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嫁给吸血鬼:老公请温柔

更新时间:2019-11-23 05:51:28

嫁给吸血鬼:老公请温柔 已完结

嫁给吸血鬼:老公请温柔

来源:落初 作者:北棠 分类:都市 主角:左安武士刀 人气:

主角是左安武士刀的小说《嫁给吸血鬼:老公请温柔》此文是北棠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爹地,你好美,简直像卢浮宫的艺术品一样。”凤赖邪眨巴着天真烂漫的大眼睛说道。某人额头爆出黑线,端着咖啡继续看报纸。“爹地,我同学问你是不是我哥哥,没有女朋友的话,可以介绍给她?”凤赖邪无比可爱的绽放天使般的笑容。某人冷眼无视,领着掉进污水里的猫咪去清洗。“爹地,小K觉得天气太热所以我在给它降温。”凤赖邪露出一口洁白的小白牙粉真诚的说道。某人捞出瑟瑟发抖的小K,看了看窗外漫天飘着的鹅毛大雪。“爹地,那个阿姨为什么要走啊?今天不住在家里嘛?”凤赖邪粉无辜的看着一路狂奔而走的女人好奇的问道。某人冷冷的看着她背在身后的小手,那里有着她还没来得及放出来的蛇虫鼠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叮铃铃……

门口的铃铛被开门的动作惊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修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言,去把蓝山咖啡豆的进货单拿给外面的先生。”朔离看着手中的文件,对吧台内的少年说道。

“知道了!”朔言听话的从吧台内拿出进货单走向门外,一旁的凤赖邪则挂着甜美的笑意一蹦一跳的窜到认真看着手中文件的朔离身边。

“师父!”张开双臂,猛的扑到朔离的身上,凤赖邪包含笑意的声音甜甜的叫着。

“小邪?!”猛的被人抱住,朔离先是愣了一下,定睛一看,原来是凤赖邪那个小丫头,脸上的惊讶随即被阳光的笑容所取代,亲切的伸出手揉了揉凤赖邪的头发。

“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一会会而已,不知道今天师父有事要忙,不然我就不来打扰你了。”凤赖邪俏皮的吐吐小舌头,摸样娇俏可爱。

“不打扰,事情已经忙完了。”朔离爽朗的笑着,一如三月艳阳,灿烂阳光。

“嘿嘿,师父最好了。”凤赖邪娇憨的点点头,笑眯眯的看着朔离那张英俊阳光的脸。

这是她凤赖邪的师父,“沧月”咖啡屋的老板——朔离,一个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英俊男子,他和方才的少年朔言是亲生兄弟,一直在学校不远的地方经营一家简单的咖啡屋,她也是在三年前的一次意外之中于他们兄弟两相识,并且,认下了这个师父。

“就会说好听的,你这丫头是不是想让我手下留情啊?”朔离笑着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调笑的说道。

“才不是咧!我巴不得师父狠心绝情,狠狠的Cao练我呢,师父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啊。”眨巴眨巴眼睛,凤赖邪笑眯眯的说着俏皮话,口气之中,却隐约透露出一股认真的味道。

朔离的眼神淡了些,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即撑起笑脸的拍拍她的脑袋点点头。

“我知道的。”真是个倔强的小丫头。

“哥,你们说什么呢?”从外面回来的朔言看着一脸怪异的朔离和一脸笑意的凤赖邪打趣的问道。

“没什么,你准备准备,带小邪去地下室吧,我等下就去。”朔离拍了拍弟弟的背,吩咐着。

“知道啦!”朔言点点头,便和往常一样,带着凤赖邪走向咖啡屋的内屋,穿过长长的走道,推开走道尽头的复古大钟,大钟后面,便是一个隐蔽的入口。黑洞洞一片,看不见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凤赖邪驾轻就熟的跟着朔言走进通道,身后的入口处便传来了大钟移位的声音,身后的光线,很快消失,她抹黑继续前进。

很快,朔言和凤赖邪便来到了“沧月”咖啡屋下的隐蔽地下室,朔言打开灯,很快眼前的一切便变得明亮起来,那是一个偌大的场地,在墙壁四周摆放着各种Qiang支兵器,从最近身的匕首到最现代化的激光枪一应俱全,场地之中,更有着简易的训练场,从射击场到木桩,再到爬满铁刺的网,一个个冰冷的道具,都散发着一股凝重的气息。

“呐!”朔言将一旁桌子上的重力手环脚环丢给凤赖邪,沉沉的重量,凤赖邪双手稳稳的接住,但是她却不满的瞪着朔言。

“你想砸死我啊!”四个重力环,每个十斤的重量,总共四十斤,再加上下坠的冲击力,砸在她脑袋上的话,完全能将她砸的脑浆四溅。她开始怀疑这个“目无尊长”的小鬼有谋害她的想法。

“你要是这点小东西都搞不定,这三年来,我哥的辛苦就白费了。”朔言耸耸肩,对凤赖邪的抗议毫不理会,随意的口气说着理所当然的话。

“哼!满嘴大道理的小鬼!”即便是他所说的都是事实,凤赖邪却依旧任Xing的对着朔言做了一个鬼脸。

“好了,你先做一下热身运动,我去换老哥进来。”还敢喊他小鬼,不知道这么贪玩幼稚的人谁哦?!朔言完全无视凤赖邪的不满情绪,冷漠的俊美小脸毫无表情,淡淡然的走了出去。

