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林独风

更新时间:2019-10-04 03:33:12

武林独风 连载中

武林独风

来源:落初 作者:段昊男 分类:武侠 主角:袁家绍段宇凡 人气:

《武林独风》由网络作家段昊男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袁家绍段宇凡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一段爱恨情仇的纠葛……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处处都是难舍、难断、凄凉。一个暗藏杀机的阴谋……一个耸人听闻的血书……一个惊天霹雳的秘密……让人尽是憎恶、惊悚、神秘。一部热血激情的小说……一部流连忘返的情怀……一部曲折悠长的情节……除了激情满怀,还有荡气回肠。这里不仅有郭靖、杨康、杨过、张无忌,还有黄蓉、小龙女、赵敏、周芷若,细细品味,你会觉得这部小说会勾起你的感触很多,那么阅读就从这里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人是中了黑蛛断气毒,毒物已然漫过臂膀,再不医治,此命休矣!”范郎中深深地叹了口气道。

“黑蛛断气毒?这是什么毒物,我从未听过。”段宇凡摸着袁家绍的小臂着急的道。

“此物为西毒强劲之毒,一般中此毒者活不过二十四个时辰。”范郎中边说边从自己的医药箱内抽出银针向袁家绍中毒的右手十指一一扎去,顿时十个手指纯黑血流出。

“西毒?难道是西毒公冶顶?”段宇凡诧异的道。

“会此毒者惟有西毒门下。”范郎中答道。

“不知袁兄弟与西毒怎么结下梁子。”想道此处,忽的想起白日袁家绍给自己的那封信,顿时心里思绪万千,不知西毒这次要搞什么名堂,还有晚上那蒙面人说我的武功如同西毒,还要在麒麟社相见,不知麒麟社擂台是何居心。

“怎么了段大侠?”曾盺打断了段宇凡的沉思。

“没事,不知范郎中可有医治之法救救我这位兄弟。”

“有倒是有,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段宇凡急切的问。

“需要人Nai配制当归才可解其毒。”范郎中答道。

“人Nai?这么晚了我从哪里去弄人Nai,这可难为我了,不过为了救兄弟Xing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说着段宇凡就要出门却被程英素拉了回来。

“这么晚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去取人Nai,这事交给我吧。”

“不成,你快要生产了,哪能乱动,还是我去吧。”

曾昕和范笛从一进来就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位妇女是段宇凡的妻子,极力的让自己不去想,但是听得此处,曾昕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这位姐姐是?”

看我忙的竟没有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爱妻,她叫程英素。”

此语一出,虽然这两女子已有准备,但是还是宛如晴天霹雳一般令他们心头一颤,万念俱灰。

范笛心灰意冷的道“嫂子好漂亮,当真也只有这般天仙才配得上段大侠。你们都不要去了,还是我去吧,你们一个身孕一个大男人在此深夜确实不妥。”

“这样吧,现在世道乱的很,你单独去我也不放心,我陪你去,等你取药之时我在外面等着好了。”

范笛听得段宇凡要陪同自己一起前去,心头不禁窃喜“我和范姑娘去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段宇凡领着范笛来到马厩,范笛称自己不会骑马,要段宇凡抱着自己骑,段宇凡挠了挠头道

“你们这镇子没有**吗?干嘛要跑别处去?”

“我们这没有,走吧!”范笛话语利落,说着迁马就要段宇凡带自己去,段宇凡也不多想上马便与范笛一同向城镇而去,而站在一旁的曾昕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范笛在马上好想细细的回味这一刻,但过不多时,马停留在一个住户门外范笛询道

“怎么了?”

段宇凡回道“我刚才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好像是从那家传来的。”说着手指向了不远那边。

两人放慢马行,寻着啼哭声来到了一家住户门外,段宇凡示意要范笛叫门,范笛轻轻地敲着木门,院里狗吠声起,过不多时,木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了,走出一中年男子,经过范笛一番交流后范笛和那中年男子消失在门口处,过不多时,木门再次被打开,范笛笑嘻嘻的招呼着段宇凡进来,段宇凡一头雾水被范笛拉着进了庭院走进房屋,刚进房屋还来不及打量只听得“噗通”一声,刚穿好衣服的夫妇一同跪在了段宇凡身前,这一举动不禁令段宇凡大失所错,连忙上前要牵起两人道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

两人推开段宇凡的手道“恩公,我们不起,多谢恩公的救命之恩!”

“这何从谈起,我岂时救你Xing命啦?”段宇凡疑惑的问。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就是这个晚上,你在于府救我出来的,你忘啦?”

“哦,这样啊,女子太多,我也没记得,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两位还是赶紧起来吧。”段宇凡又再次扶起两位,两位这才起身。

“刚才我还说看这个姑娘眼熟,经过询问才知恩公来此,这姑娘都跟我说了,我这就给恩公去取,相公,你在这照顾恩人和这位姑娘。”

段宇凡拱手至胸以表谢意便同这姑娘的相公交流起来,正当三人说得尽兴,那位姑娘已然拎着双系壶从屋内走出道

“恩公,Nai水在此,若是再用,直接来取便是。”

“段宇凡这里谢过姑娘了,深夜至此,实为叨扰,段某不胜惭愧。”

“恩公大恩至此,如此言语不是折煞我吗?”

