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苍浪风歌

更新时间:2019-10-03 02:46:08

苍浪风歌 已完结

苍浪风歌

来源:落初 作者:潮潮君 分类:武侠 主角:师傅麦子 人气:

新书《苍浪风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潮潮君,主角师傅麦子,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大漠的金戈铁马,江湖的恩怨情仇,朝堂的阴谋诡计。世家,门派,江湖,朝廷,四个身份迥异的少年用自己的血与火共同谱写的命运之歌。本文轻度反传统,有黑化重要角角的倾向和情节,非小白文和套路文,带烧脑情节,为每一个重要人准备一个不老俗套的好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苑乃是当今皇上所造的,专供洛阳城居民踏青之用的依山而建的大兴园林。里面培育有多个品种的名花,不同季节更会展示出不同的花朵。

次日,众人相约在高家的定远镖局中碰头。

“诸位请稍待片刻,我这就进内堂去禀告四少爷”定远镖局一个镖师拱手道

少渊惊讶地看着这个镖师的离去,问道“我久居塞外,见过不少精锐军士,但精装如斯的汉子却也是不多见,而且”说罢,周围看了看“这镖局上上下下,几乎都是如此精壮的汉子”

独孤霖“不奇怪,定远镖局的总镖头高领乃是本朝的辽东大将军,噢,应该说前辽东大将军,约莫二十年前,高大将军在辽东一举击破高丽,乌丸等外族联军二十万,杀得他们抱头鼠窜潜逃回漠北之后,他们一部分归附我朝之后,辽东再无战事,高大将军就辞去大将军之职,皇上封其为定远侯,后来侯爷居家搬去柴桑居住,侯爷便带着原来的亲兵组件了定远镖局,而定远镖局大都是以退伍士兵为主,或者经过其严格筛选者,因此,定远镖局压的镖,几乎无人敢动”

若云“不仅如此,侯爷貌似定期为朝廷进贡御纸,可以说深得皇上和朝廷信任”

“不仅如此,家父还与当今皇上,乃是同门师兄弟,论资排辈,独孤堂主还是我的师叔呢”众人看向声音来处,正是高宠,只见高宠今天一身浅橘色长衣,修长的头发挽起发髻梳在身后,玉树临风,风度翩翩。

少渊上下打量一番“若非今天有约,我当真以为高公子今天乃是与佳人有约”眼中满是羡慕之意

高宠“既然今天是去赏菊,当然需要好好装扮一番,诸位要不要也打点一番?在下对衣着搭配,饶是也有点心得”

独孤霖“作为一个男子,你也是少有”

少渊有点不太好意思“……这个,好像可以试试,会不会很浪费时间?”

高宠听闻有人愿意,当即说道“不会不会,伍大哥,带少渊去内堂,少渊比我壮,去通知锦绣斋的人把衣服都取过来”

伍旭一抱剑“好,少渊兄弟,请随我来”

高宠此时又看向剩下的两人“你们俩呢?”

若云一耸肩,也走进内堂。独孤霖则是一拱手“在下就免了,好歹我也算朝廷命官,御前三品带刀侍卫”

不一会儿,经过打扮之后的若云和少渊出来,高宠念念到“不错不错”

若云一个转身“有没有玉树临风的感觉?”

独孤霖笑道“沐猴而冠”

高宠打量了少渊一番,却是赞不绝口“不曾想到,少渊经此打扮显得如此贵气,宛如世家之子”

独孤霖看去,也点头道“对,若非我等知道,初次见面必以为是世家之人”

若云也点头道“果然是人靠衣装”

少渊被这么多人品头论足显得非常不舒服“走吧走吧,快去赏菊去”

未到秋苑,菊花的香气已然乘着秋风飘香,高宠不由得吟道“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若云一翻白眼“我就猜到高宠你一定会吟诗,和你出来踏青最大的问题,就是要听你吟诗”少渊“这不是挺好的吗?美景配上好诗”高宠一听,拍手道“少渊识货,我就不懂若云你,剑帝老前辈也是一个喜好风雅之人,怎么你就如此不解风情?”若云“你甭管,我爱咋样咋样”

“若云公子,陆公子,独孤堂主,高公子”此时迎面走来一个女子,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昨天在琼瑶楼的琴师。众人回了一礼。

若云问道“姑娘,你也来此处赏菊?对了,未请教姑娘芳名”

琴师回道“正是,昨日蒙公子相救,未及答谢,小女子姓宁名安”

少渊说道“昨日之事,但凡有正直之人必会挺身而出,宁姑娘不必在意”

若云“既然是赏菊,不如宁姑娘与我等同行,也不怕遇到昨日那些恶徒。”

宁安盈盈一礼“那小女子便恭敬不如从命”

几人走进秋苑之内,果然漫山遍野尽是各式各样的菊花,“若非此次前来洛阳,只怕我也见不得如此美景”

独孤霖笑道“毕竟是仿照御花园而修建,当然漂亮”

进苑不久便有一个大湖,皇上赐名“瑞东湖”,往西边走是经苍竹林上山,往东是经醉花阴上山。

一路进去,秀丽的秋色充斥着整个花园,看得少渊是目不转睛,突然,高宠凑到少渊轻轻说道“少渊,一会儿你切莫乱说话,我说去哪,你便说去哪”

少渊不明所以,高宠向少渊打眼色,示意他看向若云,少渊会心一笑点了点图,表示应允。然后高宠然后转身道“宁姑娘,向西乃是竹林,向东乃是醉花阴,不知你想往哪里?”

宁安有点奇怪,但依旧答道“我想去醉花阴看看”

高宠摆出一副可惜的表情“啊,在下想去那苍竹林,不知你们?”

