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只愿卿颜开

更新时间:2019-11-04 02:01:36

只愿卿颜开 已完结

只愿卿颜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天南地北 分类:女生 主角:肖元齐宣 人气:

《只愿卿颜开》为天南地北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红粉佳人,是宿命的轮回、前世的约定,亦或是不灭的咒。 大庸国,这个王国她只是一介女流,将依靠何人为生,爱情、生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司徒容闻言心想,我当然死了啊,不死怎么可以见到你。不过,大哥哥应该还是活着的啊。难道我没有,死?!司徒容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嘴角边是压抑的笑容。“大哥哥,你的意思是,我还活着?”宇文默点点头。司徒容再也压抑不住嘴角的笑容,欢快的笑了起来,大方的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一边还用手掐掐自己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真的诶,脸蛋也是温的,嘶——还可以感觉到痛呢”,然后从床上爬起来,跳到地上,看看自己的双手,看看自己的双腿,嗯,很好,都还在。司徒容站在原地傻兮兮的笑个没完,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的淑女形象,什么也没有重生能够更让人感到喜悦的了。宇文默看着有些手舞足蹈的司徒容,嘴角也一反常态的带着微微上扬,微扬的嘴角泄露出了宇文默的好心情。宇文默一手牵过司徒容,说道:“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好,还是躺着吧。”,一手拿过一个绣花枕头给司徒容垫在身后。“大哥哥,你也陪我躺着,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司徒容向里面挪了挪,给宇文默留出了半张床的位置。宇文默倾身给司徒容盖好被子,就脱了靴子,和衣躺在了床上。“大哥哥”,司徒容看到宇文默愿意陪着自己,感到很开心,就叽叽喳喳的跟宇文默说话。“哎呀,大哥哥,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我不想再叫你大哥哥了!我想叫你唔,我想一下啊。”“叫我默。”宇文默看着司徒容一副苦恼的样子,开口说道。“嗯,默,以后我就叫你默。嘻嘻”司徒容扬起笑脸。她觉得自己就好像在做梦一样:以为自己死了,结果醒过来发现心心念念的宇文默神奇的出现在了眼前。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高兴的呢?所以,司徒容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让宇文默看着心动不已。“对了,容容,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宇文默给司徒容描述了一下发现她的场景,以及司徒容中毒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原来,几天前,司徒丞相看着明景帝快要不行了,害怕宇文乔为了坐稳皇位而要强娶自己的女儿,以换取自己对他的支持。司徒慕知道宫里并不适合自己的女儿,他也不舍的女儿进宫。于是,他和司徒容商量了一下,对外宣称司徒容梦见了观世音菩萨,所以要去建业寺礼佛九九八十一天。然后就住到了司徒慕专门安排好了的想房里。住在建业寺一切都好,只是有一天,巧雪去取早膳了,就剩下她一个人在厢房内,就模模糊糊的闻到了一股香味,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密室里,有一个黑衣人一直守着自己。在密室呆了两天,有个小老头进来让司徒容默写《诡兵》。宇文默一听到《诡兵》,眼神一凛。司徒容看到之后得意的说:“我答应你不会在给别人默写《诡兵》的,所以我给他写了一本不对的,因为怕被发现,所以半真半假的写了。”“真聪明。”宇文默掐了一下司徒容的小脸蛋。司徒容有些害羞,但依然勇敢的看向宇文默的眼睛,说:“默,从遇到你的那天,我就决定要要嫁给你。”宇文默有些惊奇,虽然他知道司徒容是喜欢自己的,但是不确定是哪一种喜欢。现在听到司徒容亲口说早在两年前就决定要嫁给自己,反而觉得理所应当。宇文默回答了一句,“英雄所见略同。”“什么意思?”司徒容有些呆呆的看着宇文默,她觉得自己醒来以后脑子好像有点儿不够用了。“就是你决定要嫁给我的时候,我正好也决定要娶你。”宇文默耐心的解释到。听到宇文默的解释,司徒容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充实的满满的,那种感觉,司徒容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只知道那种情感体验真的太让人沉醉了。当你默默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发现他恰巧同时喜欢着你,然后牵起了对方的手,彼此郑重许下一生的承诺。