此时范笛小声冲段宇凡道

“不是还有当归吗?问问他有吗,这么晚了,药店也关门了。”

段宇凡听得之后便询问起来,姑娘深表歉意,没有此物,道别后两人径直向这位姑娘的指引处冲较近的镇西药铺赶去,此时药铺老板小二正在熟睡,开门见客,心烦不已,欲赶走,段宇凡以救死扶伤之由欲强行取之,药店老板也不耐烦了,给了二两当归便将他们打发走了,两人取得药材连忙驱马而归,段宇凡将Nai水,当归递予范郎中,范郎中将这两药材给了范笛并教予如何煎制。

恍惚间,已然十余日久,在众人的悉心照顾下,袁家绍的病情好转很快,又过数日,袁家绍已然能起床行动,大家见得如此,甚是欢喜,袁家绍也甚是感激这些日子来大家的照料,那位姑娘随后几日也是亲自送Nai而来,相公陪同,觉得身为女儿身,亲自送Nai,实为汗颜,但想是为了救人,更是报答恩公救命之恩,倒也觉得自己实属不该起来。

这日的清晨,雾气缭绕,晨光熹微,露珠似水晶洒枯丛,重露压草弯,低落土壤却不渗,如此,露水铺地,晶莹剔透,甚是光滑。

经过这么多日子的修养和滋补,袁家绍的身子已然无大恙,袁家绍醒来,见大家都在忙,问在旁煎药的程英素道

“段兄弟呢?”

“哦,他出去买药去了,家里的当归不多了。”

“这些日子如此叨扰你们,袁某真是不知如何答谢。”袁家绍深表歉意的道。

“都是自家兄弟,这么说就生分了。”程英素边煎药便用小扇子在炉火旁扇风。

“我来吧。”说着袁家绍起身去夺程英素的扇子。

“你歇着吧,大病初愈,需要休息。”

“这点小事我还干不了啊。”

“煎药要看火候,还是我来吧。”

袁家绍看自己实在不知干什么,便哄起送Nai那位姑娘的孩子了。

过不多时,马蹄声渐近,段宇凡和范笛归来,见袁家绍已然起身,喜道

“袁兄弟,你的身子好的真快,我们真是替你高兴。”

“我这次从鬼门关回来,全仰仗你们,真是令袁某感激不尽,不如如此,我和段兄意气相投,早就有心和段兄弟结为异Xing兄弟,如果段兄弟不嫌弃,我们今后一起除暴安良,行侠天下,不知段兄弟意下如何?”

段宇凡一听此言,甚是欢喜,连忙将手中的当归放下,拿起两把剑道”走!”说着拉着袁家绍就往门外空地赶去,在旁的人们见此也纷纷拥门而出,只见段宇凡,袁家绍在屋外找了块空地。

“段兄弟,你还没回答我就把我拉至此,不知段兄弟愿意否?”

“你我真是心有灵犀,我早就有此意,只是见你身体初愈,我还没来得及说,今日你提及此事,我又怎能不欢喜呢?你我意气相投,威名远扬,就像你说的,我们除暴安良,行侠仗义!”段宇凡拉着袁家绍的手欢喜的道,袁家绍听到此处,喜不尤胜,尽漏愉色。

“好,那我们就今日当着晨阳,结义金兰。”袁家绍道。

“你等着。”说着从附近找了些干柴来又道“此为深秋,寒露很多,我再去找些汽油来。”说着从自家库房找来一桶汽油浇于捡来的柴火上又从内屋拿了一把香,袁家绍见到段宇凡听到自己说结义之事而如此兴奋,心中好生感动,心想,我这位哥哥真是不错,我今后定要好好跟着这位兄弟!”

段宇凡将一把长剑递交给袁家邵道

“来兄弟,我们擦剑为誓。”说着两剑相交,摒气而擦,刺耳声起,顿时擦出一道道火星,而后火星掉落,引燃了下面带有汽油的干柴,只听得起初“哄”的一声,干柴顿时燃烧起来,随后咔嚓咔嚓的声音,为树枝燃烧之声,火焰已然着了三人来高。

段宇凡右手拉起了袁家绍的手,两人一同跪倒在地,段宇凡将香点燃插于用手赶好的泥土包中

“袁兄弟,今年你多大?”

“兄弟应该比我大,我生于熙宁元年腊月廿三,今年32岁。”

“没错,我比你大六岁我是嘉佑六年四月初七。”随后听得段宇凡道

“黄天为证,大地为据,今日我段宇凡与袁家绍结义金兰,不求同年月生,但求同年月死。”

袁家绍听得此处,心中也是满怀激Qing,慷慨激昂的道

“我袁家绍与段宇凡结为兄弟,段宇凡为兄,在下为弟,不求同年月生,只求同年月死,替天行道,除暴安良!”

说着两人站起身来,哈哈大笑,紧紧相拥,段宇凡高喊“贤弟!”袁家绍高呼”大哥!”

在后亲眼目睹这一切的人们也甚是高兴,曾昕竟流出了眼泪,范笛喝道“嘿!你哭啥子嘛,人家结拜,你在这哭泣,难不成你不愿意啊,也由不得你啊。”

“你瞎说什么,我这不是高兴吗?”

“就你高兴啊,我也高兴呀!”

过不多时,两人回到屋门,程英素兴奋的道

“今日得见你们二人义结金兰,我真是太开心了,也难得见我家相公如此高兴,我去给你们杀鸡,中午咱们庆祝下如何?

“大嫂不必如此…

“行了!你们进屋去吧。“

于是,程英素便去鸡圈去抓鸡,而其他人围坐在一起欢喜的说起话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