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绝色盛宠:摄政王的二嫁太妃

更新时间:2019-11-30 13:29:48

绝色盛宠:摄政王的二嫁太妃 连载中

绝色盛宠:摄政王的二嫁太妃

来源:落初 作者:娇娇黄鸟 分类:都市 主角:容华九卿 人气:

主角叫容华九卿的小说是《绝色盛宠:摄政王的二嫁太妃》,它的作者是娇娇黄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醒来之后,不知身处何方,年纪轻轻却成了一国太妃,囚禁在深宫之中,不知前途为何?  第一个闯进太妃寝宫的居然不是年轻俊逸的皇帝,而是至高无上的摄政王燕九卿。  燕九卿媚眼流转,妖瞳惑人,谈笑间,捏碎了翡翠酒杯,冷然的声音透骨生寒:“容华,唯有你,才是这世上唯一能配得上本王的女人。”  容华璀然一笑,长身而立,凤凰翎羽,美的令人窒息:“王爷此言差矣,你我男女有别、身份有别、地位有别……以王爷之身又怎么配得上本宫太妃之尊呢?”  什么太妃?什么身份?一切规矩在燕九卿的眼中只不过是陈词滥调,废纸一张。  既然百官说他大逆不道,他便偏要娶了这个女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艳若桃李,美不胜收,有佳人兮,在水一方。

容华觉得这词根本不是用来形容女子的,按到燕九卿身上正合适。

燕九卿眼波流转,斜挑着凤眸,似是不想再看容华那张脸,转过头与美少年说话。

“这里可有靖戎心仪的女子?”

这位美少年便是安王世子玉靖戎,年方十九,虽然比燕九卿只小了一岁,辈分却差了一大截,燕九卿是王爷,玉靖戎只是位世子,他见了燕九卿,自然要行礼问安,还要尊敬的唤一声‘王叔’。

这糟心的称呼,任谁心里也不会舒服。

“这……”

美少年玉靖戎正在踌躇着要不要将自己心中所想告诉燕九卿,正在这时,于盼蝶突然起了身,出声打断了两人。

“小女子晋国公长女于盼蝶见过王爷,世子。”

于盼蝶身姿曼妙,这盈盈一拜即使是任何男子见了也会酥了三分,只是,如此急于表现自己,在人前未免有失分寸。

打断摄政王说话,可是大大的不敬啊。

燕九卿和玉靖戎同时转头看向于盼蝶,小盛子更是瞪大了眼睛,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厉声哧道。

“大胆,王爷没叫起身,你这秀女怎敢擅自站起来?”

燕九卿却不在意的对小盛子摆了一下手,示意他不要多嘴。

小盛子后退了一步,隐了。

容华老老实实的跪着,看都没看于盼蝶一眼,她这就是在作死的节奏,自己没必要跟着去填土。

燕九卿的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伸出带着甲套的手,那纯金的甲套在阳光下闪着光,衬得他的手愈发的好看,那手虚扶了一下于盼蝶,却半点也没挨着她的袖子。

“原来是晋国公的掌上明珠,进了宫可还适应?若是宫里伺候的人有什么不尽心的地方,直管告诉本王……”

燕九卿不徐不缓的声音好听的紧,温和的语调,又带着点如沐Chun风的关怀。

他上下打量于盼蝶,看到她衣襟有一块破损时,忽然扬声对隐在一旁的全福盛说道。

“小盛子,去将今日皇上赐给本王的织金的披风拿过来。”

全福盛应了一声,麻溜的去了,不一会,捧着个红漆的托盘过来,那上面盛着的是一件绣了振翅金凤的披风,做工考究,连细节都做的相当的完美,一看就是御用的贡品。

燕九卿拿起那披风,走到于盼蝶的面前,一扬手,便将那件织金的披风披在了于盼蝶的身上,将她的全身都罩住,当然也罩住于盼蝶衣服上的那处破损。

于盼蝶难以掩饰面上的兴奋之色,一双眼绽放着金光,那织金的披风,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在场的好些人恐怕连见都没见过。

燕九卿勾起唇角,看着于盼蝶赞赏道。

“这件织金披风只有穿在于小姐身上,才能体现的出它的价值。”

这一番细致周到又贴心的安慰,任何一个女子恐怕都难以招架。

于盼蝶顿时两颊绯红,双眼也被那张举世无双的脸所迷惑,一颗心简直像是被人用开水烫了几番,若是……若是……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她忽的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娇羞的低下了头。

于盼蝶的所有表情都被燕九卿看在眼里,他只是微眯了双眼瞧着,心里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

容华跪的膝盖疼,只想让燕九卿那个矫情自恋的家伙赶紧从她眼前消失,偷偷的将重心换到另一条腿上,她这个跪姿实在是不雅,与其说跪,不如说坐着,动一下,容华便疼的想呲牙,这一连串的动作都被玉靖戎看在眼中,他倒是不觉得容华的姿势不雅,反而愈发的觉得她可爱。

燕九卿又随意问了于盼蝶几个问题,说道。

“今日表妹冲撞了于小姐,本王这个做表哥的自然要帮着给于小姐赔罪,这样吧,今日本王还有事,改日本王会派人到晋国公府上赔罪,还请于小姐不要与本王表妹一般见识。”

摄政王将里子面子都做足了,于盼蝶心中还哪里敢有什么怨言,柔声福了福身子,捏着嗓子说话。

“蝶儿和妹妹相处的甚好,妹妹有什么不妥当之处,蝶儿也不会和妹妹计较。”

她说这话时,一改方才的骄纵,没见过的还以为她真的是为贤淑端庄的大家闺秀呢!

燕九卿那些话就好像是故意对容华说的,一口一个‘表妹’‘表哥’叫的相当的亲切,容华的一身鸡皮疙瘩都掉到了地上。

这厢于盼蝶还想说些什么,燕九卿却不再跟她废话,一扬手,便有人躬身上前来,容华见燕九卿身边的人都是统一穿着紫黑色交织的绣暗纹的官服,便猜想这是他手下的紫麟卫。

“来人,好生送于小姐回寝宫。”

紫麟卫的人领命,对于盼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于盼蝶不想走也要走。

晋国公家的小姐风光的退了场,惹的下面跪着的一众秀女窃窃私语,小盛子也站在一旁愁眉苦脸。

摄政王公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对那晋国公家的小姐有意思,这样真的好吗?要是让皇上知道了可怎么办?

小盛子心里一直在进行大婶般的碎碎念,过了一会,转念一想,又自我安慰的觉得摄政王都到了这般年纪还没成亲,说不定长夜难熬,孤枕难眠,见到了这园中的莺莺燕燕,动了真心。

只是他家主子的眼光要不要这么差?那个晋国公家的小姐怎么看都只是个空有一张脸的草包,不对,任何女人在他家摄政王面前都不要提长相,长相什么的都是浮云,因为任何女子都美不过他家主子。

一众跪着的秀女也不能杵在这里碍眼,一个个跟摄政王和安王世子请了安,也都纷纷告退了。

容华看别人都走了,自己也想趁着人多偷溜,只是那燕九卿好死不死就站在她的面前,一双魔魅的瞳就那么盯着她,就好像少看一眼她就会消失一般。

燕九卿欣赏了一会容华忍痛的表情,忽然发现身边还杵着一位碍眼的家伙,挑眉看向这个不懂事的玉靖戎,随便挑了个借口,将他打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