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

更新时间:2019-10-03 02:57:48

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 连载中

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

来源:掌中云 作者:似锦华 分类:女生 主角:齐雨楚逸暄 人气:

《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为似锦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齐雨,军校二年的小军医,积极有意义的事情还没做够呢,居然首次参加任务就挂了! 魂穿异世,变成了老公不疼、小妾加害的齐王妃,拒人千里的废材王爷一心想休她出府,恃宠而骄的王府小妾步步紧逼,她齐雨可咽不下这口气! 王爷想休她?没门!小妾要害她?找死! 学艺不精又怎样,随手拈来的一些小毒物也足够让王府里藐视她的那些人吃尽苦头了! 当王府鸡飞狗跳,她得意地朝他甩下休书:“楚逸暄,你被休了!” 楚逸暄眉眼清淡,神情冰冷:“王妃,你又顽皮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门缓缓地推开了。 身后的青衣小侍分别散到两旁走廊,一股寒气扑门而入,随着,一道白色的身影定格在房门外,在身后的耀眼白雪映衬下,楚逸暄仿佛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许柔止点点头,这个出场方式很赞! 碧苏不敢多看,低下头紧张地福了一礼:“王爷。” 楚逸暄淡淡地点了点头:“王妃的伤怎么样?” “原来,王爷是来探望伤员的呀?”许柔止悠然地道,“这一番好心,贱妾可承受不起。” 楚逸暄伫立在门口,望着许柔止,默默地,一言不发。 碧苏忙回过头,发现许柔止不知几时已经爬到床上去了,现在裹在被子里躺得好好的,仿佛真的伤得很重起不了身似的。 碧苏忙转过身来,小心地道:“王妃伤得有些严重,敷了药,才刚刚躺下,无法起身给王爷请安,请王爷不要怪罪!” 楚逸暄语气平静,也看不出来他究竟有没有生气,“是吗,听王妃说话中气十足的,本王还以为伤得不重呢。” 许柔止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改天我给王爷泼一身开水,王爷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楚逸暄缓缓地走了过来,在桌旁坐下。碧苏忙着要给他倒茶,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许柔止望着楚逸暄,妈蛋,嫁给他两年了,可算是近距离看清他的模样了! 小子除了走起路来脚步微微有些跛,有些影响观瞻外,其余还是蛮不错的嘛! 他的五官若是拆来看,也算不上有多好看,可是组合在一起,却又无比吸人眼球,令人哪怕只是看过一眼,便也印象深刻,无法忘记。那张脸,虽然有些苍白,苍白的脸上透出一丝令人不可抗拒的高贵气质。 他的脸色极是苍白,看起来就像是久病未愈的样子。他的目光平静如水,没有霸气,也不见任何锋芒。虽然身为皇子,可却完全一副与世隔绝、与人无争的模样。 这样的楚逸暄,会做出什么对东宫不利、对朝廷不利的事吗?许柔止怎么看,也不像。 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一个会对别人造成威胁的人! 可也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不会对别人造成威胁的人,却容许他的小妾排斥迫害他的正妻!所以,这个齐王爷,楚逸暄,他绝不会像他表面看起来这般病弱无力,对不对? 见许柔止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楚逸暄仍然不动声色,从容平静:“刚才大殿前,王妃说得理直气壮,仿佛就跟真的一样,——在本王的茶水中下毒的人,当真不是王妃?” 许柔止耸耸肩,“毒死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倒也是。”楚逸暄点点头,“王妃怎么可能做出对太子师前程不利的傻事。看来,本王是错怪王妃了!” 许柔止很认真地点头,“也不能怪你,毕竟你不了解我。” 楚逸暄微微扬唇一笑:“王妃这是在怪本王这两年忽略了王妃、怠慢了王妃。” 许柔止撇撇嘴,“一个女人出嫁两年,才第一次看清自己丈夫的模样,这种事情难道不稀奇么?” “的确。”楚逸暄点点头,“不过,本王身子一直不太好,一年当中一大半的时间都在药庐里度过的,王妃也是知道的。” “是,所以,王爷的意思是说,不认识自己的丈夫,总比死了丈夫守寡要强,对吧?” 许柔止伶牙俐齿,听得碧苏一阵紧张,生怕楚逸暄突然变脸,到时候苏乐瑶又要什么家法侍候的。 但楚逸暄却没有生气,反而淡淡一笑:“这样想的确也不对。所以,本王来了。” 