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忆墓录之九绝帝陵

更新时间:2019-10-07 03:34:52

忆墓录之九绝帝陵 已完结

忆墓录之九绝帝陵

来源:落初 作者:飘起了的胖胖 分类:灵异 主角:李妍溪孙女 人气:

《忆墓录之九绝帝陵》由网络作家飘起了的胖胖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妍溪孙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本《葬书》,九座古墓,一支外国探险队的消失。将几个不相关的人的命运链接在了一起,竹海下的地宫,悬崖上的悬空古村,驼山里的鬼像。鼎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历经几千年的古尸死而不朽,为了救心爱的女人,他到底能不能找到那个放有九龙石盒的陵墓。又是什么让他在盗墓者和考古者的角色之间不停的转换。让我们一起去探索那些未知的事件。让我们一起去体验那惊心动魄的探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探险队离开后,我低着头一边想事情,一边朝着牛村长的住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就突然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

“哎呦。”听到声音的我连忙抬起了头,发现撞着的竟然是夏莹。还没来得及解释,她的小拳头就已经砸到的我的肩膀上,别说,看着那纤细的身体力量还真不小。

“余国强,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么大的活人你看不到吗?”她嘟着嘴生气的说到。

“我说姑奶奶,我这不是在想事情吗?在说了,我这么大个物体向你移动而来,你不也是没有发现我么”我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哭笑不得的说到。

“哼,我不管,反正就是你撞我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她头一撇,一副你要是不赔偿我就完蛋了的样子。

无奈无奈的挠了挠头。“那个,我正要去村长那里,你去不去呀。”我连忙岔开话题,

夏莹好奇的看了看我“去哪里干嘛,满屋子的草药味道,难闻死了。”一脸嫌弃的说到。

看到她那样的表情,我有点想笑,“今天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村长说山里有恶鬼,我想去问问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你就不好奇?”

她的头歪向一边,“那...那..有什么好奇的,我才不去哪”

“哈哈,我看你是怕鬼吧,要不然以你的性格怎么会对这些不好奇那。”看出了她害怕,我连忙刺激了她一句。

“谁...谁说我害怕了,去就去,谁怕谁呀,还指不定谁怕那。”说完便踢了我一脚转身向村长的住处跑去。

我笑着摇了摇头,整理了下衣服也连忙跟了上去。

村长的住处就在村里祠堂的前面,门前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放着一排排的竹筐,里面装满了各种草药。

夏莹到的时候,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敲响的村长的房门“牛爷爷,你在不在呀。”那捂住鼻子发出来的声音弄的我特别想笑。

屋里传来了牛村长那沙哑的声音“在那,在那,是莹莹来了吧,”说着便打开了房门。

“哦,还有小余呀,你也来了啊。”牛村长朝着我和蔼的笑了笑。“进来吧,家里有点乱,你们别介意啊”说着便邀请我们进去。

他所说的乱,就是家里和外面也差不多,摆满了一些草药。一股浓烈的草药味道扑面而来,呛的我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牛爷爷,你家里放这么多草药干嘛呀,”夏莹忍不住问了句。

“哈哈,”村长笑了声“咱们这村里距离县城太远了,而且村里也没什么大夫,我年轻当兵的时候在卫生队呆过,对于这些草药还是比较了解的,万一村里有人生病了,留着这些草药可以帮人治病啊”

“哦,我说那,怎么弄这么多草药。”夏莹小声的嘟囔道。

“牛爷爷,今天你探险队那里说的山里有恶鬼是怎么回事啊?”我好奇的向村长问了句。

他被我问的楞了下,有些疑惑的问“你这小娃娃怎么想起来问这些呀,说着便那起自己的烟斗抽了一口。还没等我继续问那,他就缓缓的说到“那些都是老一辈人传出来的,相传那片山是古代是后的一片战场,战死的士兵应为离家太远都被埋葬在了那里,每隔一段时间,那片山里就会传出厮杀的声音,那时候有人不相信,就去哪里像看看究竟是什么,结果,每次去的人都是一去不复返,后来就没人在敢去哪里,应为那山像是骆驼的两个驼峰,所以人们就叫他鬼驼山了。”一口气说完这些,老头子又抽了一口烟。

