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锦衣

更新时间:2019-11-27 05:45:24

江湖锦衣 连载中

江湖锦衣

来源:落初 作者:我自听花 分类:武侠 主角:顾小年陈陵 人气:

主角叫顾小年陈陵的小说是《江湖锦衣》,它的作者是我自听花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再世为人,便要成为人上人。朝廷鹰犬,人心鬼祟,披上官身便入了江湖。(群:61733055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井里铺就青色石板,两边自有花树种植,而院落门前也有通行走廊。承蒙那个常年不着面的老爹顾山海的照顾,顾小年的日子过的尚且滋润。

而顾家虽然不至于像那些大家族或员外地主般奢华堂皇,但也不算是小门小户,起码能称得上是座宅院。

“饿了吧,我先去做饭。”柳施施将木盆放在角落,随后便向厨房走去。

顾小年看着她的背影,目露思索。

这是个极漂亮的姑娘,但就因为对方太漂亮了,所以才显得对方的投奔有些不自然。

前身收留对方的时候自然没有多想,但顾小年却在穿越来时未防露出破绽,让周围人发现自己的不妥,是以没少回顾过脑海中的记忆。

柳施施在投奔来的时候衣衫光洁,脸色更是明丽动人,半点也无自家出事后的惊惶和忧色,反而平静淡然。

这可以归于对方心境强大,可柳家在昌平郡,虽然同处太渊州,但离青河郡也足有千里之遥,而这一路可并不都是太平路段。

太渊州多绿林豪强,而在昌平郡与青河郡之间的陆路途径上,最出名的一伙匪类便在那座平寇山,他们自诩好汉,干的却是打家劫舍拦路抢劫的勾当。

虽然走官道会避开,可那绕路更远,柳施施也不可能半点疲色也无。

至于水路也是,横贯大周国境,流经太?州、太予州以及太渊州的惊澜江,便在这两郡之间流经如海。这里的江湖势力,便是天下漕帮中的下属巨鲸帮。

所以说,单凭柳施施一个弱女子,还是个漂亮的弱女子,不远千里来投亲,不容易。

顾小年倒不是觉得对方应该受伤或是经受些什么,只是单纯觉得,从记忆之中两人的初见来看,对方过于干净了些。

神情举止,就好像是在附近休养了很久,然后像是老友登门一样从容沉静。

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下来,顾小年在房里将灯盏点上,烛光摇曳,他摇了摇头,自己想这么多干嘛,一家三个男人,两个在外没有消息,只剩自己一个在家,哪有什么值得旁人觊觎的。

至于说是钱财什么的,顾山海都是经由驿站辗转到方显手里,然后对方在每月发放例钱俸禄的时候顺便交给自己。而前身喜欢赏画,那一屋子画早就将钱财花费的差不多了,等顾小年来了,又开始买街头上的那些‘武功秘籍’,所以存钱自是不多。

而除了这些,也就这个老宅子有点搞头了。

可实际上,房契连顾小年都找不到,别人还能找着?

……

掌灯之后,顾小年将一身捕快服换下,简单一番擦洗之后,乌黑长发扎成马尾,然后换上了一身素色长袍,这是他穿越后居家的打扮。

他打开房门,站在屋前的回廊里,负手看去。

外面起了微风,天井外的花草摇晃飘来淡淡清味,庭前老槐枝叶沙沙作响。

顾小年一声低叹。

一个人的生活,上班下班,工作玩耍,有点不同的是洗漱后原先是坐在电脑前发呆,现在是站在走廊里看树。

深秋的风有些凉,他穿的单薄,但因为思绪发散的原因,尚感不到秋寒。

下午发生的事情一直在心里转悠,不说秦钟那种对自己的不屑,但是方显关于武学境界的一番话,就足以让顾小年心神激荡。

两个世界除却历史的不同,最大的区别便在于这‘武’之一道。

在这里,仗剑江湖不是书中闲谈,快意恩仇更是身边之事。

但遗憾的是,他好像参与不进去,哪怕他现在的身份是捕快,可也只是个有上司罩着的混吃等死的捕快而已。

“还真是有些,不甘心呢。”

顾小年嘴角抿起,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眸光闪动,眼神倔强。

……

“小年,吃饭了。”

客厅那边传来柳施施温婉的唤声,顾小年转身时,对方也刚好从客厅里走出来。

回廊上,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眼中仍存不甘和无奈,一个眸子温柔而恬静,不过眨眼时,两人都是和颜以对。

两菜一汤,都是很常见的菜式,就座后,两人也不说话,就这么安静地吃着,只有偶尔碗筷交错时的轻响。

柳施施的医术很高,小到一般的跌打损伤,大到一些疑难杂症都可以自己配药,她所在的回春医馆属于朝廷产业,在各个郡城里都有置业,专为‘自己人’看伤治病,诊金更是比平常医馆低一半。

当然,回春医馆也会为寻常百姓瞧病拿药,价钱与其他医馆药店一般无二,至于江湖人就不包括其中了。

但是,柳施施在杏林一道造诣不低,但在厨艺上却并无长进。

起码,顾小年吃她做的饭菜已经大半年了,同样菜式的话,味道几乎一样。说不上好吃,但也绝不难吃,起码比自己做的要好太多了。

家里有个女人照顾和一个人生活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他倒是亲身体会了。

饭后,柳施施收拾碗筷,然后便到空出来作为药房的那间屋子里自顾钻研药理,而顾小年则是出门散步,这已经是种习惯了,对于两人来说。

但今天,在顾小年还未走出天井的时候,门外街上便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听声音就是往这边来的。

这里处于西坊市的边缘,邻里街坊在饭后有的会去夜市看看,但更多的则是直接睡觉,毕竟他们也没什么饭后的娱乐项目。

所以在这个有些寂静的夜里,飞奔的马蹄声格外突兀。

还不等顾小年多想,大门外便是一阵‘唏律律’的马嘶声。

他皱了皱眉,门口果然传来砸门声。

……

赵熙年从马上一跃而下,锐利的眼神首先看向一旁墙下卧着的那道黑影。

少有灯光的此间,毫不能影响他看清对方只是一个老乞丐,且还不是丐帮中人,没有内力,也代表着没有危险。

眼中稍有放松,扣在腰间刀柄上的手也松懈下来。

他直接抬脚上前,手扣门环,砸的大门砰砰作响,因为以他的五感,不难感知到在门后七八米处有一道气息存在。

呼吸并无节奏,走过来的脚步有些闲散无力,只从这两点他便断定对方并不通武艺,甚至体质还比普通人要虚弱。

当即,赵熙年一手扶在腰间刀柄之上,一手虚握背在身后。

大门打开,眼底带着戒备的顾小年便看到了门外的来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