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

更新时间:2019-10-06 05:16:57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 已完结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菡蓂 分类:女生 主角:慕容凌语 人气: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由网络作家菡蓂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容凌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他,是天穆睿智多情的帝王,少年登位,筹谋良久,终觅得心中所属,以为自此后便是良辰美景,鸳鸯织颈。哪知得来的,却是莫名的憎恶和一重又一重的报复。她,是天穆最美的女子,博学聪慧,足智多谋,被镇国公奉为掌上明珠。落樱花涧,觅得良人。哪知一朝分离,自此天各一方。万般荣宠,敌不过一朝憾恨;颠沛困苦,躲不开相守之契。叹奈何!此去红颜白发,一朝凤舞京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挨了板子,我让她思过去了。”凌语嫣答得很随意,专心地吃着跟前的菜。

“挨板子?怎么回事?”慕容铮放下了筷子,见凌语嫣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又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苏玄。

苏玄一个激灵,忙低头道,“启禀皇上,今儿个娘娘带着我们去福安宫请安,因为淑妃娘娘对娘娘带去的寿胎丸有质疑,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其中还牵扯到了已故的国公夫人。玲珑姑娘气不过,便出言顶撞了几句,这才因为不敬受了罚。”

“是这样吗?”慕容铮又看向凌语嫣,等着她给个解释。

凌语嫣眉峰一挑,有些不耐,“那不然是怎样?皇上,玲珑对您宠爱的淑妃不敬,已经挨了板子。您若是还不解气,就把她拉出去砍了吧,语嫣不会有意见的。”

“你知道,朕不是这个意思!”慕容铮皱着眉,心中气恼。为什么她非要曲解自己的意思。

“那皇上是什么意思?语嫣不明白,请皇上示下!”凌语嫣瞪着眼睛,挑衅的意味十足。

“你!”慕容铮豁地一下站了起来,狠狠地瞪着凌语嫣,半晌,甩袖而出,“朕还有事,你自己慢慢用吧。”

出了门,又转过身来,将一壶酒往凌语嫣跟前重重一放,“这是朕今日特意派人到国公府取来的,是你妹妹酿的酒,你收着吧,切莫贪杯!”

凌语嫣盯着放在自己面前的酒壶,愣愣地看了半晌。

从永福宫出来的慕容铮脚步有些凌乱。年迈的林易紧随在他的后面,渐渐地跟不上他的步调。左右看看已经偏离了皇上的养心殿,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哎呦我的皇上,您这到底是要上哪去啊?”

皇上是他林易看着长大的,从来都是极为稳重,可自打这凌贵妃进宫才不过几日,皇上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还有那个凌贵妃也真是的,别的妃子都巴不得怎么能讨好皇上,她倒好,明显是在往外撵人的架势。真是可惜了那桌菜啊,那些菜是下午的时候皇上就吩咐他到御膳房准备的,皇上他自己还没吃上几口呢,哎……

只顾着叹气的林易没注意到慕容铮已经停了下来,一头撞上了前面坚实的后背,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而这一切,罪魁祸首皇帝大人恍若未觉,只望着斜方最明亮的那座宫殿发呆。

林易顺着慕容铮的视线瞧了瞧,揣测着帝王的心意,“皇上,要不,咱们去储秀宫坐坐?”

“储秀宫?”慕容铮恍然回神,喃喃一念,瞬间便定了主意。“好,就去储秀宫!”

“啪!”一只番邦进贡的釉质花瓶摔在地上,碎片撒了一地。跪在地上的丫头吓得不住地颤抖,看看那上好的瓷器被摔得粉碎的模样,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下场,一时间抖得更是厉害。

“去了她那,皇上竟然去了她那!不是说不邀宠的吗,我就知道,都是做戏,都是做戏的!”林珍儿使劲儿地搅着绣帕,一条帕子被她揉的面部全非,扭曲不成样子。她在那扭帕子,香草却感觉是在扭自己的心。

香草是林珍儿的贴身婢女,自打林珍儿进宫就跟着她。跟随淑妃最久,也就最了解淑妃的脾性。这个女人看似温婉柔弱,其实比谁都要强,比谁都阴狠。此时,淑妃正在气头上,按照习惯,这个时候是不能劝的,能做的,就是跟着主子一起骂。

“娘娘您太善良了,那个女人生就了一副狐媚像,怎么可能不去勾引人?她之前那样说,就是希望别人放松警惕,好给她机会在背后耍手段。”

“哼,她休想!就凭她想要跟本宫抢皇上,下辈子吧!”林珍儿手中又是狠狠地一扯,“撕拉”一声,那真丝帕子终于受不了她的蹂躏,断成了两半。

“皇上驾到!”

“蹭”地一下,林珍儿从凳子上站起来,脸上的阴狠瞬间转变成了欣喜。脚下一动正欲迎出门去,却踢到一块东西。低头一看那满地的碎片,不由慌了,“这,这怎么办?香草,快,快收拾走!”

“来不及了娘娘!这会儿,皇上想必已经走到宫门口了!”香草眼珠子骨碌一转,计上心来,“娘娘不用担心,奴婢有办法了。”

凑上前,轻轻地在林珍儿耳边耳语几句,林珍儿听着,面上的笑容越来越盛。

慕容铮已经进了院子,宫里宫外的奴才见了他都像往常一样行礼,没有丝毫特别的地方。只是平时这个时候,珍儿早就如一只翩跹的蝴蝶飞了出来,可是这会儿却还不见人影,难道……

还来不及往下想,就听里面突然传出一声大喊,“娘娘,您快松手,快点啊!来人啊,快去传御医,娘娘受伤了!”

