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凰途

更新时间:2019-11-04 01:50:52

凰途 已完结

凰途

来源:掌中云 作者:陌笙箫 分类:女生 主角:柳轻眉景明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陌笙箫的原创小说《凰途》,主角柳轻眉景明,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你若无情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头”他轻她,贱她,辱她,疑她,唯一没变的就是始终都不曾信过她。她一生爱恨都系于一人,怎奈自古帝王皆薄情,红颜未老恩先断。这南柯一梦,这青涩之情,终究,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年前,正值庆元佳年,先皇驾崩,年仅十七的新皇登基,因有皇后娘家楚家及众大臣的支持,新帝登基,国泰民安。 六年前,庆元三年,三年一次的大选如期而至。 “今日起,各位小主在储秀宫的饮食起居,便有我郭嬷嬷亲自操办,虽然各位小主在家里各个都是金枝玉叶,但如今进了这储秀宫,可就比不得在家里了,若是想要早日见到皇上,那就得好好跟着我学规矩。” 郭嬷嬷站在台阶上看着底下的一个个面容俏丽的女子,客气的说道,毕竟这些人里,指不定谁以后能当上主子,客气些,总不会吃亏的。 “诶,你听说了吗?这郭嬷嬷是太后身边的人呢,你们说,要是讨好了她,那我们得宠的机率是不是就更加大了?” “这个难说,不知道我能不能入选呢,不过听说等会儿要两人一个厢房呢!” 柳轻眉安安静静的站在人群中,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手里少许的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不知道她能和谁分到一个厢房呢? 新小主们还叽叽喳喳三五成堆的说着闲话,郭嬷嬷便走到一位面容清秀一身白衣的小主面前,恭恭敬敬的轻声说道,“不知席小主与何人交好,现下想与何人同住?” 这白衣女子名作席语兰,是当今太后的侄女,为了讨太后欢心,也为了给自己谋个好出路,这宫中的嬷嬷们自然是格外照顾的。 “既已入宫,听嬷嬷的分配便是。” 郭嬷嬷点头了然,“小主今日第一天入宫,若是在这储秀宫内有什么不适或是有什么不顺心了,尽管来吩咐老奴便是。” 席语兰微微欠身行了个礼,柔声说道,“劳嬷嬷费心了。” 郭嬷嬷点头,随后便召集了新小主们站好,一一的按照事先拟定好的宣布了住处。 “秦白薇,晏丽,柳轻眉同住。” “闵莲,席语兰同住。” ...... 待郭嬷嬷分配完房间又交代了必要的事物之后,刚入宫的小主们便由专门的人带领着两两成双朝着各自的厢房走去。尽管入了宫,但总归还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路走来被这皇宫的威严和华丽所震撼,难免有些叽叽喳喳,议论纷纷。 柳轻眉老老实实的跟在队伍后边,走在自己前面的是同一个厢房的秦白薇和晏丽。柳轻眉见只不过是入宫第一天,两个人便有说有笑,便推测两人怕是在入宫前便有了交情。 “这可真真是老天爷瞎了眼了,”天气燥热,秦白薇拿了手中的绣花手绢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瞥了一眼一旁的柳轻眉,别的大家小姐知道她都会来对自己打个招呼,恭维一番,唯独这柳轻眉就像没看到自己似得,不由得阴阳怪气的说道,“把我们和这种目中无人,毫无教养的人分在一起。” 这秦白薇柳轻眉略有耳闻,大选那天自己便注意到她了。倒不是这人长相有多惊艳,却是在皇宫内院天子脚下仍然叽叽喳喳毫无规矩,说话也没个轻重。打听了打听才知道,这人原是吏部尚书家嫡出之女。 吏部尚书的正房太太早些年因病去世了,便只留了这么一个女儿,吏部尚书从小就将这秦白薇视为掌上明珠,从小在家中骄纵惯了,难免刁蛮了些。 只是这样骄横的性子,在这人人皆贵的皇宫里是万万行不通的。 柳轻眉自知自己的衣着首饰是朴素了些,但只是她不想太抢风头,故意低调而已,省的惹来诸多麻烦,像秦白薇这种肤浅之人,她也懒得搭理。 秦白薇一番奚落没落到柳轻眉的耳朵里,却被自己身旁的晏丽听了去,“咱们不去理会便是,何必让这样的人怀了自己的好兴致。” 她自小和秦白薇一起长大,她父亲也是要靠着秦白薇的父亲赏饭吃,在这后宫之中,她自然也是要依附秦白薇的。 柳轻眉只当没听见,乖乖的在两人身后走着,那些话她便只当是穿堂风,这左耳朵进了,立马就从右耳朵走了。 “这便是三位小主的住处,”领路的宫女将三人带到一处厢房外,恭敬的说道,“各种生活用具都尽数为三位小主备齐了,用膳是咱们统一的,会有专门的人为几位小主送来,小主们若是有别的需要,便去请示郭嬷嬷。” 