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末世之我是传奇

更新时间:2019-11-08 03:07:14

末世之我是传奇 连载中

末世之我是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来过天涯 分类:灵异 主角:陈陈重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来过天涯的原创小说《末世之我是传奇》,主角陈陈重,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末世来临,当家园支离破碎,当文明濒临毁灭……守望家园,守望在末世中艰难求存,生死与共的亲人,在这场没有人预言到的灾难中,一个普通人,应该怎样去缔造一个属于他的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在从午后走到了黄昏,又从黄昏走进了黑夜,渐渐的,又从黑夜走到了黎明。雨就那么一直下着,不是很大,却很细密。那条路依然漫长而荒无人烟,但是,陈在走到了一个三岔路口。

陈在不记得来的时候有一个三岔路口,不过那时候他也压根就没有留意窗外。在路口上有一个候车亭,金属的架子,但是已经朽坏得看上去一推就倒了。路口还有一块路牌,一个箭头指向南方市,另一个箭头指向铭阳县。铭阳县是南方市辖内的一个县,陈在原来不知道这边也有条路可以过去的。他在候车亭的长凳上坐下来休息了一下,那张长凳一坐上去就嘎嘎作响,但是还好,没有垮掉。

陈在有点想笑,难道说,这里还会有公共汽车经过?路牌上显示,这里距市区还有13公里,又是这该死的13!陈在对着路牌竖了一个中指,不过,这个距离也不算远了。算一算,他已经走了大约20公里,很累,但是他到底撑下来了。看来自己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差,而且老天也算给他面子。那就接着走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恍惚中,陈在听到了一阵汽车的声音。他按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没错,不是幻觉,是有汽车的声音,从铭阳县那边过来的。他一下从候车亭的长凳上站了起来,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那张长凳哗啦一下散了。陈在有点小无语,但是更大的兴奋已经让他没兴趣去注意这个事情了。

不得不说,尽管长年累月的打网游看小电影,陈在的视力依然好得离谱。他远远的就看到了一辆吉普车朝着这个三岔口开了过来,甚至看到了驾车的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长得很不错的年轻女人。而这时候,他离那辆车至少还有两公里。那辆车开得很快,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出现在陈在面前了。以往陈在看到这种车一般都会躲到天桥上面,可这一次他站在路中央完全没有让路的意思。豁出去了。

要不然的话,他不认为一个单独开着一辆路虎卫士的女人在一条荒寂的公路上会停下来搭一个很可疑的男人,这个男人长相……也许有点猥琐,身上带着枪,而且还有血迹,也许还有残留的尸臭味。

车上的女人应该早就看到他了,所以,那辆火红色,烧得陈在眼睛发痛的路虎车停在他面前的时候很稳。路虎卫士,应该还是限量版的,陈在做梦都想要这么一辆车,但是一直以来,也仅限于做梦而已。现在,他和车上的女人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脸上的一切——呃,基本上,他认为这样的女人绝对配得上开这样的车,再贵的车她都配开,美女已经是一个很烂俗的词汇,用来形容她让陈在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具体的来说,她有一头浅棕色的头发,看起来很自然,不像染的,发型虽然只是简单披肩直发,不过,让那些做洗发水广告的明星们都去死吧,不然她们会自惭形秽的。她的皮肤并不是很白,可能是夏天常在沙滩上晒的结果,但是很健康,看上去还饱含水份,这一点很重要,一个女孩如果给人感觉很干燥的话,那就很糟糕了。而她的五官,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一定要挑的话,她的瞳孔有些偏蓝,鼻梁过于挺拔,这不是东方人的特征,而陈在向来就不喜欢远看万水千山,近看满脸雀斑的西方人。不过也不要紧,也许她戴的是蓝色的隐形眼镜。也许,这是一个混血的家伙,似乎也只有混血的家伙,才会有这么漂亮的。

陈在本来是要搭车的,但是有那么一阵,陈在有点忘了自己是要干什么的了。直到那个女孩——她看上去和来兮也差不多大,直到那个女孩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问:“什么事?”

音质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和她的漂亮比起来显得粗糙了许多,这也可以理解为,上帝总是公平的。而且,她的普通话很不地道,像从外国回来的。

什么事?陈在有点结巴的说:“搭……搭车。”

“噢,”女孩面无表情的说:“上来吧。”

不是吧?陈在想,就算是从外国回来的,外国的治安也不见得就好啊。虽然像老美的地方上带枪不犯法,可枪和抢也是很容易联系到一起的。不过,既然别人女孩都没有害怕,陈在觉得自己也没理由害怕什么。了不起她就是一只妖精,把他先什么什么了后什么什么了,他也,认了。

上了车,陈在闻到一种淡淡的蔷薇花一样的香味,他除了眼睛好,鼻子也很灵,很轻易就能辨认出,香味是从这个女孩身上传来的。不过算了,他现在也不关心这个,而是很急切的问:“有吃的吗?”

