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土佐之梦

更新时间:2019-11-28 05:29:39

土佐之梦 已完结

土佐之梦

来源:落初 作者:周元祀 分类:历史 主角:吉良弘伯父 人气:

《土佐之梦》为周元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以第一人称的视角,展示最为真实的战国。  那是一个文明的时代,商业兴盛、文化繁荣,技术和思潮的碰撞;  那是一个野蛮的时代,诸豪纷起,战乱频繁,背叛和杀戮的盛行。  那是强者的乐土,却是弱者的地狱。  强者不足恃,可能瞬间轰然崩塌;弱者不须嗟,可能最终宰割天下。  一个现代的中国学生,来到了日本战国时代,又将描出怎样的轨迹呢?  ……,……(读者群:6382244)  判曰:  缘起之章:高知访旧友,误入战国年。后事且不计,闲居幽境间。  辉煌之章:云收骤雨散,日照金鳞开。乃遂登临意,山河入目来。  明灭之章:烂漫绽开尽,缤纷零落多。谁言春尚在,回首已蹉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并不是我对日本的各个年号如何了熟于心,但是,作为光荣游戏的资深玩家,天文、弘治、永禄、元龟、天正这几个年号肯定是熟悉的。鼎鼎大名的织田信长出生于天文三年,他的正室,战国三夫人之首的浓姬出生于天文四年,岛津义弘也在同年出生;足利义辉出生于天文五年;足利义昭、丰臣秀吉出生于天文六年……恩,他现在应该还叫做木下藤吉郎;然后,关东的北条氏政、土佐的长宗我部元亲出生于天文七年;前田利家出生于天文八年;丰臣秀长出生于天文九年,现在还叫小竹,窝在尾张乡下;德川家康出生于天文十一年底;本愿寺显如出生于天文十二年;竹中半兵卫、伊达辉宗出生于天文十三年;浅井长政天文十四年;最上义光、武田胜赖十五年;再次年,战国第一美女阿市出生……这些人在安土桃山时代都成为了时代的主角,参与并演绎了战国时代最后的辉煌。

好吧,还有那个被迫出家了的吉良景次郎,也出生于天文九年;而之后入主吉良家的吉良亲贞,出生于天文十年……

我睁着眼睛,望着简陋的屋顶。在我的身下,是屋里唯一的那张破旧的草席,两只陶碗放在我脸旁的草席上,海月连鞘放在手边。额头上似乎盖着什么东西,我伸手摸了摸,是一块带着点湿润的布巾。

小屋的外面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我知道是那个名叫小夏的女孩回来了。我连忙闭上了眼睛,装着仍然在昏睡的样子。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装睡,也许是有些事情还没有想清楚吧。

木门吱呀了一声,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是一声沉闷的响声,应该是猎物被丢到地上了。然后脚步声移了过来,声音更加细小,轻盈得像一只猫似的。如果不是躺在地上,并且习惯了寂静,肯定听不出来……额头的布巾被拿开,一只柔柔的小手抚上了额头。小手的指肚上有些粗糙,但感觉上非常的温暖。

我稍稍吃了一惊,但仍然坚持着没有睁开眼睛。不得不说,这种柔柔温温的触感实在太舒服了,我忽然觉得,装着昏睡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吔?”小夏忽然收回了手,“殿下,您已经醒了吧?”

我继续装睡,不过,我感觉自己的眼皮在轻轻跳动着。

“殿下!刚才用手触到额上时,您的眼皮跳了一下!”小夏严肃的指出,“所以请不要再装睡了。复兴吉良家的大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既然已经假装了,只好干脆假装到底。我仍然闭着眼睛,甚至连眼皮也安稳下来,不再有任何的颤动。

小夏低声嘀咕了些什么,似乎是“没见过这样惫懒的武士”之类。然后,我的头被搬了起来,躺到了小夏的大腿上,一只陶碗凑到了嘴边。

“这……”躺在人家女孩子的大腿上,我实在不好再继续装下去。我连忙起身,顺手抓起手边的海月。但嘴边的陶碗却被碰翻了,一碗水全部洒在我胸前。

“殿下!对不起……”小夏立刻跪伏在地。

“啊,这个……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的。”我连忙说。

“谢殿下宽恕!”小夏直起上身,一双乌黑灵动的眼睛认真的看着我。

我被看得很有些不好意思:“啊!刚才……刚才并不是有意装睡,只是,只是有一些事情还没有想清楚……恩,就是这样!”

“是!”小夏低头应道。

“那么,我昏睡了多长时间?”