碧苏一惊,齐王的意思是…… 果然,王府的管家林伯带人将餐桌抬了进来,林林总总的点心和水果很快摆放开来。 “今晚本王就在王妃这儿留宿了,成亲两年,也该尽一尽自己做丈夫的义务了。”楚逸暄的语气淡淡的,这句话却像个炸弹,在许柔止耳边炸响了—— 什、么! 他欺负她两年,一朝她要还以颜色,他就上门要履行做丈夫的义务了? 啊呸!许柔止暗暗地腹诽着,什么丈夫义务,他楚逸暄是想来试探她是不是东宫的探子吧? 他一定认为,如果她是真心嫁给他的,一定不会拒绝他履行那什么丈夫的义务;可如果她只是为监视他、打探齐王府消息而来的,一定不愿意向他献身吧? 真是好笑,就算她肯献身,那又怎样,就凭他楚逸暄这病歪歪随时可能倒地的小模样儿、小身板儿,还能履行得动做丈夫的义务? 简直了! 许柔止冷冷一笑:“王爷要在这里留宿,贱妾可不敢收啊!万一苏夫人、桑夫人什么的知道了,岂不是要杀了贱妾才能解恨!” 楚逸暄却是微一笑:“从王妃今天的表现来看,本王相信,王妃足以自保,绝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排挤了。” “是吗?”许柔止撇嘴,“可贱妾今天也是死过一回的人哎,王爷难道就一点也不忌讳?” 楚逸暄凝视着许柔止的眼睛,更深的笑意从他的唇角漫开:“说到王妃今天的变化,本王更是深感兴趣。以王妃这般刚强果敢的性格,两年来受了不少委屈,却又怎么忍气吞声呢?” “王爷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 楚逸暄笑了笑,起身走到许柔止床前,虽然脚步微跛,却丝毫未损他那迷人的气质,反而令人心头滋生一丝怜悯与遗憾,——这样绝美的男子,却怎么偏生出现了这么一个小缺陷呢? 许柔止警惕地望着楚逸暄,那种感觉,就像一只小白兔警惕地注视着一只不知是虎还是狼的野兽步步逼近自己的地盘。 他到底是虎还是狼? 反正许柔止可以确定,他肯定不会是一只羊! 楚逸暄在许柔止床边坐了下来,伸出苍白但十指修长的手,轻轻去揭盖在许柔止身上的锦被。 许柔止一把压住他的手:“我要干吗?” 楚逸暄的语气仍旧淡淡地:“看看王妃的伤,也好叫郎中来诊治诊治。” “不用了!”许柔止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贱妾的贱命,哪怕得上让王爷请郎中。” “看,这又在怪我了。”楚逸暄不气不急,没有见他用力,却突然掀开了被子,顺手“刷”地拉开了许柔止的衣带…… 我了个去!许柔止心里暗骂,不带这么暴力的! 望着许柔止裹得严严实实的胸腹,香油与鲜叶汁的气味也悄然扑入楚逸暄鼻中。他疑惑地抬起眼,扬起长长的睫毛:“自行处理过了?” 许柔止掩起衣裳,钻到被子里,“不自行处理,还等它破水流脓不成。” 楚逸暄疑惑的目光紧盯着许柔止的眼睛:“没看出来,你还会行医?” “行医?”许柔止笑了,“贱妾哪有这么大的本事。王爷也是庶出,难道不明白庶出的子女不受人重视?受点摔伤烫伤什么的,不自行处理,谁会管你。” 碧苏一惊,王爷庶出的身份可是王府下人最避讳提及的事,王妃竟然敢当着王爷的面直戳他的痛处? 但楚逸暄,却似乎并不在意许柔止跟他提这件事,他微蹙着眉头:“这么说来,你对你父亲颇有微词。” “那没有。”许柔止撇撇嘴,“要怪,只能怪我自己不会投胎呗。” 楚逸暄默默地收回目光,坐回到桌旁,眼神也慢慢地冰冷了下来。 碧苏猜不着楚逸暄要做什么,有些紧张地上前道:“王爷,吃些点心吧?” 楚逸暄转过头,看了许柔止一眼,“让王妃多吃些。” “拿来吧!”许柔止也不客气,朝碧苏招手,“碧苏,拿点过来。” 她可是已经饥肠辘辘,肚子里都开始打雷了! 碧苏端了几样点心过来,许柔止抓起来就吃,虽然不是狼吞虎咽,但吃相可真不太好看。碧苏惊讶地望着许柔止,呃,呃,王妃这吃相…… 楚逸暄蹙着眉,默默地注视着许柔止,这个女人!纵然庶出的女子不受重视,也不至于粗俗至此吧? 许柔止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了楚逸暄一眼,放慢了咀嚼的速度,干咳了两声,“咳,这可是我在齐王府第一次吃饱饭。” “吃!”楚逸暄收回目光,点点头,“从今往后,吃饭管饱,没人敢再克扣你的用度了。” “早知如此,我应该早点发飚。” “现在也不晚。” 楚逸暄的语气淡淡的,一点儿也不像生气的样子。碧苏弄不明白了,白天王妃那样闹,王爷真的没生气吗?真的一点也不怪罪王妃吗? 相隔着半个院子的阁楼下,苏乐瑶着急地来回走动着,神态十分焦急、忧虑。 一身紫色华服的年轻女子匆匆来到苏乐瑶面前:“姐姐!” 苏乐瑶停下脚步,看了女子一眼:“怎么才来?都准备好了吗?” 紫衣女子点点头:“姐姐放心,都准备好了!” 苏乐瑶转向许柔止的方向,咬牙切齿地道:“绝不能让这个贱女人碰王爷,就算王爷只是试探她也不行!” “放心吧,姐姐!”紫衣女子满有把握地道,“一会儿,咱们就去闹一场,让他们不欢而散,王爷又不是真的喜欢她,等晚上的事情成功了,明天王爷就可以写休书把她休出王府去!” “好!”苏乐瑶的嘴角噙着一丝冷冷的笑意,“把这个贱人赶出府去,东宫就别想再把把他们的耳目塞进咱们齐王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