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不死佣兵

更新时间:2019-11-28 05:12:46

不死佣兵 已完结

不死佣兵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爱吃小龙虾 分类:其他 主角:张然白革 人气:

完结小说《不死佣兵》是爱吃小龙虾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然白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们有六男一女,但每个成员的出处无人知晓。他们纵横雇佣兵界,开价不菲!他们肆意现代都市,挥金如土!他们纵意万紫千红,泡妞无数!他们作风干脆果断,绝不手软!他是雇佣兵界的最强领袖,军刀!他们是雇佣兵界最贵的军团之一,军刀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他是最强悍的

当光头接到上面的命令让他们过去回合后,立马就去叫剩下的那个佣兵,可是他连叫两声,那个刚刚被他推开的佣兵,却是根本没有回应。一瞬间,光头只觉得自己的心,在黑暗之中下沉——对手,实在是强的不想话。

既然两个组员都已经死了,光头可以确信,对方不会放过自己,他开始变得紧张,虽说握枪的手仍旧坚定,可当张然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没能像平常那样,第一时间扣动扳机。

MP5终究还是喷出了火舌,光头的迟疑也就是那么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连眨眼睛都不够,但对于张然来说,这点时间却足以让他主宰一个人的生死。

张然手中的MP5更快一步,他其实可以躲在黑暗之中放冷枪,照样可以保证光头死翘翘,但这种正面的对决更容易让张然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仿若中古世纪的两个骑士。

以MP5喷射出来的子弹,在光头胸前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圆形弹孔,虽说光头也扣动扳机,但却因为子弹的冲击而失去准头,像是被卡住似的扳机,只能无奈的将子弹,倾泻在破烂的天花板上,除了抖落一片尘埃。

枪声,将整片废弃之地给惊醒,就连隐藏在角落的陈心怡,也都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她担心,害怕,更是恐惧。

张然为她找的角落很阴暗,但再怎么阴暗也比不过她此时的心情,要是张然撑不过这一关怎么办?自己被那些佣兵发现了怎么办?他们会怎样对付自己?自己又是否需要暴露身份?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就如同那接连不断的枪声,将陈心怡的一颗心打的千疮百孔。

“不!他一定会赢的!他是最强的!”

陈心怡自己都没有发现,张然在她心中已然有了一个不可动摇的地位,一个永不失败的形象,即便是在如此恶劣的情形之下,最终陈心怡还是会告诉自己,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张然,当噩梦过去之后,张然一定会来拯救她!

脑海里想着这些念头,慢慢的陈心怡竟然不觉得那一阵阵枪声可怕了,她甚至开始主动去分辨那些枪声,去去细细品味其中的不同,即便是间或传来的惨叫声,也无法让陈心怡感到畏惧,相反,她会为张然的胜利而暗暗鼓掌。

时间过去了多久,陈心怡并没有概念,当周遭的陷入一种突如其来的沉寂时,陈心怡才从那种莫名的兴奋之中清醒,而当她清醒过来时,就看见了张然。

张然脸上仍旧是那副表情,或者确切的说是没有表情,但对于陈心怡来说,这张没有表情的脸不会让她难受,只会让她觉得安宁,就如同小时候她最爱抱在怀中的那个娃娃。

“都……死了?包,哦,你的包,我保护的很好,没丢!”

忙不迭的将那沉甸甸的包裹双手奉上,此时的陈心怡可怜巴巴的如同被人遗弃的小狗。张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其实他真没有半点在陈心怡面前扮酷的意思,那有意思?

为啥一阵子不见,陈心怡的态度好像迥然不同了?

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张然却没有心思去深究。他顺手将背包接过挂上肩,随后将一把MP5递给陈心怡。

“我……”

沉甸甸的MP5,放佛还带着硝烟和浓浓的血腥味道,这让陈心怡有些茫然。手枪她勉强可以接受,可是这泛着蓝光的微冲,难道张然希望她成为一个女战士?

“帮我拿着。”

张然的话,让陈心怡心中微微一松,随即点头,老老实实的当了搬运工人,此时的她双手怀抱着MP5,像是抱着个孩子。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码头,找一个人。”张然带着陈心怡在废墟之中穿行,他手中没有地图,脑子里却像天然带着GPS,几乎没有绕过弯路,只是朝着一个方向行走着。

一具尸体出现在他们经过的路边,那是个骷髅会的雇佣兵,两眼之间的位置有个拇指大小的血洞,黑色污血还在汩汩而出。从其瞪着的双眼来判断,他应该死的很不甘心。

在与张然一起经历了这许多之后,陈心怡对眼前的尸体已经没有多少恐惧了,她只是紧随着张然的步伐,以免走失了这个能让她产生无比安全感的男人。

原本张然就是要去码头的,所以路线根本不会有错,从废墟里穿出来之后,一排排塔吊,高耸的集装箱山,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深深的吸了一口海边才有的风,张然转头冲陈心怡道:“扔了吧。”

“什么?”