三人点头谢过,那领路的宫女微微欠身行礼,“小主们没有别的指示,奴婢便退下了。” 其他新小主大多都是两人一个厢房,只留了柳轻眉,晏丽,秦白薇三人一个厢房,他们分配的厢房也就比旁人的稍微大些,统共有三张床,两张靠窗的,一张靠门。 柳轻眉在闺中时的床便是靠窗摆放的,她自小比旁人家的女眷多读了些书,喜欢风花雪月的东西多些。便在窗户上糊了透亮的纸,窗外有一处小池塘,夏天的时候从窗户里看出去,当真是极美的。 只是现下见晏丽和秦白薇交好,便主动将那两处靠窗的床位让于他们,自己便选了那靠门的一处,那床的位置正好在风口上,所幸现在是夏天,便也没有什么大碍。 “柳妹妹可当真是手快啊,”晏丽和秦白薇并肩进了厢房,晏丽瞥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柳轻眉,扶了扶头上的金步摇,“数这张床最大了,妹妹便手快的先占上了。” 秦白薇冷哼一声,一个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这晏丽不说柳轻眉还没发现,进来的时候只顾着看床位了,倒是没发现这张床确实比靠窗的那两张大出来不少。 这俩人明朝暗讽,怕是不想给自己留一个好日子过了。 “我当是什么事让姐姐如此上心,”柳轻眉起身笑道,“仓促间便只想着二位姐姐交好,晚上若是想说几句交心的话,那边也方便些,倒是这靠门的位置夏日里的晚上难免不好过,蚊虫叮咬是少不了的,姐姐千金之躯肤若凝脂,只是添上一个两个的红包,那可当真是不衬的。” 柳轻眉本不愿跟这两人多费口舌,只是如今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各种摩擦自然是少不了,若自己真像个闷葫芦似得一句话不说由着他们欺负,那恐怕自己见着皇上之前便要先折在这储秀宫了。 让她们吃两次瘪,旁的不说,明面上的欺负总能少些。 晏丽瞥了一眼柳轻眉的床,发现位置确实不好,恰好在风口上。 “柳妹妹口齿倒是伶俐的很,”晏丽自知理亏,没好气的看了看柳轻眉,“只是这天子脚下,妹妹可千万把这张伶牙俐齿的嘴管好了,哪天若是在这上面吃了亏,就别怪姐姐没有提醒你了。” 柳轻眉在同期入宫的小主里面年龄最小,平日里话也少些,但嘴又甜得很,对别的小主也都客客气气,一段日子下来与旁人相处的也还不错,只是自己屋里这两个,总想着隔三差五的给自己找点麻烦,大多时候柳轻眉也都忍了,在这皇宫里,敌人能少就少,若是刚一进宫便这般树敌,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恍惚间便也过了半月,新小主的规矩也学得差不多了。只等着等上几天挑个好日子,便就可以陆续侍寝了。 眼见便是学规矩的最后一天了,新秀女们难免比平时更加聒噪些,三五成群的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柳轻眉却只想着学完规矩之后便好好的睡上一觉,这宫里当真是比不了家里的,不管做什么都有条条框框的规矩,这半月下来可是把自己累得够呛。 郭嬷嬷体谅新秀女们学规矩辛苦,一天里时不时的便让她们休息一下。今日的天气比平时还有热上一些,休息的时候秀女们都夺去了树荫底下,平时跟她们待在一起的郭嬷嬷今日休息室也被太阳晒得回到了自己的厢房里。 柳轻眉本自己在角落里坐着,恍惚间只听见一阵笑声,抬眼一看,几个秀女围着秦白薇,正齐刷刷的朝着自己这看,柳轻眉想都不用想也知道这秦白薇又说了什么嘲讽自己的话了。 她也懒得搭理这些人,便蹲在墙角,将头埋进胳膊里,她皮肤白皙些,这样整日的晒着,难免有些难受。 “哟,这位姑娘,”柳轻眉只感觉到有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随后便听见了秦白薇的声音,“劳烦去给我们打些凉水来,这天气燥热,也好让我们凉爽一下。” 自现在的皇上登基一来,新入宫的小主便有了新规矩,其中有一条便是不许自己从家带婢女,与此相对的,新小主进宫起便有内务局分配好的一位粗使宫女,与新小主同住储秀宫。等到新小主被皇上宠幸赏了宫苑之后,那便就有自己的贴身丫鬟了。 这秦白薇自己有丫鬟不用,偏偏要自己给她打凉水,摆明了是要自己难堪。 “姐姐睡糊涂了不是,”柳轻眉抬起头来,秦白薇正拿了铜盆,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平日里秦白薇对自己百般刁难也就罢了,今日这般实在是欺人太甚,“不然姐姐再等会儿,我这就去别院把姐姐的粗使宫女叫来。” “哟,原来是柳妹妹啊,”秦白薇用手绢掩着嘴故作惊讶道,“我见这边蹲了一个人,只当是别院的粗使婢女跑过来了,哪里能想到是柳妹妹蹲在这里呢。”言下之意就是嘲讽柳轻眉这样蹲着,就和粗使婢女一样,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模样,没礼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