少渊“我对那苍竹林更感兴趣”

独孤霖“少渊乃是家师好友之徒,更兼初到洛阳,自当从做引导”

伍旭“别看,我当是跟着我家少爷”

此时宁安面露难色,以为众人要舍弃而去。若云突然说“那便好,我也不想听高宠那些之乎者也,宁姑娘,我陪你去醉花阴”

高宠满意地点点头“那我们山顶见,暂且别过”高宠说完还不忘对若云打了一个颜色

若云会意,却是傲娇地一回头,拉着宁安的手说道“走,别管这莫名其妙的人”

看着急冲冲走开的两人“若云,我也只能帮你帮到这了”

独孤霖靠上来“我们尽力了”

少渊“你们俩在干嘛”

伍旭一听到这里“噗嗤”忍不住笑出来

高宠一脸无奈“也罢也罢,少渊,我们这便去那林子”

少渊问道“对了适才在镖局里,阿霖,和你的父亲,甚至和当今圣上,居然有同窗之谊?”

独孤霖笑道“我师父也叫三才老人,天地人三次,天为当今圣上,地为高宠高堂,人便是……”

高宠“人便是这独孤堂主,哈哈哈,你且听我细细道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若云拉着宁安往醉花阴走,在短暂的震惊后,宁安已经恢复了理智“张公子,张公子”

若云一回头,问道“怎么了?”

“手,手”虽然是隔着面纱,可是宁安的脸上已经泛满红晕,头别过去,不敢眼看若云。

若云似乎意识到什么,猛地松开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情急”

宁安还是别过头,怯生生道“额,也,也不怪公子”隔着面纱,若云也感受到宁安的娇羞,想到此处,若云笑得更为夸张

宁玉则是越缩越紧,压着声音说“公子,公子,公子,公子莫要在笑奴家了”

一会儿,宁安发现听不见若云的声音,猛地睁开眼睛,却看见若云正在拿着一串糖葫芦在他眼前晃动,一愣。

若云“好了好了,别闹别扭,来,请你吃”

宁安刚一抬手想接,若云又收回去“哎呀,都忘了你戴着面纱”

宁安又是一愣“啊”突然意识到若云是在逗她“张公子!”

若云又递回去“好啦好啦,不玩啦,其实你长得这么漂亮,干嘛戴着面纱”

宁安答道“若是撤下面纱,又遇到昨晚那种人怎么办?因为这张脸,我的双亲……”

若云“在下失言了,不小心勾起宁姑娘的回忆”

宁安摇了摇头“其实我早想找人倾诉,我来自一座小城,父亲生前是宫中琴师,积了点赏赐,后来请辞回家乡有几亩田地,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却也是安稳,而慢慢的,我逐渐长大,上门提亲的人越来越多,不久我父亲便打算将我许给村里一个与我一同长得徐哥,后来,有一次我去邻县采办家中之物,被一个恶霸看上,那恶霸上来提亲,父亲以将我许配给他人为由拒绝了。可是,可是,那恶霸居然连夜雇了杀手杀了徐哥,第二天恶霸又上门提亲,父亲当然不允,为防他们抢人,父亲连夜将我送离村里躲避风头,可我实在太担心父母,半路上又回去村里想说服我爹娘一起走,在夜深悄悄回到家里,却发现家里已是一片灰烬,而我变成了无家可归之人,于是我便带起了面纱,从一路上胆战心惊来京城投奔我伯父”

若云听了当下恶狠狠道“哪里的恶霸!告诉我,我和独孤霖马上去荡平他们”

宁安眼带泪花,摇了摇头“谢公子美意,两个多月的风餐露宿和寄人篱下我早已看懂许多,不过听说不久之后,官府就介入调查,当地的县令大人是个好官,想必会还我父母一个公道”

若云“哎哎哎,不说这个了,此处多美景,定可为宁姑娘排忧,诶,前面有蜜饯,宁姑娘你可想一试?”

不等宁安回答,若云已然跑到蜜饯的铺子买了蜜饯回来

宁安“谢公子,不过公子买得如此之多,那老婆婆的蜜饯好像已经被你购买一空了吧,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又如何吃的完?”

若云“嘿哪里,我适才见那老婆婆好像腰腿不便,这等天气我又如何忍心让这位老人家活受罪呢,于是我便买了全部蜜饯,让他回家也好,赏菊也好”

宁安“公子心善,小女子佩服”

若云向四周看了看,回过头说“适才你不是说吃不完吗?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宁安一摆头,表示不解

若云以眼色示意,然后对着不远处一群小孩子说“孩子们,过来这里,哥哥请你们吃蜜饯”听闻如此,小孩子蜂拥而至,不一会已经聚集了十数个小童,若云对他们说道“想吃蜜饯可以,可是呢,这位大姐姐他不开心,想听你们唱歌,只要你们唱歌,他就会笑,我就给你们蜜饯好不好?”

“好”

期中一个小童问道“可这位姐姐带着面纱,我们如何知道他笑了没笑”

宁安笑了一下,摘下面纱“现在不就能看见了吗?张公子,我面上有什么吗?”

若云直直地看着宁安,感慨地说道“没,就是太美了”

宁安又是一笑“张公子还要再说这些轻薄之语吗?”

若云当即摇了摇头,对着孩子们说道“来,一,二,三,预备起”

满园的秋色伴着秋风轻轻吹动菊花,伴随着声声童谣赏菊之人的童趣,孩童群之中一个青衣少年和一个白衣少女引着孩童声声漫步与花丛之中,女孩的笑犹如明月一般动人,男孩则的笑则如星星般闪耀拱卫着少女,如画

“能吃饭绝不吃面条”——《教书先生陆少渊语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