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先生的那些事

更新时间:2019-11-19 05:30:13

阴阳先生的那些事 连载中

阴阳先生的那些事

来源:落初 作者:一恍又十年 分类:灵异 主角:孙子阳光 人气:

经典小说《阴阳先生的那些事》由一恍又十年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孙子阳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故事从一个被逼下阴间的少年开始……神秘王朝崩塌的真相、从绝代神宫里逃出来的旷世杀神、饿修罗的诅咒,以及那些你不曾知道的阴间往事。很庆幸我是经历这些事情的人之一,也很悲哀,因为我是经历这些事情的人之一……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瘫坐在地上,看着熟悉的街道我知道,这回我可算是回来了,心中百感交集,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小黑狗,竟然在最后的关头救了我一命。

事后叶思楠看我的眼神,我总感觉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味道,这种感觉很奇怪,我认为并不是喜欢或者讨厌的眼神,而是从她刚转学那会来时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模棱两可捉摸不透。

说起来我们之间当年倒也算熟悉,而不过高考之后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断了联系,我也懒得在意这些细节,过了这么多年,才知道她竟然这么有来头,反正以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身份地位,以后大概也见不着了,不过我猜错了,甚至错的离谱。

事后我联系李秋痕,想问下是不是他拿走了我的护身符,没想到他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此事无果,我便火急火燎的登上了前往我南方老家的火车,迫不及待的重新捡起那本三清书来。

刚上火车就接到我兄弟唐飞给我打来的电话,他跟李秋痕不同,他跟我可以说真是铁一般的兄弟,交情好到就差穿同一条内裤了。

电话接通我喂了一声,而那一头良久不语,险些让我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沉默了许久他才用他特有的粗犷而沉闷的声音说:“你知道吗?许秋妍跳楼死了!“

我在想是不是我听错了,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才反应过来,或许之前有人会疑惑,我为什么对于叶思楠不感兴趣,她确实是个美女,也并不是我Xing取向有问题,而是我心中早已经另有所属。

这个人就是我校三朵金花之一的许秋妍,当然叶思楠转学来的那年,学校的两朵金花,立马就成了三朵金花。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无奈对方似乎根本就不喜欢我,年少轻狂的Xing子就是这么倔强,她不喜欢我,我还偏偏就非喜欢她不可,就连我后来,我都傻傻分不清当年到底是不是我的一时少年意气还是真心喜欢。

没想到,这个间接造成我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单身七年之久的姑娘,竟然出了这档子事,这让我本计划取了三清书便回去的计划,又耽搁了几天,怎么着也要去上一炷香吧,不为别的,就当纪念我逝去的青Chun。

她的葬礼这天下着灰蒙蒙的小雨,许伯父伯母正在墓碑前依偎着伤心,很多当年熟悉的面孔纷纷到场,我穿着买来就校招时候穿过一次的,便宜黑色西装,而老唐则穿着一身白衣服,还不知道从哪儿让他搞来了一个幡,在那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嘴角一阵抽搐,不知道的还以为死的是他媳妇呢,我也懒得理他,反正他向来疯疯癫癫的,我们学校里认识他的人,倒是早就习惯了。

就在我们说话之际,一辆最新款的宝马7系停在不远处,从上面走出一个男子,许家亲戚很少,到场的人都是我们这些老同学,这个陌生人是谁?我拍拍老唐的肩膀问他知不知道。

别看他疯疯癫癫,这家伙在报社实习上班,各种情报八卦他了解得最清楚,我听到他的回答不由感到意外。

这人叫霍天,竟然悄无声息的在一年前跟许秋妍订婚了,也就是说他的身份,是许秋妍的未婚夫,我望着他那笔挺的西装,在看看自己那发皱的西贝货,一下就让对方比了下去。

不过在我眼里,他不过是仗着家里有钱的富二代而已,说必定许秋妍跳楼跟他脱不开关系,我在心里恶意的诽谤着。

我站在队伍的后面还没轮到我,而就在我之前那霍天上着香的刹那,我听着一声乌鸦的叫唤,下意识扭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我看见一个身着红色长裙的女人,也没打伞就那么站在远处。

因为天灰蒙蒙的,我始终看不清她的样貌,而她好像正站在远处看着霍天,我以为是我看错了,赶忙拉住流泪不止的老唐朝那边看去。

“你瞧那边是不是有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我指了指询问一旁的老唐。

“哪呢?“他擦干眼眶的泪珠向我指着的那个方向望去。

“哪有什么红色衣服的女的,你是不是傻了?”他疑惑的回答道。

我挠了挠头,心想,难道是我最近稀奇古怪的事情经历多了出现了幻觉?

