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动江湖

更新时间:2019-11-02 02:04:57

剑动江湖 连载中

剑动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唐千默 分类:武侠 主角:慕容慕容夫人 人气:

火爆新书《剑动江湖》是唐千默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慕容慕容夫人,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本武学秘籍残卷,导致隐秘山林的村庄,一夜之间被昆仑派屠戮一空。  少年逃亡途中为杏林人士所救,学艺有成之后毅然下山,踏上寻亲之路,誓要报这血海深仇。奈何昆仑势大唐门式微,外公不愿协助自己走上复仇之路。少年毅然投身官场,识岳飞,结世宗,共济抗金大业。造化无常世事弄人,岳飞被害,少年因劫狱被诬谋反,丧失爱人。从此之后,少年便孤身一人遁入江湖,踏上覆灭昆仑的道路。上至朝廷庙宇,下至江湖草莽,终将因为他风云再起。无论对错不管是否,单凭一剑斩破。哪怕前路有再多的险阻,唯有一剑足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凤翎诀》?《凤翎诀》乃是我家传秘笈,何时成了你昆仑派的东西?”慕容忧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顿了一下,接着有些气愤的朗声道:“莫非这世间的所有都是你昆仑派之物,这天下众生都握在你昆仑派手中,连我家传之物如今都成了你昆仑派的东西,连我都需听你昆仑派的命令行事,昆仑派好大的权利啊。”

秦无涯阴恻恻地说道:“慕容兄我们不想与你动手,只要把东西留下,我等可放你离开,否则,哼!”口气极尽恐吓。

“否则怎样?”慕容忧淡淡说道。

秦无涯脸色一沉,眼中杀机一闪,低声道:“否则,就不要怪秦某剑下无情。”

慕容忧冷笑道:“昆仑派又何时又曾对人手下留情过。”紧接着又说,“只是有一点我百思不得其解,至今仍有些不明白,还请足下给我解释一二。”

“有什么不明白的?”秦无涯觉得有些好奇的问道。

慕容忧缓缓说道:“江湖上众所周知,昆仑派武学,向来是以剑法著称名满天下。却不知为何想方设法非要得到我这一本在江湖中籍籍无名的剑谱;而不是去寻那如今已然是江湖排名前几的剑术高手。”

“这一点我等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师尊曾有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此剑诀得到,必要时也可以使用一些非常手段。”秦无涯沉声说道,接着顿了顿说:“所以我等......”

话尚未说完,只听到慕容夫人一声娇笑,抢着说道,语气有些厌恶生冷:“所以你等也只好奉命行事,可是如此。”

“正是。”秦无涯应道。

慕容忧冷笑道:“那就让我夫妇二人见识见识昆仑派高手的非常手段吧。”说话间,慕容忧夫妇二人长剑出鞘,纵身跃起,身法轻盈,剑势凌厉,径直向秦无涯攻去。剑法之快之绝,已入化境。

这突如奇来的攻击,顿时让秦无涯不由得大吃一惊。

眼看剑锋将至,说时迟那时快,秦无涯单手一按马身,冲天而起。凌厉无比的剑锋便从他鞋底擦过,可以说是凶险万分。他在半空一个空翻,身形借力再向上越起,旋即寒芒闪现,长剑出鞘,当下一剑幻成七剑,七剑闪动快如流星。须臾间,只听得当当两声,他便将这突如其来的攻势给隔挡开。随即飘身落下。

