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极限拯救

更新时间:2019-09-30 04:57:14

极限拯救 已完结

极限拯救

来源:落初 作者:最后的游骑兵 分类:军事 主角:潘冠青少年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极限拯救》的小说,是作者最后的游骑兵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海外游子遭遇危难时,祖国总会在第一时间里,向远在海外的游子伸出援手。如山艨艟所至之处,五星红旗的光芒总能驱散朝海外游子露出狰狞獠牙的黑暗!但在那些极端偏远的地区,黎明前的黑暗却是最为浓重、最为致命的!而在国家的拯救力量到来之前,我们为自己的同胞所做的一切,根据国际法规而言,都只能被称为——非法拯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一幢勉强还算是结实的两层建筑顶部蹲踞下身子,顾维肃并不打开枪管下安装的两脚架,直接据枪瞄准了街道上挥舞着各色武器散乱射击着前行的兵蚁雇佣兵。

得益于几乎永无休止的战乱,城市中的通讯系统早已经被摧毁殆尽。大多数想要与外界取得联系的人,只能依靠收费昂贵的卫星电话来进行通讯。支付不起这昂贵费用的人,也就只能无奈地处于与外界世界隔绝的状态。

也正因为如此,兵蚁雇佣兵们之间的通讯,从来都是依靠着并不可靠的无线电步话机和通讯兵往来奔走传讯。在通讯不畅、没有得到明确命令的情况下,即使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兵蚁雇佣兵们,也会因为害怕出现战场误伤而裹足不前。

放缓了呼吸,顾维肃据枪瞄准了一名正抓着步话机大喊大叫的兵蚁雇佣兵,轻轻地扣动了扳机。伴随着尖利的枪声响起,那名兵蚁雇佣兵的巴掌与紧握在他手中的步话机,骤然间变成了一团血雾。

尽量伏低了身子,顾维肃对那些飞快袭来的子弹视而不见,自顾自地爬到了建筑物的另一侧,翻身从二楼跳了下去。

紧邻着楼房的小巷破败依旧,或许是因为兵火蔓延的缘故,不少窝棚的门扇都已经敞开,原本居住在窝棚中的居民已经携带着自己那点可怜的家当逃离了栖身之所。在小巷的尽头,已经隐隐绰绰能够看到荷枪实弹的兵蚁雇佣兵进行逐屋清扫。自动步枪扫射声与惨叫声,不时从小巷尽头传来……

抬起手腕看了看已经有了明显磨损痕迹的手表,顾维肃将狙击步枪大背在身上,转头朝着餐馆方向疾奔而去。一路之上,大批的居民扶老携幼地从各自栖身的窝棚中逃离出来,如同被洪水淹没的蚁巢中涌出的蚂蚁般,潮水般地朝着暂时还没传出枪声的方向逃去。

拥挤的人群,大大的阻碍了顾维肃行进的速度。回头看了看身后越来越多的逃难人群,顾维肃很有些焦急地皱起了眉头,但却无计可施。可也就在顾维肃皱眉的瞬间,逃难的人群中像是也有人急于逃出席卷而来的战火,摸出随身携带的武器,朝天扫射起来,试图以此惊散人群,为自己的逃离开辟出一条通道!

尖叫与哭泣、咒骂与惨嚎的声音,在逃难的人群中骤然响起。好几个体弱的难民被身后的人群推搡着摔到了地上,还没等挣扎起身,已然被无数只忙于逃离的大脚踩在了身上,只来得及惨叫几声便没了动静。

出于求生的本能,每一个人都试图将挡住了自己生路的人置之死地,每一个人都盼望着自己身后的人能挡住即将到来的追兵,逃难的人群中开始接二连三地爆发出了激烈的冲突。而这些冲突更让逃难的人群变得混乱,枪声不断响起,血腥的味道,也在人群中逐渐弥漫开来。

尽量让自己的身子贴近路边的建筑,顾维肃再一次拽起了一名被踩倒的难民,用力将难民推进了逃难的人流中。抬眼看看身侧不断拥挤而去的人群,再费力地抬起手腕看看时间,顾维肃的心中不禁涌起了一丝焦躁的感觉——五分钟的时间,自己前进了接近三百米的距离,但却因为人流的推挤偏离了正确的行进方向!

再这么下去,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返回唐国铭等人身边?!

似乎是感受到了顾维肃心中焦急,在人群涌去的方向,猛地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声。被枪声惊吓的人群,顿时如同迁徙中被狮群惊扰的角马一般,骤然转变的行进的方向。

借助着人群转移行进方向的瞬间,顾维肃猛地合身扑进了人流之中,就像是逆流而上的游泳高手一般,奋力朝着人流逐渐稀疏、也就是枪声响起的方向冲去。短短几分钟过后,浑身上下被挤得一片青紫瘀伤的顾维肃,总算是看到了一辆孤零零停在了道路中央的悍马车。

大口喘息着跳上了悍马车,顾维肃一把抓过哈尔巴拉递过来的饮用水,一口气将足有两升容量的饮用水喝了个干净,这才喘息着看向了已经驾车驶离了人流的哈尔巴拉:“头儿叫你来接应我?”

熟练地摆动着方向盘,哈尔巴拉专注地目视着前方道路上零星的难民点头应道:“时间都到了你还没回来,知道你肯定被逃难的人群拦住了!”

眼看着前方道路上已经能隐约瞧见轮式装甲车的轮廓,顾维肃的呼吸总算是平缓下来:“就不怕我被兵蚁的人缠住了无法脱身?”

