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爱你不易

更新时间:2019-11-06 02:49:49

爱你不易 已完结

爱你不易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小虫虫爬树 分类:女生 主角:沈晟赫小可 人气:

小虫虫爬树新书《爱你不易》由小虫虫爬树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沈晟赫小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火光般的晚霞浮在头顶,余晖将暖暖的光芒撒在行人身上,秋叶从树上旋转着悠悠落下。我和沈晟赫推着自行车从那些色彩斑斓的落叶上踩过,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不紧不慢地往家的方向走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那个自称为我爸爸的人出现已经将近一个月了,他在这段时间内再也没有出现,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妈妈。那一场风波仿佛只是我的幻觉而已,好像它从未发生过。生活依照迈着悠闲的步伐前进着,平静的没有一点波澜。只是班里关于我的流言蜚语却越来越多,就像是隐藏在阴暗处的虫子,在某一刻收到指令突然大量爬出。我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独自和沈晟赫没心没肺的笑闹,只不过心里有一块小小的地方会钝钝的疼痛。

放学回家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我的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赶紧推开门进去大喊一声:“妈妈!”回应我的是被吹的猎猎作响的窗帘,眼前的地上东西碎了一地,凌乱的如台风过境。仔细一听还有隐隐的哭泣声,我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我用眼睛四处搜寻妈妈的身影,然而目所能及哪里都没有妈妈那道纤细却坚强的身影。我克制地抑制住心里的恐惧,一步步挪着脚步走向声音的发源地---妈妈的卧室。深棕色的大门在我眼前被缓缓打开,被隐藏多年的秘密终于浮出水面。

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想像中的零乱和颓废,反而是一个被布置的清新雅致、就连空气中都浮动着淡淡花香的温馨房间。正对墙头的墙上挂着一幅被放大的结婚照,年轻时的妈妈和一个陌生男人靠在一起。两人的脸上都是浓浓的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妈妈静静地依偎在那个男人胸前,放在胸前的手被那个男人用手包裹着。还有许多两人的合照被摆放在各个触手可及的地方,每一张照片都是相同的幸福感。而照片上那个男人竟然就是我所遇到的那个自称为我爸爸的人,两者的样子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照片上的阳光,让人有安全感;现实中的阴暗,只想让人躲得远远的。难不成他真是我爸爸?那他这次回来又是为了什么呢?妈妈这段时间反常的行为又是因为什么?

妈妈坐在床头抱着一张相片静静的哭泣,相片上是那个男人在一片有着细碎阳光的树荫下吻妈妈的嘴角。吻的动作细致而深情,妈妈闭着眼睛嘴角噙着幸福的笑,一对恋人正处在风华正茂的年龄。床头摆放着两个浅紫色的枕头,它们静静的依偎在一起,盆栽里的一株薰衣草幽幽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我红着眼睛来到妈妈身旁,用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我把小脑袋靠在她的胸前:“妈妈,不哭,子岸陪着你。”妈妈哭着用力把我抱在怀中,力气大到勒得我呼吸不畅,可我还是用手轻拍着妈妈的背,就像她小时候哄我一样。我听见妈妈沙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子岸,子岸,我好想他……真的好想他,可为什么我等来的却是这么陌生的他呢……”

十二岁的我相对于大人们的世界来说还太幼稚,我无法听懂妈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温热的液体顺着脖子滑进我的衣领,我一向坚强的妈妈终于承受不住失去信念后的崩溃,落下了作为一个女人柔弱的泪水,在我这个小孩子面前。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任由她把我抱在怀中取缔她心中无法弥补的悲伤。

“咔嚓”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我感觉到妈妈的身体突然僵住了。正在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穿黑衣服的人来到了妈妈的卧室,我看见来的人惊讶的捂住了嘴巴,他怎么回到家里来了!?进来的人正是我的爸爸---落永,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他冲我勾了勾手指:“来,子岸,让爸爸抱一个。”我渴望很久的属于父亲的宽厚怀抱如今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我却突然不敢接近了。我不敢看他,畏畏缩缩地躲到妈妈身后,妈妈擦干眼泪将我护在身后:“你还来敢什么!”看来刚刚进门看到的情景就是他的到来造成的了。他露出尴尬的神色,抬起手摸了摸脑袋:“那个……呵呵,我……来看看孩子。”顿了顿又飞快的看了一眼屋内的布置,摆上一副讨好的笑脸:“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等我,我在外面也很想念你们……”