我站在队伍后面,望着墓碑上的黑白相片一阵的惆怅,我再一抬头,那红色的身影又出现在远处,而我吓了一跳,第一次可能是我看错,而这次我相信我绝对不是眼花了,红色高跟鞋,一席红色长裙,最关键的是我终于看清楚了那张脸。

那张脸,我做梦也不会忘掉,是的,就是许秋妍!

我强压着心头的恐惧,悄悄的绕过人群,想过去一探究竟,目光若有若无的盯着她,正当我走了两步,她消失了,真的,就是在我面前凭空消失了一般,我这才有些感到诡异。

按理说,死后的魂魄便会成为无主游魂,在没有领取鬼心之前,是不会有意识的,而有一种情况除外,那便是死的时候怨念极其的大,不愿意超生而化成厉鬼,她们凭借胸中一口怨气留在人世间,如果是我没看错的话,那么许秋妍很有可能就是死后化成了厉鬼来索命的。

我脑海中回想起刚才许秋妍的眼神,脑袋想都不用想,要是索命的话,那个对象很有可能是霍天,这种桥段在鬼片里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了,今儿终于让我撞上了一回。

我冷笑看着远处的霍天,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此刻我很不想告诉他,要是许秋妍的目标真是他才好呢,看着他被厉鬼缠身而死,我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但是我已经向三清祖师爷立下我的誓言了,以前我什么都不知道无所谓,当我再次重新拿起三清书的时候,我就必须担负起阴阳先生的责任,否则会遭天谴报应的。

虽然此时我认定,许秋妍失足坠楼的死有蹊跷,霍天很可能就是害她的那个人,但是一切都仅仅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测,没有丝毫实质Xing的证据。

我在那犹豫了许久,见霍天正准备上车离开,赶忙跟过去,拍了拍他肩膀郑重其事的说了句:“兄弟你印堂发黑怕有血光之灾,最近小心点。”

他听到我这句话楞了一会,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让人很亲切,让我有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说了句:“谢谢,”便开着他的宝马车先走了。

我心想我该提醒的都已经说了,是死是活就看你小子自己的造化了。

我将刚才见鬼的事情跟猜测,通通告诉了老唐,结果换来他的一个白眼:“傻bi,以后少看点鬼片,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我去!没想到他还是这么不客气,不过想了想,若是没有之前那番离奇的经历,恐怕我现在的想法估计跟他差不多,但是有些事情,确实是无法用科学解释清楚的。

葬礼结束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我差不多该走了,我是跟着他们一起包车来的,回去也是如此,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葬礼,二十来号人坐在大巴上,每个人脸上头透着疲惫。

如果事情就这样结束,那成为厉鬼的许秋妍想干什么我也懒得去管,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回去的路上,我们这辆大巴离奇的被迎面而来的一辆小轿车撞翻了车。

我捂着流血的脑袋,好像又看到了那红色的厉鬼,正想努力从地上爬起来,但是眼皮实在是支撑不住就昏了过去。

醒来在医院里,我运气不错有点轻微的脑震荡,老唐的左手骨折,而有一个悲惨的消息,许伯父不幸坐在前头跟司机一起当场身亡,这真的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吗?

我看着另一张床上,正处于昏迷的霍天,觉得有几分的蹊跷,他比我们早走三十多分钟,一样都躺在这,难道许秋妍的怨念之大,已经大到想要我们所有人都为她陪葬的地步了吗?

单单要取霍天的命我不管,若是要妄图所有人来为她陪葬的话,那么她早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许秋妍了。

这样的话我想不插手也必需要插手了,我赶忙拨通了黄老头的电话,虽然这个人神秘,但是他之前的举动却并没有害我的意思,不管他是敌是友,此刻光凭我三脚猫的功夫,命送于此也说不定。

电话那端我听他郑重其事的问我:“你确定看到的真是红衣厉鬼?”

接二连三的出现在我眼前,又遭遇这样的车祸,我十分的肯定的说。

听到电话那头叹了口气:“那你赶紧跑吧,跑得了一个是一个!她不是你们能够对付得了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