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火葬场烧尸人

更新时间:2019-11-06 02:53:06

火葬场烧尸人 连载中

火葬场烧尸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疯子 分类:灵异 主角:老李明白 人气:

经典小说《火葬场烧尸人》由疯子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李明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迫于生计,我进入火葬场,入行五年,我经历种种匪夷所思的离奇故事,这些活人勿谈,死人勿忌的惊悚传奇,我都记录在一本亲笔日记里,今时公开,带你了解这行的禁忌。 一个职业烧尸人,一本曲折离奇的自我笔记,一段惊悚悬疑的现实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又进了那宅子,这次并没有看见那条尖吻蝮,除了张豁牙子在门外一直磨蹭,我们很顺利的就进了宅子。他估计也是看出了有影壁,一直在找,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一路上,我们五个人都没怎么说话,从看到那些尸体开始,气氛变得有些凝固,特别是大头,他的脸色很难看,我们问他怎么了,他却只是问了我们一句,说我们知不知道那些掉在房梁上的死人的皮去哪儿了。

这个问题难倒了我们四个人,只有他幽幽的说那些皮都用来做那个宅院的模型了,我顿时觉得他很靠谱,至少懂得很多,有这样的人在,也放心了许多。

虽然他看上去年纪也大不了我多少。

但张豁牙子却不同意,说那么多人,皮肯定多到难以想像,不可能就模型那么一点,大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争什么。

我们进了后堂的地道,我又问谢老二挖洞要做什么,他说这儿就是那个照片上的女人的墓穴,挖开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我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似乎这样也说得通,一想起左手背上的白斑越来越大,我心里又坚定了几分。

通过地道,我们来到了那个镜子的下面,这个时候看镜子,竟然已经不是天空的景象,而是宅子大门口的景象,谢老二说这外面的镜子肯定的不断旋转的,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没再多问。

大头和张豁牙子在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就叫我和谢老二的伙计对着南边的那面土墙挖,他们三个没动手在一边抽烟,我反而是累的气喘吁吁的,不过想到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我也没多说什么。

很快,一个盘子大小的洞就被我们两个一铲一铲的挖了出来,那个叫张豁牙子的人眼睛一亮,挺身就迎了上来,手往他那布袋子里一抓,一只黑色的鸭子立刻便被拎了出来,只不过它被张豁牙子的手扼住了咽喉,怎么挣扎也没叫出声来。

他将鸭子放在洞口,然后使劲往里面一推,左手捡了块泥砖,将洞口封住了。我只听到几声闷声闷气的叫声,然后我们五个人都安静了下来,隔了老半天,我忽然发现那泥砖动了动,然后从洞口掉了下来,然后那只黑鸭扑腾了一下,冒了个头。

张豁牙子一把抓着鸭子的脖子,动作极为熟练,轻轻一扯,那黑鸭顿时被吊在了半空,弄得我都以为他要开始拔毛做烤鸭了!

那黑鸭也不反抗,就那么被张豁牙子的手吊着,张豁牙子凑到鸭子腹部一闻,脸色一变,道:“我的个乖乖,怎么是这股味道哦……。”

我看他有些逗,也跑去闻了闻,一股鸭子骚味呛的我一阵咳嗽,心想这鸭子真是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

谢老二的伙计哈哈大笑道:“你想学我家二爷,你还嫩着呢。”

我不懂他是什么意思,我哪里学他二爷了?就在这时,谢老二果真就走了过去,一把抓住那鸭子,倒提了起来一闻,道:“这死鸭子,怎么这么臭!”我恶心的直咧嘴,却又看见那鸭子的嘴巴里一直流着胃酸,连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恶心起来了。

“金子,你也过来闻一下!”谢老二对着金子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我,不要了吧。”金子道:“我最受不了鸭子骚味,待会儿吐出来,不是给你丢脸了。”

“少罗里吧嗦的,快过来闻闻!这鸭子味道不对!”

我这才知道这个伙计叫金子,而且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友好。

金子没办法,只好一手将刚点上的烟丢了,走了过来,一把接过鸭子,在面门前晃了晃,顿时脸色都变了,道:“这,这他娘的是尸臭啊。”

“不会吧!”我吓得寒毛倒立,连一旁的张豁牙子都吓得退了两步。

谢老二将金子兜里的烟抓了出来,点了一根,猛抽了两口,对我们说:“把东西都带好,这是个尸洞,里面怕是真有个棘手的东西。”

我一听,谢老二说的是东西这个词,没有说是人,也没有说是死人啥的,顿时心里发毛,这东西到底是啥?

一旁的金子,看起来块头很大,但胆子还没我大,轻声道:“那这洞里,到底是个啥?”