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其自然。还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奇妙、更幸福的?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宇文默和司徒容久别重逢,又彼此确定了对方的心意,自是秉烛夜谈,恨不得将没有对方的那几年时间全部给补上。大约到了卯时,司徒容才平息了激动的心情,慢慢睡去。宇文默见状,悄悄起身,安排好暗卫保护司徒容。为了不会打扰到司徒容,宇文默就去了楼上的左厢房。宇文默已经习惯了卯时安排事务,辰时用早膳的习惯了。虽然快有两日没好好休息了,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十分的好。当他看到齐宣送上来的关于他们赶往上京城路上早杀手埋伏的处理后续。原来,那日在树林后的一男一女,男的其实是宇文默的暗卫,名为随影。最开始的时候是李进忠派来暗杀宇文默的,之后被宇文默收为己用。宇文默赶往上京城的那天,随影奉李进忠的命令带了一千三百名士兵化装成杀手埋伏在宇文默的必经之路上。谁知道才准备出门,就遇见张元孝的小女儿张明珠,也算是他的半个师妹,因为两人都曾在武艺上得过李进忠身边的那个神秘的“黑人”的指点。张明珠知道随影肯定是要出任务,就吵闹着要跟着一起去,随影不同意,张明珠就堵在门口不让随影等人离开。最后随影没了办法,为了不延误时间,只好将张明珠带上了。刚开始张明珠也是挺配合的,跟着随影待在一边。后来看到了宇文默这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死活要随影带着她往前一点,让她看清楚一点。随影是为了不被发现才将张明珠带着往较靠前的矮树丛的。结果刚藏好,宇文默和肖彤就施展轻功到了跟前。张明珠一边偷听一边悄悄地看宇文默,一不小心踩断了脚底下的小树枝之后,宇文默用剑刺随影也只是为了演戏给张明珠看,张明珠好忽悠,但是张明珠背后的张孝元却是个不好忽悠的。发现从张明珠身上套不出什么话,就是个任性、嚣张,被宠坏了的大小姐。留着这个大小姐还有点麻烦,因为张明珠太能闹腾了。于是就让随影假装逃脱,带走了张明珠。张明珠带着一身伤回到了张元孝身边,张元孝一问情况,气愤不已,这还得了?李进忠那个老匹夫居然让手下带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涉险?!完全不想想自己女儿那刁蛮任性的性子。至于后来张孝元想去李进忠而代之与这事之间有没有联系,那就只有张元孝自己心里清楚了。当然,这后来的事,是宇文默等人所不知道。第二日,吃完最后一粒药丸,确认余毒已清,司徒容提笔给自己老爹司徒丞相写了封亲笔信,大致提了一下自己的遭遇,最后表示要在宇文默这边小住几日。司徒慕收到信后,哭笑不得,他从女儿的字里行间读出了宇文默在司徒容心中的与众不同,“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司徒丞相自言自语道。虽然司徒慕算是看着宇文默长大的,也知道宇文默的为人。但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回了一封信,不过不是给司徒容,而是给宇文默。信刚送出去不一会儿,下人就回来了,说:“禀报老爷,小的刚拿出信给了梁王殿下的侍从,说明是老爷您给梁王殿下的亲笔书信,那侍从就从身上取下一封信,说是梁王殿下给您的回信。”宇文默知道我会给去信?司徒慕心里想着,挥手让下人下去之后,拆开了信。只见雪白的信纸上洋洋洒洒几行字:“司徒大人,见信如晤。近期事繁,他日默将亲自上门提亲,三媒六证,八抬大轿迎娶令嫒。必定待容如珠如宝。”司徒慕看完信,骂了一声“这个臭小子”,脸上却是笑开了花儿。宇文默这个小子虽然人冷了一点,但却是个一言九鼎之人。有了他的这封信,司徒慕就好像吃了一粒定心丸。他决定,明天就去上朝,看看新皇帝打算何时登基,可别忙了半天,居然是宇文默坐了皇帝,自己女儿还得进宫。当个将军夫人就够了嘛,宫里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嗯,不行,绝对不行。经过了好几天的调理,司徒容的身体完全好了起来。为了安全起见,宇文默陪着司徒容也在伊红楼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宇文默看账,司徒容看书,偶尔两人轻声交谈几句,整个小竹楼的充满着一种温情的气息。这天,司徒容看外面天气不错,也没心情看书了,一颗心都飞到了窗外,就想宇文默能带自己出去转转。可是,宇文默这几天是毫无怨念的陪着自己,自己提出要出门,会不会不大好啊……司徒容趴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竹林,又时不时一脸纠结的看着宇文默。宇文默被司徒容的目光影响的得都没心看账目了。宇文默这几天一直在核对齐宣从张元肖那里拿来的账目,虽然知道有些戍边将军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土皇帝,但没想到一核对张元肖的地方账目,也被发现的亏空银两数惊住了。光军饷一项就少了三十万两白银,这相当于拨给东南军队整整半年的军饷。“容容?”宇文默问道。“默,你看外面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逛逛吧?”司徒容还是说了出来。“想去哪?”宇文默看了看窗外的蓝天白云,确实是个好天气。