从鼻孔里嗤笑一声,哈尔巴拉用力将油门踩到了底:“你这笑话真冷!”

从装甲车敞开着的后车门中看到了急速追赶而来的悍马车,唐国铭总算是放下心来。伸手关上了车门,唐国铭在骤然变得安静了许多的车厢内坐了下来,抬眼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培南,用中文说道:“现在好好聊聊吧?”

瞪大了眼睛,培南很有些意外地看向了唐国铭,用明显不熟练的中文应道:“聊什么?如果您对酬劳的分配不满意,我们还可以……”

朝着培南摇了摇头,唐国铭伸手指了指被捆在培南身边的座椅上、脑袋上还戴着个头套的埃里克:“说说你的收购商?”

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培南坦然应道:“收购商是个法国人,至少他拿的是法国护照。至于他身后是谁,我没兴趣知道。如果您一定要探究的话,那么不外乎是石油公司、矿业公司、或是军火公司的一些生意人。除了这些人,没人会对这个已经被打回了石器时代的非洲小国家感兴趣。”

耳听着培南的解释,唐国铭顿时哑然失笑:“哈……你应该知道,埃里克和他麾下的人马最擅长的,从来就不是建设,而是摧毁和掠夺。以往也曾有人试图用钱来从埃里克手中购买安全,可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大家都知道!”

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培南低声应道:“谁知道呢?或许他们觉得让埃里克不再出现,会是个对大家都好的事情!我只是个想要赚钱的小人物而已,除了能到手的钱,其他的我并不关心!好奇心会杀死猫,同样也会杀死一名雇佣兵,这您应该了解?”

微微皱起了眉头,唐国铭也真想不出抓捕了以摧毁与掠夺闻名的埃里克,又能对这个国家的纷乱环境有怎样的改变。抬眼看了看被捆在椅子上、随着车辆行驶时的颠簸晃动身体的埃里克,唐国铭伸手从椅子下面抓出了一瓶饮用水:“收购商有没有说过,他们只收购活着的埃里克?”

犹豫片刻,培南接过了唐国铭手中的饮用水,伸手扯掉了戴在埃里克头上的头罩,再又拽下了塞在埃里克口中的一个布团,将饮用水递到了埃里克的嘴边。

尽管装甲车内的光线并不充足,但在培南撤掉头罩之后,唐国铭依旧看清了埃里克的长相……

在唐国铭的印象之中,无数次出现在通缉令上的埃里克颇有些穷凶极恶的模样,眼睛里散发的光芒,也着实带着些疯狂的劲头,与埃里克干出的那些事极为匹配。

可面对面看着埃里克时,唐国铭倒是觉得埃里克脸上全然没有一丝凶相,反倒是像个常年在农田中劳作的、年近五旬的老农。或许是因为被头罩遮蔽了太久时间的视线,在乍然接触到光明时,埃里克的眼神有些怪异的迷茫。但在很快适应了装甲车中的光照环境之后,埃里克的眼睛里显露出来的,全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意味,仿佛对自己被抓捕已经习以为常?

凑在了培南递到嘴边的瓶口喝了几口水,埃里克长长地吁了口气,很有些疑惑地皱起眉头看向了唐国铭:“亚洲血统的雇佣兵?你刚才说的是日语?韩语?还是中国话?”

朝着埃里克露出了个微笑的模样,唐国铭并不打算回答埃里克的问题,只是尽量地伸展开了自己的双腿,好让自己能在逼仄的装甲车中坐得舒服一些。

眼见着唐国铭并不打算与自己交谈,埃里克在又喝了几口水之后,转脸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培南:“不论你能得到多少钱,放了我,你能拿到双倍!”

垂低了手中的饮用水瓶,培南就像是没听见埃里克的话语一般,伸手从装甲车的地板上捡起了那个用来堵嘴的布团:“不想让你的牙齿受到伤害的话,张开嘴!”

紧盯着培南,埃里克的眼神中宁静异常,语调也平和得像是熟人间聊天一般:“如果你拒绝我的善意,那么你死定了!你、你的家人、朋友,还有任何与你有关联的人,都死定了!”

一把捏住了埃里克的颚骨关节,培南用力将脏兮兮的布团塞进了埃里克的口中,重新为埃里克戴上了头套。

饶有兴趣地看着培南那略带着几分粗鲁的动作,唐国铭颇有些好奇地问道:“干嘛不听听他还想说什么?”

习惯性地耸了耸肩膀,培南坦然应道:“无非是利诱、威胁之类的说辞,不会有什么新鲜玩意!”

不着痕迹地将手指从裤缝旁的针状物旁挪开了少许,唐国铭慢慢地放松了自己绷紧的肌肉:“只要放了他,就能有双倍的酬劳,干嘛不要?”

盯着唐国铭的眼睛,培南的脸上渐渐浮起了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你当真?只要在这个国家待过一星期以上的人,都会知道埃里克的话是绝对不能相信的。当然,实施报复的那句话除外!”

迎着培南的目光,唐国铭的脸上也渐渐浮起了一丝笑意:“好吧……我承认不该对你开这样的玩笑!”

似乎是为了验证埃里克发出的死亡威胁,从装甲车驾驶室中的通讯器中,猛地传来了殿后的潘冠略带急促的话音:“头儿,我们有伴儿了!”

飞快地登上轮式装甲车的机枪射击阵位,唐国铭眼看着殿后的悍马车后十几辆丰田皮卡烟尘滚滚地冲杀而来,不由得摇头叹息起来:“兵蚁这回是下血本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