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刺客之暗水无形

更新时间:2019-11-25 05:43:41

刺客之暗水无形 连载中

刺客之暗水无形

来源:落初 作者:楼枼 分类:武侠 主角:王爷金刚 人气:

主角是王爷金刚的小说《刺客之暗水无形》此文是楼枼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世间有一些古老的职业,从古至今一直存在,比如娼妓,比如教书先生,比如——刺客。太白曾作诗: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因此当一个神秘至极的刺客组织在江湖上做出一件件耸人听闻的大案后,六扇门总捕头和一个古老而神秘的世家共同协作,经过数次的出生入死,一步步揭开了这组织的面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巴川明白,钟离明月为何改名钟无月、秦家、白家的灭亡等等,应该都会在钟离空接下来的讲述下水落石出,进而可能知晓暗水的情况,因此愈加精神振奋,正襟危坐,静待空老的讲述。

空老道:“秦家被制、明月被关押在地牢之中,菩提树和白家可以肆无忌惮的在秦家寻找秘宝,可他们足足找了三天三夜,几乎将秦家的二十一重院落掘地三尺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于是他们从秦家的子孙入手,威逼利诱,严刑拷问,秦峰的妻子自尽,两个儿子双双惨死,秦峰的亲属几乎都被逼杀殆尽,但人人都说完全不知情,这时,他们百般无奈之际,想起了还在昏迷的秦含香。”

钟离武云轻叹一声,道:“可怜秦家竟然因为一个空穴来风的消息而家毁人亡,这秦含香想必也难得善终。”

空老点了点头接着说:“这秦含香当然更是一无所知,别说这秘宝本来就子虚乌有,即使是有,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更不可能知晓这些机密大事,但她在白辰和菩提树的百般折磨下终于承认自己知晓这两件秘宝。”

巴川心间一动,随即又摇摇头觉得不可能。

“但她的条件是要去见一见明月,否则她宁死也不会说出秘密,白家和菩提树自然应允,也不怕这秘密告诉明月,毕竟,明月被关在地牢而且也准备事后一起杀掉,所以毫不担心,秦含香见到明月时,便将自己了解到的事实告诉明月,明月也终于明白,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场蓄谋已久的险恶计划,秦含香对秘密完全不知情,也知道自己难逃厄运,便说第一次见到明月时,看到他身着白衣,腰系长剑,一眼看过便倾心不已,虽已暗许终身,但接下来生死难测,只想要将他那件白色衣衫赠与她做个念想,明月一听便知道秦含香意欲寻死。”

巴川道:“家人惨死大半,自己也难以苟活,何况本就无法逃得出,甚至,她也根本未想过要逃了。”

空老道:“你若当时在那里,如此一说,也不会让明月之后精神崩溃了。”

巴川问:“此话怎讲?”

空老道:“明月虽然被关至地牢,秦含香生死不明,确实痛不欲生,只不过是心情委顿,无心逃脱而已,但是秦含香来时,心情激荡,我钟离世家惊才绝艳的奇才怎会被区区地牢困住,他当时就劝秦含香不要有轻生的想法,无论如何拖延上六个时辰,他会出去救她,因为他身上的毒自信可以在六个时辰内全都逼出,只要他身体恢复,那么逃出去也不过是易如反掌,秦含香听后,一脸欢欣,紧紧拥着明月,便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明月,但明月后来才知道,秦含香的欢欣,只不过是因为她知道,明月不会死,而她自己,却唯求一死。”

空老顿了顿,才说道:“秦含香一出去,便带着白家和菩提树的一干人进入了秦家供奉历代祖辈的灵堂,这灵堂中有一间极为秘密的地室,直通地底,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竟然是秦家祖辈的陵墓!竟有上百石棺鳞次栉比整齐的放在里面,众人都有些吃惊,忽然地室石门竟然又回到原位将整个地室封死,整个地室以花岗岩铸成,出口只有一个,封死之后,秦含香准备和这些人同归于尽。”

巴川皱眉道:“原来这秦含香根本就没想过要活下来,答应明月前辈,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只是让明月前辈能够有希望活着逃出而已。”

