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汉帝国风云录

更新时间:2019-11-30 13:34:40

大汉帝国风云录 已完结

大汉帝国风云录

来源:落初 作者:猛子 分类:历史 主角:慕容李弘 人气:

火爆新书《大汉帝国风云录》是猛子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慕容李弘,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书以“深入历史与跳出历史”的原则,描写了距今1800多年的错综复杂的历史进程和波澜壮阔的争霸战争。小说以豹子李弘以一介奴隶的身份救出鲜卑大帅,逃回大汉,由一个普通士卒开始,屡立奇功,成为将军,从而影响整个汉末历史为主要线索,多角度、多侧面、多层次地再现了东汉末年风云变幻的历史风貌和一群英雄人物改变天下命运的奋斗,揭示了历史运动的发展的规律。  李弘与朋友战友的情谊,与敌人的浴血厮杀,与几位佳人的感情纠缠,与整个大汉命运的关联,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扭转着整个天下的局面。  本书还在汉末的社会生活场景上颇费笔墨与心思,从宫廷到战场,从都城到乡野,从大漠到中原,力求还历史以原貌;从政坛角逐到沙场交锋,从典章礼仪到人情风俗,力求展现大汉传统文化的深厚魅力。  纵横大漠——豹子谜一样的出身;白衣如雪——与伊人美丽的爱情;血路绵延——大汉子民艰险的回归;边疆酣战——大汉北疆血铸的长城;庙堂阴谋——士人与武人的矛盾;有我无敌——为大汉化作铁血钢刀;屯田塞外——救万民于水火之中;饮马黄河——为天下重整华夏江山;驰骋江山九万里,笑傲春秋一世名。  大汉天威,有我无夷,大家一起来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风的二支偷袭铁骑为了防备敌人迅速组织起来展开反击,他们一路狂奔,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大营中间,然后铁骑分成几十股小队,向大营四处穿插包围。

铁骑大军速度奇快,士卒们个个以一当十,骁勇善战。柯最的大营很快陷入了疯狂地厮杀中,到处都是杀声,惨叫声,战马的嘶鸣声。在漆黑的夜里,根本分不清哪是敌人,哪是自己人。

由于柯茸的疏忽,负责警戒下半夜的二千士卒虽然整装待发,但绝大部分士卒都睡在了马腹下。他们太疲乏了,夜里又被多次惊醒,人人浑身乏力,无精打采。要求士卒连续几个时辰站在马旁,的确不容易。既然柯茸不闻不问,其他首领自然是装作没看见了。

柯最的随意,柯茸的纵容,最终导致了灾难Xing的后果。虽然依旧有一部分士卒及时发现了敌人的冲锋,但已经与事无补了。被惊吓的二千多匹战马首先炸了营,它们四处奔逃,肆意践踏。二千多名士卒死得非常惨,他们绝大多数是被自己的战马踩死的、撞死的。还没等侥幸生存下来的士卒找到东南西北,随后冲进大营的慕容风铁骑已经呼啸而来,更多的士卒被飞奔的战马践踏踩踹,惨不忍睹。柯最的大军很快就损失了一半,败局已定。

在军帐内熟睡的将士们被厮杀和混乱的叫喊声惊醒了。他们有的抓起武器慌里慌张地冲出营帐,有的还在穿衣服找武器,有的三五成群向马圈跑去,大营里混乱之极。士卒找不到自己的首领,首领们也找不到的士兵,只好各自为战。相当多的士卒尚在睡梦中就被敌人砍下了头颅,割断了咽喉。

慕容风的铁骑遵照军令不和敌人多做纠缠,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包围敌军,冲乱敌军,然后再予以歼灭。

铁狼的箭就象长了眼睛一样又快又准,在黑夜里犀利无比,箭箭穿心。公孙虎高大魁梧的身躯在人群中特别显眼,他挥舞着硕大的斧头,将一个又一个无辜生命硬生生地夺去。乌豹矫健的身影在敌兵中象豹子一样灵活自如,右手长刀,左手短剑,件件都是招人魂魄的利器。宇文伤面狭上的刀疤在夜色里看上去分外的狞狰恐怖,他手上的狼牙棍有六十斤重,捱到了非死即伤,决无逃生的可能。骛梆因为杀了太多的人,从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愤怒或者悲伤,他只是机械的用战刀左劈右刺,坚决而无畏的一直向前。

铁骑士卒们往来飞驰,长矛大刀挥舞得象风车一般,敌兵头颅纷飞,鲜血四射,一个个狼奔豕突,哭爹叫娘,个个都象没头苍蝇似的乱窜一气,任人宰割。

慕容风手里拿着一柄血淋淋的战刀,徒步在中军大营周围寻找柯最。当年柯最的倒戈一击,差一点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多少士卒,多少爱将,拼着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给他杀出了一条血路,护着他逃出了奔牛原。

他恨柯最,恨得咬牙切齿。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爱那些忠贞不渝地跟着自己的将士,爱自己的妻儿老小,可奔牛原一战,由于柯最的背叛,让他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所有忠诚于自己的将士,他恨啦。