慕容忧夫妇眼见攻击失效,趁其刚刚落地,身形未定。双剑交击,幻化如网;剑刃劈风,呼啸着罩向秦无涯。

秦无涯身形急旋,长剑幻化如伞形,紧紧的格挡着慕容夫妇的攻击方向。蓦地一抹寒光冲霄而起,如闪电般爆开,在一阵金戈的交鸣中,秦无涯身影已腾空数丈。

慕容夫妇被震得倒退几步,心中大惊,紧接着并肩出剑,剑光闪烁快逾闪电,斜斩向秦无涯。

只见秦无涯长剑轻挑,轻轻点在袭来的剑身之上,身形跟着一翻,如大雁般掠下。

慕容夫妇双剑,身形纵横交错,急追而上,剑身紧逼着秦无涯,时而游龙入海,时而若蝶戏花间,剑势越来越急,越攻越快,越来越是凌厉,形似飞凤翔九天,剑光大盛炫人眼目。

秦无涯挥剑格挡,身法轻灵飘逸,剑身挥动,阴狠毒辣,如同狂风暴雨般急促。

一时间,只听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剑光四处迸射,杀气腾腾,煞是吓人。

转眼间,三人已然攻出数百剑。风声萧然,剑势凌厉,如同排山倒海般,端的是气势逼人。

秦无涯越斗越惊,越来越吃力,心中好不骇然,唯有苦苦支撑,挥剑抵挡,一时间显得狼狈无比。

众黑衣人见秦无涯落于下风,情况越发的不妙,登时全数挥剑奔来。

一见众人奔来,慕容忧暗道不妙,于是全力催动内力,长剑翻卷如灵蛇般旋绕摆动,须臾之间连出一十六剑,剑剑刺向秦无涯的命门。

一时间,秦无涯不由得方寸大乱,连连闪避,挥剑格挡,但几次不及反应,肩上手臂鲜血淋漓,大见狼狈。慕容夫人趁机刷刷刷三招急攻而出,三剑快逾闪电,如同一招使出,狠狠刺进秦无涯胸口。随即迅速拔出长剑,不做任何停留,挥剑向秦无涯项上斩去。

秦无涯强忍着长剑透胸入体之痛,挥剑逼退两人,脚下轻点,飘身向后退去。

鲜血直喷而出,与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混合一体。

慕容忧夫妇二人长剑如磁石般紧紧吸在他身后,众人纷纷而至,欺身迎上拼命来挡,挥剑刺向慕容忧夫妇。秦无涯趁机盘膝坐在地上,随即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咽下,紧接着封住伤口附近的几处大穴,鲜血戛然而止。纵然如此,此刻秦无涯已然是脸色苍白如纸。

慕容忧夫妇见秦无涯逃脱,剑势一转,双剑合璧宛若一把长剑般,狠狠劈向身边的黑衣人。

强劲刚猛凌厉的剑气猛地回转,竟当场将眼前的黑衣人从中撕成了两半,内脏鲜血,喷洒了一地。

就这样又是连斩杀数人。

秦无涯喝到:“斗转星移苍生现,龙游碧空天下变。“

只见众人脚步轻盈身法异常快速,长剑狂风暴雨般齐至,一起攻上,进退攻守,趋避有序,前呼后应,暗合阵法,相互配合默契万分,丝毫不显互相掣肘之态。此消彼长,让人有种前力未衰,新力又至的感觉。

片刻间,便将两人团团围在中间。

由于与秦无涯厮杀之时内力消耗严重,数十招过后,慕容忧夫妇已经感到内力已经严重衰竭,甚至开始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手中的长剑也开始不再如之前般强劲刚猛凌厉,也不再似之前一般剑势迅捷。

众人见他两人剑势衰竭,渐显败机,更是加快了攻击速度,剑如暴雨般洒点白光。慕容忧心中再起不妙之感,看着体力有些不支的夫人,慕容忧已知生机难显,于是沉声说道:“我来挡住他们,你找机会冲出剑阵,要快。”说话间,长剑用力挥舞,剑意愈发的成癫狂之态。

昆仑众人一时不察,又有数人中剑,纷纷当场毙命。

此刻眼见慕容忧如此,慕容夫人又怎能不知他已报了必死之心,她有些凄婉但很是坚决地说:“不,你我夫妻本是一体,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你若死了,我又岂能独活。”

慕容忧正要开口说话,忽觉肩上一痛,一柄长剑穿肩而过,顿时鲜血喷涌而出;紧接着又是身中数剑。

慕容忧闷声不响,长剑无情地横扫出去,拼着不惜重伤,又是斩杀了两人。

就在此刻忽地一股劲风从背后袭来。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他就是想挥剑格挡已是完全不可能,要么他被身前的利剑斩杀,要么被身后的利剑给刺穿。就在他拼命抵挡眼前的攻击之时,慕容夫人不顾身边的长剑袭来,蓦地身形一转,转到慕容忧身后,随即身体一扑,迎上袭来的利剑,只听得她闷哼一声,长剑已然狠狠刺入她体内。

也就是在她身中利剑的瞬间,她手中长剑翻卷,锋芒一闪,直直插进对方胸口,将对方格杀当场。

慕容忧挥剑格挡开袭来的劲敌,一把抱住身体将要倒地的妻子,他脸色煞白心胆俱裂不能相信地看着一柄长剑无情的刺在她的胸前。血从剑刃缝隙处涌了出来,堵之不住,转眼便染红了两人的衣衫。只见她全身颤抖不止,眼看是不成了,这一刻,对他来说一切都已经变得没有任何的意义,他的心在颤抖,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周围那些逼死她的刽子手。忘记了身边袭来的长剑。忘记了死神的即将降临。

然而,袭来的长剑此刻并没有刺进慕容忧的身体,只是紧贴着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就这样却也不是他能避开的,也不是任何人能躲避的。相反这样以来,到可以随时取走他的性命。

