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最强战魂

更新时间:2019-09-27 04:11:11

最强战魂 连载中

最强战魂

来源:落初 作者:又见青山 分类:军事 主角:刘武赵 人气:

完结小说《最强战魂》是又见青山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武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无论是黑人白人黄种人等等的祖先都是智人,而在智人进化为现代人类的同时,还有许多种形态各异,种类各异的其他人种,与我们的智人祖先并存,他们有的比我们强壮的多,有的在智力上远高于我们,有的,在我们还在茹毛饮血时就已经取得了璀灿的文明,这些人种与我们的智人祖先完全不同,生殖隔阂,血液骨骼也完全不同,巨人族,霍比特人,精灵,兽族,矮人族,如今的他们,又在哪里?我们又是如何战胜他们,成为了唯一的存在呢?我们来自何方?又将向何处去?随着科考发现的增加,越来越证明了我们其实是生活在一个电影《指环王》那样的世界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的上官风并没发现象群以经注意到他,还在乱石中窝着身子举着向机在那里照呢,可当听到那如同巨锤砸地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他知道坏了,跑是不行的,恐象的速度要比他快的多,而且一离开这个乱石堆,那他的屏障也就没了。

用枪打?也不行,第一,自己可是个有原则的呀,未来的达尔文,不是那些仗着手里有枪就见什麽灭什麽的疯子,第二,他对自己手里的家伙也是认识不足,别一通突突后却发现打不死这种旁然大物,而且对方的数量是十几只之多,象这种东西可是有名的记仇啊,别说那些能把坦克踩到脚底下的成年象,就是那几只在娘肚子底下钻来钻去的幼象,发起威来自己也招架不住啊。

唯今之计只有一个了,那就是拼命的往石头缝子里躲,只要这个石头堆够结实,那他这条小命就算保住了。

他边往最里面的石缝里钻边伸手将那只M-9**掏了出来,此时恐象已到了石堆的旁边,那巨大的吼叫和嗵嗵的踏地声音,显示着它们正在围着石堆团团打转,上官风此时的心都到嗓子眼了,将这支M-9顶上火后,又伸手把那柄安在登山靴上,自己向同学借了好久才到手的登山小刀抽了出来。

随着一阵让上官风心惊肉跳的踩踏声,一只恐象以用一种足下似乎不太稳的姿式从石缝的入口处出现,它看见上官风了,也许是因为上官风在它面前过于缈小了吧,似乎对他没产生什麽敌意,它试了几次想钻进来,但石缝狭窄,这麽点的空间别说是进来,就是它那颗大脑袋,都只能探进来半个。

脑袋过大,那两只向下长着的大牙又碍事,所以这只恐象只试了几次就打消了钻进来的念头,但这并不算完,只见那头恐象在原地踏了几步稳住身子后,又将长鼻伸了进来,黑呼呼的象鼻如同巨蟒一般左右摇摆着离上官风越来越近。

上官风现在汗都下来了,但仍强压着给这恐象几枪的冲动缩在角落里,当那只长鼻伸到离他只有半尺远时,那只象鼻却不在往里伸了,老天长眼啊,此时的上官风高兴的要死,恐象这个物种和现生的象种区别极大,不说别的,就是这象鼻,也比现生的象种短了许多,它的鼻子不够长,自己也就不用和这鼻子来次肉搏了。

这只恐象的鼻子够不到上官风,但却也没把这鼻子收回,只见它先是瞪着溜圆的眼睛向石缝里看了一下,然后噗的一声就将一口气喷了过来,那长鼻子中喷出的气竟如一条棒子一般撞的上官风脑袋一晃,那随着气喷出的东西,更是盖了他一脸都是。

用手抹了把脸后上官风才发觉喷过来的东西竟是拈糊糊的,微黄,而且还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恶心味,此时的他心里气的要死,这个畜牲,居然往自己身上甩大鼻涕,真是登着鼻子就上脸了,我是手下留情才没突突了你的,没想到你还不领情。

虽然肚子里将这只恐象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骂了个遍,但他也没敢真向它开火儿,那只恐象到也没近一步在耍他,只是又冲着他喷了几次后就摇摇晃晃的走了,直到听清这群象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后上官风才敢从石缝子里爬出来,边对着那群远去的恐象拍照他边在想,这些东西好像还真没有老师讲课时被形容的那麽暴躁啊,若现在碰到的是群现生非洲象,那自己的麻烦应该会比现在大的多。

直到那群恐象走的看不见了上官风也没离开乱石中的那个小窝,此时的他有些累了,从天刚亮就开始从半山腰那营地里登顶,表摔坏了所以他也没法看时间,但折腾到现在,应该有10几个小时过去了吧?

按理说这天该黑了呀,可是为什麽那亮度还是和自己进来时的一样呢,不光这些,这太阳又跑到哪去了?怎麽自己连一眼都没看见它啊?管他呢,当务之急是要休养体力,如今是又渴又饿,也该弄点吃的了。

不光是那包里的单兵口粮,上官风的身上还带了不少可以迅速补充热量的巧克力,水袋就在他登山服衣领处,虽然已不太凉爽了,但深吸了一大口后仍让他立时就觉得全身都畅快了不少,大嚼了一通后他边打量着这个石缝边想,这里到是个好藏身处啊,出口只有一个,而且还不太大,只要找些石头把入口塞住,再弄些草和枯枝进来留做火种,那不就能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了吗?

