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齐女梦真

更新时间:2019-11-26 05:47:31

齐女梦真 连载中

齐女梦真

来源:掌中云 作者:嘉宁 分类:女生 主角:沈梦真顾九 人气:

新书《齐女梦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嘉宁,主角沈梦真顾九,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碧空洗,醉他乡,韶华尽去懒梳妆。屈曲回廊幽深院,敛容颜,清漏长。 至此过往,皎月飞光。 沈梦真第一世活的实在窝囊,因为这莫名的命格。她失去了太多。若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这一次,她要一个一个将这些阻碍剔除,然后许自己和他一个美满姻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来世事无踪迹,不是晴来便是阴。 沈梦真已经连着抄了三日的佛经,云裳在一旁候着,仔细地晾着写成的经卷。 趁着沈梦真活动手的空隙,云裳忍不住又开始唠叨起来:“老夫人不是让姑娘看经书修身养性么,姑娘何必要再抄写一遍,多累手啊。你瞧瞧,这么好看的手指,累的都伸不直了,这不是糟践人么!” 沈梦真笑了笑,想起前世因着祖母要求,一夜未睡抄写这《妙法莲华经》,生生将右手拇指废了,以致于后来右手总不太灵活,就连刺杀文帝,也失了力道。 她自然不能照实全说,只看着自己还很灵活的右手,笑的顽皮:“大抵是因为我心还不够静,这样写一写,总觉得更能平心静气。而且祖母尚佛,我这样也算投其所好。” 云裳性子单纯,听了沈梦真解释,手下更加卖力磨墨,喜的脸上红光满面:“姑娘,那我们加把劲,说不定老夫人一高兴,也能替姑娘请个宫里的教养嬷嬷。看那些狗仗人势的小人还敢再乱嚼舌根么。” 沈梦真忍不住笑出声来,用手指点了点云裳的鼻尖,认真的劝道:“你呀,以后可不能这么口无遮拦,知道你性子急,但是总是我房里的人,现下我不及原来,旁人恐怕也不会多让你几分。” 她对于云裳总是多一份感激的,深宫大院,若不是有云裳相陪,她未必能活到那年七夕,此刻见云裳有些羞意,又把一封蜡封的信件递给云裳,压低了声音,“算算时辰,云萝也该从祖母那请安回来了,你去迎迎她,顺便将这封信秘密送往新阳郡主府上。” 大齐民风开明,西京又在天子脚下,是以治安良好。女子单独出门也甚少惹人非议。 云裳一向好动,听沈梦真说要她出府,又是如此秘密的事,当即多云转晴。忙唤了院内伺候的海棠进来,三两下交代了活计。福了福身子,揣好信件拿了铭牌便步履匆匆的出了辛夷院。 沈梦真一向有些不太记人长相,对于辛夷院内的丫鬟,也就只有近前的云裳、云萝,以及后来的云薇记得模样,像其他院内的丫鬟,只记得个别名字,至于模样,那就更对不上了。 可巧眼前的海棠,也曾与她风雨同舟。 只不过现在的她年岁才十一二,穿着朴素,一双丹凤眼配上红扑扑的圆脸蛋,倒让人眼前一亮。 不同于云裳的明媚,也不同云萝的娴静,更像是一个喜气洋洋的胖娃娃。大约是第一次进屋伺候,整个人格外拘谨,几乎快要缩成一团。 沈梦真还记得长大后的海棠,褪去婴儿肥,出落得亭亭玉立,本可以跟着林管家安然离开沈府,要不是张嬷嬷从中作梗,海棠怎会横死于沈府! 一想到沈老夫人支使张嬷嬷做的那些勾当,沈梦真心中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只是眼下,她什么都不能做,只有尽快恢复自由之身,才有机会护住珍惜的人。 沈梦真知道海棠木讷害羞,见自己手腕也活动的差不多了,便不多言,专心的抄写佛经。 一时间,屋内只剩落笔和研磨的声音,衬着袅袅熏香,倒也安静惬意。 待一页刚刚抄完,海棠伸手拿去晾着,又声若蚊呐道:“姑娘,奴婢帮您泡茶。” 