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嫡女狂妃,闲王太粘人

更新时间:2019-11-29 06:08:22

嫡女狂妃,闲王太粘人 连载中

嫡女狂妃,闲王太粘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素菇凉 分类:其他 主角:玉佩苏媚 人气:

新书《嫡女狂妃,闲王太粘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素菇凉,主角玉佩苏媚,是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前世,她身为江湖儿女,用尽一切办法,助他登基为帝, 换来的不是一世一双人,而是后宫佳丽三千, 她知无法改变,却也无心争宠,远离后宫争斗, 奈何,她却不知,身在皇后之位,就是一种错, 家人被陷害密谋造反,三百余口葬身火海, 而她成了阶下囚,夜夜受折磨枉死, 重生而来,却成仇人之妹,可笑可叹, 今生,主母笑里藏刀,处处挖坑, 姐妹各怀心思,摆不脱的麻烦, 斗主母,斗姐妹,无心情爱,只想手刃仇人, 可当冷情的她,遇上热情难缠的他时,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苏挽月态度的忽然改变,慕子瑜愣愣的,不知所错。

“好好的,怎么了?”

慕子瑜一脸茫然,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他今儿可算是见识到了。

可他又是个见不得人闷着不发话之人,便找些话说,“你别不说话啊,要是我说错了什么,我改天送你一件宝贝行不,实在不行,祈福节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如何?”

祈福节!

苏挽月心里咯噔了一声,前世的祈福节,便是她噩梦的开始,她的家人,她的孩子,都葬身在祈福节的那场火里,而她也在那一日,成了阶下囚。

心莫名的疼了,苏挽月寒声道,“王爷请回吧。”

慕子瑜越发郁闷了,“苏挽月,你怎么了?”

然而,苏挽月全是一掌劈了过去,慕子瑜为躲避,退到了门外,只听“啪”的一声,门关上了。

慕子瑜敲门,也不怕将山庄里的人引来,“你说句话啊,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累了,王爷请回吧。”

低低的,带着隐忍的声音传来,苏挽月的心止不住的颤抖着,刚刚与慕子瑜谈笑间,她竟有些满足,想着以后若是天天如此便足以。

这样的念头,不该是她这个背负着仇恨重生人该有的念头,连想都不能想。

陌家的惨案,她必须为她,为陌家讨回一个公道。

可是,公道从来都是权利顶端那个人说了算!

所以,苏媚,慕子亦,都是她要毁掉的人,

而慕子瑜,正如苏郝说的那般,皇室中的人,能将你捧上天,也能将你踩在脚下,她该敬而远之,而不是如刚才那般,竟与他说笑。

自那夜将慕子瑜赶走之后,慕子瑜再也未曾出现过。

而苏挽月也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练清心诀当中,这纳兰夫人原主也没什么记忆,只知是个奇女子,能文能武,这清心诀便是纳兰夫人自创的。

这几日练下来,苏挽月觉得神清气爽的,身子似乎也强健了些许。

可她不想过的祈福节还是来了,早早的,祖母便命人准备好了祈福的天灯,去往望波湖,那里是放天灯的场所,每年这个时候,男男女女都在那里放天灯。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遇上自己钟意之人。

可是,看着熟悉的望波湖,苏挽月的心如刀割一般,这里,有着她最美好的邂逅,也有她最不愿想起的噩梦。

那时候太单纯,一次次的美好偶遇,让她相信是上苍安排的缘分,从此便陷进去,无药可救,殊不知,只是那人的别有用心。

苏挽月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今日来不是为了缅怀过去的,她来是要去见一个故人。

这望波湖上,有一座画舫,很大很奢华,京都不少权贵都喜欢来这里,而那舫主在传闻中也是绝色美人,奈何却是终日里面纱示人,以至于鲜少有人见过她的真容,而恰恰是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才让画舫的生意这么好。

“柳儿,我有些饿了,你去帮我买点点心吧。”

柳儿不疑,点头离开。

见人走后,苏挽月走到了画舫停的地方,一个点足上去,对了暗号,便由一个姑娘领进了进了船舱。

船舱内,歌舞升平,而岸边,却是百姓们的祷告声,还真是鲜明的对比。

“公子,看着面生,可有钟意的姑娘。”

“我要见你们舫主木染。”

那年轻姑娘一听,脸色瞬间变了变,木染是舫主的名字,可知道之人少之甚少。

苏挽月挑眉,“怎么,不能见吗?”

