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最后的江湖之十涯

更新时间:2019-11-24 05:46:49

最后的江湖之十涯 连载中

最后的江湖之十涯

来源:落初 作者:涯十一 分类:武侠 主角:竹叶青向前走 人气:

《最后的江湖之十涯》作者:涯十一,武侠类型小说,主角:竹叶青向前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解武书院的南江子如何一步步成为替代那个喜穿白衣的西门先生成为面容冷峻的剑榜第一十涯?十涯与皇帝又如何成为挚友?凝气成形如何出现于江湖又被他亲手断送?可供天下江湖中人聚气永生,一世似仙的机缘又为何因他而消失于江湖之中?欲望?自由?归宿?爱?恨?执念?面对这些时,人究竟该怎么做?欢迎阅读最后的江湖之十涯。奈何桥上人奈何?忘忆汤来人易忘。天上地下枯骨多,喜来悲去总遗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熹微的阳光照进屋子里,子胜朦朦胧的睁开双眼,看见南江子已穿好了衣服,坐在屋里看着屋外。

南江子扭头笑道:“醒了?”

子胜道:“嗯,感觉你今天很开心呢?”

南江子道:“人活着不就要开开心心的吗?”

子胜不经意间看到了南江子右手缠着的纱布,道:“你手怎么了?”

南江子一下子把右手缩进了袖子里,笑道:“大概是梦游了吧?醒来右手就受伤了。”

子胜道:“你还梦游?那我以后睡觉可要小心一些。”

南江子冲子胜诡异的笑了一下,道:“要非常小心!”

书院的早上是最热闹的,学生们陆续踏过明月桥,一路嬉笑着走向学堂,今日他们又多了一个可以聊的话题。

“为何一夜之间半个书院的花草都狼狈起来了?”

南江子和子胜也随着学生们走向学堂,这一路上他们见到了太多的残花烂叶。

子胜贴近南江子道:“这半个书院的花草都被毁坏了,不会和你昨晚的梦游有关吧?”

南江子笑道:“我哪儿会有这么厉害,能在一夜之间把半个书院花草都毁坏的,怕是只有如蟒蛇般大的蜈蚣才能办到了。”

子胜笑道:“这世上哪儿里会有如蟒蛇般大的蜈蚣,你可别逗笑我了。”

南江子道:“或许呢?”

子胜道:“那咱们打个赌?”

南江子道:“和我赌的话你可尝不到什么甜头,怎么赌?”

子胜憋住笑,道:“若是在你我从书院离开前,都见不到如蟒蛇般大的蜈蚣,你的名字就倒过来,反之,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南江子一下子喷笑出来,道:“好啊!”

子胜道:“那就说定了,谁耍赖谁就是小狗。”

南江子道:“当然!”

铁面青见二人嬉笑的正欢,走过来,说道:“你们还不快点走?”

子胜一下收回了所有的笑容,说道:“这就走,这就走。”

书堂上,铁面青绘声绘色的讲个不停,不过就算铁面青今天会把天说破,南江子也丝毫听不进去他说的话,世上还有什么会比那把剑更吸引南江子的了吗?

那一夜后第二天的白昼在南江子的眼中过的很快,他等候着的深夜也早早到来了,书院里的人白天里都在议论,为何一夜之间半个书院的花草都变得狼狈起来了,只有偷笑的南江子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

深夜,南江子躺在被窝里,时不时的偷瞄着子胜,在他第二百七十八次偷瞄子胜时,子胜就不再动了,南江子又盯着子胜看了一会,在他眨眼五十六次的这段时间里,子胜都一动未动。

南江子试探性的小声问道:“子胜?”

见子胜还无反应后,南江子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在自己床下取出了他早已备好的铲子,把铲子藏在腰间后就静悄悄的走出了屋。

这个时候的解武书院很安静,书院越安静,南江子就越开心。

又一次回到枯井,大蜈蚣的尸体还横在那里,看上去冷冰冰的,它漆黑的双目已干瘪了下去。

剑柄仍隐藏在那堆土石之中,除南江子之外无人发现这里,也无人来到这里,南江子拨开了土石,用铲子一点一点的向下挖着,随着南江子的深入,鞘口之下的鞘身一点点露出了模样,这鞘身果然做的也是极为精细,雕刻在剑鞘上的那些纹路一看便知是大师之作,剑鞘很快露出了大半。

