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宁弃天下不负卿

更新时间:2019-10-08 06:00:19

宁弃天下不负卿 已完结

宁弃天下不负卿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水悠悠 分类:女生 主角:灵儿小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水悠悠原创的女生小说《宁弃天下不负卿》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灵儿小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白无痕是夏国的闲散王爷,风流倜傥,文武双全,怎奈却是出了名的花心成性,虽未大婚,但府内的姬妾却成群。 上官楚灵是侠义寨山贼的女儿,在山贼群中长大,野性难驯,却刁蛮活泼。 夏国皇帝昏庸,权臣赵申当道,赵申杀死太子白无影,并挟持皇帝,王爷的日子可就不舒坦喽,先是王府被抄,姬妾全被抓走,白无痕九死一生,带着几个心腹之人逃往南宫王朝,寻求救兵,因为白无痕幼年时,曾与南宫王朝的公主订下了娃娃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无痕差点被唾沫噎死,想自己堂堂夏国王爷,居然沦落到被一个山间小女匪罩着的份,真是可悲可叹啊——不过,感觉还不错。

“是,小的知道了!”白无痕半笑不笑道,又带着一丝玩味,眨巴着那双风流桃花眼,问道:“小姐不是说要劫在下的色么?不知道怎么个劫法呢?”

见白无痕一脸坏笑,灵儿一脸迷茫,说道:

“把你这样的美色劫到寨子里,不就是劫色么?”

白无痕一怔,翻了翻白眼,心中万分失落,抽了抽鼻子,悻悻道:

“原来是这么个劫法啊,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灵儿迷惑不解。

白无痕打了个手势,到了半空却又停住,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道:

“没什么。”随即便郁闷的闭了嘴。

灵儿走在最前,偶尔回头看一下自己的战利品——当然,此处特指俘获的美男,心里甜滋滋的,脑中生出一个念头,爹爹总说自己嫁不出去,如果自己娶回这么个一等一的美男,也好向爹爹炫耀一番。

回头的时候,不小心看到跟在后面的一个女子,好像是丫环打扮,正狠狠的盯着灵儿的后背,眼神不怎么友好,俘虏嘛,当然心情不好了,灵儿开心依旧。

到了雾明山顶,侠义寨大门外,小黑正尽职尽责的蹲在那里,看到主人归来,飞快的奔过来,又是摇尾巴,又是蹭小腿,亲昵不已。

“小黑真乖,我就说了,有小黑在,寨子绝对不会有问题!”灵儿拍了拍小黑的脑袋,夸道。

白无痕闻听此言,满脑黑线,原来所谓的跟自己搭伴的小黑是条狗啊!

真是气煞我也!随即抗议道:

“灵儿小姐,我请求改名!”

灵儿双手一叉腰,瞪眼道:“不准!”

白无痕从白叔背上下来,因为动作过大,碰到伤口,立刻痛得呲牙咧嘴,捂着胸口,面色泛白。

“公子!”白叔与那名小丫环大惊失色,慌忙扶住白无痕摇摇欲坠的身子,唤道。

逃亡的这些日子,两人不敢称王爷,都是以公子相称。

“喂,小白,你怎么了?”灵儿也有些心慌。

白无痕失血过多,又一路颠簸上到山顶,扯到了伤口,此刻正虚脱的说不出话来,白叔替他回道:

“我家公子受了重伤!”

灵儿双目瞪得滚圆,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白无痕,莫名的,心中一疼,赶紧招呼众人七手八脚的把白无痕抬进寨子,又吩咐人去幸福庄把所有懂医术的全部请来。

一阵忙乱之后,大夫们也赶了来,给白无痕上了药,又喝了一碗药汁。日夜赶路,躲避追杀,半月没有好好休息过的白无痕昏昏睡去。

“灵儿小姐,这位公子伤得可不轻啊,我们只能暂时止住他的血,治好他的外伤,但是内伤却不行了。”一位大夫摇头叹道。

众人也纷纷摇头,都对白无痕的内伤束手无策。

寨子里医术最高明的华大夫也跟着老爷出去了,没个十天半月的绝对回不来,这可如何是好?

白叔看到这种情景,心中暗赞主子的决定,否则真有可能到不了南宫王朝而死在半道上,这位寨主的千金不像是恶人,先利用她医好王爷的伤要紧,等以后再找机会逃出去,遂对身边的丫环使了个眼色,低声吩咐道:

“眉儿,去烧些热水来,有眼力劲儿些,咱们暂时在此安顿。”

原来他们俩在上山时,趁着众人抢轿子之际,偷偷的商量了逃跑的计划,并且在一路上留下了记号,而现在这个样子,别说今晚逃走,恐怕没个十天半月的,王爷的伤就别想好起来。

“蠢才!连个伤都治不好!告诉你们啊,他可是你们未来的姑爷,治不好他,当心我把你们全剃成光头!”灵儿气呼呼的指着大夫的鼻子骂道。

灵儿在寨中长大,爹爹一向对她宠溺之极,以至于养成了野性难驯的性格,经常耍些恶作剧,最擅长把那些她看不顺眼的人,剃成光头,甚至连眉毛胡子都不放过。

寨子与幸福庄里流传着一句话:宁得罪十次寨主,不得罪一次小姐。

这句恐吓果然有用,早就见识过小姐手段的大夫们立刻吓得面色煞白,体若筛糠,连声讨饶:

“小姐恕罪,小姐恕罪……”

眼睛却不由得看向已经昏睡过去的白无痕,心想这就是未来的姑爷啊?长得倒是不错,只可惜落在了小姐的手里,恐怕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灵儿一仰脸,冷哼一声,摆明了若不治好白无痕,就绝不肯放过的架式。

