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大清国厨

更新时间:2019-11-02 01:55:06

大清国厨 连载中

大清国厨

来源:微小宝 作者:烟枪杨柳 分类:其他 主角:那群人胡 人气:

《大清国厨》作者:烟枪杨柳,其他类型小说,主角:那群人胡,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离开无间地狱,却又一脚陷进了乱世深渊,业火缭绕,枳实伤痕满身。 如果没曾见过阳光,她便不用惧怕黑暗,可这不可期的温暖,却又被人横刀夺去。 那一天,她跪在满堂排位下,身边是起身都无力的大厨,他一手放在他的头上,泪水滂沱。 “凡承此技之人毕生工于厨艺,头可断,不可断明理忠贞之志!骨可碎,不可失五味调和之道。枳实,你此去,务必腰杆挺直!” 枳实一个头磕在地上,目中含着坚定:“定,不辱所授!” 再见到他,积血消融,春深日暖。 她锦衣下满是伤痕。 “如今……换作我来温暖你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傅瑾容站在老太太身后,手帕子塞进镯子里,给老太太捏肩。 小桌上放的碧蓝色珐琅掐丝缠枝花香炉里,升起袅袅轻烟,萦绕的满屋子都是梅花饼子的香气,连看人也是云里雾里,好似仙境。 老太太头发花白一半,眯着眼睛带着笑叫孙女捏肩膀。 丫头们都推倒门口房外,傅瑾容睨一眼老太太的脸色,转转眼珠,咬着唇儿说道:“祖母心疼哥哥,怎么不疼我?” 老太太闻言,笑出了声来,摇摇头捉住了傅瑾容脂膏一样软团团香哄哄的小手,把她从自己身后拉到面前,安抚的拍一拍手背。 “你呀,又是哪儿来的这些挑理的小话?可是看你哥哥有什么,你没有?想要什么吃的玩儿的吩咐下头的人去办,咱们家再没有那些讲究的。” 傅瑾容随着老太太的额动作坐到老太太坐的小塌的脚台上,微微蹙着眉娇滴滴轻哼一声,拉长了声道:“祖母,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不要那些吃的玩儿的。” 傅老太太向来喜欢小姑娘娇,见傅瑾容发小姑娘脾气,面上便带出来喜意。 “我们容儿不要吃的玩儿的,那你说说要什么?祖母都给你办。” 傅瑾容甜蜜蜜的笑,道:“哥哥这一向在外头读书,回来时候带回家个小丫头子,那小丫头极是不老实,见缝插针,挑拨的哥哥对我都没有好颜色,寻常擦地还要叹辛苦,无处不显示激灵,叫哥哥觉得我欺负她,我说什么哥哥都不听,祖母,我再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把那小丫头子打发了出去罢!” 傅老太太心中一奇,傅瑾容小院子里石榴的事情她是才知道的,那样的奴才言语无状没有规矩,污了家里娇客的眼睛,心这样大,打发出去也就罢了,可没成想竟然还有一个。 她看着傅瑾容的面色不大像是做伪,心中也是不大信的。 于是道:“成,回头祖母同你哥哥说,叫把那小丫头打出去。” 傅瑾容得意一笑,又是站起来给傅老太太揉肩凑趣,直到老太太午睡了,才理了衣裳出来。 葡萄跟着傅瑾容身边伺候着,把傅瑾容在室里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暗暗皱眉。不成想刚刚迈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傅瑾容原还笑眯眯一张脸猛地就耷拉了下来。 手指甲掐在她手心的软肉上,掐的她倒抽凉气。 傅瑾容凉飕飕看她一眼,恨声道:“走,往哥哥院子里去。” 她自己也知道,祖母这样许下的话不过是哄着她玩儿,并不会把她的话当真,她在祖母的眼睛里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说的话只能听得进去一半。 她须得自己抓住这小丫头的把柄,行事才算是便宜。 虎着一张脸,穿过小花园子,一路上分花拂柳,抄了近路走的香汗淋漓才到了傅瑾年的院子。 门上的小厮瞧见大姑娘来了,头立马低下去,恭恭敬敬道:“大姑娘安,大少爷这会儿不在家,一早出去拜会同窗了。要黄昏时分才能回家呢。” 傅瑾容皱眉,拿轻纱帕子抹一抹额上的汗,想了想道:“不碍的,我去哥哥的书房里找一本书看。” 说着就要迈动腿脚,那小厮低着头躲在一边去,把傅瑾容让进院子里,不想她刚行过门口,竟从远处匆忙忙跑来了个婆子。 那婆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没见傅瑾容的人,同门上的小厮很是客气道:“小哥,枳实姑娘可在么?门上来了一个说是枳实的老子,想要求见一回枳实姑娘呢。” 傅瑾容听着就挑眉,脚上动作停下来,施施然转过身,将身形隐在门口几杆翠绿竹子后面,听那婆子说话。 那小厮一早就得了大少爷吩咐,若是姑娘来了一定不能提枳实,没成想叫个婆子机缘巧合的这时候来巴结上。 于是硬着头皮道:“枳实的事情你怎的报道这儿来了,你问清楚了没有啊?没准儿就是街上闲汉听了名字,跑来讹诈的。” 那婆子闻言有些不乐意,枳实是大少爷心尖上的人这件事,满院子里现在谁不知道?不过在身边伺候了两年,年纪又这么小便这样有本事,说不得日后就有大造化!若是成了姨娘那还不尽早巴结? 于是有些不乐意的掖掖手:“枳实姑娘的事儿我再没有不经心的,那小子我细细问过,能说出来吧大少爷原本住的地方,像是常来常往的,若不然我怎敢报给小哥呀?” 那小厮听着衣裳摩擦的声儿,恨不能上去捂了那婆子的嘴,一下子好话赖话说这许多,当着姑娘呢!大少爷知道了还不定怎么罚他! 他急得冒汗,双手紧着划拉,示意婆子闭嘴,可婆子却偏偏不懂。 还奇道:“怎的小哥,你胳膊麻了?” 小厮气得闭上眼睛,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听见一管清越的声儿道:“哥哥不在,枳实歇着呢,我跟你去一趟罢。” 那婆子常年在门上呆着,一向少见到大姑娘,一间这神仙一样的人心里面爱的不成,腆着脸凑上去巴结。 “大姑娘可真疼枳实姑娘,枳实姑娘知道了只有高兴的!” 傅瑾容几不可查的往后退一步,拉开自个儿跟着婆子的距离,笑吟吟暗自道:可不是她知道了只有高兴的。 跟着那婆子去到门房,刚一迈进门槛儿,就见个破烂衣衫的泥腿老汉蹲在地上抽烟。 傅瑾容再来没曾闻过烟味,叫呛得咳嗽起来。 那婆子见状赶紧呵斥道:“不是告诉你不能在这儿吃烟?当这姑娘的面冲撞着姑娘了!” 那老汉面上不动,很有些蛮不讲理的又狠狠吃了一口,借着烟雾吞吐,拿眼睛上上下下把傅瑾容打量了一遍,那目光赤裸裸的叫人难受,葡萄皱皱眉,欺身上去把姑娘严严实实的挡住了。 傅瑾容却不惧这些个,反倒往后推了推葡萄,弹弹织金衣裳上头的灰,同那婆子道:“你去往大厨房叫一碗杏仁汤,要甜的,招待招待枳实姑娘的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