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猫萌纪元

更新时间:2019-11-26 06:02:43

猫萌纪元 连载中

猫萌纪元

来源:落初 作者:禽兽喵 分类:二次元 主角:幸存者史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猫萌纪元》是禽兽喵最新写的一本二次元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幸存者史,书中主要讲述了:翩翩白衣一少年,欲英雄救美却如羊入虎口,结果命丧黄泉——猫曾说:“可以复活?好吧!什么条件我都答应!”猫曾说:“为什么……让我做猫?!还是猫仆!”猫曾说:“说好的复活呢啊?你这个大骗纸!”猫曾说:“说你骗子不同意啊?不同意也得给我憋着!摆个臭脸给谁看!你……你想干嘛!你……你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就报警说你虐猫啦!”猫卒——全剧终。欢迎加入猫曾说,群号码:47334072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呀妈呀,这是啥情况啊?我是在做梦吗?

木夕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好痛,不是梦。

状况着实是把木夕吓了一跳,鲜血从伤口中流出,如同小型喷泉般,流的很汹涌!

木夕脑子顿时一片空白,疼,钻心的疼,缓过神来木夕才想到,要立刻止血,否则可是会死人的!

木夕想起以前看过的上个纪元产的神奇电视剧,里面总会有撕下衣服来包扎的镜头,于是——

撕西服?屁嘞撕不动!那……撕裤衩?可这袖珍小裤衩再撕就剩不多少了……

看来只好将就着用西服里的内衬了。

木夕连忙伸向内衬,出乎意料,这内衬十分轻松的便被撕了下来——还好当初不舍得花钱,买的劣质内衬,一撕就破。

啊呸,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木夕摇摇头,不再多想,忙将撕下的衬衫团成一团,死死的按在伤口上——本应该抱扎,可眼前的人虎视眈眈,好像随时都能弄死自己,哪有时间包扎!

疼,但是能适当减少血液流失。

“我不想杀人的,我不想的……”

黑衣男子紧紧握着匕首,瞪着眼睛,浑身颤抖,说的话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说给木夕听。

木夕左手按压伤口,一边稳住男子:“哥们,你冷静点。偷包事小,杀人事大,看你这年龄也应该有家室,人命关天的事我死了你也跑不了,你一死,你的家人怎么办,对吧。”

说着,木夕偷偷的把右手伸到裤兜里去拿手机。

“家人…家人…就是因为你我的家人才…”

木夕的话刺激到了黑衣男子,男子愤怒的瞪着木夕,那充血的眼睛,是亡命之徒象征。

“只有杀了你,我才能与家人团圆。”黑衣男子走到木夕身前举起匕首,喃喃道:“抱歉,抱歉……”

黑衣男子的话,木夕来不及考虑,看着眼前举起匕首的男子,他第一次有了对死的恐惧,呆呆的依在墙角,居然连反抗都忘记了。

直到男子“扑哧”一刀扎了下来,木夕才缓过神来,连忙掏出右手挡下这一刀,顿时疼的呲牙咧嘴,一个抽搐,大叫起来,抬起一脚踹倒了男子,趴在地上,也不管右胳臂上骇人的伤口,拼了命地朝胡同口爬去。

伤口被扯动着,每动一下,裂开一点,每裂开一点,便痛入骨髓。

血水横流。

“救命啊!杀人啦!”木夕虚弱至极,使出吃奶的劲来呼救。

没喊几声,便被黑衣男子拖着双脚粗暴的拉了胡同深处,男子坐在木夕的背上,一手捂着木夕的嘴,一手举着匕首,疯了般自言自语:“我不想杀人的…我也不想的…有人指使的…”

说着便举刀刺了下来,一刀,两刀,三刀……

“唔!唔!”木夕眼里尽是血丝,疯狂的抓挠着地面,双脚不停的胡乱踢踹,无奈男子太重腹部有伤,在怎么反抗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鼻涕、眼泪、血,扭曲的五官充满绝望。

第七刀的时候,木夕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男子看着身下的木夕不再挣扎,停止了攻击,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

“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被逼的。”男子的声音带着颤抖的哭腔,“希望你早日投胎,做了鬼千万别来找我啊!”

说着,男子收拾了下东西,脱掉外套,丢掉匕首,踉踉跄跄的跑出了胡同。

“变态男裸死在大街上…呵…我明天要上头条了……”

意识逐渐模糊,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刹那,木夕看到的是满眼的血红,以及胡同口突然出现的那个模糊而又熟悉的身影。

“你,有什么遗言吗?”那身影冷冰冰的问。

“遗…遗言?那个…我觉得吧,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那身影沉默了一会。

“傻比!去死吧!”

