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最强教师

更新时间:2019-10-09 10:53:45

最强教师 连载中

最强教师

来源:微小宝 作者:飞黄腾达 分类:都市 主角:郝帅青年才俊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飞黄腾达原创的都市小说《最强教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郝帅青年才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闻名杀手界的白雪强势回归,成为海滨大学的一名老师。追美泡妞打怪无往不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凤轩居位于海滨大学的附近,是休闲聚餐的好地方,没有那些高档酒店的富贵堂皇,到是很有古典风范,来往的人也都是一些白领。

因为这里的情况很适合白领级别的人消费,而且环境有好,对外界自然有些影响力。

郝帅一群人走进来,到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尤其是林逸菲,她具有先天性的优势,美丽的容貌加上那些优雅的气质,再配上此处古典风雅的环境,便仿佛古代的大家闺秀一般,不少人为之侧目!

张成斌此时也是一脸的笑意,故意走到林逸菲的身边,好像在对外人说他们俩是一对似得。郝帅见此微微摇头,这种人,成不了什么气候,也就能仗着自己家里的那点儿优势耀武扬威罢了!

张成斌似乎在这里是熟客了,一进去便有大堂里的服务员热情的走了过来。说道:“张少,您来了!”

张成斌微笑的点了点头,对这服务员的表现非常满意,他要尽可能的在林逸菲面前表现的优秀高贵一点儿。而这时他的跟班程银杰接过话说道:“带我们去包间吧!”他也是海滨大学的老师,对张成斌唯命是从!

众人来到二楼的包间,张岳山本来想要点菜,毕竟这顿饭是他提出的,却没想到这时程银杰倒是提前招呼起来,一副喧宾夺主的模样!

而张成斌也表现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在说哥不差这点儿钱!

张岳山稍微皱了皱眉,显然是对程英杰和张跃斌两人抢郝帅风头的行为不喜,郝帅倒是

毫不在意,有人请吃饭还不好吗?

省的自己掏钱,于是也不说话,搬了一个椅子生生的放在了张成斌和林逸菲的中间,这桌子本来可以坐下十五六个人的,他们一行人也就十几个,位置很宽敞,但郝帅却非要插在张成斌和林逸菲二人的中间,这明显就是搞事情嘛!

张成斌生气的看了郝帅一眼,心里升起了一丝不悦!林逸菲可是他看上的女人,其他人也敢染指就是和他过不去。却不想这新来的家伙第一天就敢来撬自己的墙角,当真是可恶至极!

正要说什么,却见郝帅大手伸起一把搂住张成斌的肩膀道:“小弟初来乍到就要张老师请客,小弟可真是过意不去呀,不如这顿饭……”

张成斌一听郝帅这话脸色有点儿缓和,正要说些客气的话,却听郝帅接着说道:“不行……张老师如此好客,小弟怎么敢抢老哥你的风头!这顿饭就由张老师请了,下次,下次小弟一定请客,张老师可不能再抢了!”

张成斌一听郝帅这话,心里更是不屑,说实话,他不在乎这点儿钱,要是能用一顿饭就能获得林逸菲的芳心的话,那可真值了!

而郝帅虽然小人得志,但在他看来也唯有此种人才能承托出他的高大伟岸了!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藐,你丫的不想请客也就算了,人家也没有说让你请啊!可你这样站出来不是明显的贬低自身吗?

“哼……聒噪!”赵凡梅本来见郝帅揭自己的底心里还对他有些敬意,但此时见了郝帅的表现她心里更是不屑,这家伙个子不高,长的不帅,还没有钱,典型的矮矬穷怕是那个女人都看不上吧!

就边一旁的林逸菲也是有些意外的看着郝帅,张成斌一直追求她她自然明白,甚至张成斌来海滨大学当老师都是因为她,虽然表现不错,但林逸菲深知张成斌为人,所以一直对其爱答不理。

刚才郝帅能插在他们中间,林逸菲本来还挺高兴的,但没想到郝帅居然是这副模样,倒是让人看了摇头。

“郝老师说的那里话,人家张老师家里有的是钱,区区一顿饭而已,就是让张老师请全海滨大学的人那都不是问题!”程银杰站了出来说道。张成斌听了抬起头来,没有否认,反而更是得意。

郝帅见此惊讶的道:“张老师这么厉害?”

“那是自然!张老师可是……”程银杰还要说却被张成斌打断了,他觉得这种装逼模式随便透露一点儿就行了,这样更有神秘感!