再不容多想,慕容铮加快脚步走了进去。入眼,便是一地的碎片和双手流着血,哭得梨花带雨的林珍儿。见慕容铮已经走了进来,忙抱着一把瓷片躲在一边,将脸埋在暗处,只肩膀狠狠地抽动着。

慕容铮大惊,“你这是在做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要寻短箭吗?”

香草原本就跪着,这时跪爬到慕容铮脚下,哭喊道,“皇上息怒!都是奴婢,是奴婢不好!是奴婢不小心打碎了皇上御赐的花瓶,娘娘伤心难过想要自己收拾。谁知皇上您突然来了,娘娘一害怕,就伤了手。都是奴婢不好,害娘娘受伤,请皇上赐罪!”

“大胆贱婢,连你主子都照顾不好,要你何用!”抬腿一脚,慕容铮将香草踢到墙角。香草后背撞到墙上,跌下来摔了个鼻青脸肿。“来人啊,把她拉出去杖毙!”

“皇上!皇上不要啊!”林珍儿突然冲了过来,跪倒在慕容铮脚下,扒着他的袍角。“皇上,不关香草的事,是臣妾太伤心,太害怕了!”

“伤心?害怕?珍儿到底怎么了,起来说话。”慕容铮亲自将林珍儿扶起,轻轻地拦在怀中,往寝室走去。

林易察言观色,赶紧吩咐人在不惊动主子的情况下,将地上的花瓶碎片清理干净。也把受了伤的香草带了出去,还派人去唤了太医。

慕容铮扶着林珍儿在床边坐下,小心地捧着那双受了伤染着血的小手,微微皱眉。“你看你,不过是碎了个花瓶。喜欢的话,朕再赐你一个一模一样的便是,何苦要这样作践自己。”

林珍儿头一垂,又是几滴泪落了下来。“臣妾,臣妾怕是再也得不到皇上的赏赐了。就是打碎的这个,臣妾还怕皇上怪罪呢!”

“朕怎么会因为一个花瓶怪你!还有,你几时跟朕要东西朕没给过你。”

“真的吗?皇上真的不怪臣妾,不治臣妾的罪吗?贵妃姐姐也不怪臣妾吗?”林珍儿抬起泪眼汪汪的小脸,期待又惊喜地看着慕容铮。

闻言,慕容铮却是一愣,“这事跟贵妃有关系,怎么会跟她扯上?”

林珍儿抿抿唇,小脸垮了几分,“今儿在皇后那,臣妾一时任性打了贵妃娘娘的侍女,怕是得罪了她。皇上那么喜欢贵妃娘娘,臣妾想皇上一定会生臣妾的气,以后还怎么会来臣妾的宫里。刚才,臣妾又打了您御赐的花瓶,臣妾,臣妾……”

“你的意思是,贵妃会因为你打了她的宫女而迁怒与你,所以你才害怕。更害怕朕也会因为这件事而冷落你,甚至处罚你?”慕容铮等着林珍儿哭够说完,将林珍儿想要表达的意思直接明了地指了出来。

林珍儿小心看了看慕容铮的神情,见并没有什么特别,才放心地点了点头,“太后和皇后娘娘都说过,皇上您和贵妃娘娘才是青梅竹马的天生一对,我们这些人都是陪衬。正主来了,我们的任务也就该完成了。今儿臣妾一时任性没忍住,闯了那么大的祸,回来后臣妾都快要吓死了!”

慕容铮轻轻笑了一下,“现在倒是知道害怕了,当时嚷着要打人的时候,你的害怕又到哪里去了?”

慕容铮笑得随性淡漠,一如他平日里的一贯风格。可林珍儿望着他,却莫名地感觉到一股寒意。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抓着慕容铮衣袖的手指微微发颤。

“皇上,你……”

“朕,朕怎么了,朕很好啊?倒是珍儿你,瞧这手伤的,朕可是会心疼的。”慕容铮握着林珍儿受伤的双手,仔细地把玩着,有力的手指翻弄几下,血便顺着指缝落了下来。林珍儿疼得小脸发白,却不敢发出一声呻吟。

“皇上,皇上御医来……来了!”林易小跑进来,原本紧张又有些宽慰的神情在看到慕容铮含笑握着淑妃滴血的手时一下子愣住了,脱口的话因为收不回来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身后,太医院的刘御医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只看到宠妃在流血,没看到帝王在薄笑。

匆忙行了个礼,刘御医一步上前就欲为林珍儿治伤。

突然,胸前有胳膊一拦,刘御医疑惑地看向手臂的主人,无声询问。

林易给刘御医使了个颜色,让他仔细看清皇上的神情。这种事情在宫里并不少见,刘明察言观色,一下子便发现了这当中的微妙。可他人已经来了,冒然就走也是不合适的。既如此,他便干干脆脆地行起了大礼,也好等着天子的定夺。“微臣刘明,给皇上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容铮还是没有放开林珍儿的意思,不仅如此,从林珍儿越来越白,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和地上越来越多的血还可以看出,慕容铮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了。

慕容铮面不改色,依旧淡笑随性,只是在对刘明说话的时候声音比平常沉了几分。“刘明,永福宫凌贵妃的丫环受伤了,你赶紧带着治疗跌打损伤的良药去看看。她可是凌贵妃最贴心的宫女,若是有丝毫的闪失,朕要了你的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