一个最为德高望重的大夫出来,捋着花白的胡须,谨慎的看着灵儿,好像真怕灵儿会剃了他的胡子一样,这把胡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啊,为了保住胡须,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对灵儿言道:

“小姐吧,要治好姑爷的病,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于大伯。”灵儿脸上一喜,笑嘻嘻的走过来,亲切的搀住于大伯。

于大伯沉吟不语,灵儿一急,邪邪笑道:“快说快说,少卖关子!于老头,庄里的长胡子可就属你的最长了——”

说着就要动手去抓,于大伯哪还敢再卖关子,大惊失色,双手捂住胡须,言道:

“我说,我说,姑爷的病主要是失血过多,身子太虚,他本来的身子底子还不错,倘若能好好的补一补,休养一下,应该会好得很快。”

“有多快?”灵儿问道。

“大概两个月……哦不,一个月……或许半个月就能好了。”看着灵儿越来越阴的脸色,于大伯连连说道。

“不行,再过半个月我爹爹就回来了,我要给他个惊喜,赶在他回来之前拜堂成亲呢,只给你十天,十天治好他!”灵儿言道。

“那,那也行,不过得需要上好的药材和补品。”于大夫一头冷汗,手却紧紧抓着一把美髯,不肯松手,唯恐遭了小姐的毒手。

“需要什么?说吧。”

“如果小姐想让姑爷好得快些,最好能用千年的人参,万年的灵芝……”于大夫罗列了一大串名贵补品的名字,听得灵儿有些不耐烦,问道:

“好了好了,你就说怎么才能弄到这些东西吧?”

于大夫摊一摊手:“这可就难了,恐怕要不少钱。”

灵儿翻箱倒柜的终于找到了几张银票,交给于大夫去办。

于大夫不敢怠慢,即刻带了银票下山去了,傍晚时分,便回到寨中,与几个大夫一起煎药炖汤。

三结巴端着一碗浓黑的药汁,跟在灵儿的后面,来到白无痕睡的房间,丫环眉儿正守在白无痕身边,一小勺一小勺的喂紧闭着眼的白无痕喝水。

灵儿见两人暧昧的姿势,顿时心头火起,黑着脸道:

“小白该吃药了,眉姑娘请让开!”

眉儿为难的看一眼灵儿手中的药汁,又看一眼白叔,极不情愿的过来,要接药碗。

“不必了,我也会喂!”说完夺了药碗,白了眉儿一眼,径直走到白无痕的床前。

“且慢——”白叔皱着眉头走过来,看着这确定药汁,言道:

“上官小姐要做什么?”

“喂小白吃药!”灵儿刚才兴冲冲过来送药,看到眉儿就气不打一处来,如今又看到这个差点把自己砍成两半的老头,自然是更加火大,心里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这两人撵走,只留下小白。

“什么药?”白叔又问。

“千年的人参,万年的灵芝才炖得这么一小碗。”灵儿面露得色。

白叔不禁有些气恼,心中暗道,简直是瞎胡闹,山野村夫,乱开虎狼之药,这么一大碗猛药下去,王爷不病死也补死了。

但眼下又要靠上官小姐救王爷,不能得罪了她,于是笑呵呵道:

“多谢小姐,让小姐破费了,喂药这种小事,就不必劳烦小姐亲自动手了,有下人来办足矣。”说着,又示意眉儿来接药碗。

眉儿明白了白叔的意思,眸中冷光一闪,却又很快恢复成谦卑的模样,走过来接药碗。

灵儿一把打开眉儿的手,不悦道:

“不行!不能让他来喂药!”

白叔在灵儿与眉儿脸上巡视一圈,已经猜到了灵儿的那点心思,于是仍旧一副笑呵呵的模样,走了过来,言道:

“我家公子向来由我侍候惯了,眉儿笨手笨脚的,也喂不好,还是我亲自来吧?”

灵儿从来没有给人喂过药,根本不知如何下手,但又不愿看到眉儿离小白这么近,虽然比较讨厌白叔这个老头,但总比让眉儿喂的好,于是把药碗交给了白叔。

眉儿仍旧靠在白无痕的床前,灵儿心中犯堵,心思一转,对眉儿言道:

“眉姑娘,你们主仆三人在我们寨子中白吃白住可不行。”

眉儿眼皮动了动,忍着一股气,问道:

“上官小姐待要如何?”

灵儿指了指远处的下人房,言道:

“这间房子只给小白住,白叔既然是贴身侍候小白的,就暂时也住在这吧,你去住那边的下人房,和王嫂她们一起洗衣做饭扫地喂猪。”

灵儿也没指望她能干什么活,但至少得把他们分开,不能让这个眉儿靠小白这么近。

眉儿在外虽说是丫环,但实际上也是白无痕的贴身侍卫,武功也十分了得,不在白叔之下,因为白无痕一向好色,所以王爷府中,连侍卫都有一半是女的,尤以眉儿地位最高,这次他能逃出来,也多亏了眉儿逃出赵申的魔爪,跑到青楼报信。

眉儿心中爱慕着王爷,一向又最得王爷宠信,何曾干过这些下人的活?但碍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王爷的伤能养好,为了躲避赵申的追杀,也只有忍着气,微微低头,言道:

“上官小姐说得是,眉儿就多干点活,算是报答小姐的收留之恩吧,眉儿不熟悉寨子里的路,也不懂得规矩,还请上官小姐带眉儿过去。”

眉儿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恨恨道,明明是你劫我们过来的,现在倒说我们白吃白住……

当然,眉儿也是明白了白叔不想让王爷吃那碗药,所以要想办法引灵儿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