“殿下昏睡两天了。”

“两天!怎么会?”我吃惊的叫了一声。

“是!殿下刚刚脱险,路上想必非常辛苦吧!可能是由于心力交瘁,所以会昏睡这么长时间。”

“心力交瘁?倒真是有点。”我苦笑。从现代到日本战国,任谁也很难接受吧!“你说……脱险?”

“是。在下昨天去日高城下打探,听到城里的足轻说,7天前本山军烧毁了西养寺,5天前在仁淀川出海口附近射杀了吉良景次郎殿下,并烧沉了殿下的座船。所以本山方以为殿下已经遇难了,已经放弃了对殿下的追捕!”

我一时无语。我的脑袋力乱糟糟的,似乎有几种想法在打架。但我大致可以确定,遇难的那位‘殿下’应该是真的,吉良家的直系血脉恐怕是已经断绝了。

“这——既然他们说吉良景次郎已经遇难,为什么你认为我是我呢?”沉默了好一阵,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因为殿下带着海月……海月是吉良家的家宝,关系重大,不可能交给影武者的。所以在下斗胆猜测,遇难的只是殿下的替身而已!”

我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上的海月。

“如果……我说我不是吉良景次郎,你会怎么办?”认真想了想,我缓缓的说道。

“殿下想放弃自己的责任,隐姓埋名过一辈子吗!”小夏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非常惊惶,深深的拜服了下去,“在下恳请殿下放弃这种想法!”

小夏的反应,让我措手不及。

我原本以为,小夏知道我不是吉良景次郎后,应该会夺回海月,甚至起意把我杀死。所以我的打算假称自己是西养寺随景次郎逃亡的和尚,奉遗命把海月送回吉良家。然后我把海月交给小夏,让她把吉良家传承下去,而我则外出“游历”,或者另找一家寺庙住下为景次郎诵经祈福云云。反正西养寺已经被烧毁了,随从也死光了嘛,现在没人能揭穿我的。我觉得,这样做想必和原本的历史相符,因为这女孩住着吉良弘家族的祖屋,很可能就是他们家族的直系先祖。

可是,这女孩似乎就认定了我是吉良景次郎。而我如果不承认,就是想偷懒,以便隐姓埋名过一辈子。我甚至从女孩的态度里看到了深深的失望。

“你先起来吧!”我只好说。总不好让人家女孩子一直跪伏着。

“那殿下是答应在下了?”小夏高兴的直起身来。

“唔……”我含糊其辞的哼了一声。我不知道怎么说,这已经是一个死结。

“那在下还有一个请求。请殿下收在下为正式家臣,让在下侍奉您!”小夏又郑重的伏下头去。

“你?”我有点迷糊了。我记得战国时代很少有女武士的,所谓的“姬武士”,应该更多的存在于小说中。倒是女忍者还有一些。毕竟女Xing的体力和反应天生就弱于男Xing,作为武士实在是很勉强。

“是。在下虽然身为女儿,但自幼狩猎,弓术方面自认不弱于人。在下的剑术水平也还可以。在日高町和那些匪徒拼斗从未落于下风呢!”小夏说。

“你?和匪徒拼斗?”

“是。有的时候……”女孩回答。

我明白了。这女孩孤身一个人,在市集上自然免不了会引起某些人的觊觎。看这个女孩的年龄,也就比我那个妹妹大一点。如果是在我原本那个时代,像这样的女孩,到哪不是被人宠着?

生活在这个时代,自己单独应付着一切,还真是不容易啊……看这屋内的简陋陈设,想必她这些年受过不少苦难,我忽然对这个女孩生出了好些怜悯。

“你祖父,就教你打猎和剑术吗?”我轻声问道。

“是。祖父身为本家谱代重臣,无时无刻不在谋划着兴复本家。在下不幸身为女儿,已经让祖父大人失望了,自然要刻苦学习武艺,以免再次辜负祖父大人的心情。”

“其实,作为武士,我并不适合。收你为家臣更无从谈起。如果你一定要把我当成吉良景次郎,那我注定要让你失望了。”我叹了口气,这个女孩实在太执着了。但是,如果因为我的关系,让她背上那种虚无缥缈的责任,那我是不忍心的。按照我知道的战国武士法度,在真正的吉良景次郎死后,她就已经解除了对于吉良家的责任。然后,她可以从复仇中解脱出来,选择自己以后的行止。我决定努力说服她。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并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加严肃:“……身处乱世,被灭绝家名甚至绝灭后嗣,这样的家族不知道有多少。如果能够传承家名,就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现在我把海月交给你,让你继承吉良家。以后的事情,就不要太执着了吧!”