我挠了挠头,想了想,又问试探的问“那这里在没有别的传说了吗?比如说是那些士兵为什么在这荒无人烟的山里打仗呀,或者有别的目的那。”

老头子盯着我看了看,“不愧是我们村里的小风水师呀,才来了一个多月,就能看出点名堂来。”他估计也是猜出了我的想发,“你说的不错,老一辈人说山里好像是有什么古墓,所以会有人来争夺,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是我还,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一个小孩的。”

我恍然的点了点头,这就能说的通了,那外国探险队不远万里的来到这深山老林的探险,果然是有目的的,保不准就是冲着这里的古墓来的。

就这样,我和夏莹你一句我一句的和村长聊了很久,外面的天都黑了好久了,我们才从村长那出来。夏莹拽了拽我的衣服“你说,山里会不会真的有古墓啊?”

我摇了摇头,沉默了会“谁知道,也许会有吧。”又聊了会别的,就各自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准备睡觉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模模糊糊的听到外面一阵的吵闹声,强行的睁开了眼睛朝外面望去,天还没亮,心想怎么回事啊,大半夜的怎么都不睡觉。刚要闭眼继续睡,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国强,国强,快起来,出事了。”门外传来夏莹的声音。

听到她说出事了,我连忙翻身起来,身上搭了件衣服就跑去开门“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看到门外一脸焦急的夏莹我连忙问道。

“探..探险队回来了。”她话都有点说不清楚。

我纳闷的挠了挠头“回来就回来呗,这算什么事啊,大半夜的用得着这么着急么?”

“不是,是回来了,但是回来的,只有两个人。”说完,她就要拉着我往外走。

“什么不是又是的.....等等,你说什么?回来两个人?其他人那?”刚刚醒来的我本来是有些迷糊的,但是仔细的想了下她的话以后,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哎呀,你快和我去看看吧,那两个人都受伤了,”夏莹焦急的拉着我说道。

这时也顾不得别的了,稍微整理了下衣服我便和她一起向村长住处跑去。

当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周围已经围满了村民,挤进人群中,发现两个浑身是泥的人躺在地上,仔细的看,会发现其中一个人的胳膊的大腿都肿的特别的厉害。

这时,村长从屋里出来,端着一小盆热水和一瓶捣碎的草药走向那两个躺在地上的人身边,用热水清洗了下他们的伤口,然后倒出捣碎了的草药敷在了他们的伤口上,两个人身体都是微微的抽搐了下,“好了,暂时是没问题了,来几个人服他们去休息吧”

说完,村长便收拾起身边的东西向屋内走去。

两个受伤的人被安排在了我的住处旁边,被清理干净的两人我一眼便认了出来,正是探险队的外国领队亨利特和那个和我说话的冷漠青年。

我和几个同学被安排轮流看护他们两个,挠了挠头,很多的问题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为什么回来的只有两个人?他们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他们的队员出了什么事情?想了半天想不出结果来,就听到一声微微的呻吟声。

抬头看了看躺在旁边的那个冷漠青年,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下,在看到他脖子的地方的时候,我愣了下。因为我看到的脖子地方露出一截蓝色的细绳,那细绳的颜色和我身上的护身符挂绳颜色是一样的。

我忍不住好奇,手慢慢的伸向他的脖子前,刚准备要抓到那挂绳,噌的一下,就有一只手抓住了我手,那力量无比的大,疼的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刚刚还躺在那里昏迷的冷漠青年此时已经翻身起来一手抓着我的手,一只手已经卡在我的脖子上,

“谁,你要干什么?”他眼神冰冷的等着我问了句。

“别,别,是我啊,你忘了吗?早上你还和我说话的,我没有恶意的。”我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到。