“滚!”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妈妈的暴吼声止住了,“落永!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甜言蜜语吗!”妈妈瞪着一双红肿的双眼看着他,停顿了一会儿又哽咽道:“如果当初你真的爱我,你怎么会一走了之,不顾我们母女死活……”说到最后妈妈已经泣不成声了,只是用布满悲哀的眼睛一动不动的凝视他。我看见爸爸眼见闪过一丝慌乱,犹豫着上前将妈妈拥入怀中,妈妈徒老的挣扎了几下。一时间房内只听得见妈妈的哭泣声,就连空气都仿佛静止了般,房间内充溢着的悲伤和沉重压得人喘不过气。

“唉,”爸爸的一声叹息打破了这满室的沉重,“我这次回来是真想照顾你们母女俩的。”被妈妈拉住的手骤然被松开,她猛地用力推开了爸爸,像是被那句话戳中了爆发点,她怒吼道:“你还想骗我!”爸爸错愕的看着妈妈,嘴巴因为吃惊而张大成了O型,过了一会儿他镇静下来说:“你乱说什么呢,我骗你干嘛。”他走上前想去抱住失去控制的妈妈,“啪”妈妈愤怒的甩了他一巴掌。清脆响亮的声音让爸爸呆住了,我也吃惊的盯着妈妈。平时妈妈就算再生气也顶多瞪我一眼,我从未见过她怒极打人的模样,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凶是为什么呢?爸爸用一只手捂着被打的半边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妈妈,另一只手垂在身侧隐隐约约的在抖动。

安静了几十秒后妈妈眼里漫上的心疼迅速被愤怒所掩盖,用颤抖的声音责问他:“你为什么去我工作的地方骗领导说我出车祸了,需要预支大量的工资?还骗子岸的老师说她要退学,需要把学费退出来?”说完这些妈妈的泪水又如决堤似的落了下来,眼中是对爸爸彻底的绝望。爸爸脸上的仓皇失措一闪而过,随即又转变成淡淡的无奈,底着头无力道:“我在外面欠了十万块钱,被迫无奈才来找你的……”接下来语气一转他竟然拉住妈妈的手一脸哀求:“我求你了,帮我一下吧,要不然我会被他们砍死的啊!”

妈妈听到这番话出奇的竟然没有失控,反而冷静了下来。她抬手拨了拨散乱的头发,用平静无波的眼睛看着他,冷声道:“原来你是被迫才回来找我的啊,”她说这话时眼睛闪过一丝留恋,随即又用冰冷的声音嘲讽他,“呵,我这点钱怎么够你拿的,你是不是还准备去找爸妈们啊?”

他的心思被一语道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颓然的站在房间里,双眼深沉、眉头紧锁。妈妈转过身背对着他蹲在床边,从床下隐秘的角落里找出一张银行卡甩在他面前,头也不回的说:“你全拿去吧,密码是……你的生日。”爸爸的双手动了动,眼里涌起一股复杂的神色,最后低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妈妈。妈妈始终都背对着他不肯转身,他没有拿银行卡,而是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这里。“咔嗒”,落锁的声音传来时妈妈腿一软直接坐倒在地上,喉咙里溢出被刻意压抑着的啜泣声,到最后索性趴到在地放声大哭。

这一切我都默默的看在眼里,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在此后的很多个午夜梦回时总是爸爸最后的眼神,深深的无奈和痛苦,酸楚,留恋。他终究还是不愿意让这个因为他而苦苦生存,却仍然愿意舍弃全部帮他的女人,被自己再一次深深的伤害吧。

夜色渐渐笼罩在大地上,所有白天的喧哗和浮躁都寂静下来,那些在阳光下无法暴露的事情在夜色的掩盖下终于得以释放。“落永,我爱你,现在,却更恨你。”谁的话语在黑暗中低声响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