“殿下!您真的决定了?”小夏涩声问道。

我发现,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是的。接刀吧。”我下定了决心,把海月递给小夏。

小夏跪坐着,恭敬的双手接过海月。然后,她突然抽出刀,向自己颈侧抹去。

“停下!”我连忙拉住了她的胳膊。可是,锋利的刀刃已经划破了她的脖子。白玉般的颈侧,一道寸许长的伤口触目惊心,鲜红的血液漫溢了出来。

“还好,没伤到动脉!”我抱住她,伸手按住伤口,鲜血立刻染红了手心,从指缝里滴落下来。“你这又是何苦呢!”我痛心的说。

“殿下放弃了家业,在下的努力失去了目标,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小夏虚弱的说。

“先别说话了!”我阻止道。颈部的伤口实在不好包扎,太紧怕出气不畅,太松又没效果。而且,这屋里似乎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包扎。我环顾了一下屋内,最后用刀从自己衣服下摆割下了一条。

“殿下,如果您坚持放弃家业,就请不要阻止我……”小夏的声音尽管虚弱,却非常连贯和坚定。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先治伤要紧!”我连连点头。开始包扎伤口。

“殿下,墙上葫芦里有止血药。”小夏努力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早说!”我迅速拿下葫芦,在伤口上敷上了满满一层,然后用布条裹住。我尽量的把布条下移到颈底,好让小夏可以更好的呼吸。

“这样可以了吗?会不会太紧?”我问。

“可以了。”小夏笑着。

“那就好。”我打上活结,然后把小夏抱到草席上,小心的放下她。

“等等。”小夏挣扎着跪坐起来,向我行礼,“下臣上川小夏,拜见主公!”

“行了,都这样了!”我又扶着她在草席上躺好。

“主公,您应该已经元服了,可否告知尊讳?”小夏侧过头来。

“吉良……宣景……”我只好这样回答。现在不好再否认了,就先把吉良弘的正式名字拿来用下吧,“你先安心养伤再说。”

“是,主公!”小夏忽然流下了眼泪。

“怎么哭了?现在才知道疼了吧?”我——新鲜出炉的吉良宣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下臣是高兴的!”小夏泪眼婆娑,“主公能够振作,下臣能够侍奉主公,想必先主、祖父和父亲都会感到欣慰吧!”

“你饿不饿?看你似乎才打猎回来。”

小夏点了点头,挣扎着又要起身。

“别乱动,小心伤口。”我出言阻止她,“你就躺着,让我来吧!”

“怎么能让主公为下臣Cao劳……”小夏口中喃喃说道。

“这个啊,小夏,我有话和你说。”我实在不习惯她这种态度了。

“主公请吩咐。”

“其实呢,说到吉良家,虽然曾经是个大族,但现在也许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那么拘束。不要开口就是主公动辄就是跪拜的。那样的话,不是和衷共济的道理。”我尽力进入吉良宣景这个角色,努力想出了这个理由。

“可是,主公……”小夏想出言劝谏。

“而且,听你说过,最近的日高已经被本山家占领了,以后可能要行走于敌境,这样太郑重并不适合。”想起她说过昨天去市集打探的事,我又加了这句。

“这……是!”她点了点头。

“那我去准备吃的。”我终于感觉轻松了些,“平时你是怎么做的?”

“在火塘里生火烤熟。主公!”小夏回答,“火石在墙角。”

“我去外面烤吧!现在是夏天,在室内生火的话,你那边想必会很热的!”我提起她丢在地上的麋子,“我先去河边处理一下。对了,要不要喝水?我可以带过来。”

“还有水的。”小夏说。眼里又蒙上了一层水雾。

“哪里?在你眼睛理吗?”我努力的笑着开玩笑道。

“在桌子底下的瓮里。”小夏连忙伸手擦了擦眼睛,“请原谅!下臣并不是软弱,只是……只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对我,有些不习惯!”

我笑着点了点头,提着麋子和海月走出了木屋。这个小夏,只是稍稍表示了一下关心,她就那么感动了。而且从她所受的教育来看,想必一直受着祖父的磨炼,没有得到多少温情吧。

山间林木茂盛,触目皆绿,原生态的风景的确不错。至少在我找到办法回去之前,是要住在这里了。说到回去,我是毫无头绪,但是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啊。我是很喜欢玩战国背景游戏,也看过一些相关的书籍,但是真要生存在这个时代,我想会是一件很艰难的事……以后怎么办呢?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河边了。我郁闷的摇了摇头。

想那么多做什么,这些事情,一时半会估计也很难想得明白。现在,还是先照顾好小夏在说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