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邪魅总裁轻点爱

更新时间:2019-11-30 13:46:49

邪魅总裁轻点爱 连载中

邪魅总裁轻点爱

来源:微小宝 作者:林筱筱 分类:都市 主角:小姨林总 人气:

主角是小姨林总的小说《邪魅总裁轻点爱》此文是林筱筱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真是手欠啊,为毛要救这个男人呢?看吧,最后把自己挖进婚姻的坟墓里去了。关键这个自大的暴君,从来有话不会好好说,只要你反抗,他解决问题的方法永远只有一个!!就是,吃!干!抹!净!管家安慰她:“少夫人!我知道你被迫嫁给四少,心中并不快乐!不过少夫人,四少是这世上最有钱的人……”“他的财富都是婚前财产,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其实她想说,他有钱咋啦,有钱就可以强迫别人结婚么?管家:“……”东宫曜:“限律师十分钟到,把我名下股份转一半给她!”童画:“我不是那意思……”东宫曜:“闭嘴!反抗的后果你懂的,还是你迫不及待了?那咱们上楼吧!”童画:“……”管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商场外,烈日下,停着一辆黑色低调,却价值上亿的奢华房车。

童画以为他们会把她拖入车里,谁知他们挨着车门就把她扔垃圾似的扔下了。

烈日炎炎,晒死个人。

童画一抬头,竟然看到车里一张陌生又熟悉,这几日晚上总让她噩梦不断的脸庞。是他!!

暴君!又见暴君!

忍不住娇躯一颤,童画脱口而出,“怎么是你?你、你要干嘛?”

坐在后座的东宫曜,量体制作的衬衣紧贴他完美健硕的身材,没有一丝褶皱的长裤衬得他双腿笔直修长,细碎得额发下一张性感帅气的脸庞让人窒息,他取下墨镜,深邃的瞳眸压根儿没看她。

“我东宫曜从不欠谁人情!你救了我一命,我也要救你一命!跟我走!”

烈日暴晒,汗珠顺着额角滚落,童画茫然道,“救我一命?谁要害我?”

“你忘了那晚追杀我的人?你骗了他们,他们恼羞成怒,一定会找到你,把你撕成碎片!”

又是把人撕成碎片,这男人要不要动不动就这么血腥?

“你要带我去哪儿?”童画一哆嗦,在她看来,可怕的人是他好不好。

“一个安全的地方!”

东宫曜转过头来,与她四目对视!

幽深的墨眸,毫不客气直直盯着她,散发出来的霸道而危险气息,立刻让童画回到了那一晚,那一刻……

娇躯哆嗦,羽睫一颤,汗珠沿着她洁白的脸上流淌下来,落在她粉色而薄薄的唇瓣上。

东宫曜墨眸骤深,喉咙莫名一紧,一股莫名冲动如闪电般窜过他体内。

童画忙摆摆手,目光躲闪,讪讪笑道:“不必了不必了!我有办法应付的,就不劳你操心了……”

话落,她转身狂奔!

开什么玩笑?她有一种预感,她若是跟着这男人走,只怕她还没死在那些人的手里,就已被这男人撕成碎片,吃干抹净了!

“童画!”

男人懒洋洋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一分钟后,你若是回来找我救命,我就当你答应跟我走了,绑也要把你绑走!”

哼!痴心妄想!要她向一头恶狼求救?杀了她吧!

童画头也不回,背影消失在转角处。

东宫曜唇角微勾,冲最近的一个墨衣墨裤墨镜的保镖道,“给我数数!”

保镖立刻响亮报数,“一、二、三……”

刚数到五十五秒,忽然转角处出现了童画没命往这边飞奔的身影,后面紧追几个挥舞着大刀和棍棒的黑衣男……

“救命啊……救命……”

东宫曜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大了。

他潇洒地打了个响指,身边两排保镖立刻如魅影一般冲上去,三下两下就撂倒了追杀童画的几个黑衣男。

危险解除,童画腿一软,瘫倒在地,剧烈喘息上气不接下气。

东宫曜依然高贵优雅坐在房车内,踩着镗亮的黑色皮鞋,居高临下望着地上狼狈不堪、落水狗一般的童画,“怎么样?蠢女人!我说你会回来,你就一定会回来!”

童画瞪他一眼,没力气反抗,也没力气和他争执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保镖继续拖落水狗一般,把她拖上后面的车。

东宫曜戴上墨镜,冷酷道,“走!”

奢华房车无声无息驶离了原地。

位于S城的东南方,福龙大街旁一条不起眼的公路,盘旋而上,一公里后就会进入另一片天地。

一座古老的城堡巍然矗立黑夜之中,一片森林、一面大海、一座高山将它围绕。它叫“永夜”,是东宫曜在国内的住处,森林、大海、高山都是它的领土之一,凡是有幸进入过“永夜”的人,都不认为它是一个住处,俨然是一个帝国,一座帝国城堡。

同时,这是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世界。城堡外面布下天罗地网,别说一个人,就连一只鸟儿也飞不进来!上空设置了屏蔽卫星信息系统,飞机飞不进来,卫星地图也搜索不到。

还在车上,童画就累得睡着了。

当她醒来时,已是黑夜,室内一片暗沉,但窗外的月光照进来,依稀看到室内的欧式家具和装潢,无一不透散着贵族和奢华气息。

眼睛眨了眨,她霍然起身坐起来,脑子一片茫然。

这是什么地方?