“有,饼干。”女孩大约是知道自己的普通话讲得很不好,说话总是力图简洁。她伸出手,从车上的一个盒子里拿出了一盒压缩饼干,里面还有半盒。

陈在不喜欢吃饼干,任何一种饼干都不喜欢吃,他喜欢吃做好的热饭热菜,最好还是重庆火锅。不过这时候他当然没有说什么废话,直到一口气吃了四块,并且不客气的接过女孩递过来的水猛灌了一阵,觉得肚子突然快要被撑破了的时候,才咂着嘴说:“你喜欢吃这个?口感很差的。”

女孩很平静的说:“能吃饱,有营养,够了。”

陈在叹了口气,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对吃的要求竟然这么低,还真是好养……算了吧,光论吃饱的话,这辆车换来的食物够她吃几辈子了。吃饱喝足,坐在一个美女旁边,别的不说,光用看,陈在已经觉得是天堂了。不过他还是有点奇怪,这个美女不怕人的?还是他这个人怎么看都很无害?

女孩似乎看透了陈在的心思,淡淡的,平静的,似乎不带什么感**彩的说:“我看你是好人。”

没意思。陈在心想,一个女人说一个男人是好人,那就没意思。曾经也有女孩对他说,你是个好人,可是不是我要的人。他突然邪恶的想,自己身上不是有枪吗?难道在这荒郊野外,他不可以做点什么?应该可以,但是,那么做是不是有点下作呢?万一到时候来兮发了狠,觉得老来家丢不起这个人,大义灭亲把他咔嚓了怎么办?那个暴力女从不把他当哥哥,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再说了,在海外华侨面前,也不能丢中华民族的脸,落个以怨报德的恶名啊。

陈在还在那里想东想西,女孩已经发动了车子,问:“回城?”

陈在点点头,说:“回城。”陈在吃饱喝足,就有点困意上来了,不过,这样的美女可是很难遇到的,他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决心好好的欣赏个够。女孩穿的是一件不知道什么品牌的衬衣,淡紫色的,式样非常简单,从侧面看,曲线并不算很劲爆,但也已经有点让陈在流口水了。下身穿的则是一条看起来也没有什么花式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和她的人比起来,她的穿着实在有点乏善可陈,也许人家是不需要吧。

女孩的车开得很快,外面又下着雨,陈在情不自禁的就系上了安全带。他看到女孩的嘴角微微一弯,就底气不足的说:“我是遵守交通规则,这很重要,尤其是你这种刚刚回到祖国来的人。”

丧尸?见鬼去吧,这世界哪有什么丧尸!陈在断定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至于枪,捡到犯罪份子留下的枪,不一定要和丧尸扯上关系吧。生活是如此的美好,他之前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不过,陈在的美好心情只保持了十来分钟。当女孩把车开到城南收费站的时候,情况又突然急转直下了。

城南收费站,是一幅陈在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原本有十几个车辆进出口的收费站现在用一片的沙袋和铁丝网堵上了,而站在这些障碍后面的,是一排排荷枪实弹的军警,不但荷枪实弹,而且最前面的一排部队还穿上了防化服,戴着防毒面具。而收费站的里边,远远看去人山人海,人群散发着各种声音,有张三李四喊声,有各种口音的骂娘声,有女人小孩的哭喊声,在一片细雨中,收费站的景象乱到让人头皮发麻。那些嗡嗡的噪音,即使陈在和那个女孩坐在隔音效果很好的路虎车里,也能够清楚的感受到。

陈在看到,收费站的液晶屏幕上还在滚动着这样几行字:“由于一种新出的感冒病毒正在传播,市政府现已将防疫警戒级别提升到橙色。专家建议市民尽量减少外出的时间,不要去人多的场合,保持清洁卫生,如果有发烧、脱水症状的病人,请立即到最近的应急门诊就诊。”

这个夏天流传的感冒几天前就有了,陈在他们公司都有人患上了感冒。不过,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把这个感冒当回事,所以,类似的防疫警告已经下达到各个社区,但是学校照常上课,各部门,各企业也还照常上班。

现在,陈在突然有一种超级恐惧的感觉,因为他想到了威尔史密斯的那部老片《我是传奇》,眼前的这一幕景象,不正像电影里那样吗?

收费站液晶屏上的公告似乎还停留在两三天前的警戒级别上,但是军警对这里的封锁,让人很容易就能看到,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怎么回事?”坐在陈在身边的女孩问了一句。

陈在看了看前面的收费站,看了看那里面拥挤的人群,无力的说:“也许,是灾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