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陋俗之扎纸人

更新时间:2019-10-09 10:51:05

陋俗之扎纸人 连载中

陋俗之扎纸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雁风 分类:灵异 主角:康老三林三 人气:

新书《陋俗之扎纸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雁风,主角康老三林三,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我叫林三,拜了纸扎匠老余做了师父,刚入门时,师父就告诉我,做纸扎一行有禁忌:纸人画眼不点睛,纸马立足不扬鬃,人笑马叫皆不听,若是不记阎王请。空气潮冷,带着一丝诡异……外边正刮着狂风,哗哗作响,伴随着阴风吹进了屋里。扣扣!呼呼!寿衣铺里,往窗外看去,昏黄的灯光下,一张白色的人脸悄然趴在窗户的玻璃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像是一个点睛的纸人新娘,正往屋子里看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点钟,明叔却是过来了,还抱着一个小女孩,不理会寿衣铺的禁忌,径直闯了进来。

“出去!”

师父一起身,发出猛虎一般的雷音,明叔只得识趣退出去,师父走出去,重责语气说道,“不是早和你说过吗?寿衣铺这种地方,阴气太盛,体质弱的小孩不可入。”

明叔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几乎是哀嚎着,“余师傅,求你出手救救小孩。”说话时,就差跪下来了,他的眼球发红,眼圈很重,昨晚应该熬了一整夜。

他抱着的,是孙女晶晶,昨夜夭折的是小孙子。

看过去,睡得很熟的小女孩脸色异常发白,皮肤呈一种病态的苍白,不见血色,看过去跟死了似的,我忍不住伸过去一探呼吸随弱却又是正常的。“咚”的一声,师父给了我一个爆栗,“小子,就你多手。”

明叔急得脸上显出一条条青筋,着急上火道,“余师傅,小孩是从前天夜里出事的,一到晚上就哭的异常地厉害,不管怎么哄都只是大哭不止,一连两天下来都是这样,晚上哭到都发不出声音来了,却还是大张着嘴巴不会停,然后一到白天就开始睡觉,抱去医院检查,查不出原因,医生只说受了惊吓,可是这两天,我和老婆子一天都不离孩子旁边,他们如果受惊,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师父站着观望几眼,道,“这事很怪,处理好夭折的小孩,你们带她去亲戚家避一避,等过一段时间再回来。”

明叔又道,“余师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关于“食婴鬼胎”的事,师父闭口不提。

现在说出来,也只是引起镇、村的恐慌,没有什么证据,师父估计不想多生事端。等明叔离开,我问道,“师父,要不要通知其他人,暂时抱小孩离开一段时间?”

师父道,“不用了,如果真有更多小孩夭折,恐慌之下,他们会自己离开的。”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我和师父离开寿衣铺,赶往康家老宅。

出门时,还有落日霞光,小镇安静得如一潭死水,没听到一个小孩的哭声。

可是走到大半,夕阳沉落,天空一下昏暗下来时,街道两旁的居民楼,立即传来小孩大哭大闹的声音,不是一两个是全部,那种抽泣声带着凄厉,带着绝望,让人觉得很诡异。

师父没有说话,显得很忧虑,眉头皱地能夹死一只苍蝇。

康家老宅前,一左一右,生长着两株茂密的槐树,本就昏暗的大地,被两株槐树摇曳的树叶遮掩,望进去,康家宅门更加漆黑了。

站在这里,也觉得空气更阴冷。

我喃喃道,“康家人有病吧?平白无故的,家门口弄这么大的树堵在门口,夜里看过去,就和进坟头一样,这种风水能好才怪了。”

槐树,虽然不大,但枝桠很盛,成材之后,更是遮天蔽日,阻挡阳气内进,会让宅子变得阴森。

师父不理我,绕着槐树转圈,四处查看。

“事情比我预想地还要糟糕啊。”师父一刻也没有耽搁,他赶紧在槐树四周撒了一圈的白灰后,又在树干隆起的凸起上贴了一张黄色的符咒。

符咒一贴上去,两株槐树似乎痛苦地惨叫了起来,周围刮起的风更猛烈了一些,“哗啦啦”响音中,树杈摆动,上万片叶子摇曳,抬头看去,漆黑中,好像一对对鬼手在对着我们使劲拍掌……

“咯吱!”

康家老宅的大门被推开,康老大走了出来,“余师傅,您看出什么端倪了吗?”

师父道,“不是让你今晚搬走吗?”

康老大干笑道,“余师傅,这件事,关乎我康家未来的气运财运,所以我想留下来。”老宅子里,值钱的老物件不少,恐怕康老大是担心我和师父作祟。

师父道,“随你吧!”

进去后,发现不止康老大一人,他的老婆莲姨也在,原本中年发福的莲姨,因为儿子康华的过世,整个人变得异常消瘦,脸上无肉,皮肤泛黄。

康家老宅,二层,占地很宽,四处查看,跟着师父的脚步,不多时走到楼梯口。

楼梯口的布置格局,有些奇特,往外延伸,这里有一个向西的窗子,探头出去,斜着目光,居然能看到大门口外边的两株槐树。

康成栋开口了,“昨晚,我睡得迷迷糊糊时,那个小孩爬动的声音,就是从这里楼梯口开始时的。”

师父道,“你仔细说说。”

康成栋道,“忘记多少点了,当时夜深,外边下着大雨,那时还没打雷,只有很大的雨落音,突然,我被一阵声音惊醒,以为是是老三回来了,开灯出去看,没人,躺床上没多久,楼梯口咚咚作响,我当时有些气,大步跑了出去,还是没看到人,只是这扇朝西的窗户被风吹开,有雨飘进来,关窗关灯,才十几分钟,房间传入了小孩哭泣的声音,我一转身,朝黑乎乎的门外看去,就看到一堆绿幽幽的眼睛,正往房里望来,吓得我全身毛都炸开了,突然间,那对眼睛变为了红色,忍着头皮发麻的恐惧,我猛地打开灯,蓦然间,好像看到一个穿绿衣裳的小孩,从船户爬了出去……”

我走了一下,从康成栋睡的房间,的确能看到朝西的窗子。

师父问道,“你老婆呢?”

