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淡出江湖

更新时间:2019-10-02 04:16:04

淡出江湖 已完结

淡出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马丁一 分类:武侠 主角:武林谷 人气:

《淡出江湖》作者:马丁一,武侠类型小说,主角:武林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平静了无数年的江湖,在两个堪破天道玄机,武功已入化境,被武林公颂为神人一般存在的海外奇人樊篱和漠北异人梦天涯,为了印证毕生武学,双双拼死在了绝命谷谷底,在生命的最火一刻,双双留下毕生武学精华,只为造福天下,那知道天下人贪自当头,到头来弄了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武林黑白两道上的不少人都不顾生死的纷纷赶上绝命谷。期望夺得武学,称霸天下。  可谁知道,因此引出来五个暴戾的杀人者。使一向平静的江湖乱起来了。  几天下来,绝命谷一带武林数十高手,离奇残酷的被杀。数十年盛名一夜间成了虚无......  这是江湖上数百年来所不能想像的谋杀,这般血腥残酷的杀伐,震慑了武林黑白两道。  毫无疑问,这残酷的谋杀行为,同样只是要取得海外奇人和漠北异人的两片血襟而已。  故事才刚刚开始,精彩有待我们一同关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何故呢?呵呵,这接下来的一幕,倒是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呢。

只见,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竟是一张不到二十岁,眉清目秀的少年脸孔。难道,这世间竟真的有人练了什么青Chun永驻的绝世神功?

那周坤也将另外两人的面纱揭起,更是同样的现出两个少年人面孔来。几人无不惊讶万分,两兄弟几乎不敢相信,口中只一个劲的道;“不可能!不可能!铁掌兄是死在这三个少年手里的?”

十年前,天山一带数十个武林人物离奇残酷的被杀害。凶手会是这样三个少年人么,有谁能够相信?那时的他们最多也不过八九岁啊!

难道说真的是三个魔头练了什么返老还童的奇功么?可若当真如此,这魔头也死的太过于轻巧了些吧!再说,这三人分明就是个少年嘛。

藏身在厅外横梁之上的莫青松也感到一阵迷惑难解,他不相信这些少年人就是蓝羽匕首、追魂令、白骨刀的主人。但如果这三人真不是的话,那真正的蓝羽匕首、追魂令、白骨刀主必定是他们的前辈级别的人物了,其武功那就不知有多高了。

两位庄主亲自翻动三尸,才发现那蓝衣少年竟被一掌震死,看情形必然五脏碎裂,但黑、白两少年,却是被一种极为霸道的指力洞穿胸腹而死,两人任凭怎样想也想不起这偌大的武林中,谁人会使这种至刚指力的,周坤摇摇头,道:“此人功力虽高,下手却也狠辣得紧。”

莫青松躲在暗中听闻此言,心中忖道:“二庄主,你话虽不错,可是蓝羽匕首,追魂令、白骨刀主何止狠我十倍,我能留着他们再为害江湖么?”

就在这时,突听孙少雄道:“老二,你注意到这三具尸体之上有一雷同之处了么?”

“这我倒未留心观看。”周坤听得大哥问话,忙回道。还不忘细心观察三尸的共同之处。

“这三人虽穿着不同,但襟边均一致绣有一个有如指甲大小的血红色骷髅头,你想想看,这江湖之中,有谁人是以这血骷髅为记号的?”

周坤细想了想,摇头,道:“老二未曾听说过!”

莫青松只认真听着,将这些疑问暗暗记在心上,正想悄然退走。蓦地,庄外几声凄厉的长啸声传来,那声音直如狼嚎鬼哭。那长啸声刚起,只见孙少雄,神情一肃,扬掌几挥,厅中灯火又告熄灭。耳中只听他紧张的道:“魔崽子个个身怀绝技,手段阴狠毒辣,这第二拨来人,虽仍未必就是那蓝羽匕首、追魂令、白骨刀等诸魔真身,但必然更是难斗,凭借白马山庄目前诸人的实力,决非诸魔敌手,不若暂避他一避再说。”

说着,一掠身,人已藏在那厅中北角梁檐之间,周坤与庄主夫人,孙琳如言也前后隐起身形。

正在这时,一声厉啸发自厅外,随即一个阴侧侧的口音冷声道:“白马山庄上众人听着,如今的江湖已然有主,四海归尊,岂容你白马山庄称雄天下,识趣的就乖乖自毁白马山庄远走藏匿,自此不再插足江湖是非,否则,今夜白马山庄就等着血洗吧!”

