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瓷王

更新时间:2019-11-01 01:53:26

瓷王 已完结

瓷王

来源:落初 作者:格鱼 分类:历史 主角:张扬亚原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格鱼的原创小说《瓷王》,主角张扬亚原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巍巍宫殿琉璃碧,蒙蒙烟雨青花瓷;  喜气洋洋釉里红,色彩斑斓珐琅器。  瓷砖瓷印瓷火器,内画彩塑逞技艺;  老瓷绽放新篇章,中华盛世一朝起。  一个现代工艺美术师回到明初,成了富甲天下的风流瓷王。他会彩塑制瓷,他更擅长方寸内画,他还提前复原了失传的琉璃艺术,且看这只来自工业文明的小小蝴蝶,如何闪动翅膀,让大明陶瓷琉璃工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让一个泱泱大中华盛世图景,忽然歌唱,辉煌绽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奎手下的两个家仆顿时傻了,就连老林头和林虎也呆在了当场。这,这,这还是那个一向只会玩女人赌钱且欺软怕硬的林家大少爷吗?

林沐风狂暴冰冷的眼神投射在地上的吴奎身上,上前一步,俯下身去,一把抓住他的长衫圆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我要去告官,你赖账不还,还出手伤人!”吴奎颤抖着身子,一半是自己爬起,一半是被林沐风提溜了起来。

“我再说一遍,我欠你的银子会还给你,给我2天的时间。现在,带着你的两条狗,滚出去!”林沐风低沉的声音传进吴奎的耳朵,看到他嘴角那一抹阴森无比的冷笑,吴奎忍不住心里打了一个激灵。

说完,林沐风缓缓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两步,仰起脸,望向了当空那一轮火红的烈日。金黄色绚烂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又折射开去,吴奎猛然发现,林沐风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如今居然显得这样冷漠陌生!

连句场面话都没顾得上撂下,吴奎带人灰溜溜地走了。这吴奎也是一个色厉内荏的绣花枕头,欺软怕硬的家伙。平日里捏吧林沐风惯了,林沐风突然这么强横暴戾,他反倒畏惧起来。林家毕竟也是一个大户,自己的主人都退缩了,吴奎的两个家仆自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林沐风怒火渐收,扫了老林头一眼,一边进屋,一边向老林头道,“大叔,你来一下。”

“少爷,可使不得啊,你还是叫老奴老林头的好。”老林头这会可是听清楚了,赶紧跟上前去,恭声回话。

“呵呵……”林沐风淡淡一笑,“虽然主仆有别,但你也诺大年纪了,我理应尊老。再说了,你也是我林家的老人了,叫你一声大叔,也不为过。也罢,日后我就叫你老管家。”

“少爷!”老林头直起身子,老迈的脸上激动与迷惑的神色并存,眼眶里分明有两颗浑浊的泪花在打着转转。

林沐风心头一动,心道,不就是叫声“大叔”嘛,至于这么激动?转而一想,应该是以前的林某人太嚣张跋扈,从来不拿下人当人看的缘故。

“少爷,这吴家是咱们这里的一霸,家里不但有钱,还是当官的靠山,你这回打了他,恐怕他不会善罢甘休的……”老林头追了上来,看着林沐风的脸色,小声道。

“打就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老管家,你就不用管了。”林沐风淡淡一笑,也没放在心上。

说着,林沐风坐在一把梨花木两边带扶手的大红色的靠背椅上,和气地问道,“老管家,咱家真的拿不出50两银子来吗?”

“少爷,倾其所有倒是也勉强能拿得出来,但瓷窑那边的买卖还需要银子周转,一旦……”老林头小声道。

“哦,那家里就没有其他的财物可以抵账吗?”林沐风暗暗哀叹一声,自己咋就这么不长眼,附体到这样一个败家子身上。

“少爷……家里老太爷留下的古玩字画等值钱的物事都让少爷你当了赌钱了,如今这家里,除了日常用品之外,也已经没什么可典当的。要说,就只有那乡下的几亩田产了。”老林头犹豫了下,看着林沐风的脸色说道。

“你速速去准备,看看能不能找个买主,把地卖了给吴奎还债吧。”林沐风有些愤怒地闭上了眼睛,对这具躯体的前主人,他恨不能拿把刀宰了“他”。

“不成啊,少爷,这可是林家祖辈流传下来的家业啊,不能败光了呀……”老林头一惊,急急颤声道。

“目前还债要紧,老管家,家业日后还可以在积攒嘛。去吧……”林沐风蓦然睁开双眼,一道清冷而落寞的眼神滑出门去,远远地飘散开去。

“是!”老林头欲言又止,转身向外行去。

……

在屋里冷静了片刻,林沐风就匆匆出门去了窑上。

老孟和工匠们早就将已经晾的有8成干的泥胎搬了出来,放在院里,等待着林沐风的到来。林沐风从老孟手中接过锋利的刻刀,在胚体上用旋转的笔法,刻起了花纹和图案。胎体的正面,他刻画了一幅松鹤延年图,而背面,则刻下了两句诗:青松延年辞旧岁,丹鹤衔枚寿比天。在正面与背面的空间,他则用波浪纹和祥云纹进行了巧妙的连接和装饰。

整个看上去,图案惟妙惟肖清幽别致,字体大开大合苍劲古朴,布局浓淡相宜,非常的协调雅致。老孟和几个工匠看着不由地痴了,真是神乎其技巧夺天工啊!幸亏昨日林沐风已经带给了他们无尽的惊奇,今天的惊喜虽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了。

接下来是上釉和涂彩。这道工序可以让老孟他们做了,林沐风在一旁指点着,谈笑间看着众人完成了喷釉,用毛笔按颜色对图案和字体进行了彩绘勾勒嵌边。按老孟他们以往的做法,喷釉最多是两遍,可林沐风觉得还是有些粗糙,就要求他们加喷了两遍,而且,在很多细节的地方,进行了轻微的“琢磨”和“找平”。

到中午时分,这2个三尺彩绘花瓶终于完成了在窑外的所有工序,只待进窑烧制了。

林沐风朗声笑着,“老孟,可以入窑了,记住,火候一定要掌握好,你们几个人要轮流观火,千万不要让窑内火温过低或是过高,知道了吗?”

老孟此刻对林沐风可是佩服地五体投地,连连点头,“少爷,你放心吧,这烧制的一个昼夜,老孟就是不眠不休,也要保证烧好。”

林沐风拍了拍老孟的肩膀,“如此甚好,你们忙吧,我先回去了,明日午后出窑时我再来。”说完,大步离去。

“恭送少爷。”老孟和几个工匠望着林沐风扬长而去的身影,心里不仅激动还隐隐有一种巨大的兴奋感。林家少爷居然是瓷器加工的大行家,有了他,林家瓷窑振兴有望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