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云

发布时间:2018-02-06 21:36:09 归属:qq日志

编辑荐:星夜无尘,月色如银,怀着沉甸甸的心情,阅一本沉甸甸的书,沉甸甸的灵魂在此刻和古今大儒畅谈溪前,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星夜无尘,月色如银,轻启书页,畅诉心声。在东坡居士行云流水般的快意诗篇间流连,他“雪沫乳花浮午盏”的清欢消除了我一天的疲乏。陶醉,恍若对酌之后,又觉醍醐灌顶,抛却了那些纷纷纭纭的嘈杂。历史的缝隙间飘来一缕清风,这缕风蕴藏着多少岁月的风尘,这些风尘,可曾沾染了居士岸然的道袍?书页静默,健笔凌云划破长空,挥毫纸上——“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初读苏轼,他是那个只凭“芒鞋竹杖”便可横扫人生这条泥泞路上千万不速之客的豪逸侠客,纵风急天高,大雨倾盆,只凭一声引吭,便拨云见日,傲然徐行——潇洒作琴,乐观为弦,踏出的每一步都在弦上铿然奏响。宦海浮沉的愁苦凄然,和乐声碰撞,消逝在海阔天空下——对一张琴,且歌且行。

再读苏轼,他飘逸的衣襟已经沾染了昨夜的露珠和今晨的泥土。“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可那个口无遮拦,有点孩子气的苏轼真的会归来吗?乌台诗案后,在“漏断人静”时,他叹“寂寞沙洲冷”;他由一只傲对青天的鹰,挫败成“惊起却回头”的雁。天才的灵魂在孤苦中飘零,唯一的知心人,是一壶壶浓烈的酒——对一壶酒,且悲且饮。

此刻,苏轼的形象在我心中愈发鲜活,在我眼前愈发清晰——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也在尘世间行止,俯仰;虽然他被供奉在文学的庙堂,但他终究生存于融入人类的汗水、呼唤和眼泪的黄土之上。他的生活中不仅有“飘飘乎如冯虚御风”的逍遥,更多的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是“多情却被无情恼”,是“共粉泪,两簌簌”。借酒消愁固然可以解一时烦恼,却不能解毕生心结——谁愿意埋葬向往于这虚假的慰藉之中?谁愿意沉寂低迷于这可悲的麻醉之中?

独对寒月,千言万语蕴蓄在一支笔中,月光如雨,点点滴滴似轻扣,直落在他心间的那条溪,激荡起层层涟漪——世事纷纭中,如何保持一身浩然气?是“归去”还是坚守一颗思政之心?是思索,是挣扎,更是彻悟之前的“突围”,历历往事化为一朵朵云,映衬在他的心池,投射出明净的未来,在这方池中荡开笔尖上的陈墨,洗去的是一路栉风沐雨的困倦,留下阅过千帆的沧桑。这一夜,虚苦劳神的烦恼幻化为他澄澈心池上的一朵朵云,不觉污浊,不觉厌恶,它们只是随风而来的一位位过客,在不经意间装点了他的生命——对一溪云,在溪前洗砚,铺开宣纸,操控肆恣的才思描绘溪上的每一朵云,赋予忧愁和羁绊缕缕墨香,丝丝淡然。

耳边隐隐响起悠然的丝竹之声——那是东坡居士旷达的情怀在时空中激起的回响,是居士在书页那端向每一位冒昧拜访他的人的亲切对话。轻抚书页,隔着时空,居士对云时的顿悟携着智慧的温度和旷然诗意扣响我心,我的心池之上孤鹤踏过,荡开郁结在明净池上的云。而我相信,那羽衣翩跹的孤鹤是居士的魂灵,在永恒的时间里畅游了千年,无形无踪却随处可觅。

当我们把思绪都投入到纷纭琐事,忧愁,欢喜便充斥我们的生活;但漫步书径,一种“对云”的人生态度总能启迪我们把每一段经历都视为云烟,从容面对。“有字之书”的内核终究是“无字之书”,阅遍“有字之书”,方得“无言之悟”。

星夜无尘,月色如银,怀着沉甸甸的心情,阅一本沉甸甸的书,沉甸甸的灵魂在此刻和古今大儒畅谈溪前,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相关推荐

看一下吧 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

    (0)
    0%
    (0)
    0%

    qq日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