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最后的特种兵

更新时间:2019-11-30 13:30:33

最后的特种兵 已完结

最后的特种兵

来源:落初 作者:付勇军 分类:军事 主角:夏戴绿帽子 人气:

《最后的特种兵》是付勇军写的一本军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最后的特种兵》精彩章节节选:7308小队是最隐秘的战略突击队,没有服役年限。因为敌对国家与境外势力“关注”这支突击队,出于保护队员的需要,这支突击队遭到解散,几年后一位战友的牺牲,军区重新召回老队员“复仇”。在打击境外敌对组织的同时,队员的家人遭到威胁,甚至有亲人离世,于是一个个谜团浮出水面,当初匆匆解散突击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为了国家的尊严与军队的荣誉,这些训练有素的老兵重新踏上战场,对敌人进行追杀,然而奇怪的事情屡屡发生,到底是毒贩,还是恐怖分子操控?一张无形的大网随之袭来,英勇无畏的中国军人以无穷的勇气和精湛的军事技能迎接挑战。中国必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离婚

三天后,我跟小如到区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根据协议,房子及财产全归她。

实际上我们没有什么财产,房子是租的,结婚的时候我为了显示诚意,一下子交了5年的租金。除了租房之外,最值钱的东西莫过于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一台电视机。所有的物品全归她。

从民政局出来,小如问我:“你是怎么出来的?为什么不把你关一辈子。”

她的眼睛红红的,语气狠狠的。看的出来她很生气。

我在派出所一晚上,她居然没去看我,这让我不能忍受。也让我下定决心跟她离婚。其实离婚还有一条更重要的理由,那就是我重新穿上军装,成为7308小队的成员。

你们一定会说我狼心狗肺,薄情无义。

不,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

7308小队的成员是十分危险的,经常要执行任务。说不定客死他乡,暴尸荒野,战死在沙场。如其别别扭扭的在一起,还不如分开,这对双方都好。况且我的身份不合适有家庭。不能让她担惊受怕。

当天晚上吃散伙饭,我做饭,做了一桌子菜。

小如在旁边冷笑。“怎么,良心发现了?”

我望了她一眼,平静的答:“这是最后一次。我祝你幸福!”

没想到她冲上来,像只母狼一样又撕又咬。

“这个混蛋,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跟夏威风没什么,一点关系都没有,上次跟他一起散步,是谈一个项目。我不想做会计,只想负责那个项目。我想赚更多的钱,我们不能一辈子租房。我还。。还想领一个孩子。我们。。我们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没想到你这个混蛋要跟我离婚,很好,离就离,谁怕谁,我有工作,能自己养活自己,反倒是你,一个孤儿,你该去哪里?”

小如嚎啕大哭,诉说着我的种种不是。

我承认,我差点投降了。听着小如的解释,我想冲过去抱住她,请求她原谅,然后去复婚。我咬紧牙关,拼命的控制自己,才没有走过去。飞鹰的任务已经下达了,我将重返战场,这次任务十分艰巨,将有怎样的困难,还不得而知。说不定,说不定就回不来了。现在正好是解决的机会。

我冷冷的回答小如:“你不用担心我,我走后,你去找夏威风,我相信他会很好的照顾你!”

“你个混蛋!”

小如像头小兽冲过去,把我推到在地。

她用手抓我的胸脯,用嘴咬我的肩膀。我看见她的牙齿上沾满了血,我的血,她的泪。

这时候大脑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小如哭了多久。她开始脱我的衣服,把我剐得赤身**。

我想推开她,没想她的动作更加剧了。她也**服,脱得赤条条的。她哭着说:“我们再试一次,就一次,说不定有孩子?会有一个孩子。”

她已经疯了。

面对这样一个疯女人。面对这样一个爱我的女子,我无法阻止她。

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这是我们认识以来最疯狂的一次。算是告别,也是终止。从此,我和她无任何关系了。

我穿上衣服,把她抱在床上,让她舒服的躺在床上。找来毛巾被,帮她盖上。

她惨笑着说:“你怎么这么傻?会认为我会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我说:“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的关系结束了。”

她长叹一口气,附和道:“是啊!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拿出一张藏了很久的银行卡,递给她。“这里面有50万,去买栋房子吧?差多少,我再补给你。”

“你还会回来吗?”

我想了想。“可能永远回不来。”

我说的是实情,战场上的事谁也说不准。

“你怎么有这么多钱,不会是抢来的吧?”

小如疯疯癫癫的笑着,翻来覆去的看那张银行卡,还说:“这不是空的吧?不会骗我吧?”

我说:“这是我的安置费。”

“老鬼,我跟你结婚一场,你现在该说出实情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小如扬了扬手中的银行卡。

这也怪不了小如。跟她认识,乃至恋爱结婚,我一直使用“老鬼”这个名字。小如看见我不想说,也没再问。她认为,只爱现在的我,至于以前是什么样的身份,她并不关注。现在这张存有5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重新勾起她的好奇。

小如说的没错,如果跟一个人结婚,还不知道他的底细,那未免太可悲了!

我决定透露一些实情,在尽可能的范围之内。她有权力得知这些。况且我重新服役,有些东西不必再跟她隐瞒了。

“老鬼是我的代号,我是一个特种兵,打过实战,这50万是国家给我的安置费,你放心,这绝对是凭劳动与血汗赚来的钱。由于我的部队是一支保密程度很高的特种部队,所以,我不能对外说明。包括我的名字,我的单位,甚至我的亲人!”

“老天,我居然跟一个影子生活了一年多,到现在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那你的名字呢?真正的名字呢?你一出生,你爹妈总不会给你取名老鬼吧?”

“我就叫老鬼。”

“好,老鬼,这钱我不要,我就想要你一样东西,你能给我吗?”

我望着小如光洁的脸庞。说道:“只要我有的,给你!”

“我要那把刀。”小如这话一说,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知我者,小如也!她知道这刀是我的命,她现在想把我的命栓在她身上。

我把那把伴随我十多年的军刀拿出来,卸下子弹,双手交给她。我笑着说:“给你,你如果把这刀丢了,那我的命也没了。”

小如知道这刀意味着什么。为了这刀,我差点蹲监狱。

她抽出锋利的匕首,对着我做了一下刺杀的动作,认真的说:“给一年的时间,明天今天,我们再说,分不分开,好吗?”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充满了无限深情。

我的脑袋快要爆炸了,重重点头,算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这是爱情的诺言。用一年的时间去考虑,我们是否还相爱?

这个主意不错。如果顺利的话,我的任务会结束,到时候跟飞鹰打报告,调到普通的部队,去过正常人的生活。那样我跟小如就不用这么受煎熬了。

幻想终归是幻想,还得着手处理眼前的事情,来不得半点马虎,也容不得婆婆妈妈儿女情长。

在部队没批准之前,在7308没度过困难之前,还得继续过这种隐形人的生活。而这种人,是不配拥有爱人的。

当天晚上,我和小如相拥而眠。

凌晨5点,我悄悄起床。小如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她昨晚身心俱疲,是累了,这回睡得十分香。

我把军刀和银行卡放在枕头上,放在她的脑袋边,相信她醒来时,会第一眼看见这些东西,而那时,我已经离开了。

我蹑手蹑脚的出门,把门带好。走到楼下,朝上看,朝家的方向看了许久。

走到飞鹰给我的轿车旁边,开门,钻进去,启动汽车,却不忍离开。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的后脑勺看,我觉得这是小如的眼睛。

我咬咬牙,跺脚,踩了一下油门,车像兔子一样奔出小区。

别了别了,我的爱情,我的家,我的小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