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我是白衣少侠

更新时间:2019-09-26 05:03:06

我是白衣少侠 连载中

我是白衣少侠

来源:落初 作者:春寒知年少 分类:武侠 主角:陆刘定胜 人气:

主角是陆刘定胜的小说《我是白衣少侠》此文是春寒知年少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清风巧遇明月,画壁恰逢雕栏。世上痴人万千种,可付一剑。我有一剑,名曰“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已经深沉,连带着已经运功通脉两个时辰的安意如也疲惫了。她的神色有些恍惚,这么长时间的内气通脉对于她而言,也是一件浩大的工程。

调息着自己仅存的内气,安意如不再理会床榻上依旧没有动弹的少年。生死有命,她做了所有她所能做的,剩下的只能看少年的意志与运气。

你无法救活一个想要死亡的人,你也无法救活一个注定要死的人。

烛影摇晃,忽然间安意如对身旁自己的弟子冷冷地吩咐道:“去把那个臭丫头看好了。”一身道袍已然湿透的少女点头应下,脚步细碎快速,她确实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当对于自己师父的恐惧渐渐消退,她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也会对面前这赤条条的身体感到害羞。

然而名为优昙花的女魔头并没有想这么多,虽然她决定救下陆白衣,心中对于别人的恨意却并未消退。或者说,她对陆白衣越好,她就对那个男人越痛恨。

只因为,恨不逢时。

这世上终究是太多巧合,太多错过,不是戏剧,胜似戏剧。

可惜安意如也明白,自己的愁与怨,并不重要,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是这少年的意志与生死。

她看得出来,少年对于生死是多么淡漠,仿佛无所牵绊的纸鸢,顺风而生,落地即死,无需辩驳,不愿挣扎。

也许这世事对于他而言,确实很残酷,然而安意如不愿纠缠于这些,她的心痛很任Xing,可是她觉得,自己有这个任Xing资格。

或者说,这世上,除她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呢?

“确实有点……痛啊。”

叹息着说出这句话,陆白衣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放弃抵抗,顺从身体的意志,陷入昏厥。

稠黑如墨的剧毒刺激着少年血肉中深藏的炁,这股黑色的浪潮在不断侵袭着,也不断地被那最纯正的炁所消磨。

正如安意如所料,这股剧毒的毒Xing被消磨之后,残余的边角和那些无所不在的炁混合着,凝结成了经脉的雏形。

但这种雏形依旧是有毒的,而且会与陆白衣的血肉渐渐融合,最后能否熬过这种深入骨髓的毒,就只能,看他的运气了。

陆白衣知不知道呢?他大抵是猜到了,可是猜到是一回事,要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与别人不同之处,正是他总是希望自己为难,只有身处矛盾之中,才能证明自己的重要,才能够揭示自己存在的意义。用通俗的语言解释,这,大概就叫做“作死”。

被疼痛所震慑,然而又保持着意料之外的清醒,少年的眼中流转着霞光。他明白,这就是所谓的虚幻中的真实,自己所渴求的答案,其实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前世的他被重重枷锁所桎梏,每日游走于疲惫和矛盾之中,他害怕又欣喜,想要逃离又无处可去。

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去。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或许诸天神佛看他可怜,施舍了这样的机会,可是他又不愿了,他莫名地骄傲着,想要拒绝。

这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的是,依旧活着。

这俗世浑然如火宅,满身灼烈,不由心焦,那么坐忘空无,远离尘世,能否了结,能否无有悲伤。

陆白衣不知道,他所拥有的智慧难以解释,而别人所告诉他的,他不相信。

是的,这世界婆娑起舞,清影如幻,一切尽然虚假,无有真实。那么源于他自己的内气,又是何物?

他依旧记得那一日走火入魔时的感触,那一瞬他无比贴合这个世界,像是找到了最终的归宿。

所以不愿轻弃,所以甘心沉沦。

久行于沙漠,所以渴求雨露。久困于苦海,所以漫寻船舸。久迷于长夜,所以期骥烛光。他沉沦日久,所以不敢遗忘。

那么,是否该结束?

或许不该,哪怕只是为了,那种些许的真实。这才是他将燃未灭的心念,才是他此生应有的追求。

这心好似燃着火焰,然后新生的经脉中雾气悄然升腾,默默贯通。

“师父,那小贱人跑了。”陆芷微没有推门,只是敲了敲,然后在门外询问道,“要不要去把她抓回来。”

安意如月眉轻皱,她确实是想要呵斥。明明是陆芷微故意放跑的,你们俩可是姐妹,一向多疑的安意如会相信是那个臭丫头自己逃走了吗?可是,这边的少年刚好有了苏醒的痕迹,转念一想,她也就消减了心中的戾气。

给少年把着脉象,她轻轻叹息了一声道:“算了。”

是啊!算了吧,纵然那道身影,那个负心之人还没有远离,但也应该到此为止了。为了面前这个少年,稍微放下一些仇怨,也应该不过分吧。

或许她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被她救活的少年,在她心中的分量,已经超过了她自己的预期。

门外面,陆芷微应声而退,她大概明白,现在自己的师父并不希望被打扰,也没有了惩治她的意思。更何况,她自己也不想再进入那个房间,她放走了她的妹妹,当然做好了被安意如责罚的准备。只要不死,有什么是不可以被牺牲的呢。复仇是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一个就够了。她所期望的是,她的妹妹就不要成为自己这样的人。

优昙花终究是优昙花,虽然不愿再在与陆家的仇怨之中深究,但是她明白此处已不是安全的容身之所了。

那个小贱人终究会寻人来报复,就算她不来,这地方她们也住了太久,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的仇人又那么多。

仔细想想,天下之大,也只有终南山才是她的容身之所了。

此刻回复内气时的虚弱,让她不再有那种视天下英雄如无物的骄傲,于此时,她也会想起那个曾经冷冷清清的家,她曾经生活学艺的地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