“程老师不要说了,咱们点菜吧!这样,郝老师今天刚加入咱们体育组,这菜理应他来点!郝老师,你今天是客,想吃什么我请!”张成斌很是豪爽的说道。

一旁的老师一听张成斌这话顿时满脸羡慕,这凤轩居虽然比不上高档场所,但那个饭店没有镇店之宝?能放这这话的可不是一般白领能做到的,他们这些人纵然月薪上万(海滨大学福利高),但也没有如此能耐。

赵凡梅眼睛冲着张成斌眨了眨,似乎想用自己的只有20伏的电眼把张成斌勾引过来,但张成斌好歹也是个富二代,而且还知道赵凡梅的底细,再加上赵凡梅和林逸菲之间的差距,他更是看不上赵凡梅了……

“张老师此话当真?小弟是村里人,没见过市面,张老师当真要我来点?”郝帅有些‘不敢相信’。

张成斌见郝帅这副模样,心里更是不屑!

“那是自然,今天就是为了欢迎郝老师的,不过就一顿饭的事儿,我请的起!”张成斌很是爽快。

“那……那好吧!既然如此,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服务员,一锅鱼翅,十盘燕窝,嗯,再把你们这儿的所有的好菜每样来上两份,还有八二年的拉菲也拿上十几瓶……嗯,就这样吧,不够再点……”郝帅思量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够在点?我去,你确定?

所有人包括服务员都愣住了,鱼翅?燕窝?八二拉菲?

程银杰一听大惊,刚才他一力捧张成斌,但没想到却被郝帅阴了一道,就郝帅刚才说的那些没有一两百万恐怕下不来吧,张成斌虽然家里有钱,但也不可能一下拿出这么多呀!于是急忙说道:“这么多那里吃的完呢?不如少一点儿?”

“怎么,程老师是在心疼钱?”郝帅抬起头来笑眯眯的说道。

程银杰正要说什么却又被郝帅打断道:“放心吧,张老师请客,你怕什么?刚才程老师不也说了吗?张老师家里有的是钱,难道还怕请不起吃饭?”

“可……可我们也吃不了这么多呀!我们做为人民教师,便要以身作则,怎么能带头浪费食物呢?”程银杰为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他认为这个理由可以说服众人!

“谁说吃不了呢?程老师,我是农村人,没怎么见过市面,今天好不容易有张老师请客,咱怎么也得给足张老师面子不是?张老师,你觉得呢?”郝帅抬起头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张成斌此时脸色阴沉,他虽然是富二代,家里资产过亿,但那是指的公司资产,又不是他们家的私人财产。再者,即便是亿万富翁,那一顿饭花上百万恐怕也承受不起吧。

“这……”程银杰也不知怎么回答了,转过头看向张成斌,但见张成斌脸色阴沉,不由有些害怕!

“怎么了?张老师和程老师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钱不够么?放心吧,今日既然是张老师请小弟吃饭,若是不够,小弟补上就是!”郝帅很是豪爽的拍了拍胸脯。

张成斌二人一听,眼睛一亮,这个可以有,若是他们给不了钱的话那就把郝帅留下来洗碗,以做补偿……

二人相视一眼都知对方心意,正要说话却见郝帅从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把钱包拿了出来,随后翻开,又很是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好像他的钱包里真的装了一百万似得。

众人不由提起心来,却见郝帅从里面拿出很多钱来,大约有几厘米那么厚,但让人无语的是这里面居然一张红色毛爷爷都没有,最大面值的居然只是二十块。再见郝帅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所有人都不由对其充满了鄙视!

“张老师,这……这可是我全部的身家,一共是八百八十三块,哦!这里还有五毛!”郝帅说着好像想起来什么,拿起钱包使劲的抖了抖,却听一声脆响一个金黄色的五毛银币掉在地上不停的旋转,良久后才停了下来。

众人面面相藐,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丫的你点了有一百多万的东西却连一千块都拿不出来,你确定不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

郝帅见众人不说话,只能闷闷的说道:“怎么?不够么?哎呀,那小弟就没办法了!”他这幅模样还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揍他一顿。

却在这时,有人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转眼看去,却不正是林逸菲。她算是明白了,这家伙从一开始便是在戏耍张成斌二人,自己本来还以为他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但现在看来,到是有些看走眼了。

见众人看着她,林逸菲也觉得失礼,于是赶紧说道:“郝老师真会开玩笑,不说张老师能不能请的起,但是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这里怕也未必能拿的出来吧!”