南江子吐了口气,再一次试着去拔它,这一次剑鞘终于脱离了大地,他终于得到了完整的这一把剑。

南江子把剑插回剑柄之中,轻抚着它。

“拿到你可真不容易。”

奇怪的是,这剑鞘插进了一本厚厚书的中间,南江子把书从剑鞘处摘了下来,仔细端详起来了。

“真是厉害,用无利锐的剑鞘竟也能刺穿这厚厚的书,将剑插在这里的人究竟是谁?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思绪离开那夜,思绪回到昨夜。

自南江子于枯井偶遇那把剑后至今已有两年。

每日夜深待子胜熟睡后,南江子就会去那枯井中照着那书练剑,子胜每次熟睡时都是向左蜷着身子。

南江子每夜都在“捉着鸡”,井中的那本书上似是记载着剑招和吐纳清净的心法,南江子也不管它是什么东西?自己能看懂多些?只管照着它瞎练,它比铁面青那张脸可有趣多了。

这两年里他每夜都会与那剑为伴,练剑已成为了南江子在这间书院里最大的乐趣,这把剑也成了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但昨夜却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昨夜月亮是圆的,月光仍然是冷幽的,练剑的少年耐不住寂寞却倒也专心。

突然!

练剑的少年猛地抬起了头,这一抬头就撞到了一个比冬日里的月光还要叫人发凉的一双眼,这双眼在月光下正紧盯着他,南江子幼时常与父亲在深山中打猎,故他的感知能力自幼时就强于他人,得益于两年前的那个夜晚,他的感知能力此时怕是早已跻身于高手的行列里。

南江子提剑凝气,几乎只一瞬就窜到了井上,他环顾四周良久,并未发现人。

“昨夜肯定有人在盯着我,但那人是谁?”

直到此时,南江子还在想,那人是谁?为何要盯着自己?

冥想中的南江子,肩膀两侧各落着一只麻雀歇息驻足。

“这种被人盯住的感觉从我开始练剑的第一天就一直存在着,一直未发现什么异常,就以为是自己多疑了,不过昨晚有了跟之前不一样的感觉,让人觉得冷冰冰的,那是杀意吗?那么就是说并不是我多疑,而是从我练剑的第一天起就有人在盯着我?”

南江子想到这里,整个人不禁打了个冷战,无论是谁,只要知道每天夜里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皆会感到不安。

“会是谁?又为什么盯了我两年而在昨夜才露出了杀意?”

“喂喂!”

子胜忽然的一喊惊到了南江子,也惊到了那两只麻雀。

麻雀飞走,人也醒来。

看来是学堂下课了,学生们陆续走了出来。

“还好你刚才没有与铁面青争论,你出去后他又数落了你一番。”子胜说道,

南江子笑道:“那你一定很开心了。”

子胜又笑道:“我可不会,出来看你一动不动,我还以为你变成木头人了!”

南江子道:“你都还没有变成木头人,我怎么舍得先变成木头人?”

子胜说道:“那你快变成木头人,你变成木头人后,我一定会把你做成我的椅子,天天压着你。”,

南江子笑道:“只怕你消受不起我。”

子胜道:“不跟你胡聊了,铁面青应该还在气头上,你且先拖他一拖。”

南江子道:“这个道理你都懂我又岂会不懂。”

子胜道:“你什么意思?”

说罢,抬起手作出要揍南江子的样子,南江子边跑边回头嘻笑着子胜。

待学生走光后,铁青才走出来。

“南江子这臭小子呢?”

书堂外吹着怡人的风,燕子们在屋檐边飞来飞去,草绿的出油,万物充满了生机。

一天中余下的课总是很漫长,南江子又一次熬到了深夜,

子胜向左蜷着身子,已好久未动,

南江子轻轻穿上了衣服。

“他若有害我之意,早就可以下手了,不必等到现在,我要再去会一会他,看看他究竟是谁!”

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枯井还是那个枯井,不过走向枯井的南江子跟昨夜可不一样了,他现在要解开自己的疑惑。

南江子从跳下了井,似落叶般落到井底,未溅起一丝灰尘,他拾起自己藏好的剑,像平常一样开始练起了剑,不过所谓练剑也不过是乱挥罢了,心不在剑上,怎能练好剑?

南江子全力感知着四周,

不过这一次他失望了。

直至天微微亮时,他仍什么都没有感知到,甚至连这些年来被人盯着看的那种感觉都已感知不到了。

“他不会再来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