“枪。”

“哦。”

陈心怡赶紧双手一抖,MP5哐啷落地,她以为自己做的很好,殊不料张然脸上露出个苦笑,随后将蹲下将MP5重新捡起来,用衣角裹着细细的擦拭一遍又扔出去,“尽量不要留下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指纹也包括在内。”

陈心怡感觉自己的脸皮有些发烫,她往日里觉得自己很聪明,可事实上在张然面前,她好像什么都做不好。

“走吧。”陈心怡的表情让张然不禁莞尔,他突然觉得自己干嘛要这样要求陈心怡呢,她只是个女人,一个普通女人而已。

白革只是给了张然一个代号,古怪的代号。张然在海外纵横多年,自然知道该找什么样的人去打听,所以他要找到蓝胡子并不难,而且蓝胡子真的是个大胡子,而不是蓝胡子。

这种需要用梳子才能打理好的大胡子,在亚洲人中并不常见,不过生胡子的那张脸,却黑里透着红,一看就是长年在海上求生活的那种人。

想来蓝胡子的日子也不算过的太好,否则也不会四十出头了,还要亲自出海。像蓝胡子这样的蛇头,能够活到今天,既没有缺胳膊断腿,也没有进班房,唯一的理由,就是因为他的嘴巴很紧,紧的从张然找到他,到船开,他都没跟张然说过一句话,更没有多看陈心怡哪怕是一眼。

“我们这是偷渡……”

或许偷渡这种经历让陈心怡感到新鲜,不过这种新鲜里也带着一丝紧张。

“去港城。”

蓝胡子是个很有办法的人,白革也是个很有办法的人,否则他不会找到蓝胡子,而蓝胡子也不会让偷渡者身份的张然和陈心怡,大大方方的站在甲板上吹风。

这一点就连张然都佩服,老鼠怕猫是天性,敢主动跟猫打招呼的老鼠还能叫老鼠?不管叫什么,反正张然觉得不该叫老鼠。

蓝胡子将张然两人按约定送到港城一个私人码头上岸,随即就驾船离开,此时的陈心怡,还沉浸在一种虚幻漂浮的感觉之中。

“这就到港城了啊?”

“不然呢?”张然环顾着四周,很显然白革那小子的小资病又犯了,竟然是将上岸的地方选在了一处游艇码头,幸好此时天色尚早,这游艇码头上几乎看不到人。

可现在没人不代表就碰不到人,而不管张然还是陈心怡,此时身上的穿着打扮,既不像是游艇的主人,也不像游艇码头的工人,最安全的方式,莫过于尽快离开。

“我去打个电话。”

注意到码头边上那个蓝颜色的公共电话亭,张然领着陈心怡快步过去。

电话亭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但为了安全起见,张然还是将陈心怡拉进来之后,才把门锁上,如此一来,两人身体紧贴,让陈心怡感觉很暧昧,她低着头,尽量缩着身体,不敢看张然一眼。

其实她即便看张然也没什么,因为此时张然正忙着拨号码,他要找一个人,而这个人,就连白革那小子都不知道。

“老刀,是我。”

“大岛山?好吧,我知道了,不,不用你来,我们自己会过去。”

“是……是有一个……朋友。”

张然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低头看了快要缩成一团的陈心怡。

“去大岛山?”

两人出了电话亭,陈心怡跟着张然,走出几步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有更好的地方么?”

张然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两眼不停的扫视着四周,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没有,我对港城不熟悉。”陈心怡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话到这里,陈心怡本是要低头赶路的,却不料张然停下了脚步,有若实质的眼神,上下扫视着陈心怡。

“怎么,我有什么问题?”

感受到张然的眼神,陈心怡不由得紧张,甚至比被骷髅会追杀,躲在角落时还要紧张。

张然的嘴皮子动了动,最终却是没有发出声音来,只是深深的望了陈心怡两眼,这才又摇了摇头,却是什么都没说。他这样的表情,反而是让陈心怡暗中紧张,一路低着头,却也不知道在考虑着什么问题。她这样反而是好,至少将步行的劳顿问题给忽略了,只是显得略微木然了些。

即便此时天色早,但街上也有不少车辆行人,张然与陈心怡这一对显得有些不同,说是男女朋友吧,却没走个肩并肩,说是陌生人吧,年轻女子又跟着亦步亦趋。

路人们的眼神提醒了张然,他脚步稍缓等陈心怡上来,将胳膊一抬,低声道:“挽着我。”

“嗯?”

思想走神的陈心怡一时没反应过来,冲着张然两眼发愣。

见此情形,张然心中无奈,干脆展开右臂,一把将陈心怡相对“苗条”的身躯,紧紧的拥入怀中。如此一来,张然觉得外在看来是正常了,但陈心怡的那张脸,却是腾地一下子红到不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