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曲

更新时间:2019-10-05 04:22:45

宋曲 连载中

宋曲

来源:落初 作者:皓月未央 分类:历史 主角:小姚黄总 人气:

皓月未央新书《宋曲》由皓月未央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姚黄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几度星移难数,多少春秋难言。  皇宋三百年,幅图万里,兵精用足,东揽百越,西御诸藩之地;南控群蛮,北立坚城以令。但遇不淑,窃以兄弟叔侄敷衍;骤逢不利,阙以国土什物相赠。而西虏愈甚。  枯树寒鸦,衔西风而悲鸣;云间孤鸿,俯山河而长歌。  生民用命以铸长城三千里,士有帅臣而控弦八十万。安得割地纳款?岂堪摧眉折腰!  腥血凝于地涧,狼烟接于云表。百姓恨于道旁,而君臣安于庙堂。夏虫岂可语冰!  木琴桐音,何吟小桥流水?噫乎铁马金戈,得奏北曲横吹。  夫浊酒长剑,以观江河之属;傍瞩四维,难应七尺之志。  佛龛颂鼓,尝闻极乐之声;旧曲新词,但慰青帝之心。  ————宋之富足甲于天下,数十万禁军陈兵关内,而外不能御贼虏,内不得除奸佞,是变法以图救国,还是倒乾坤以兴华夏?【【【新书求支持、求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还是不接?

陈越心中权衡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倒不是他要做什么君子,抄几首诗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做惯了生意的他,考虑过后觉得现在抄首好诗词完全是得不偿失。

且不说若是现在比试,题目肯定离不开刚才他提到过的“临江观潮”,亦或者“酒”这两个关键词,但是之前便说了,他一时根本想不到应时应景的佳篇。而且就算他当真赢了,然后固然可以出心中一口恶气,也能让郑安颜面无存。再然后呢?再就没有然后了。

也许随着这次小小的冲突,他“做”的诗可以快速的传播于大街小巷,可若非亲眼所见,有人信么?之后恐怕便是数不尽的文会、挑战,可能其中有的真心慕名,有的真心想以文会友,但更多则是心怀试探之心想验其真伪。凭着超越千年的信息,好诗好词虽然数不胜数,不过想要次次能找到应景对题的那绝无可能。

要是这些邀约统统不接?现在肯与郑家一小儿比斗,来时若是有德高望重的长者邀请呢?别人会给陈越的祖父面子,不代表他的祖父可以不给这些人面子,更何况是他一个陈家小五!

赢了麻烦接踵而来,拒绝比试对他却并无影响,以他之前的名声,就算传扬开去,在他陈家五少的名声上,恐怕也实在抹不上什么黑了,因为原本就是黑的不能再黑的存在。从这点来说他还得感谢他的“前任”持之不懈的“努力”……

不过比试不接也就罢了,这气还是要出的,陈越敲了敲桌子,朝着还站在附近的小二朗声道:“拿纸笔来。”

郑安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陈尚文还真的敢和他比试,不过蠢人嘛……呵呵,诗词一道,一根手指就能把对方捏扁搓圆了。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郑安也不甘示弱,高声道:“取上好的纸笔来!”

郑安身边的刘林涛立马屁颠屁颠与小二一同下楼去取了纸笔上来。

陈越拿了纸笔,也不等郑安出题,挥笔就写将起来。

周围众人见他连题都不听,都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一时场面都嘈杂了许多。

郑安一愣,旋即心中冷笑,嘴上故意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我还道陈尚文当真被香炉砸出了‘诗Xing’,岂料连题都不敢听,莫非前日抄了什么诗词,今日急着写出来怕应不得景么?”

陈越没有理会郑安,自顾自挥笔在纸上写下四列大字,然后拿起宣纸吹干了墨迹,用中指在纸上一弹,将之递给了一旁的小二,道:

“这首五言便赠与郑幼常,还请幼常兄当众念出来,也好请诸位做个见证,这首诗到底是不是抄的一听便知。”幼常是郑安的字,诗的排头没有写题目,诗名便是《赠郑幼常》了。

僻静处的两位老人本来也没有一直在关注着这边,只在陈越写完之后才看过来,这时看到小二拿着宣纸上的字,不由得对视一眼。

古人往往以字取人,在古人眼中字的好坏与文章学问基本上是相辅相成的,陈越从小学习书法,又有大量的字帖碑记可以研习,还有后世千锤百炼流传下来的众多新成的字体可以取其精华,放在此时绝对能说是上上之选。兼之他为了能让众人看清,特意把字往大了写,这就更有难度了。

“啧……这字不简单呐。”之前关扑赌陈越胜的那位老者眯眼盯着小二手上的宣纸感叹道,桌上两者都浸**法几十年,好坏优劣一眼便知。

另外一人也点了点头,原本显得严肃的脸色此时变得疑惑起来:“确实是好字,只是此子顽劣不堪,当真是有些可惜了,陈溪山浪费了一块好玉啊,否则好生调教说不得又是一个杨凝式。”

“倒也未必,原先我也与你一般看法,只是如此手笔没有长年笔书不辍怎么可能?既能潜心练字又如何会像传言一般放浪形骸……怕是谣言误人呐……”先前的老者说完转头唤来不远处的长随,“你去打听一下这个陈尚文,不要道听途说,查实了再来说于我听。”

长随恭声应道:“是。”退到一边。

老者又转回头来,夹了一筷新端上来的清蒸锦鲤放入口中,咀嚼了两口:“这道鱼有些淡了,不过若有名厨再回锅调理一番,当也不会糟蹋了大好的食材。”

后者闻言后默然半晌,用筷子轻轻敲了敲桌子,然后也夹起一块鱼肉道:“只是不知这条鱼是否被烧的烂了,不然恐怕便是东京的御厨来了也未必有办法……”

说罢看了对面一眼,不再多言。

这边郑安拿到陈越的字后也是微微吃惊,不过待看完整首诗后便笑了起来,这首诗咋一眼看去好像有一些意境,只是细细一瞧便发现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乱的一塌糊涂,就算三岁小儿写的打油诗都比他强。

旁边众人有先前看到过字的,也都是暗暗心惊,见他嘴角带笑,都觉得他还要故弄玄虚,当下纷纷叫嚷着要他快些念出来。

郑安胜券在握,也巴不得众人早点“品鉴”一番对手的“大作”,便朗声笑着道:“尚文这诗是送与我的,在下先行谢过了,只是这诗实在有些高深玄妙,还请众位一同参详参详。”

说罢清了清嗓子,见众人也都屏息静候,很满意这个效果,想来读完后的效果会更令他满意,就在他张开口刚要大声念出来的时候,陈越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在下今日还有些功课,就不在此叨扰各位了,这就先行告辞,来日有缘再会。”

说完陈越摆手朝周围作了个揖尽了礼数,便在桌上扔下饭钱,领着纤儿下楼。

来日方长,今天做到这一步就差不多了,再多留一刻徒生是非,到时候对方回过味来保不得会不会怒得上来动手,那边可是一桌七八个人,自己这边可只有一个小丫环跟着,好汉不吃眼前亏。

在陈越带着纤儿走出福泰楼正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郑安朗朗的读诗声:“暗梅幽闻花,卧枝沥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Chun绿。”

========================分割线======================

PS:今天刚回家,更的晚了实在抱歉。

PS2:之前其实想把文中人物的对话用水浒式的白话来写的,也许是暗梅幽闻花,试了一下发现实在是有些违和的感觉……

我是PS3:新书能否求点收藏?小生先行谢过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