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元嘉烽火

更新时间:2019-11-27 05:41:50

元嘉烽火 连载中

元嘉烽火

来源:落初 作者:教授乙 分类:历史 主角:孔仪孔沁 人气:

主角叫孔仪孔沁的小说是《元嘉烽火》,它的作者是教授乙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神州陆沉、暗无天日的时代,这是一段斯文丧尽、豺豹横行的岁月。他是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他是名将后人,横遭灭门之惨。他唯一的依靠,是与生俱来的智慧、和她……哦还有,他不是穿越者,他为对抗穿越者而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汉末赋税实行户调制以来,各地大户便不断增加。其中,与皇室联结有亲的,就成了有名的望族。

高平郗家,与檀家一直结有姻亲。不过郗家的大郎郗烨却和檀羽有过节。原来檀羽本与南朝皇帝刘义隆的寻阳公主从小就相好,本来是要由檀道济去向皇帝提亲的,却没想到被郗家抢了先。更要命的是,寻阳出嫁还没走到金乡,郗烨那短命鬼就一命呜呼了。寻阳与林儿一般年纪,还没过门就做了寡妇。

然而郗家因娶了南朝的公主,自然荣光无限,成为天下闻名的望族。仅这金乡一地,郗家所占的土地,便何止万顷。分布在远近数百里的地界上,即使身为金乡本地人的木兰,也不十分明晰。她向家里人告了假,收拾了几件衣物,同檀氏兄妹一路询问着,来到了邻县的一处客栈打尖,顺便向店家询问怪老头的住处。

“老实说,没人知道怪老头到底住哪里。他愿意为大家看诊时,自然会出现,不愿意的时候,就消失不见。大家只知道他住在东山的某座山岗上,可到底是哪座山岗,没人知道。有好事者曾去跟踪过他,每次都看他从一个写着‘妙闻精舍’的山门进去,山门处有一个很可爱的西域模样的小女在守门,年龄和你差不多。但是,如果你跟着进去,却找不到山里面有什么房子能住人。更奇怪的是,下次若再去,那‘妙闻精舍’的牌子,又换地方了。

木兰听完叙述,笑道:“有趣有趣。”又对檀氏兄妹道:“不如我们去东山看看?”

兄妹答声好,三人便来到了东山附近。这东山,就是当年“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的那座东山。山并不高,但在这鲁中平原地界,也算是山岗错落、景致绝佳之地。

三人走到东山附近一个小山包上,极目望去,终于傻了眼。原来,这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以住人的地方,四方是延绵的山岭,让视线所及,只有山中的土石和野林而已。

林儿“啊”了一声:“从小听人说孔子登东山,原来东山是这个样。这可怎么办?”

檀羽却不在乎,他只有一个信念:深山出高士。能躲在这里过生活的人,都是出凡脱俗的,难怪他的大父要让他来此地寻找真人。于是他道:“要不我们先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可以问问。”

说罢,三人便先往东南方走去。走了小半个时辰,果然见到了店家说的“妙闻精舍”的山门。山门在一座山岭的脚下,山门之后是不知多少先民踏出来的一条土路,弯弯曲曲,一眼望不见头。

山门处,是一个着西域衣服的小女,诚如店家所言,和木兰差不多年纪,身段也相仿佛,手中还握着剑。

檀羽上前问道:“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位与人看诊的真人?”

那小女面无表情,只懒懒地答了声“是”。

檀羽又仔细打量了半天这小女,忽对身后二女道:“适才听店家所言,这妙闻精舍应当没有这么简单。要不然,我们先别进去,到别处看看再说。”于是,三人又掉回头往西北方走去。

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西北方也走了小半个时辰,他们同样发现了一模一样的一道山门和一模一样的一个小女。他们就像踏入了一个迷宫一般,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这足以引发木兰的一声惊呼:“天呐,白日见鬼了吧?”

檀羽却非常镇定地道:“这一定是一对双胞胎女兄弟。看来好事者找不到怪老头,就在于此了。我们得做选择,二选一。”

木兰笑道:“那还不简单,两个山头都去走一遍不就知道了?顶多花点精力,总是能找到的。”

檀羽道:“很明显,如果不破解这个谜题,不论从哪个山门进去,最终都找不到怪老头。因为,这些山头纵横交错,他只要在某些地方设下叉路、障碍之类,你就别想找到他。”

木兰一听,便犯起难来,“难不成我们在这儿干等?”

