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北洋新军阀

更新时间:2019-10-03 03:01:44

北洋新军阀 连载中

北洋新军阀

来源:落初 作者:好大一只乌 分类:历史 主角:毛苟老家伙 人气:

主角是毛苟老家伙的小说《北洋新军阀》此文是好大一只乌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开局就给一块岛屿,一帮农民,四面八方不是建奴就是海,还有个磨刀霍霍的袁蛮子,就问你你怎么活下去。毛珏:“造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抚了自己“员工”素衣的小心思,一大早晨,毛珏又不得不厚着脸皮搭着马车再一次到了南山道观,别说,有了银子的影响是立竿见影,刚到道观口,就看着几个道童扛着集市上刚扯回来的蓝色布匹,似乎要给满是补丁的道士装来个更新换代,一见到他和素衣,这些小道士立马拿出十二万分的热情迎了上去。

“师傅,毛公子又来上香了!”

早餐都丰盛了不少,多了个茶叶蛋,看着毛珏到来,昨天还推辞银子今天就花上了,玄空老道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略带尴尬的稽首道:“贫道见过公子,不知公子今日到来,又是所求何事?”

这事儿毛珏也感觉有点尴尬,昨个装土豪给银子,今个又来白要东西,怪就怪沈夫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也是带点磕巴,毛珏尴尬的一抱拳。

“不知道长,这观里,硝石还有没有了?”

“昨天的没够用?”

一提到这个,玄空老道倒是变得神采飞扬起来,粥都没喝完,拉着毛珏又像那炼丹的里屋走去。

“昨个自公子走后,贫道又炼制了一批公子做的水,这水,还真不得了!”

别说,人老好奇心大,昨个毛珏精炼的那种溶剂,今个玄空老道直接摆出了足足三个坛子,其中一个坛子里,居然还插着一把金属法剑。

“公子这水是酸吧!这把陈年法剑,还是老道师祖自崂山请来,剑锈难除,用这水洗过之后,光亮如新,而且似乎更锋利了几分,而且贫道还往其中加入了铁矿,那些矿渣竟然轻而易举被炼制掉,剩余下来的纯铁,就是不知道这东西炼丹会如何?”

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青铜剑,玄空老道对着那东西还砸吧着嘴,慌得毛珏赶紧摆了摆手。

“道长,这东西有剧毒,用不得啊!”

“万物阴生阳,阳生阴,这水银铅汞不还是有剧毒,应用得法,还不是三清环绕,祖师加持,服食下,每每天降莲花,仙音绕耳,如入天上之境……”

“道长!道长!”

这老家伙重金属中毒并发症犯了,口吐白沫的在那儿歪歪个没完,目瞪狗呆好一会,几次插嘴没挤上,毛珏干脆抱起个坛子扬长而去。

反正这把不打算给银子了。

玄空老道这虽然偷窥了自己秘方,好歹给毛珏省了一上午的时间,大约上午九点左右,坐着颠簸的可以得马车,两人再一次回到了毛珏自己的小楼。

昨天丢出去一个了,这回别说进人,毛珏的小楼苍蝇都没进来一只,不过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毛珏依旧是把几块从玻璃坊取回来的玻璃锁在了柜子里,足足开了三层锁,方才取出来。

“少爷,您这是要干什么啊?也要开炉炼丹吗?”

几天以来一直弄得神神秘秘的,在一旁看着,素衣萌萌哒大眼睛好奇的瞪得溜圆,可惜,气死人不偿命那样又是卖着关子呵呵一笑,毛珏接着干他的活计,也是从玻璃坊拿回来的玻璃碗中,把自玄空老道那儿顺来的宝贝液体到了进去,旋即满脸肉疼,把手伸到了素衣怀里。

呃,不要想歪,毛珏从素衣荷包里夹出了块碎银子来,扑腾一下扔进了玻璃碗中,片刻后,一点点泡沫开始冒了上来。

“化了!银子竟然化了!”

捂着胸口,素衣惊奇的拍着小手大叫着,注视中,泡沫越来越多,那块碎银子也越来越小,在这妞兴奋到无以复加中,毛珏是心疼的直咧嘴,地主家也没有余银,这是他最后二两银子了,化了还不成功,可就真成穷光蛋了。

最后银子化得还剩下个芯儿,溶液似乎就饱和了,毛珏赶紧用筷子把银子给夹了出来,旋即将几块磨得光滑水平,笔记本大小的椭圆或者方形玻璃摊放在水盆里,用刷子将已经染上一层银色的溶液均匀的涂抹到了镜子背面。

最重要的一步来了,在素衣惊奇的眼神中,毛珏不知道从哪儿偷出了一把大米,放到水里淘成淘米水,等着银色液体均匀的差不多了,又是用手沾着水小心翼翼的抵达上去。

“少爷,您究竟在干什么啊?”