枯草和树枝找起来一点都不费力,但那堵口的石头却让他累的差点虚脱过去,太小没用,太大的又搬不动,那些不大不小的又一个都看不着,没办法下上官风只好抡开膀子用冰镐去凿,直忙了一个多小时,他才算把那两块堵门石从两米远的地方拉了回来。

入口堵好了,那些枯草树枝也被他铺在底下弄了个垫子,实在是太累了,躺下之后只是一会的功夫,他就握着短枪呼呼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间他却听到入口处有轻微的咔咔之声传来,好像是有个什麽东西在挠着那两块堵门石,挠的力气不大,但那声音,却如撕扯着一块厚布般听着就让人牙根发痒。

上官风翻身坐起,此时他才发现,天竟然黑了,而且黑的如同墨染一般,头顶上那条只有一指多宽的石缝也完全隐藏在黑暗中看不见了,外面那个东西似乎听到了点声音,只在他翻身坐起的瞬间,那挠石的声音也随着停止,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过后,那东西走了,上官风惊魂稍定,先是摸了摸揣在怀里的火柴,见没问题后才长嘘了一口气后又躺倒在草铺上。

自己睡了多久?这个问题他恐怕是回答不上来了,不过这里也真怪,要麽就不黑天,要黑,就黑得如锅底一般,这星星都哪去了?不想这些了,想也想不明白,还是抓紧时间睡上一觉吧,就在他刚要朦胧睡去时,猛然却听到一声如同炸雷般的大吼,接着就有两个东西在离入口不远的地方疯狂的撕咬了起来。

上官风再度翻身坐起,此刻虽然他什麽都看不见,但只听那身体撞击时的声音,也知道咬架的那两个全都是重量级的选手,其中一只好像还是猫科的动物,因为其中有一只不但在撕咬,而且还有爪子抡动时带起的风声,这种招术可不是犬科和鬣狗科这些动物能做的到的呀,也不知这两个到底是个什麽东西,能把它们咬架这段拍下来就好了。

它们是为什麽咬起来的呢?不会是因为争夺谁先进这个地方把自己拖走的权力吧?想到这点的上官风立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且睡意全无,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短枪顶上火儿后开始一动都不敢动的听着外面的情况。

那两个东西的搏斗并没持续太长的时间,只是一会的功夫,就有一只发出嗷嗷的惨叫逃走了,得胜的那只先是怒吼了一声,然后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转眼间就来到了那堵门时的旁边。

又是咔咔的挠石之声传来,不过这次却比刚才的声音大的多,看来现在这个东西的体型要远比刚才挠石那个大,堵门石被上官风安放的很牢固,外面的那个东西又抓挠不着正确的地方,所以连嚎带挠的弄了半天也没成功,上官风暗子松了口气,就凭它这个挠法,就算挠到后天去他也弄不开这石头,看来这东西智商不太高啊,是什麽呢?又是恐狼?

虽然这东西明显缺心眼,但那股子认真劲却让上官风也感到佩服,算起来它挠了快两个小时了吧?知道弄不开你到是走啊,难道想把爪子在这石头上磨平?那你可是自找倒霉了,想到这里的上官风轻轻的吹了个口哨,外面的挠声也随着这声口哨一停,然后就听到那东西也低低的发了声嚎叫,接着又不紧不慢的挠上了。

可就在上官风心中得意时,却猛然感觉屁股下的地面一颤,接着剧颤之声连续传来,一声恐怖至极的怒吼更是如泰山般压了过来,那个正在挠着石头的东西几乎是打着滚般从入口那地方跳走了,此时的上官风吓的冷汗直流,这次来的是个什麽呀?怎麽那脚步声如恐象一般的沉重,可是这发出的叫声,却又和恐象完全不同。

上官风在握紧了枪的同时,脑子里也在拼命的回忆着学过的课本,来的是什麽?洞狮?拟狮?远东巨虎?不对,洞狮和拟狮绝没有那麽大,就算上那远东巨虎也不对,猫科动物就算体型再大也很难听的出脚步声,比如说刚才挠门的那个就是如此,来的能是什麽呢?

短面熊?很有可能是,但是也不对啊,跑步时发出的声音不对,这东西跑的似乎挺笨重,那短面熊可不是这样,虽然它是熊类里体型最大的,但却和所有的熊类都不同,别的熊行动时左摇右晃,唯独着短面熊却是跑姿如同狮虎一般迅捷无比,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短面熊虽然大的离谱,但身体却是个典型的细腰长腿,也发不出这麽重的脚步声啊,难道来的是一种从未被发现的东西?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那东西也到了堵门石的前面,先听到它如同拉风箱般的围着那石头嗅了嗅,然后那石头就被它重重的砸了一下子。

上官风只觉得这一下把这个石缝都砸得晃了一晃,那块堵门石更是差点被它拍进洞里来,这到底是个什麽呀?怎麽会有这麽大的力气?看来用不了多久它就要弄开石头了,短枪不能用了,恐怕是对付不了它,稳了稳心神的上官风伸手就将那支M4A1抓了起来,身体紧靠着洞壁又把背包往面前一放,将枪架稳后只等着那拼命的一刻到来。

石头又被那东西狠拍了几下,发现不行后那东西先长长的嗥了一声,然后只一下就将那块堵门石拉了出来,石头打着滚从洞口被甩了出去,接着出现在上官风面前的,就是两只有如大灯般发着绿光的眼睛,这个情形让上官风的脑袋嗡的一声响,只是大叫了一声,就扣动扳机向那两只大绿眼珠子狂扫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