记忆缓缓涌回,充填了她脑子的空白!她忽然想起,这里是那头恶狼、暴君的家!

心脏一缩!她最终还是羊入狼口了!

她无声息下床来,震惊发现正面墙都是玻璃窗,外面竟然是……无边无际,浩淼汹涌,波浪翻卷的大海!大海!远处海平线,一轮明亮美丽的明月散发光芒,仿佛近在咫尺。

东宫曜,她到底惹到什么人物了?瞳孔骤缩,她的心中越发惊恐了!

不行!她必须离开这里!

她童画是拜金没错,可她也只是想挣钱给小姨治病,小姨的病花不了太多钱,更何况对捉襟见肘的她来说,能找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男人恋爱结婚,平凡一生就行了,她可不想惹上东宫曜这样有钱得离谱的男人!

事实上,东宫曜有钱,远远比她想象的还要离谱!

她赤足踩在柔软舒适得惊人的地毯上,飘逸的黑发垂在身侧,无声息推门走出来,步步往前走去。

越走下去,她的心中越寒!

瞠目结舌,这到底是东宫曜的家,还是欧洲某国的皇宫?

太多的房间让她眼花缭乱,奇怪的是,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她想找个人,问问出口在哪儿也不行。

忽然,前面一个房间有异响。

眸光一闪,童画立刻推门而入,只见眼前一亮,一盏流光溢彩的水晶灯绽放光芒,将房内床上的一幕照耀得清清楚楚。

此刻,童画的手还在门把上,娇躯却僵硬原地,张大嘴巴,见了鬼似的盯着床上。

毫无遮挡的东宫曜和一个身材玲珑惹火的女人,正在激烈奋战,女人如水蛇一般紧紧缠在男人身上,拼命发出忘我的声音,可见有多么卖力,多么惊喜。

听见声响,床上的两人蓦然回头。

沉浸中的东宫曜,被汗水濡湿的一张脸更是性感得要命,看到门口的童画,他一愣,下一刻眸色骤深,凌厉射向她。

“抱、抱歉……我、我走错房间了!我马上走,你们继续!继续!”

话落,童画尴尬地干笑着,立即关上门,面红耳赤,心脏激跳,飞快往回跑去。

床上,女人猩红的嘴唇咕哝道,“真是个不知死活的贱丫头!”

见东宫曜一直盯着门口的清纯女孩儿,直至门关上都不移开视线,女人有些不满,她柔若无骨的玉手滑向东宫曜,欲唤回他的目光,娇滴滴道,“四少,我们继续嘛……啊——”

却一声尖叫,冷不丁被男人一脚踹下了床,跌得四仰八叉!狼狈不堪!

“滚!”床上如王者一般的男人冷冷道。

“四少……”女人不知为何得罪了东宫曜,但他的眼神凌厉仿佛要杀人,她吓得直哆嗦,连滚带爬离开房间。

童画飞快往前跑着,一颗心险些跃出喉咙。

天啊!她还没谈过恋爱……竟然看到一出活色生香的毛片!她快要羞死了……

东宫曜这个混蛋!她咬牙切齿。这下她更确定他是一头可怕的、可恶的恶狼了!不但是恶狼,还是色狼!

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一定要逃出这个鬼地方!她咬了咬薄唇,暗下决心。

“砰”她推开房门,回到刚才睡醒的房间。

又猛地将房门关上,背靠房门气喘吁吁。但是心跳依旧不减,还是剧烈的“砰砰”猛跳。

还好!暂时安全了!

却刹那间,房间的灯全亮了!万丈光芒直射过来!

童画眼睛被刺得眯起,见鬼,她并没有开灯啊。短暂适应后,她模糊看到床上一个高大身影。

谁进来了?她愕然望去。

却瞬间惊悚,寒气从脚心窜到头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瞪视着躺在床上,优哉游哉的东宫曜!

“你、你刚才不是在……”她见鬼了么?

东宫曜深邃阴鹜的眸子,上下打量只穿着睡衣的她,她感觉那炙热凌厉的目光,已穿透薄薄的衣料,将她里面看了个精光。她顿时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了。

“蠢女人!这里是我家!”东宫曜闲适道。

意思就是,他知道捷径。

童画惊恐了两秒,忽然道,“对对!这是你家!我不能打扰你,我得走了!再见!不,不对,应该是永远不见!”

话落,她转身就要逃。

谁知她手刚按在门把上,床上的男人已闪至背后,一拽,惊呼声中,娇躯跌入一个宽阔赤裸的胸膛。

“蠢女人!你搅了我的好事,这就想逃?”阴沉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喷拂热气,诉说无尽的霸道、邪魅和危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