“公子请稍等,我这便去问问舫主的意思。”

约莫片刻,那年轻姑娘返回,“公子,这边请。”

那年轻姑娘将苏挽月领到了一间屋子,屋子里熏了香,很好闻,有些熟悉,有些陌生。

正失神之际,一白衣女子走了进来,举止端庄典雅,然而却是脸上带着面纱,将容颜遮住,只露出那一双水灵的眼睛。

木染进来微微施礼。

苏挽月淡笑,“在下也是听闻舫主绝色容颜,前来一睹芳容。”

“既是听闻,便有作假。”木染不卑不亢,却也是挑明道,“龙云山庄五小姐,倾城之姿,只需照一照镜子,便能看见绝色佳人,又何苦来看奴家?莫不是五小姐前来另有所图?”

也不愧是她前世选中的人,只一眼,便看出了她的伪装,还能点名道姓。

“借琴一用。”

木染微微眯着眼,目光里带着一丝探究,不过随即吩咐道,“缘霜,去给这位公子取琴来。”

琴取来,苏挽月却未接琴,只是随手拨动了几根琴弦,那琴弦发出的几道音,让木染震惊错愕,“你是谁!”

“世有无妄之福,又有无妄之祸。”苏挽月浅然一笑,“只是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听到木染姑娘弹奏的无妄曲。”

无妄曲!

一听这三字,木染再也无法淡定,连忙吩咐身边伺候的丫鬟,“出去,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里!”

屋内,只余苏挽月与木染,木染眼神里带着凌厉,质问道,“你为何知道无妄曲!”

“你木染的名字,还是那人取的。”苏挽月坐下,倒了杯茶,意味深长道,“陌轻舞死前,我在她的身边,是她告诉我,这里的存在。”

木染,是她前世还未入宫前的侍女,后来为了帮慕子亦,她便让木染建了这流连忘返的画舫,即便是慕子亦也不知道,而她为了复仇,确实需要势力跟人手,否则她举步维艰,只不过,断然是不能告诉木染她便是重生的陌轻舞,毕竟这重生一事,谁能相信?

“主人她……”木染的心揪了起来,“她真的死了吗?”

“是!”苏挽月很平静,拿出了一封她伪造的信,明明她便是自己,却要假装自己,还真是说不出的滋味。

“你看了此信,你就会明白。”

木染看完信后,眼泪湿了面纱,“我早就劝说过主人,那慕子亦不靠谱,可她偏生一意孤行,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不过,下一刻,木染却是话锋一转,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利剑,架在了苏挽月的脖子上,“你是那苏媚的妹妹,我家主人又怎会告诉她仇人妹妹这些,你究竟有何目的,不说我便杀了你,杀不了苏媚,杀了她妹妹去给主人陪葬也不是不可!”

苏挽月笑而不言,这木染还是如此警惕。

“锁魂令,你可随身携带着?”沉默了片刻,苏挽月幽幽道,“她曾经是不是说过,若有朝一日,她如果出了事,有人告诉你打开锁魂令的办法,那你便要听她的吩咐。”

木染动摇了,锁魂令确实只有主人才知道如何打开,若主人不告知,这苏挽月又岂能知道,难道……

想着,木染将锁魂令拿了出来递给了苏挽月,只见苏挽月三两下便打开了锁魂令,而那锁魂令中,其实没有什么贵重之物,是前世里她用她的发丝跟慕子亦的头发编成的同心结。

看着锁魂令被打开,由不得木染不信,见令如见人,木染来不及多想,跪地,“木染见过主人。”

“起来吧。”

木染不再怀疑,直言道,“既然主人告知你锁魂令开启的方法,那你以后便是这流连忘返真正的主人,这画舫是主人生前命木染建的,如今主人已不在,木染也无心经营下去,至于木染的去留,还请姑娘吩咐。”

“如旧吧!”苏挽月淡淡道,“这里,以后将会是整个京都最热闹的流连忘返。”

木染不解,可也未多问,既然主人选择了苏挽月,那自然有主人的道理,她无条件服从即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