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祸乱江湖:风中血

更新时间:2019-09-19 11:49:51

祸乱江湖:风中血 已完结

祸乱江湖:风中血

来源:落初 作者:紫兰蒂丁 分类:都市 主角:向阳武林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紫兰蒂丁原创的都市小说《祸乱江湖:风中血》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向阳武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向阳拿着老娘给的玉佩下山找杀父仇人,路上碰见一小乞丐,死拉硬拽非要和他结拜,他虽然武功不精,但人在江湖飘,多一个小弟似乎也不错,不过这一路走来,追杀他小弟的人怎么越来越多?什么,他的结拜小弟竟然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桑也知道他的情况不容她在考虑进去与否,眼下救人要紧也管不了许多,扶着向阳走了进去。

“阳哥哥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可别在这里晕过去呀,不然自己又得充当搬运工把向阳扛进去。

“嗯……”向阳有气无力的吐出一个字。

黑夜也担忧的跟在他们后面,走了进去。

冷桑随便找了一处还算过得去的地方,让向阳靠墙坐下。安顿好向阳,冷桑在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转过身对着黑夜道:“我要为阳哥哥解毒,你在外面看有没有坏人来喽。”来了就告知她一声。

摆明了要黑夜出去把风。

黑夜也懂冷桑所想就叫了一声,看着向阳,又看一眼冷桑,转头朝外面走去。黑夜看冷桑的眼神就像在说我主人就拜托你啦,放心把向阳交给冷桑自己就功成身退。

冷桑看着走出去的黑夜心想这马真可爱又懂事。救人要紧,打开手上那只盒子,里面有一只白冰瞻还眨着眼,一看就知道是只活冰瞻。

白冰瞻生长在苗疆一代,只有苗疆才会可能有活的白冰瞻。居住深山野林里毒Xing特重的地方,据说在一百年前那白冰瞻就经已绝种了,原因不得而知。白冰瞻可解百毒,中毒之人在一个辰内均可解,一个时辰以外就无用。

冷桑手上那只白冰瞻是她生日那年,她师傅送给她当做生日礼物,也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一只。

她抓过向阳的手,在把白冰瞻从盒里拿出,放在向阳手心里。白冰瞻一到向阳手心里张嘴就咬下去。

“嗯……”左手心上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向阳皱着眉,挥了挥手,想甩掉手心上的不明物,冷桑两手抓着向阳的手道:“阳哥哥在忍一下”

冷桑看着向阳手上的白冰瞻先从原本白色变成红色,就把白冰瞻拿走再放回盒子里。

这时向阳感觉全身针刺般的痛苦消失,想起来却发现全身使不上一点力。

冷桑见状,安抚道:“阳哥哥你体内的毒虽解,但是身体还虚弱,休息一会就没事啦!”现在总算可以安心啦!

“桑弟……”

“嗯。”

“谢谢你。”

“谢谢什么?”

“谢你救我呀!”

“喔。”

冷桑惭愧得都快趴在他面前忏悔了,他还给她道谢。这人是不是有健忘症啊?

“那我是不是应该跟阳哥哥你说声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看了向阳一眼,真正的友谊是经得起时间和情况得考验的。

“套一句你的老话,我们是结拜兄弟不是吗?”这不是他经常挂嘴边的吗?

“你还没忘呀!”还以为他是得了健忘症呢?

“怎么会忘呢?”没几天才发生的事现在怎么可能忘。

“兄弟之间有谢谢吗?”是疑问。

“没有”这个问题不用想他也可以回答,在天山他就从来不曾和亚沙他们道谢过。他和亚沙虽非亲兄弟,可他们情同手足比亲兄弟还亲。

“没有,那还跟我道谢?哦,我知道了你跟本没把我当兄弟。”呜……呜……说完冷桑眼睛一红,伤心的哭了出来。太过份了既然没把她当兄弟,跟他结拜是当假得呀!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没有,我不是故意的。”看着冷桑哭他慌了,赶忙安抚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怕冷桑哭,可冷桑特别不给面子的动不动就哭给他看。真不知道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哭,真像个姑娘家。伸手就想为冷桑擦泪水,手还没碰到冷桑就因一阵疼痛收了回去。

冷桑见他痛得皱起眉头,心也跟着痛,赶忙上前扶着他关心地道:“阳哥哥你没事吧?”叫你别动你还动,不想活了呀?

“我没事,你别生气,我没有不把你当兄弟。”乘机为自己辩解。

“好好,我不气了。”看着向阳都这样了,自己还生气,也觉得怪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和坏人没两样。

“真的。”不放心的求证。

“真的。”

两人会心一笑。彩虹虽美毕竟是虚幻,人生道路虽坎坷,却是实实在在的生活。人生难免有憾事,但求无悔。两人都非常珍惜这份友谊。

虽说刚开始冷桑是抱着好玩的心态与向阳结拜,和他相处这几天她越来越不懂自己的心。就像不懂母亲为什么会这样,十多年来从不曾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对她都是有求必应,除了三姐那件事外。现在却为了这件事而动手打她,她心痛得不是母亲打她,而是为三姐心痛。不想面对早就知道的事实,所以选择逃避,不愿去面对。人能逃离可心呢?她问过自己无数遍,终究还是得不到答案。从小被人呵护在手心里长大,总有人为她遮风挡雨,不为繁琐事伤脑筋。从而养成闲来没事就恶整他人为乐,师傅们就成了被整的对象。遇到自己的事就一味地逃避,不去多想。多想就是空想,空想就是白担心,越想越不开心,不开心就不快乐,她要天天快乐。这是她经常告诉自己的事,却喜欢为别人的事而煞费苦心。

“对了桑弟你怎么会知道那杯茶里有毒。”这个问题让他不解,见冷桑真没在生气了才敢试着问。

“知道我利害了吧?”得意地笑了起来。

“利害……。”而眼泪更利害,当然,这句他可不敢说出来。

“佩服我了吧,不要太佩服哦?”呵呵更得意了。

他是不是眼花了,怎么会看到桑弟身后有几只尾巴在飘呀飘的。

哎!真不知那人是无意还是水准欠加,摆明是桑弟在挑衅,受灾难的却是自己。那杯子还真是给足了面子往他那儿飞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冷桑见他摇头厥起嘴有点不高兴地道:“怎么,我不值得你佩服吗?”太不给面子了。

向阳见冷桑又要不高兴,赶紧道:“不、不,我服、我服,你别生气。”不服行吗?

“那么勉强,我有那么小气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