“快走啦!臭小鬼!”凤赖邪不客气的轰人,现在的小鬼真是越来越臭屁。

朔言回到咖啡屋里,却发现朔离正坐在吧台边的椅子上,手上晃动着一杯宝蓝色的酒。

“居然连‘魔眼’都搬上台面了。”朔离仿佛知道朔言已经回来,眼睛看着手中的酒杯说道。

“哥,你是说……”朔言颇为惊讶的看着一脸痞气的朔离,冷漠的小脸上微微起了波澜。

“没什么,我先下去了。”朔离放下酒杯,起身。对方还真有点本事,居然能在小邪的身上下了“魔眼”,那种可以穿透任何结界的监视魔法,不过,对方未免也太小瞧了他,这点小把戏,他早在小邪扑到他身边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揉她头发的瞬间将那只狡猾的“魔眼”抓住,毫不客气的将它丢进他特别“加料”的酒中灭了它。

他一向不喜欢被别人**的感觉。

朔离下到地下室的时候,凤赖邪已经做好了热身准备,熟练的摆弄起墙上挂着的刀枪棍棒,更是在进来的一霎那,把手中的匕首朝着朔离的脸掷了过去。

“你又想把我的墙钉成马蜂窝了是吗?”微微一侧头,急速的飞刀自耳边扫过,钉入身后的墙壁之中,朔离的表情却十分的悠然,丝毫没有惊讶或者恼怒的意思。

“师父!”甜甜的叫了一声,凤赖邪笑眯眯的猫到朔离的身边,仰着兴奋的笑脸看着一脸无奈的朔离。“你今天要教我什么啊?可不可以来点新花样哇,这些东西我都玩腻了嘛。”凤赖邪撒娇的挽着朔离的胳膊可怜巴巴的说着,一副委屈的小模样,煞是可人。

“上次叫你夜袭招数你都已经学会了嘛?”朔离颇为惊讶的挑挑眉,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他是一个星期之前将那套适用于夜晚近身袭击术交给这个小丫头的,她就是再聪明也不至于这么简单就把东西运用娴熟吧?

“师父!那点小菜哪里够塞牙缝的啊,师父还真是小看人家呐!”朔离的话严重的打击了她的自信心,凤赖邪嘟着小嘴有些不满的抗议着。

“你这小丫头学功夫真是越来越上手了啊!”朔离无奈的摇摇头,当初那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如今已然变成了一个能打能杀的小恶魔,记得当初,最简单的马步她都练了近三个月,匕首的使用更是耗费了快半年的时间,这才短短三年,她对他所教授的一切,吸收的速度可以用神奇的递进速度来诠释,不管他教给她的是什么,难度有多大,她总是会用一次比一次短的的时间把它完成,并熟练的掌握。害的他这个做师傅的都感到惊讶,这个在他面前一点一点成长的小丫头,如今已经变得连他都无法预知她之后的发展。

她的资质和天分,再加上心中的执着,已经将她的未来的一切变得无限化。

有这样一个徒弟,他真不知道是应该欣慰还是担心。

“习武之事不可Cao之过急,你现在还在发育期,过度的负荷会给你的成长带来一定的损伤,你还小,这些事情可以慢慢来。”拔苗助长只会造成反效果,他不希望看到她太急于求成,把自己逼得太紧,那样反而会起反效果。朔离不免有所担心的好言相劝。

“师父!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的。”凤赖邪的脸上一片认真,她当然知道朔离的担心,也知道他是为她着想,但是她真的没办法悠然自得的活下去,她需要力量,她需要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她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小邪……”朔离望着那张仍旧稚嫩的小脸,却有着不符合年纪的坚决表情,心中不免有些无力,每次他劝说她注意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用坚决肯定的语气抹煞他所有的担忧。

“师父,不可以偷懒哦,快点开始吧,今天我下午必须早点回家,不能弄的太晚。”爹地刚回来,她肯不能让爹地对她的行踪起疑,凤赖邪恢复甜美可爱的笑容,拉着朔离的胳膊说道。

“我知道了。”朔离收起担心,笑着说。

中午朔言将三人的午餐端到地下室里,结果凤赖邪却很固执的坚持多练一会,朔离和朔言对她甜美Xing格下的倔强也是相当的了解了,也不逼她,只是坐在一旁看着那抹小小的身影一次次的跌倒一次次快速的爬起,倔强的小脸上没有一丝退却和恐惧,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的,是坚决和不放弃。

直到朔言实在看不下去了,才起身把满身大汗,气喘吁吁的凤赖邪给拉到一旁,别看朔言之比凤赖邪高出一点点,但是他毕竟是个男生,力气自然比疲劳时候的凤赖邪要好上很多,两三下就把凤赖邪给拉到位置上坐下。

“你今天怎么这么拼命?”朔言想到她方才不要命的训练进度,不免有些不赞同,虽然凤赖邪每次的训练都很认真很刻苦,可是却很少有像今天这样,连补充体能的时间都不断向后推移的情况,因为她心里很清楚,疲惫时的训练多是无用功,达不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