怀里嚎啕大哭,发疯了似得摇晃着妇人的肩膀:“娘......娘......娘......”一遍又一遍的

站在身后的凌月忙扶住了我:“小姐......”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疾步跑了出去,一抬头却怔住了,雪花飞舞,满地斑白,痴痴的看着,满目哀伤,潸然泪下!身后隐隐传来脚步声,凌月终究是不放心我一人出来。

“一方黄土葬白骨,悲叹阴阳永相别!

一声哀叹:“你又何苦念出这般悲伤断肠的词来!”

闻声回头,逍遥哀痛怜惜的看着我,修长的手指轻轻的为我拭去面颊上的泪珠,我凝神看他,片刻脸似被灼烫一般,慌乱的避开他的手指,微感窘迫:“我去看看聂云!”

脱下披风盖在聂云母亲的身体上,也算是我的心意吧,实在不忍那妇人死去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小吴和常青留下来料理丧事,对聂云好言劝慰一番后逍遥便护送我们到天桥和长风会和。

“小姐也不怕晦气!”凌月抱怨道。

“怎么了?”

“如今小姐竟成了活菩萨见了谁都心存怜惜,又送银子又送鞋的,这且不说,那孩子固然可怜,可怎么能把披风送给已故的妇人呢。”

映雪道:“可不是!回头夫人若问起来奴婢又要挨骂了!”

“放心!若真问起,我一人担着。”

“你当真不怕?”逍遥问。

“有什么好怕的?眼下我能为聂云做的也只有这些而已,比起你,我的做的实在是微不足道。”

逍遥深刻的看着我郑重道:“你放心!我决不负你所托!”

我点头,实在是不方便把聂云带回家,我连他的身世都不知道又怎向爹娘交待他的来历。若是冒冒然的把他带回去又安排不好岂不是更让他难为情,只能委托逍遥,还好他爽快的答应了。

没想到漫天飞雪,依旧阻挡不住人们赏灯的热情,大街上还似先前那般人潮涌动,抬眼望去长风正站在天桥上四下张望着。

“公子怕是等急了!”映雪道。

我指着天桥上的长风对逍遥说道:“家弟正在桥上等候,就此别过!”

他顺着我的手看过去,眉头微皱继而又对我温煦一笑:“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加重了声调重复他的话,走了几步忍不住回过头来,他依旧站在柳树旁目送着我,微一颔首上了石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