李弘上次在马嘴坡杀得酣畅淋漓,全然忘记了自己是慕容风的贴身侍卫,结果第二天被铁狼逮到骂了个狗血喷头,差一点没有挨拳头。幸好被公孙虎乌豹几个人撞见,他们威胁了铁狼几句,铁狼才悻悻作罢。这次他不敢乱跑了,乖乖地跟在慕容风后面,遇什么杀什么。慕容风半天没有砍倒一个敌人,十分生气,大声骂道:“人都给你杀了,我杀什么?离我远点。”

柯最被惊天动地的厮杀声惊醒了。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慕容风劫营了,第二个念头就是逃跑。他从营帐的后面匆忙跑出来,看到了惨绝人寰的屠杀。慕容风的士卒在毫不留情的肆意屠杀着自己的族人。柯最的心在滴血,但他已经回天乏术,只有逃跑了。他知道自己一旦被慕容风抓到,会死得非常难看。他在战场上抢了一匹马,趁着大营里混乱不堪的时候,独自逃命去了。

体力和士气都遭到沉重打击的虎部落士卒,面对夜色中滴着鲜血的大刀,往来奔驰的铁骑,凶神恶煞一般的杀红了眼的铁骑,多数人选择了跪地投降。只有少数负隅顽抗的士卒和铁骑进行着殊死搏斗,结果他们很快就被宰杀在了鲜血四溢的战场上。

半个时辰后,战斗结束。

慕容风没有找到柯最,虽然他非常遗憾,但柯最和他的虎部落算是彻底完了。柯最的军队前后被慕容风消灭了八千,虎部落的主力死伤殆尽,他这个中部鲜卑的大人手中没有了实力,离死也不远了。

此役基本上全歼了柯最的五千兵马,只有柯最和几百名士卒趁乱逃脱了,而慕容风一方只损失了五百多人。

慕容风迎着初起的朝阳,负手而立。

李弘站在他的旁边,一脸的崇拜。他觉的英雄就是英雄,连站着思考的身姿都非常具有魅力。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啊。象老狼,虽然据他自己说也是鲜卑人中响当当的角色,可他就没有慕容风的这种纵横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学都学不来。

铁狼、公孙虎等人纵马飞驰而来。

“大帅,还是没有柯最的踪影,估计是趁乱逃了。这个孬种,狡猾得象草原上的狼一样。”铁狼一边飞身下马,一边大声说道。

慕容风高兴地笑道:“他失去了军队,已经无法在鲜卑国立足。暂且留他一条狗命。”

“大帅神机妙算,天纵之才,柯最那只狼岂是对手?”宇文伤一脸的汗水和满身的血腥,眼睛里闪烁着大胜之后的兴奋和激动,“大帅,我真服了你,仗还能这么打,一夜下来,虎部落的大军被我们拖得精疲力竭,一战而亡。”

“跟在大帅后面打仗,就是痛快。有大帅的运筹帷幄,我看很快就可以击败和连,重振我们鲜卑人的雄风。”乌豹自信地说道。

慕容风笑容满面,对自己的几个部下摇了摇手,“不要吹捧了。这次能够取得大胜,豹子的功劳最大,扰敌的主意就是他出的。”

铁狼几人先是迟疑了一下,好象要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然后几人把目光投向了面色微红的李弘,一脸的不相信。这个傻乎乎的汉人小子,怎么看,也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他会想出这么绝的计策?

“大帅,你说是他?”铁狼指着李弘道。

慕容风点点头,“也许,你们有些不相信。不过回想当年,我给大王出谋划策的时候,也就这么大年纪。豹子很聪明,将来是个打仗的料。”

“大帅,他只是Ru臭未干的毛孩子,怎能够跟你相提并论?”铁狼急忙说道。

慕容风望着窘迫的李弘,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眼神:喜爱,期待,同时也夹杂着一股忧虑和担心。

“最初,我打算在野雁围阻击柯最部队,然后由今天到达野雁围的熊霸和灵狐部落的段松,各自率部从南北两个方向实施夹击。虽然战术上比较稳妥,但伤亡是无可避免的。虎部落的军队勇猛善战,要想吃掉它,非常不容易。豹子提议夜袭,这很有吸引力,我也不是没想过,但难度非常大。如何才能让柯最放松警惕?豹子想了个疲兵之计。这是一着险棋,一旦时机掌握不好,很可能就把自己陷了进去。这次如果不是柯最白天督军急行,造成士卒极度疲劳,我们成功的可能Xing几乎没有。”

“大帅洞察先机,料敌如神啊。”铁狼衷心地赞叹道。

“我一向不喜欢兵行险着,一旦赔进去,就是覆没的命运,但豹子非常有信心,所以我决定赌一把。结果我们赢了。赢了好啊,可以解决一系列棘手的问题了。许多摇摆不定的部落,看到我们轻松的击败了柯最,恐怕再也不敢对我两面三刀了,尤其是那个长鹿猪。”

慕容风看到李弘疑惑的表情,随口解释道:“长鹿猪就是长鹿部落的大帅阙居。”

李弘听到这个“猪”字,感觉非常熟悉,好象在那里听到过似的。忽然他想了起来。

“大帅,当日在死牢里,那些自相残杀的士卒里有一个人在临死前说了一个字,就是这个“猪”子。原来阙居大人和你是商量好的,怪不得我们轻轻松松的就从虎洞里逃了出来。“李弘笑道,“那些士卒临死前一定非常痛恨阙居骗了他们,所以到死都记着他,骂他是猪。”

慕容风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至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