“没想好,只是觉得这么好的秋日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司徒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宇文默扬手做了个手势,就有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司徒容面前。“去吧,备辆马车。”黑衣人得令就立刻消失了。司徒容知道,那应该就是宇文默的暗卫了。宇文默带着司徒容走出了伊红楼,只见停了一辆很普通的马车。司徒容被宇文默扶上了马车,才知道原来这个外表普通马车里确是别有洞天——精巧而实用。只见地下铺着厚厚的羊毛毯,车厢的四周放着固定在马车上的小矮桌,上面还专门留有放茶杯和水壶的凹槽,可以在马车晃动时保证茶水不会溅出来。马车的车窗也是用一种特殊的娟纱做的,可以看到车窗外的一切,外面却看不到马车里的情况。马车中央摆着一个小巧的棋盘,两侧放着坐垫。宇文默和司徒容分坐两侧,说道:“要走比较远的路,我们可以下棋。”司徒容不禁有些好奇,“我们这是去哪儿呢?”“带你去看看我的好孩子。”宇文默难得有点幽默的说。“孩子?难道是……”司徒容有些迟疑了,但看到宇文默鼓励的眼神,说:“黑云?”“恩,带你见见它。”宇文默因为最近事情多,很久没有去看黑云了。以前在军队的时候,宇文默都是天天给黑云洗澡的。而司徒容知道黑云,是因为宇文默提起过一次黑云救了他的事。那是四年前的一次看似很平常的战役前,那时候宇文默刚到西北没多久。虽然那时宇文默还只是西北大将军黄鹤手下的一个中郎将军,但因为明景帝存心锻炼他而被安排独守一城,江城。宇文默给黑云喂苹果——黑云最喜欢吃苹果了,每次出战前宇文默都会给黑云喂苹果。黑云的反应十分不对劲,不搭理宇文默只是一个劲的冲着的马槽“噗噗”的喷着气。宇文默觉得奇怪,就让马倌过来看,马倌说没有任何问题。宇文默感觉还是不放心,就让肖元过来看看。肖元本来不愿意的,结果一去,发现马槽里的的草料被下了泻药。于是第二天宇文默的队伍没有出战。结果当天傍晚,宇文默亲自去给黑云喂草料,发现黑云非常焦躁,不肯喝水。宇文默以为是黑云太久没出去了,于是解开绑在柱子上的缰绳,牵了黑云出去。黑云牵引着宇文默走到离马厩处不远的一座城墙,然后用前踢开始刨土。宇文默也不顾身份,凑到城墙底闻了闻,居然有硝的味道!宇文默连忙回营地带人去挖墙脚,挖出了近几百斤的炸药!宇文默再让肖彤、肖元和齐宣去了其他城墙底下查看,居然也挖出了不少炸药!宇文默知道,这是有内鬼!宇文默知道自己阵势这么大的挖出了炸药,背后之人肯定是知道了,宇文默干脆大张旗鼓的调查此事,杀他个措手不及。后来查到了西北大将军黄鹤的儿子黄文涛头上。宇文默先派人快马加鞭将这个消息送往上京城,然后再派人将同是中郎将军的黄文涛绑了,送到了黄鹤那里。原来,黄文涛认定子承父业,将来会是自己成为西北大将军的。到之后宇文默的到来使他担心宇文默会抢走西北大将军之位。所以就勾搭北蛮,一边暗中给战马下药,一边在城墙底下埋炸药。即使他知道这样会使江城不保,会让城内百姓流离失所,但为了铲除异己也在所不惜!只是计划才刚刚开始,就被宇文默识破了。西北大将军黄鹤知道之后,气愤不已。自己一生兢兢业业的守住大庸的西北大门,守护着国家百姓,结果却生出了这样一个儿子,加上知道通敌卖国的下场,于当天晚上就悬梁自尽了……宇文默事后想想,如果不是黑云嗅到了硝的气味,他还真没绝对把握从外面敌人环绕,内里四年炸药的环境活着出来,所以,这算是黑云救了他一命。还没下完一盘棋,宇文默和司徒容就到了城郊的一个小农庄门口。农庄的“管事”早就在门口迎着了。“齐宣?”宇文默看着门口管事打扮的齐宣有些惊讶。“呵呵,我可是特地来看少夫人的”齐宣说着,就配合的探着脑袋看微微落后一点的司徒容。司徒容大大方方的上前走了一步,在宇文默身边站定,笑眼盈盈而又仪态大方的任由齐宣打量。齐宣有些吃惊,这小姑娘看着文文弱弱的,没想到有这么好的气魄,果然不愧是宇文默看上的人。且不说齐宣长得五大三粗的,就他那在西北磨练出的“匪气”,别说是个一般的大姑娘小媳妇,就是文弱些的男子,也是不敢直视的。宇文默看到齐宣面露赞许之色,知道司徒容在自己手下们那儿的第一关算是过了。虽然只要自己喜欢就好,但宇文默还是希望自己的手下和兄弟可以真心接纳她,尊重她。宇文默冷哼一声,说道:“杵在门口干嘛?还不带路。”齐宣连忙侧身,请宇文默和司徒容进去。宇文默将司徒容直接带去了马厩,说:“我先让你见见黑云。”“好啊,我对黑云好奇了很久了呢。”司徒容笑着说道。此时正是上午阳光最好的时候,足够明亮,却不会让人觉得刺眼。阳光刚好透过缝隙照射到了司徒容的扬着笑的脸上,小姑娘如若凝脂的脸上被照映出淡淡的光晕,让人感觉司徒容就像仙女一样。宇文默仔细的看着司徒容,只见司徒容她脸朝着自己,身形纤细,小细腰更是盈盈一握,长发直直的垂到腰际,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地挽了起来,一身红衣,阳光一映衬更是粲然生光,只觉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司徒容方刚刚过了十五岁,正是刚及笄的花季少女,只见她卫视粉黛的脸,肌肤胜雪,娇美无匹,五官不是特别出色,但组合在一起却奇妙的让人觉得很舒服,清新动人。一身似火的红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银色的花纹,就好像也有着鲜活的生命一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