空老道:“如果事情就这样结束也就罢了,秦含香以为这地室坚固无比,而她宁死不说出机关所在,那么这些人也算是得了报应,可是她实在小看了菩提树这个组织的能力,菩提树作为一个杀手组织,其中杀手无数,对于机关陷阱、毒药火器、易容遁地都有极其深入的了解,虽然没有发现秦含香是怎样打开地室的,但已经知道地室出口在何处,想要从里面打开,却并非难事,尤其有些人还随身带着霹雳堂的火药,将石棺堆起撑住地室,再将火药放置在出口薄弱处,虽然用了不少时间,但终究还是将地室炸出个豁口,众人又都是身手高强的武林中人,各自用武器狠击豁口,费些功夫,便都逃出了生天,可怜这秦含香,出来后被菩提树的人以及其残忍的手段杀害,等到明月逃出地牢找到秦含香时,已然惨不忍睹。”

说到这空老闭起了双眼,摇了摇头接着道:“明月逃出地牢后直奔秦家灵堂所在,火药硫磺气味浓重,整间灵堂成为一片废墟,只在底下有一个被凿开的豁口,明月一看便已经大致猜到了发生何事,跃入地室后,就看到,这秦含香躺在地上,血已经流满了地面,双眼被挖,双耳、舌头都被割下,双手十指被砍,腿脚则被分筋错骨手生生拧断,双臂被打碎,更令人发指的是在秦含香天枢、中注、气海三大穴位,还,还插着,三根银针……”说到此空老仿佛竟已哽咽。

听到此巴川和钟离武云只感觉胸腹间翻江倒海,巴川双拳不由紧握,青筋都已爆出,这秦含香本就将死,三大穴再插入银针,使得气血乱流,疼痛加剧,但却使人无法昏迷,保持清醒,在剧烈的疼痛中直至体内精血流尽方能解脱。

这菩提树的手法之恶毒残忍已难以用言语来形容,钟离武云脸色都变的惨白。

过了好一会儿空老长呼一口气,道:“明月看到秦含香却平静得很,只不过将穿在她身上的自己那件白色衣衫紧紧裹在她的身上,然后将银针拔出,他看出秦含香还尚有一丝气息,便在她的膻中穴按下。”

巴川虽有些意外,但随即明白,与其运功为秦含香续命一时但却要忍受极端剧痛,还不如让秦含香尽快解脱,那种痛彻心扉的决绝,没有体验过,是没有人可以想象的。

“秘宝毫无线索,白家和菩提树也甚感失望,秦家人死伤殆尽,而地牢中明月已经不知所踪,因此白家和菩提树便只留下少数几人搜寻线索,但也已经不抱希望,而明月则将秦含香带了回来,他呆呆的对着秦含香的尸体坐了三天三夜,然后将那件衣衫披在秦含香身上,并远走百里之外,将其埋在了天山脚下。”

“随后可能因为明月体内的毒本就未拔干净,加上秦含香惨死,气血紊乱,精神崩溃,整整昏迷了三天,还是由老朽等运功为他疗伤才得以清醒,本来以明月的根底,没有什么大碍,可惜他精神受创,心灰意冷,但求一死了之,虽经劝解打消了轻生的念头,但却神情委顿,反而变得憔悴消瘦,伤病加重,甚至月余后竟病入心腹,岌岌可危。”

无论是谁,看到自己最爱的人死在眼前,都将受到沉重的打击,何况,是秦含香那样的惨状。

“忽然有一天,明月神色恢复如常,脸色虽还有些苍白,但气息已经平稳,独自找到了老朽,将发生的所有事情和老朽彻谈一夜,因此老朽才能将这件事如此完整的告诉你们,不想,他与老朽将整个事情说完后,第二天便悄然离开了流风城,从此后再无消息,直至他离开三年后,从外而归的小孙们回来告诉老朽,江湖中出现了一个人,叫做钟无月。”

钟离武云点了点头道:“这样说来,小孙便已明白,明月前辈在江湖出现,既然不愿为人所知钟离世家,于是抛弃了钟离之姓,改名无月,也即是向老祖宗们告知,他从此后脱离钟离世家,无论做出何事,都与钟离世家再无瓜葛,明月前辈应该是去报仇了,不知小孙说的是也不是?”