沈梦真一时没反应过来,见海棠手足无措,端着空了的茶杯,才软了脸上肃穆的神色,嘴角微微扬起:“不要怕,你是林二家的姑娘吧。” 海棠连连称是,又怕沈梦真嫌弃自己愚笨,忙磕磕绊绊解释道:“姑娘,奴婢嘴笨,脑子慢,奴婢娘怕奴婢说话不经头脑,冲撞了姑娘,所以一直嘱咐奴婢回话时要多想想,刚才没有及时回话,还请姑娘恕罪。” 海棠永远是做的比说的多,沈梦真还未开口,她自己已经跪在地上把额头磕的“咚咚”直响。 沈梦真本就心有愧疚,并没有怪罪过海棠,这会听她解释的认真,见她又是下跪又是磕头,忙起身扶起海棠,顺便揉了揉她圆乎乎的脸,笑道:“林二家的将你教的很好,我教你识字好么?” 上一世,若不是海棠不识得字,怎么会被张嬷嬷有机可乘,那个毒妇! 海棠生性愚笨,对于读书识字更是一窍不通,下意识摇了摇头,她迟疑了一会,总觉得拒绝主子不是什么好事。见沈梦真面色柔和,又大着胆子指着沈梦真正在抄写的其中一行,找了话题问道:“姑娘,奴婢看您刚刚看着这句发了呆,是这句有什么不妥么?” 沈梦真顺着海棠指的地方看过去,正是:“一云所雨,称其种性而得生长,华果敷实。虽一地所生,一雨所润,而诸草木、各有差别。” 沈梦真顿了顿,若有所思的摸着佛经上的字迹,笑容带了苦意:“你若是想知道这句有什么不妥,以后每日未时来我房里,我教你识字。” 海棠牢记自己母亲交代的规矩,不敢再做拒绝,只疑惑的点了点头,不明白沈梦真为何一定要教她识字。偏她又喜欢胡思乱想,以为沈梦真嫌弃她蠢钝,手底下更加认真细致起来。 没多久,屋外传来云萝回禀的声音,沈梦真搁下笔唤了云萝进来。 海棠小心地收拾了晾晒好的佛经,福了福身子先退了出去。 云萝进屋之后,先是行了礼,才跪在沈梦真面前,神情戚戚,就连眼角都红的犹如错点了胭脂在上:“姑娘,老夫人这次是狠了心,说下月初九要将姑娘送往护国寺的静庵里去长住。” 沈梦真心中早有计较,对于祖母来讲,不好的必然是要丢弃的。她定了定神,想着前世的今日,接着问道:“可还有没有说其他事?” 云萝却是难得的沉默下来,沈梦真瞧着她的神情,不似刚才的伤感,玉白色的脸庞带着些许微红。一双手难得的绞着衣裙。 沈梦真瞧了片刻,突然忆起,云萝是在她认识顾九之前,就已经进了门,只是时间点有些模糊,沈梦真迟疑道:“莫不是,祖母要将你抬给父亲做姨娘?” 云萝没有反驳。 沈梦真是知道的,祖母一向喜欢云萝的性子,想让父亲抬了云萝做姨娘,为沈家开枝散叶。 只是那张氏怎么可能会让云萝平安诞下子嗣,想起前世云萝无辜丧子,沈梦真有些拿不定主意。 秋夜总是来的格外的快。 桌上的佛经,笔墨还未干透。平日里熏着的沉水香混着紫金的香气,此刻扰得沈梦真有点头痛。 云萝跪立在沈梦真面前,低垂着头,语调没有起伏道:“奴婢云萝,请姑娘成全。” 沈梦真知道云萝并不愿意,她与父亲年纪相差十三岁,且又有善妒的张氏,不论前世今生,沈梦真都还是真心地出言相劝道:“云萝,父亲虽好,但母亲那里怕是不好应付,你看看何姨娘,她多年没有子嗣,你还不明白么?你若真的想嫁,我可以托林管家为你挑一门好亲事,风风光光嫁过去做正室。不必委屈自己做小。若你怕被祖母惩罚,我虽不及原来,仍能想法保你周全。” 云萝垂着头不肯言语,沈梦真知她性子倔强,此次怕是下了决心,却仍有心想助她,便道:“你今晚回去好好想想,若是真心,我便放你出去,若是有苦衷,我便与你一起面对。”说罢,摆了摆手示意云萝下去。 屋外候着多时的云裳忙进来点了灯,悄声道:“姑娘用点饭吧,新阳郡主明日便来看望姑娘。” 沈梦真没有言语,只是摇了摇头,云裳担忧地关上了窗户,替沈梦真盖上了丝被,留了盏灯,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上一世,云萝虽然失去了儿子,但是却因此得到父亲的垂爱,两人相依为命,共同支撑了沈家。 若沈梦真此次出手解决了云萝的困境,那么云萝就不用被张氏折磨,可是父亲又该靠谁,才能面对这一地的肮脏? 这世间的食人谷,又岂止沈府一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