话音一落,已嗖、嗖地掠进厅来和刚才同样的黑、白、蓝三条影子,莫青松目光如电,早看出是三个高瘦之人,面上同样罩着薄薄的黑纱。三人一进人厅中,突见地上倒着的三具尸体,不禁一怔,黑衣人突地嘿嘿一阵怪笑,身形一旋,已扑向躺在厅中的黑衣尸身,抱了起来。

蓝衣白衣两人也分别抱起地上的尸体,蓦听蓝衣人一声惊叫,道:“九宫山,白骨山两兄听着,我这师弟中的乃是海外奇人樊篱专使的“怒海滔滔”。”

黑衣、白衣人发出一声“啊”的惊声,虽在夜色中,莫青松也见两人全身微微一阵轻颤,接口道:“如此说来,咱们师弟却是被“六芒指劲”戳毙的了。”

黑衣人语音一顿,随又紧张的道:不是说海外奇人樊篱早在十年前便死在绝命谷了么,怎么会今夜又在这白马山庄出现?嘿?莫非是那怪侠?自得血襟后,已练成绝世神功。嘿!必定是那个怪人,此地既有这狂人架梁,咱们暂且饶上老匹夫Xing命,速报恩师要紧。”

说罢飘身掠起,黑、白、蓝三条影子只微微晃身,人已越墙飘出了庄外。

莫青松心神一动,暗忖道:“蓝衣人称黑衣白衣人为九宫山,白骨山兄,而且他们又各以面纱罩面,显然只是以衣着相认,实际却各不相识,这是何原故?”

莫青松猛一翻身,似道黑烟般追踪三人出庄去了。他本可在厅中再毙三人,但如此一来,要留下活口探听三魔真相,势必被隐身一侧的庄主众人发现是他,这样一来,以后行事起来自有诸多不便。

只见他轻烟般追着三人出庄后,突见三人倏忽而分,竟分从三个方向疾驰而去。这却是他所未预料到的。略一思忖,莫青松展开“飞虹”轻功绝技,化成一股急劲的锐风,身带衣履破空的“虚”声,追了上去。

那黑衣人正狂奔之际,忽闻身后传来破空的“虚”声,正自感觉奇怪,空中忽的落下一人,拦住了去路,黑衣人身法竟然快极,低哼一声,狂奔之势猛地一收,同时暴退一丈,嘿声道:“小子想死不成!”

想来那黑衣人必是震惊于莫青松的轻功之高,嘴中虽是喝问,人却一步步向后退去。

只见莫青松一脸冷漠神色,缓缓的跨前数步,这才学着那蓝衣人的口吻一字一字的说道:

“九宫山的兄弟,我故然不想死,但今夜你如说出实话,我料你也不致于丢掉Xing命呢!”

莫青松话虽徐缓,可其中自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

这黑衣人既看清来人只是个一身粗布,略带土气的少年,而决非自己心目中所惊惧之人时,不由精神一壮,嘿嘿一阵阴笑,忽自怀中掏出追魂令,对着莫青松照面一扬,冷声道:“小子,以你所为,本当挫骨扬灰。但今夜本使者有事暂且放你一条生路,你可识得这面令牌么?”

见这黑衣人向自家门面递来东西,莫青松本能的往后一躲,心底里早惊出一身冷汗。那黑衣人也是吓了一跳,生怕莫青松对他下毒手。

但见莫青松冷漠的一笑,道:“追魂令么?”

“既然你知道,为何还不与我滚得远些?”这黑衣人自持有组织余威佑护,不由得大了胆子。

莫青松冷笑一声,忽地人影一闪,黑衣人口中发出一声惊呼,手上的追魂令已到了莫青松的手里。只轻轻一捏,那铁家伙早已不成形状地被抛置地上了。就听莫青松低喝道:“九宫山的兄弟,我问你。你口中所称的恩师是谁?所谓九宫山、白骨山的是江湖中何帮何会?总坛的地址又设在那里?今夜你如不说实话,哼!你手中抱着那人正是你的模样。”

这黑衣人惧怕于莫青松夺令毁令的惊人手法。连退三步,但是却默不作声,倒像是个哑巴了,同时慢慢的将那具黑衣尸身放在了地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