空老道:“不错,当老朽听到‘钟无月’这三个字便已明了,随后便听闻江湖传言,说钟无月一夜之间或杀一二人,或杀上百人,并且会在现场留下一件白色衣衫。”

听到此巴川对那些传言都已经明了,至于杀的人,一定便是菩提树和白家的人,至于白色衣衫,也非江湖中那些荒诞的传言所述,只不过是他对秦含香的祭奠而已。

空老道:“明月出去三年,杳无音信,据老朽所想,应该是潜伏于暗处寻找菩提树的所在,白家产业巨大,要找到易如反掌,但菩提树作为五十年前江湖中最大的杀手组织,分舵遍布各处,想要一一查探出来必要费些周折,江湖传言钟无月性情怪异有时一夜杀二三人,有时一夜会杀数百人,这数百人未免夸张,但上百人确有其事,据老朽后来查探,白家上下两百六十四人被明月一夜间屠杀,菩提树到底有多少成员老朽也未曾知晓,但被明月杀掉的,前后五年之间足有数百人,菩提树除了总瓢把子,其余十个分堂主中的七个堂主以及南七北六十三省的三十九个坛主中的二十七个都死于明月手下,至于各分堂下的普通成员更是被斩杀无数。”

巴川听到此也有些不寒而栗,潜伏三年竟然能将江湖最大的杀手组织以一己之力摧毁殆尽,一夜之间连杀数百人,其武功、心智、头脑之高绝已是常人难以企及,其性格转变之大更是令人咋舌,虽然于情尚可理解,但想到那些血腥的场面,却不知该作何评价,只能说,仇恨,才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东西。

空老悠悠叹道:“仇恨吞噬了明月,虽然让他拥有了无比坚韧的意志和无坚不摧的力量,但同时,也让他遁入了无法回头的黑暗之中,也许他从决定的那时起便知晓了他的命运,于是他抛弃了过往,抛弃了家人,无论江湖上说他是杀人狂魔也好,冷血疯子也罢,老朽却知道,曾经的他不是那样,之后的他选择了独自的复仇之路是那样孤独和可怜,尤其在他复仇结束之后,老朽也难以想象,明月是会选择回到天山脚下自尽于秦含香的墓前,还是在无边的黑暗中静静等待死亡,无论何种结局,老朽都觉得痛心不已,毕竟他始终都是老朽最疼爱的侄儿。”

说完空老脸颊留下两行清泪,但却面无表情,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支撑他身体的仿佛只是体内的筋骨,而他的精气、精魂仿佛都随着这些记忆的讲述流失到了空中和地下。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白发老人钟离洪沉声说道:“空兄,往事已远,散如云烟,过去了的,已然过去,我等行将就木,何苦再去伤神,何况生死有命,轮回不止,便放下这些业障吧。”

空老微微点头,看着巴川和钟离武云道:“这件事,已经说得太多了,老朽也有些累了,不过还有些事需要告知你们。之后,明月竟有了儿子,名为钟夜雨,他拿着明月的佩剑抱着一个孩子来到了流风城,老朽只看了一眼,便知,这钟夜雨必然是明月的孩子,他和明月长得实在太像了,据夜雨所说,明月在他长大成人后将自己复仇一事以及钟离世家的事情讲了一些,他复仇之后准备到天山自尽,但却在那里遇上了一场风暴,原本他想一死了之,但却在风雪中听到有女子求救之声,明月动了恻隐之心,便起身相救,这名女子本是藏青地区的牧羊女,却和那秦含香长得极是相似,明月惊为天人,便和这女子结为夫妇,之后便生下了钟夜雨,但明月在复仇过程中已然失了心性,到了年老时更是时好时坏,已经处于半疯的状态,在他清醒之际,把那些旧事告诉了钟夜雨和他的母亲,他的母亲也明白自己可能只是秦含香的替代品而已,伤心欲绝,跳崖而死,但明月对她却并非没有感情,伤心之余,将钟夜雨抚养至十八岁,也把自己的一身本领倾囊相授,在他满十八岁那一天,明月告诉钟夜雨自己有两个心愿,一是希望钟夜雨有天能够替自己去流风城探望老朽等人和他的父母,以求原谅他这不肖子孙,二来希望钟夜雨不管之后生几个孩子,能将其中一个男婴送回流风城予以抚养,以寄情分。”

听到此钟离武云颇为惊讶,急忙问道:“竟有此事,若如老祖宗所说,那么明月前辈的孙儿是谁?”

空老难得一笑说道:“莫急,听老朽跟你们依次讲来,明月将心愿托付给钟夜雨之后,自己便坐化于深山之中了,那牧羊女死于悬崖之下无处可寻,虽然那秦含香和夜雨毫无关系,但想到明月这一生也因她而改变,于是夜雨便将明月和那秦含香合葬于天山下,而夜雨孩儿生的第一子因其妻极为喜爱,听闻夜雨要遵循父愿送到流风城,痛哭不止难以割舍,夜雨只好约定再生一子便送入流风城,但之后却连生了三个女儿,直至五六年后才又生下一子,于是便将这小儿子送入了流风城,而这个小家伙,便是尘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