旁边林儿抿嘴一笑,道:“万一怪老头十天半个月不出现,我们也是等不到的。木兰姊别急,阿兄他一定有办法。”

说罢,两人都不约而同看向檀羽。

檀羽点点头,道声:“先找个地方坐着慢慢想吧。”便扶着林儿来到一棵大树下靠树坐了。他两个人走了这么多路,颇有些疲了,两人相扶而坐,却没有一句话。

木兰有些无聊,只好也坐了旁边,不时地拣起一颗石子,掷向远处的大树。

很明显,怪老头这是设了一个巨大的谜题,只有解开这个谜题的答案,才有找到的可能。这固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可越是如此,越确定了此人就是檀道济要檀羽寻找的那位真人,檀羽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

然而却不知何故,檀羽仿佛生下来就只喜好儒学一样,自小将儒家经典背得滚瓜烂熟,却从没有打算如檀道济般走上兵家之路,所以这诡道兵阵他并不擅长。檀羽看看林儿,两人都有些无奈,半天也没拿出主意来。

“哎哟!”木兰扔的一颗石子不小心蹦到了林儿脸上,吓得林儿捂了捂脸,木兰连忙道歉赔礼。

这一个小变故,却忽地让檀羽心中一亮。他小声问林儿:“木兰阿姊的石子是向前扔的,怎会落到你这儿了?”

林儿道:“碰树上弹回来了,很奇怪吗?”

“林儿你想没想过,为什么这精舍的山门,一个设在东南方向,一个设在西北方向?你抬头看这四周的山,连绵环绕,而我们恰坐在一个山谷里。这像什么?”

“像我们目前的处境!”林儿与乃兄一般的聪慧,一经提醒立即明白过来。

“没错。大父临终时让我们来此寻找真人,如此明确的任务,绝不会无的放矢。而这里如此怪象,绝不是简单的奇门兵阵,否则天下通晓奇门之人何止一二,又岂会无人能解?所以我想,这是那位真人在暗示我们什么,这个暗示只有你我二人才能明白,你说是吗?”

“哦,我懂了!因为我们是南朝人,现如今却在北朝。就像刚才我们在东南的山边,现在又在西北的山前,这不就喻示我们一路北来逃难的路线吗?现如今,我们坐在这山谷里,不知道哪里才是我们的出路。阿兄,你觉得哪里会是我们的出路呀?”

“我们自南来,一路向北。北,是我们的出路。”檀羽眼中显出坚毅果决的神情。

林儿一击双掌,大声道:“是了。木兰阿姊弹过来的石子就是要告诉我们,我们应该从南门进,往北向而行。”

于是檀羽扶起小妹,三人一道,缓步向前,径奔东南的“妙闻精舍”山门而上。

然而刚走进山中,三人就感到了不妙。在这延绵的深山之中,真可叫抬头不见天日,没有任何可以判断方向的参照物,转几圈就迷了路,更别说找出往北的去路。这种地方,即使当地的老农,也要小心翼翼地走进来,而像檀羽他们从没来过这里的生人,是断不敢进来的。

木兰急道:“哎呀,这可怎么办。如果陷在这里,不但找不到那怪老头,连出去都难了,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的。”木兰一腔热肠,又是本乡人,害生客在这山中迷路,她心里过意不去。

檀氏兄妹却要平静得多,他们年龄虽小,可毕竟刚经历剧变,从生死线上活下来,心智远较旁人更为坚强。只听檀羽道:“木兰姊莫急。我向建康的星官学过一些占星之术,等一会儿天逐渐暗淡下来,北极星升起的时候,我们到一个相对高处去观察,就能准确地把握自己的方位了。”

木兰诧异不已,观星之学于她而言是高深难测的学问,她何曾想过自己竟然能碰上一个懂这门学问的人。她忙问:“客会占星,可否教教我?”

檀羽笑道:“说起来也不难。你只要先确定一个仰视的高度。这个高度跟我们所在的南北有关,在南朝仰的高度就低一点,在北朝则要高一些。如果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大约这个高度应该是这样……”檀羽一边说,一边过去托住木兰的下巴往上翘,续道:“有了仰视高度之后,在这个范围环顾四周,会找到一颗最亮的星星。这颗星星即使在太阳还没下山时就能看到,而且不会随着太阳一起动。这就是北极星了。它所在的方位,就是正北方。”

恰巧,此时正是太阳西沉,天色逐渐变暗的时候,天上的繁星若隐若现。在那众多星辰中,檀羽仔细观察,很快就辨认出了北极星的方位。

于是,便由檀羽在前带路,看着北极星一路往山顶的方向走。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天已完全黑下来,三人终于来到山顶。

“啊呜……”来到山顶那一刻,一声长啸在檀羽喉间不自觉地发出。他站在山巅,向群山眺望,顿时领悟孔子小鲁那浩然的情怀。

与此同时,是林、兰二女的惊呼:“哇喔!”