关于这一切,他看都不看,只是看着她,看着她,右手紧紧的握在她胸前的剑刃上试图将那伤口堵上,阻挡鲜血的流溢;可是无论他怎么抵挡,都无法做到。

就这样,一瞬间,恍若万年。

慕容夫人张开无神的眼睛,看着满脸泪水的丈夫,她挤出一抹微笑,想要伸手去拭去他脸上的泪水,可是手指上却没有一丝的力气,她语气虚弱的说道:“呆子......我要去了......。”慕容忧心如刀绞,紧紧的抱着她,泪眼模糊声音哽咽的摇头道:“不会的......你不会死的......不会的。”此刻除了反复地说这句话,他再也想不出任何的语句,脑中一片空白。她呢喃着说:“呆子......你不要难过......假使所有事再发生一次,我还是要......要替你......挡这一剑的......能替你......挡这一剑......我好欢喜。”接着她声音更加低迷的说:“好欢喜......只是我再也......不能陪你一起......再也不能......陪你和羽儿......一起了......”。声音越来越低,细若蚊呐,慕容忧耳朵紧紧贴着她的唇边,只听见她断断续续的说:“羽儿......羽儿......妈妈......再见......不到你了......了”。跟着闭目死去。

他紧紧地抱住她,仰天长啸,泪流满面。凄厉得不似人声的悲号从他口中爆发。

此时秦无涯已然包扎好伤口,面无血色地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沉声说道:“慕容兄,事已至此,只要你把剑诀交出来,这件事我们就此揭过,就当没有发生,你看怎样。”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仿佛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似的,只是看着静静的看着怀中的人儿,静静地看着看着。紧接着他那只在她胸前握剑的手,用力握住剑身狠狠的插了下去,长剑穿胸而过,狠狠地刺进他的身体,把他两人穿在一起。

秦无涯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蹲下扶住他的肩膀,拼命的将内力输进他的体内。

尽管这样依旧阻止不了他生命的飞速流逝,阻止不了他的必死之心。

血液狂涌而出,不住的流下。

他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已经无法再站立起来,这致命一击加上之前身中的数剑,此刻他已是流血过多,耗尽了最后的精力,再也无法救治。

他丝毫不在意这一切,只是呢喃着对她说:“我来陪你了......你等着我......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再也不分开了......”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变得细不可闻。

一瞬间,他仿佛看见她向他走来,容颜秀美,笑靥如花向他走来,紧紧的与他拥在一起。

他仿佛看到了从前的景象,看见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看见往昔的种种,看到了他想要的一切,看着他笑着向她走去,一起牵着手走向遥远。就这样一口气再也接不上来,微笑身死。

静夜幽深,月色凄然,清风吹过,让众人不由觉得寒气逼人。

空气中的血腥味肆无忌惮地在空中扩散开来,愈发的浓烈起来。

此刻,昆仑们人已经再开始清理人数,处理同门的尸体。

秦无涯面无表情的站在当场,静静的,神色凛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两具尸首尸体,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一个身材略胖的黑衣人走来过来,向他禀道:“启禀大师兄,此次行动我昆仑门人死亡十一人,重伤五人,轻伤十人,其余弟子无恙,共计四十人。共计斩杀一百二十三人,尚有一人漏网,是慕容忧的儿子,估计是之前趁我们不备之时,将墙击破一个口子逃脱。不过,我已经让老四带着师弟们寻迹追过去了。”

秦无涯叹息一声道:“没有想到这一次行动,损失如此惨重。”接着又说,“秦明,东西找到了吗?”。

秦明恨恨说道:“禀大师兄,我等翻遍整个屋子都不见那东西所在,估计东西在慕容忧儿子身上。”

秦无涯沉声道:“仔细再找找,另外加派人手全力追查慕容忧儿子的下落,不管怎样,斩草除根,一定要把那东西拿到手。即便东西拿不到,也不留任何风险。”顿了顿,有些惋惜的说道:“去找两个师弟过来把他们埋了。”

秦明咬牙道:“大师兄,他们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师兄弟,岂能就这样了事。”

“那你想怎样?”秦无涯问道。

“不把他们五马分尸,难消我等心头之恨。”秦明咬牙切齿的说道。

“做人不可太绝,何况人都已经死了,何必如此作践。听我的,就这样算了吧。”秦无涯叹息了一声,沉默片刻,接着说:“更何况像他们这样的英雄,纵是身死也着实让人钦佩。另外派几个人把众师弟的尸体焚了,随后带回昆仑。至于其他人的尸体就一把火焚了吧。”

“是,大师兄。”秦明沉声应道。

说完秦明转身离去。

过了一会,走来两人,将慕容忧夫妇就地掩埋。秦无涯随手找来一块圆木,从中剖开,立于坟前。随即,剑光闪烁一番,“慕容忧夫妇之墓”几字赫然现于其上。

紧接着是一阵骚乱。

骚动过后,大火冲天而起。

火借风势,顿时烧成一片火海,尸体在烈焰中被蚕食,到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息。

一时间,熊熊的烈焰烧得吡剥作响,映红了整个山谷,烧得半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