“不知道,前几年我在京城里也找到这么一个洞,那是堆死刑犯尸体的地方,凡是有尸洞的地方,必有杀戮,我这鸭子本来的一黑一白,现在只剩下个黑的了。”

谢老二请的这两个人还好,一旁的金子已经有了退意,不由自主的在说些胡话。等张豁牙子说完,金子好像并不在意,瘪了瘪嘴,然后拿了一根不是很长的竹竿,对着那洞就是一阵乱捅。

“不要乱来!”张豁牙子一把将金子的手拉住,脸色很不好看,对着谢老二道:“二爷,这进还是不进,真要进的话必须加钱,不然......。”

张豁牙子话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因为谢老二已经将一沓钱摊在手上,递到了他的面前,道:“够不够?”

那人点了点头,笑了笑,我这时才看清张豁牙子的嘴巴,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叫张豁牙子了。一张嘴巴,稀稀落落的就只有三四颗牙齿,难怪有这么个外号。

“还是二爷爽快!”

谢老二摆了摆手,走到那尸洞的洞口看了看,道:“这他娘的圆圆的,是个盗洞啊。”

张豁牙子收了钱,脸色也变得高兴起来,我都开始怀疑他说的什么鸭子一黑一白,还死了一只的话是真是假了。

“二爷也是个行家啊。”

谢老二摇了摇头,道:“什么行家,我也是听人说过一些。”

“继续挖!”大头在后面说道。

金子在一旁像是生着什么闷气。

“这,这不行。”金子吞吞吐吐的,但随即便是一抹寒光划过,一把短刀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挖不挖?”大头怒道。

那金子浑身哆嗦得厉害,张豁牙子说不干了,反而有钱拿,他说不干了,直接就上刀子了。这待遇果然不一样,金子瞥了一眼张豁牙子,看样子是刚才被张豁牙子拉住,心里有些不爽,又看了看大头,似乎也有些不满。

看样子是刚才看到张豁牙子拿了钱,自己却没有,心里有些不爽。

金子拿起铲子就开始继续挖,嘴里却一直在念叨什么,我没听懂,不像是普通话。

我看得有点于心不忍,三个人欺负他一个,当即拿了铲子也跟着挖了起来,毕竟这些都是为了我。上方的镜子变得越发的清明起来,想来应该是已经要到午夜了,几个人简单的吃了些干粮,然后我和金子又开始挖了起来。

随着洞口越来越大,那面土墙直接被我们挖倒了,土墙约莫有一丈左右的厚度,上面密密麻麻的有一些小的黑点,墙里还有不少的洞眼,我越看越觉得这一堵墙是人从里面堆起来的,而不是我想象的从外面堆砌而上。

墙倒的一瞬间,金子像是蓄谋已久,在我们注意力都在墙里面的空间的时候,他忽然转身,丢掉铲子,一个人钻进了地道里,很快便没了身影。

谢老二叹了口气,道:“这个怂包。”

顿了顿,谢老二将手里的烟丢了,“大头,上!”谢老二的嘴里忽然崩出这么一句话来。

“二爷,你开什么玩笑。”大头一指张豁牙子,道:“张豁牙,你不是什么都见过吗,你不是说你吃过死人肉吗,你上啊!”

“放屁,我那都是瞎咧咧的,谁没事吃死人肉?”张豁牙子的眼里也有些恐惧,看着墙内的一片黑暗,跟着闹了起来。

谢老二听的有些烦了,连忙打了个暂停的手势,道:“你们两个丢不丢人!”

他话刚说完,墙里面忽然传出一声哀嚎,四个人顿时都静了下来。

谢老二连忙取了个冷烟火直接丢了进去,黑暗的空间,瞬间变得透亮,我就看到里面几个光亮同时一闪,同时,我们头顶上的铜镜里也猛的一闪光,就像什么东西的眼睛忽然睁开了一样。

张豁牙子的脸色有点发白,指着里面,磕巴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谢老二忽然上前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出息!磕巴个啥玩意儿,他们两个小鬼都没吭声,你他娘的不是很厉害嘛,现在吃屎了?”

我知道他嘴里的小鬼要算我一个,心里暗暗有些不爽,这个谢老二给我的感觉真的不太正。

“我呸!”张豁牙子狠狠的瞪了一眼谢老二,“老子要家伙有家伙,要经验有经验,要人有人,我刨了这么久的沙子,什么东西没见过,要你在这里跟我放屁?”

我没想到他拿了谢老二的钱,脾气还这么大。

谢老二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被大头拉住了,眼下只有我们四个人,在这么一个较为狭窄的空间里,每个人的神经可能都有点问题,这也不奇怪。

“二爷,要不咱们先进去,进去了再说?”大头道。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张豁牙子却真的有点怕了,大头这是赶鸭子上架,我连忙点头同意,其实我心里巴不得早点进去,在外面看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远比里面看外面要舒服得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