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

更新时间:2019-11-23 05:52:45

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 连载中

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乐阳 分类:都市 主角:关雁尔权宸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的小说,是作者乐阳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老公眼里的贱人,公婆眼里的扫把星,奶奶眼里的罪人。 这场婚姻对于关雁儿来说……人间地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权奶奶被送往医院。

看着权家人都走了,关雁尔感觉羞愧难当。

在场的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关雁尔,眼神里充满了厌恶和恶心。

还隐约听到有人说“怎么这么贱啊,真不要脸,权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说这话的正是苏锦雅,说完后便一起跟去了医院。

权宸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那种极度厌恶冰冷的眼神看着关雁尔。

关雁尔此时什么都听不见了,还在说着“听我解释。”

突然冒出了个狗仔记者,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令人作呕。

“请问对于你给权宸远权大少爷带绿帽子的事情你是想用这种方式报复他吗?”

关雁尔没有回答。只是表现得羞愧难当,

“那可以说说给权大少爷戴绿帽子的男人是谁吗?”记者有问了一句。

此时,关雁尔感到丢脸,无助,想找个地洞钻进。

没人同情她,也没人想听她解释,旁边的人也只是想看看热闹,毕竟是名声在外的权家出了这等丑闻,大有看头,他们不关心关雁尔,也不关心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只是想看看权宸远怎么处理这个‘绿帽子’。权利倾城的人被戴了绿帽子,这个新闻的热度可不比那个明星被潜规则了的看头小,明天早上肯定是热搜头条。

在场人的冷言冷语,还有谩骂,讽刺,让关雁尔快要崩溃。低着头,没说一句话。

突然看到一个穿着手工皮鞋,量身定做的西装的男人站在她面前,衣服上没有一丝皱纹。他再给自己解围,这是谁?

“请问你就是那个给权大少爷戴绿帽子的男人吧!可以谈谈你此时的想法吗?”记者在旁边又问了一句。

关雁尔抬头一看,原来是学长江泽烨。

他拉着她慢慢的从人群堆里挤了出来。然后自己到了声“谢谢”便离开了。

想到明天的新闻头条,《权大少爷的绿帽子》他们都觉得兴奋,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天下奇闻。

带着满意的期许,渐渐的都散场离去了。

不知走了多久,关雁尔有点体力不支了,走路都走不稳,在刚要摔倒的时候,有一双手,温柔的扶住了她的腰,可没有说话,关雁尔再次回过神来,被吓到,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

原来是他的学长,江泽烨,关雁尔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还是跟原来一样帅得不可理喻,只是脸部线条更加明显了,鼻梁更高了,眼睛像黑葡萄一样,却更加的炯炯有神,让人陶醉,180的身高,再加上黄金比例的身材,简直就像他自己画中跳出来的一样。

但关雁尔也没有心情再多看他,继续走着。

江泽烨也没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她的事情,每件事的来龙去脉也都知道,这也是他此时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江泽烨只愿默默守护这个自己愿意拿命去换的女人关雁尔。

直到第二天早上权奶奶才醒过来。看到权宸远在床边正在看文件,没有说什么,知道他肯定在这里守了自己一夜没睡了。

此时旁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权奶奶,您可算醒了,担心死我了。”声音略带有娇滴滴的感觉,一听就知道是她了,苏锦雅。

她跪在权奶奶的床边,眼带泪星的说:“奶奶,昨天的事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那时候跟您说的,破坏了你的大寿,我只是不忍心看你被蒙在鼓里,一时情急就说出来了。真的对不起。”

看似是在道歉,实则是提醒权奶奶,好让权奶奶为她扫除这个障碍,因为在他眼里只要是阻止她跟权宸远在一起的都是障碍,都必须被铲除。

“没事儿,这不是你的错,快起来,地下凉,别坏了身体。”权奶奶说着,心想,真是个好孩子。

不过这招果然有效,权奶奶马上叫醒了旁边的权宸远,叫他立马跟关雁尔离婚,必须离婚。

权奶奶气得差点没有喘过气来。看了一眼苏锦雅,没说话。

敏感的苏锦雅好像也感觉到了,于是就什么也没有说了。

权宸远也转身走出了病房,什么都没有说。

跟医生交代了几句后就离开了,苏锦雅也不好再待下去找了个借口也随之离开。

此时的关雁尔一个人在房间里,她感觉连空气都快要让他窒息了,她希望权宸远能够相信她,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之所以那样说是有苦衷的,想他相信自己的人格。

可原本权宸远对于他们的‘结婚’充满了厌恶和反感。

早上九点多了也没有昨晚的任何新闻,很明显是权宸远压下来了此事。不然自己早已身败名裂了,想到这里关雁尔有了一丝感激,想着权宸远肯定还是有那么一点在乎自己的,想要去找权宸远解释,她希望权宸远能够相信她。

可权宸远听说昨晚是另一个男人送她回家的之后,跟本就没有见她,她觉得这个女人真的让他恶心。

告诉他昨晚有男人送关雁尔回家的事儿当然是杨丽婉说的。

杨丽婉知道孩子的事情败露,关雁尔再也不能再权家待下去了,于是就想尽办法让他们离婚,另一面则安排关惜瑶回国。

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摇她的利益,真是个丧心病狂的女人。

一面关雁尔找到了权奶奶的医院,她想亲自去找权奶奶解释清楚。

跟权奶奶眼神对视的时候,关雁尔感觉到一股寒意将这里降到了冰点,她跪在昔日看似温和的权奶奶的面前。害怕到了极点,眼前的这个权奶奶比权宸远还要可怕百倍。

关雁尔捏紧颤抖拳头,低着头,不敢再多看一眼。

说到“奶……奶,我……我……”

还没等关雁尔说完,权奶奶就打断了她所谓的解释,其实她连话都说不清楚,她太紧张了。

“把孩子打掉,你们离婚吧!我们权家庙小。”面无表情的说着,跟本不像是一位老人说出的话。

关雁尔更害怕,也更着急了,面部没有一点血色,连嘴唇都苍白了。

“孩……子……真的……”

她还是想尝试着解释。

“现在,立刻,马上去打掉,”权奶奶又补了一句。

这次她有点激动了,眼神也越来越恐怖。她恨不得将跪在她面前的女人掐死。

一个高大的身影又再一次的出现了,看那皮鞋材质,和西裤的面料及做工,就知道是权宸远。在她绝望的时候又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他会相信我么?关雁尔在自问自的想着。

权宸远将她带出病房,她看到了他眼神里的厌恶和冷莫。他连碰都不想碰到她。

关雁尔知道他嫌弃自己,觉得自己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