因为山顶的奇景,让三人真正的震惊了。

在对过,有一处耸然独立的山峰,像一支毛笔一般,孤零零地站在这群山之间。而在那山峰的顶端,则有一群不小的宅院,岿然立于那座孤峰之上,映衬在夕阳之间,竟是那样的挺拔坚韧、傲然于世。

是何等样奇特的主人,才会在这样独绝的境地,安下自己的家园?

一股苍凉之感在三人心中油然而生,还没见到主人,他们心中已被彻底地征服。因为,这间房子,已真正与大自然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满眼望去,伴随它的,是落日孤鸿,是群山环伺。它融入自然,成为这里唯一的王者,让所有山峦做自己的臣民。没有阿谀奉承,没有小人冷箭,它只淡然于世。

林儿看着这奇景,长吁一口气,道:“阿兄,这间房子的主人,一定是造物主,对不对?兄长若有诗Xing,何不吟诵一阕以赞此景?”

檀羽回头看她满眼期待之情,爽然道:“这样的美景,若没有诗文赞美,可不是糟蹋了哩。”于是他低头沉思起来,不多时,就听他幽幽地吟道:

壮哉孤峰岭,天地共奇玄。

森森多峭壁,浅浅少泉源。

石皆呈魅影,草尽现缱绻。

怪老比智者,真人作此山。

借得神斧手,写就鬼才篇。

松间饮美酒,月下脱尘凡。

醉成造物主,醒为谷中仙。

不知何所欲,我自在悠闲。

林儿听他吟完,不禁赞道:“妙哉,这山如此出凡脱俗,再配上阿兄这首诗,真是不枉此行啊。”

旁边木兰非文雅之人,此时却泼起冷水来:“你们这两个小文人,还是先想一想,我们怎么才能过到对面去吧?这路都没有,只那几根麻绳,如何能过去?”

她一边说,一边手指着旁边一棵大树。原来树上挂着一根长长的麻绳,足比一握还粗。可是,麻绳只是独独地垂着,并没与对过什么东西连起来,更不可能通过麻绳攀援过去。

檀羽皱眉看着这情况,是啊,从这边山顶望过去,到那孤峰足有几十丈。中间没有路、没有桥、没有任何联接。下面是真正的万丈深渊,让人一看,便不自觉的心下生怯。别说木兰还没有到轻功顶级高手的武功,就算有,她也无法带着两个不会武的人跃过去的。还得想别的办法。

檀羽有些迟疑道:“那房中的主人一般都是怎样过去的?”这地方如此险绝,且不论当初这房子是怎么造的,便是要每日往返,也很难让人想像啊。

木兰走过去检视了一番那垂着的麻绳,想了半天,忽道:“你们看这绳端,好像有被啃过的痕迹。”

“啃过?什么东西啃的?”檀羽也过去看了看,的确如她所言。

檀羽又回头,朝天上望去。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几声鹤鸣,他听到这声,立即了然,便笑道:“应该是它们了?”

木兰尚不明白,檀羽解释道:“我猜对面飞的那几只鹤一定是那房中主人养的。鸟儿可以把这麻绳从这边刁到那边去,然后再绑在什么地方,就可以顺着绳子往返了。”

木兰随她指示看过去,对面的确有一个大的凹槽,必是绑麻绳用的。鹤是一定被训练得很听话,主人一声哨响,它便随时将麻绳传递。很显然,自己这三个人,使唤不了这些鹤。

木兰回过头来,在道旁找到了两根大树,对着对过那个凹槽比划起来。檀羽一看她的动作,便知她是要用那两棵树做成一个弹弓,利用树杆的弹力,直接把麻绳弹过去!

待这个巨大的弹弓做好,木兰又仔细确认好方向,方在道边找了根结实的树杈绑在绳头,然后狠狠一用劲,便将一头绑着树杈的麻绳狠狠地弹到了对过。绳头的树杈,果然紧紧地嵌进了凹槽,将麻绳连在了两边山顶之间。

麻绳在两头的固定方位似是经过了对过主人的精心设计,是从上到下刚好有一个斜度。檀羽抬眼望过去,对过的另一个棵大树上,同样绑着类似的麻绳,而己方这边,则也有一个凹槽,想来,若要从那头回来,则可反其道而行。

于是,三人齐动手,收集了大把的树藤,制成三条绳环套在了手上。制作完成,三人互相对望了几眼,檀羽见木兰要发话,便抢先说道:“这种事,当然是男的先来。”说罢,便将绳环套在了麻绳之上,然后他脚下一用力,身子立即顺着麻绳滑了出去。

麻绳的斜度确是经过了精确计算的,并且麻绳上也抹了桐油。檀羽滑行速度既不快也不慢,就这样晃晃悠悠到了对过。

刚一到,檀羽还没来得及脚踏实地,就听见了一阵女声:“奴婢恭迎公子大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