康成栋道,“昨夜休息不好,做噩梦了,正在一楼的房间休息。”

师父道,“她没有遇上什么诡异?”看师父的表情,似乎能猜测出什么?

康成栋摇头,“昨夜,她只是有一阵子胸闷难受,没有看到其他。”

“胸闷?”师父往窗外看了看,有风贯入,又说道,“今晚,你们两个待在房里,尽量别走出外边,即便听到婴儿大吵大闹的声音,也要管住自己的好奇心。”

康成栋只得答应。

不多时,这里就剩下我和师父,我问道,“师父,食婴鬼胎已经出生了?”

师父道,“出生了,不然的话,康成栋怎么会见到一个绿衣裳的小孩。”

童男童女,绿男红女,当时我扎好的纸人,确实是绿衣服的。

我问道,“该怎么办?”

师父道,“等着!”

为了避免意外,师父又给了我一个护身玉坠,我留在一楼,师父在二楼。

十点多,我坐在椅子上眯眼随着。

“哐哐!”

外边传来一阵锅碗碰撞的声音,惊了一跳,我连忙起身去查看,原来是莲姨在外边洗头,师父吩咐过,整栋老宅都没有开灯,因而四处显得昏暗。

莲姨旁边,放着一盏手电筒,在井旁边低头洗发,湿漉漉的水滴落在地面,我说道,“莲姨,我师父不是让你们待在屋里吗?而且三更半夜洗头,对人很不好的。”

晚上阴气重,会有寒气侵体。

莲姨低着头,侧脸看了看我,语气温柔道,“林三,不碍事的,我们家这口老井,井水冬暖夏凉,你看看,这不是冒着热气吗?”

我道,“莲姨,洗完了快点回房间吧!”

因为光线的缘故,折射黑影,微弱的电筒光中,莲姨看着更消瘦。

“啊啊……”

我还没转身,老水井那里一阵尖叫,再看去,莲姨似乎不小心绊到了脚,往前一倒,上半身坠进井口里,只剩下两只脚在上边挣扎晃动。

井口,我记得是有井盖的?

七八百斤重的井盖,两个壮汉都推不动,怎么会被人移开了呢?

“不好!”顾不上多想,我连忙冲过去,接着电筒光,双手急忙扯住莲姨的双腿,让我觉得不妙的是,莲姨瘦弱的身体,感觉比头牛还重,连我也要被拽入井内。

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莲姨的脚很冰,很湿,隔着裤子,摸上去全是骨头,感觉不出一点皮肉。

莲姨的头,没入了水中,双手挣扎个不停,长长的黑发铺满了井口,在他晃动时,及其一阵阵水花,井水没有冬暖夏凉,而是刺骨的阴寒。

“你……你不是真的莲姨!”想到此,我连忙松开了手,往后退走。

“嘭嘭!”

井里突然炸开了一般,水花四射,下一刻,一根根两米多长的头发卷起,密密麻麻的,将我的头、胸口、双手、腹部全部缠住,而且猛力将我往老水井里拖去。

一股恶臭味袭来,死尸的味道,融在井水里,我张口呼喊时,还被呛了好些口,这滋味,好像将一条肥茸茸的蠕虫放在口里咀嚼。

“咔咔!”

一阵黑影蹿了出来,见他手臂一沉,缠住我全身的长发被砍断,我往后跌倒去,随即听到声音,“阿莲,阿莲,你没事吧?”是康老大在喊叫。

老水井旁,顿时乱成一片,我起身时,就见一道黑风往围墙外冲出去,师父叹了口气道,“坠井而亡,没想到你的怨念这么重?”

康老大抱着莲姨,见他探了探呼吸,说道,“还有气。”

师父道,“回去再说。”

莲姨没有大碍,呛进肚子的水都吐了出来,至于昏迷不醒的原因,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借着房里灯光看去,这一张脸,发白得可怕,好像涂了一层石灰,看不到一点血色。

师父道,“她被东西上身了。”

康老大一副着急上火的表情,“余师傅,你要救救阿莲,我们是二十年的夫妻了,她不能死啊!”

师父道,“放心,等明天太阳一出,她就会好了!”想了一下,师父又道,“那口井被污染了,三年内,都不能再饮用,否则整个小镇都要遭殃。”

我擦干了身体,心有余悸道,“师父,她不会再来吧?”

师父道,“小子,你真是猪脑子,碰到事情,喊人都不会喊吗?”

我嘟哝道,“谁知道会有这种怪事。”

这一夜,没有再发生不详,第二天一早,我和师父离开了,多待没有意义。

走出去,听到了婴儿哭声,看来昨晚没有“鬼胎食婴”的怪事,我猜测说道,“师父,你说是不是下雨天,那个鬼胎才会偷偷跑出去害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