木夕,卒。

———————

当木夕睁开眼睛发现身边躺着自己尸体的时候,木夕表示这么俗套的剧情能吓得到我?然后木夕吓尿了。

木夕感觉自己全身轻飘飘的,原来这就是灵魂脱离肉体的负累的感觉。一阵凉风袭来,木夕顿感一阵酸爽,好似这阵小风就能将现在的自己吹散一般。

“原来人真的是有灵魂那,要是把这个秘密公布出去,那我岂不是……有个屁用!我都死了!”木夕转过头,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地上穿着裤衩的自己,“啧啧,看看这潇洒的死相,怪不得后山小破庙里那个算命瞎子都说我注定要流芳百世。”

木夕正为自己即将成名感到苦恼,恍惚之中,他听到一阵阵有规律的敲打声,就像是小时候用筷子敲击瓷碗的声音。这声音,时远时近,时清脆时沉闷,木夕被这种感召吸引,不知为何心中涌动着一股极大的好奇。

木夕实在是难以招架那敲击声的诱惑,只好顺从自己的身体,转过身去亦步亦趋的向着敲击声前进。

感觉距离声源越近,这敲击声越清脆,四周环境也越昏暗,木夕死前正值中午。这般昏暗,好似阴天了般,还时不时的有阴风袭来。

走着走着,木夕发觉情况不对劲了,如今正值盛夏,按道理讲树木应该郁郁葱葱才对,可现在小巷两旁的树木都是只剩下干枯的枝桠,顶多有两三片枯叶零星的挂在树梢。

人死如叶落归根,这不由得让木夕联想到小时候看过的上个纪元的港式恐怖片。

木夕想后退,身体依旧不听使唤,只得硬着头皮往继续前进,走了没多远,前方赫然出现一块石碑。

由于环境愈发阴沉,又走进几步,木夕才看清碑上的文字:

“路是黄泉路,桥是奈何桥。河从桥下过,台在桥头设。

三生石上观过往,今生无缘莫强求,来世有缘无烦忧。”

读完碑文,木夕惊出一身冷汗。

前面提到木夕平时也爱读一些古书,尤其对上个纪元一个华夏古国的传说感到好奇:相传一条路叫黄泉路,路被一条河所拦,此河名为忘川河,忘川河上架着奈何桥,人死后前往阴曹地府时要通此路,过此桥。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名曰孟婆的老妇人在卖孟婆汤,忘川河边还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孟婆汤让你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你的前世今生。

“看来前方即是黄泉路了。”

木夕向前眺望去,幽深朦胧不可见,木夕反到没有刚刚那般紧张了,人死就要顺从天道循环,既然是天意,那就任由它来吧。

木夕索性一闭眼,放任自己的身体自由移动,敲击声还在继续,木夕听到的却不只是敲击声,还夹杂各种各样幽怨的低吼。

这些大概是在黄泉路上迷路的孤魂野鬼吧,木夕心想。

走了也不知多久,四周低吼的声渐渐消失不见,直到他听到有汹涌的水流声,他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条湍急的大河映入木夕眼帘,这条大河宽约二十来米,从远方绵延而来,又向着远方奔腾而去,气势汹汹。这应该就是那忘川河了,河水泛红且浑浊不堪,还带着异味,水中不见活物,河中远离河岸的地方还有暗流和漩涡,人畜一旦跌落其中,必死无疑。

但奇怪的是,在这滔天的水声中,那敲击声依旧是听得十分真切,木夕感觉到身体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难道是传说中的奈何桥?

果不其然,随着身体不断前行,一座气势恢宏的石拱桥出现在木夕身前,青石板铺成的桥面十分宽阔,三五十人并肩而过似乎都不成问题。桥两边的石栏杆上雕刻着形态各异的生物,就连饱腹古书的木夕都叫不上名来。

木夕顺着桥的一侧向着河对岸望去,隐约看到一小亭中,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在不时的敲击着手中的瓷碗,那敲击声就是由此而来。这应该就是孟婆了,而她手中端着的必是那孟婆汤。相传孟婆汤是由那忘川河水煮来的,木夕想起刚刚那浑浊腥臭的河水不由得想吐。

就在即将上桥的那一刹那,木夕突然反应过来,喝了孟婆汤,一世忧愁一朝忘,但忘的不仅仅是忧愁。他动摇了,他知道这是天道循环,可他不想忘记自己年迈的父母,不想忘记那个可爱的妹妹,更不想忘记自己已经熟悉的一切。

木夕死死抱住桥头的栏杆不肯撒手,因为他知道这一撒手,便意味着将与现在的一切擦肩。

就在木夕拼命挣扎之际,一个女人的声音幽幽传来。

“喂,木夕,你想活下去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