估计也是认出了我,他那抓住我的手也是慢慢的松了开来,然后又往后挪了下背看着墙壁。

“这是哪里?”他看都没看我,就只是这么问了句。

我挠了挠头,“竹海村啊。村民在祠堂那边听到有动静发现了你们。”

“已经回来了么。”他小声的说了句。然后转过身来盯着我看。

老是被这么盯着看,看的我心里发毛,“那个,你早上和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我连忙找了个话题。

他的手伸向自己的脖子前,掏出了那个挂绳,当看到它的全貌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这个东西竟然和我家里传给我的护身符是一样的。

他伸手递给了我,“你也有一个一样的吧,”说完看了看我,“早上你过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

我连忙从脖子上取下的和他的一模一样的护身符,两个漆黑透明,前端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萜金线的护身符,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的那个护身符上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

他见我盯着两个护身符看,从腰间摸出一把样子怪异的短刃,伸手拿过了我的那个护身符。

“哎,你要干嘛。别弄坏了。”我连忙阻止他。

“我不叫哎。我叫张焕清。”说着,便用那把短刃朝我护身符的符身上轻轻的划了下。奇怪的,在他划到的那个地方,一层薄薄的铁膜从上面掉了下来,露出了和他的护身符上一模一样的两个古篆字。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惊讶的盯着那个护身符。

“这叫摸金符,是古时候摸金校尉身上佩戴的一种辟邪的护符。”张焕清随手递给我摸金符说了句。

“摸金符?就是盗墓的人身带的那种?就是这样的吗?”有些不相信的说到。

“你姓余吧,你的爷爷叫余忠孝吧,”他看着我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等着眼睛问他“你是谁”

他笑了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笑,“你的爷爷和我的爷爷算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我想你家人和你提起过国民军第十二军的事情吧,那会和你爷爷一起逃走的,就是我的爷爷张柱子。”

我奇怪的看了看他“听是听过,不过他们没说过爷爷是和谁一起逃走的。..那后来那?

“后来?还能干吗,一个会风水,一个本来就是倒斗的两个人遇到一起还会干吗。”张焕清白了我一眼。

看了看手他中的摸金符,又想了想他说的话,我下意识的说了句“盗墓?”

他点了点头“嗯”了一下,然后又转头看了看一旁昏迷不醒的亨利特“他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就这样一直昏迷着,村长说他中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转。哎对了,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人回来,其他人那?”我看着他问了句。

他皱了皱眉,就这样沉默了,估计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看到他那样的表情,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看到他沉默我就问了句。

他抬头望了望窗外,叹了口气“不知道,暂时会在这里吧,反正最近也没事,这生意没做成,钱没有转到,就在这里留下散散心吧。”

我无奈的挠了挠头,心想都成这样了还有心情说散心。

两个人在没说什么别的,在他睡着了以后我便叫来另一个同学接替我看护着他们,自己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被夏莹的敲门声给惊醒了,拖着疲惫的身体开门看着那笑嘻嘻的面孔。“我说莹莹姑娘,我每天来敲我门你不累吗?昨天都觉都没睡好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吗?”

听我说完这话,她的拳头又是挥到了我的肩膀上,“你是猪吗?每天这么懒,”

疼的我一阵龇牙咧嘴,收拾好了一后我和夏莹到隔壁看了下,张焕清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而亨利特还是之前那样,躺在那里昏迷不醒。

和他打了声招呼后便拉着夏莹去干活去了

“哎,你不是说不认识他吗?为什么会知道他名字啊”夏莹好奇的问了句

听到她的问题,我真的有种不想和他说话的冲动,“你是不是傻,昨天我在看护他们好不好,我不会问啊。”

“好你个余国强,你敢骂我傻,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便抡起了拳头出冲着我走来。

看到她的样子,我心想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拔腿就跑。

“余国强,你给我站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