女人的好奇心堪比猫咪,实在是好奇的不得了,素衣再一次拽着毛珏的衣袖,差不点让他把淘米水撒了,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撂下碗,毛珏郁闷的干脆给她指派了个活计。

“你也往里滴,要滴的均匀,漏一点打一巴掌啊!等做完了,你再自己看!”

一下子又是小脸通红,可没忘了毛珏昨晚给她定的家法,吐了吐小舌头,这妞赶紧也跟着沾着淘米水,一点一点的淋着。

“哇塞!”

这么喷淋了一中午,午饭都在这些散发着化学味道的东西边上吃的,到下午一两点钟,这些溶液渐渐干了,均匀的扫掉了后面的残渣,拿起一面玻璃,素衣那樱桃小口张的老大,犹如见到了恐龙那样,不可思议的惊叫着。

“哇,这真是我,原来我长得是这个样子!”

现在不能叫玻璃了,应该叫镜子,拿起一面,毛珏也是激动的揉了揉额头上的汗水,看着这几面东西,他仿佛看到了滚滚而来的银子,在这明末,想要活的好,就得有银子!

傍晚,还是那间雨轩楼。

和素衣一模一样,钱曾的那张嘴长得也犹如鹅蛋大,爱不释手的捧着那面镜子反复的端详着。此时的镜子和下午又不同了,文家亲戚真是啥人都有,文孟这个百户手下正好有个之前干木匠的,用黄杨木下午就钉了个镜框,给装裱了起来,还上了点漆,不过这么急是没办法精心雕刻些什么纹路,镜框素的可以。

绕是如此,钱曾依旧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都塞了进去。

“啧啧,如此清晰,而且比青铜镜透亮了百倍,绝对是那些西番带来的西洋镜子,太漂亮了,原来本公子长得这么帅!”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素衣捂着小嘴儿偷偷笑着,毛珏则是无奈的端着筷子,趁机往嘴里扒拉着菜。

这年头没有味精,没有添加剂,其实菜肴没有后世那般美味,不过也胜在个新鲜,天然,这头把菜都吃的快空了,钱曾这才从自己的美貌中脱离出来,又是惊喜的向毛珏问道。

“毛公子是怎么捣鼓出来的!”

说到这个,毛珏心头禁不住升起一股子庆幸来,也是那次旅游,去玻璃坊玩过之后他还较上了真,上网查怎么造镜子,正好有两个明粉和明黑在吧里相互较劲起来,明黑认为在大明朝无论如何都造不出镜子,而明粉则是列举了一大堆反驳的,其中重点就是这银镜反应。

所谓的银镜反应,用硝酸溶解银做成硝酸银,刷在玻璃后面之后,再用葡萄糖去反应,经过一细系列毛珏也不懂的化学式,银离子会从硝酸银中脱离出,均匀的覆盖在玻璃表面一层,从而形成镜子反光层。

不过古中国是没有硝酸的,还好那位明粉大大又列举出了另一项西方古代成就,公元八世纪,阿拉伯伟大的炼金术师贾比尔.依本.哈扬通过干馏硝酸钾的方法,提炼出来了硝酸,古代的硝酸钾,就是玄空老道用来炼丹的材料之一,硝石。

这也是为什么昨日那个过来偷看乱翻的丫头会烧坏了手的原因。

当然,这过程是机密,不可能和钱曾说,抹了抹嘴,毛珏跟他家楼头算命的瞎子一般,流露出了一股子神秘兮兮的味道,很高人的摇晃着脑袋。

“钱兄可曾记得,前些日子本少落水了一次。”

“哦?莫非是海里捞上来的?”

“非也!非也!”

赶紧打住这货跳海捞宝贝的冲动,毛珏摇头晃脑的就吹了起来。

“本来那次我都沉到了海底,偏偏两只大龟从底下拖着我,让我再飘了上来,当时我脑袋昏昏沉沉的,好像听到有人模模糊糊的和我说,北海有镜,西人取之,今子孙不孝,吾北海百姓反倒忘却了北海之镜,今传与你,勿要再使此北洋镜图惹尘埃!”

“这回来的第二天,我就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知道了这个方子,不过付出的代价,前尘往事忘却了大半,也不是到是福非福?”

演的真相,连毛珏自己都感伤的叹了口气,旁边的素衣第一时间信了十分,一双萌萌哒大眼睛直冒小星星,至于钱曾,能信个三分就不错了,却也是在一旁感慨着。

“毛兄是天命之人,日后必有大富贵,过往那些,也不不太挂怀了。”

说着,又是羡慕与不舍中,把镜子还到了毛珏的身前,这一举动倒是让毛珏愣了愣,捧起镜子,惊愕的问道。

“钱兄不是欲千金求一镜吗?这是……”

“毛兄肯割爱?”

眼睛也是一亮,可没等毛珏点头呢,这厮竟然也是气死人不偿命那样摇了摇头。

“钱某当初也只是说说,实际上买不起啊!数万两,快赶上钱家一大半家当了吧!”

这话差不点没把毛珏气死,买不起你在那儿胡乱嘀咕个屁,还得老子白折腾了这么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