郝帅一听诧异的看向服务员,却见那服务员妹子很是配合的点了点头,郝帅一时无语。

而张成斌二人见此大喜,刚才他们可是被郝帅的话吓到了,本来见林逸菲发笑,张成斌还觉有些丢脸,但听林逸菲这么说他便很是理所当然的觉得林逸菲是在为他说话,一时间张成斌倒是不怒反喜。

“既然如此,那就……”郝帅正要说把这的才统统来上一份,却在这时程银杰有些担惊受怕的打断郝帅的话道:“女士优先,这菜不如就由林老师来点吧!”

“不用了,既然张老师请客,自然由张老师做主了!”林逸菲一听笑着摇摇头。

张岳山一听倒是哈哈一笑不在客气,拿过菜单点起菜来。郝帅见此无所谓的耸耸肩没说什么,他能去宰张成斌和程银杰,但这张岳山为人不错,他自然不能对张岳山下手。

不过这林逸菲倒也是个妙人,之前只以为她相貌不错,却没想到也有这份聪明,三两句话便化解了众人的矛盾,还谁都不得罪!

本来张成斌对郝帅还不放在心上,只是准备像踩其他穷屌丝一样,随便踩踩。以便吸引林逸菲的目光,可刚才郝帅居然让他出丑,这下张成斌就坐不住了。

给程银杰使眼色,示意其想办法。做为张成斌的狗头军师,程银杰见此那里还不明白,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拿起桌子上的酒瓶说道:“这汾酒可是二十年的陈酿,本人借张岳山老师的光先敬郝老师一杯,来,郝老师,本人先干为敬!”说着拿起酒杯,还真的一口气下了肚子。

随后坐下暗里悄悄的看了一眼张成斌,二人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平日里没少做这种事,张成斌自然明白和银杰的意思。

正要站起来说话,却见这时张岳山也是站起身来,拿着一瓶汾酒拿过自己的大酒杯来哗哗的到了一杯,他的被子相比起程银杰的酒杯可是大了不止一辈,到是肯林逸菲、赵凡梅喝饮料的被子差不多。

“郝老师,今天是给你的接风宴,我也敬你一杯!”说着便要给郝帅倒酒,此时郝帅一杯酒刚刚下肚,见张岳山又要倒酒急忙一把拦下。

“郝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人家张老师可是为你接风,你怎么能这么不懂好赖?”赵凡梅抢着说道。张岳山虽然没说什么,但脸色并不好看。其他人也是有些不满!

“赵老师恐怕是误会了,张老师能请在下喝酒那是小弟的荣幸,小弟怎么能拒绝。只是张老师那么大的酒杯,而我这酒杯还不足张老师的一半,这么喝未免有些小瞧人!”郝帅说道。

“这个容易,再让服务员拿个大点儿的酒杯来不就行了?”程银杰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张成斌听了连声附和。他们就是想把郝帅灌醉,有这样好的机会怎能不把握!

“这……”张岳山一听到时有些迟疑了,他也知道自己的酒量,便是真喝上几斤也没什么问题,但郝帅不同,他那一副弱不禁风、骨瘦如柴的模样怕是禁不起这么折腾。

就连一旁的林逸菲也是有些异样的看着郝帅,其他人则多是幸灾乐祸,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不用那么麻烦,这里不就有么?”郝帅底下头一把拿过林逸菲面前的杯子,咕咚咕咚的把里面的饮料喝了下去,随后伸出酒杯,示意张岳山倒酒!

众人到是没料到好帅会这么直接,连当事人林逸菲也没反应过来,待见郝帅把自己杯子里的饮料喝完时,林逸菲不由满脸羞红,又见别人一脸异样的看着她,林逸菲只觉得有些无地自容,拿起包包说了一声“我去趟洗手间”后便跑了出去。

张成斌脸色铁青,只感觉自己头上隐隐有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倒是张岳山首先反应过来,哈哈一笑消除众人的尴尬,给郝帅倒上酒后大喝一声干!

便见二人一口气把足有半斤酒的汾酒如白开水一样灌进了肚子!

张岳山是东北人,喝酒本来就豪爽。但见郝帅也是如此,不由好感大增,拉着郝帅喝了起来,当场就要敬郝帅一杯。

没过一会儿,五六个白酒瓶子便摆在了二人面前,一旁的人暗暗惊讶,这白酒莫不是假的不成?怎么二人喝了这么多还一副没事儿人的模样!

张岳山也就罢了,这货平时就一副嗜酒如命的模样,酒量大那自不必说,但这郝帅却是个另类……

一定是后劲还没到,等到后劲儿到了有他们受的!

张成斌生气刚才郝帅占林逸菲的便宜,心里很是不爽,督促着程银杰给郝帅灌酒,其他人到也没有那么和善,有心让这个新来的老师出丑,就连赵凡梅也喝了两大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