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东北鬼事异闻录

更新时间:2019-11-23 05:41:55

东北鬼事异闻录 连载中

东北鬼事异闻录

来源:落初 作者:辉帅 分类:灵异 主角:刘老六郝家 人气:

《东北鬼事异闻录》是辉帅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东北鬼事异闻录》精彩章节节选:我的故事是从我出生那一刻就开始的,辽阔的大东北,到底流传着多少光怪陆离的离奇鬼事?浩瀚的林海中,厚重的黑土下,究竟隐藏着哪些动人心魄的故事?大清朝的龙兴之地,又埋葬了多少秘密?尖叫、惊悚,一路走来,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东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名字虽然取了好运来的谐音,可是打我记事起却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好运没看见,倒霉带冒烟的事倒是经常能碰上。拿我大学同学肥仔的话说“名字就是个代号,要不然你起个名叫郝主席,难道还真能当上国家主席咋的?”虽然我认为肥仔的话是十足的屁话,不过还是有些道理的。

肥仔本名叫做史宏图,因为长的五大三粗,所以人送外号肥仔。据肥仔所说,他家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人,祖上很是出了些朝廷命官,都在宫里当差,也算得上是个官宦之后。不过到了解放后,史家家道中落,到了肥仔这一辈,也只能算是个普通的小康家庭。

我和肥仔上的大学只是个普通的三流野鸡大学,毕业之后学校给分配的工作基本上都是那种出大力也赚不了几百块钱的活计。在北京,这点钱别说是养活自己了,就是靠****活着都不够。偏偏我和肥仔又都是那种自命不凡的人,这种生活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这天肥仔走了****运,靠赌球赢了小一千块,我们哥俩研究了半天,最终一致决定先去吃点好的,祭奠一下五脏庙。一千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大饭店自然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最后我和肥仔从王府井一路晃荡到潘家园古玩市场,这才找到一家叫做东来顺的火锅店。

店里坐满了食客,推杯换盏吆五喝六之声不绝于耳,火锅中的水气加上涮羊肉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勾的我和肥仔食指大动。我们捡了个角落处的空桌坐了,肥仔一口气点了十几盘羊肉,外加蔬菜、丸子之类的涮品,最后又来了两打啤酒,这才作罢。

我俩谁都没客气,甩开后槽牙一顿猛吃猛灌,直到吃的东西都顶着嗓子眼了,这才要了一壶茶水吸溜着。肥仔拍着撑的浑圆的大肚子,打着酒嗝道:“要我说咱们哥俩虽然不是那种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龙的能人异士,可咱俩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总不能天天都在工地搬砖吧?”肥仔说着冲我伸出他那两双磨的起了好几层茧子的大手晃了晃。

肥仔说的正是我心里想的,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我也有过理想,并且为之奋斗过,可是除了碰了一鼻子灰,老老实实的面对现实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转眼已经大学毕业好几年了,可是我连养活自己都费劲,更别提好好孝敬一下远在东北的父母了。

我心中烦闷的厉害,本来想掏烟出来,却不料从兜里掏出了刘老六送给我的那根黑漆漆的护身符来。没想到肥仔看到我的护身符,小眼睛精光乱闪道:“老郝,你说咱俩怎么他娘的这么笨?好好一条发财的大路,就摆在咱们眼皮子底下,结果愣是没看见。”

我被肥仔说的一愣,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搓着肥厚的手掌道:“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你不是经常和我吹牛,说你那本破书上记的东西能望风断气,找到别人都找不到的古墓么..”

肥仔还没说完,就被我捂上了嘴巴。这小子大大咧咧惯了,嘴边上也不放个把门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说的‘破书’叫做《阴经》,准确来说这本阴经是前清的一个摸金盗墓的高手所著,其中不光风水堪舆之术,甚至上至江湖切口,下至驱魔抓鬼无所不包,间或又穿插了一些作者本人的经历和看法,简直就是一本风水杂学的百科全书。

老实说,我也动过用阴经所记,盗掘两座古墓的想法,不过一来这事犯法,二来挖坟掘墓之事极损阴德,干这种事的人最后都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而且在古玩市场跟前提古墓,这跟女人在色狼面前脱光了衣服有什么两样?就在肥仔刚刚说出那句古墓,就已经有不下七八道目光扫过我们俩了。

好在肥仔虽然莽撞了一些,却并不傻,他也感受到了饭店里的气氛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好几桌人的虽然还在呼呼喝喝的喝酒聊天,不过眼睛却有意无意的在我俩身上瞄来瞄去,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

肥仔脾气暴躁,被人用看待货物一样的眼神偷看,顿时发作起来,他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道:“不吃饭都他女良的看老子干什么?你们这帮孝子贤孙要真有那份孝心,就赶紧把老子的饭钱给结了!”

肥仔本来就长的一脸横肉,五大三粗,再加上在工地练了一身的腱子肉,还是很具有威慑力的。不过猛虎难敌群狼,我怕肥仔真和人冲突起来,赶忙对着其他的食客道:“我这兄弟有些喝多了,大家别和他一样的,肥仔赶紧收拾收拾,结账走人。”

我一边说一边拉着肥仔准备去吧台结账,突然邻桌一个衣着考究,梳着油光铮亮的大背头的男人凑过来,笑呵呵的对我和肥仔说道:“我看两位兄弟气宇轩昂,Xing格豪放,显然都是有能耐的人物,不知道两位能不能赏光,让我做东,请你们喝两杯呢?:大背头一面说,一面递给我和肥仔一人一张制作精美的名片。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人有些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而且这人脸上虽然总是挂着笑容,却让人打心眼里觉得不踏实,总觉的他憋着一肚子坏水,随时准备坑人一把。

想到这里我抓着大背头的名片,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我可提前告诉你啊,虽然我们两个骨骼精奇,都是百年不遇的练武奇才,不过我们俩还要忙着首都的工程建设,没有时间练你的如来神掌..****,你是李明?”

“李明?”肥仔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在大背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刚才还琢磨,怎么这人穿的人模狗样的,可是怎么就这么不遭人待见呢?原来是你小子啊,几年不见发财了?不是我说你,有时间去韩国整整,你看你这张脸还是和大学时候一样,长的无组织、无纪律的,怪不得当年那谁看不上你了..”

大背头被肥仔一巴掌拍的龇牙咧嘴,见肥仔絮絮叨叨的满嘴跑火车越说越没边,赶忙岔开话头:“其实你们刚才一来我就认出你们了,不过没敢确认,现在一看还真是你俩。”

大背头一边说一边掏出盒中华来,给我和肥仔一人点了一根,又让服务员撤掉我们吃过的残羹剩菜,重新点了一些上来。

我和肥仔本来已经吃饱喝足,不过老同学见面,总不能不给人家面子,于是我们三个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对的扯着闲篇。

酒过三巡,大背头突然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看了看我们:“郝爷、史爷,北京好几千万人口,咱们三个能在这遇见也算是太有缘了,碰巧哥们最近琢磨了个发财道,不知道你们俩有没有兴趣干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