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鱼跃仙门

更新时间:2019-10-06 05:23:33

鱼跃仙门 连载中

鱼跃仙门

来源:落初 作者:周无名 分类:仙侠 主角:灵石庄 人气:

完结小说《鱼跃仙门》是周无名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灵石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玄妙令牌,使得鱼跃仙门  -----------------------------  他,具有一身深不可测的神通,然而修仙界却鲜少有人听过他的名号。  他,不是什么天才,也没有令人为之惊艳的修仙天赋,但是却有着连天才都自愧弗如的修仙速度。  他,既不是什么开山立派的宗主,也不是什么名扬四海的前辈高人,然而魔界妖王、仙道巨枭,无不对其敬佩有加,与之称兄道弟。  他——就是修仙界无法用常理度之的牧风白。  ————————————  无名书友群(大鱼吃小鱼)7806913,加入的写上‘鱼跃仙门读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归元宗山门接待弟子也是个基础功法七层的修士,名叫葛申,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到牧风白两人倒是颇为客气,一面给他们引路,一面介绍起入门的规矩来。

原来所有进入宗门的人员首先都要在俗务堂做满十年的杂务,期间由执事弟子监管,对各人的成绩进行打分,假如基础功法达到九层并圆满完成任务,那么不需要等到十年期满就可以直接晋级,由上面指定授业师父,前往中峰进行修行。

就算运气再差,熬过十年,照样也能进入中峰修行,只不过分配的授业师父可能就会差一些。

宗门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通常按照境界实力划分,修仙者共有七个境界,基础期除外,分别是:辟谷期、凝元期、金丹期、元婴期、兵解期、封仙期。同境界的彼此以师兄弟相称,高上一个境界就是高过一个辈份了。但是也不是绝对的,假如有天分高的弟子,实力突飞猛进,能够达到和师父平起平坐,或者超过师父本身境界,却依然还得尊重师道,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除了授业师父之外,对于其他人就不必遵照原先的称呼了。

当然,这种情况微乎其微,别说天资极高的人难以寻觅,就算有也会被宗门超级高手直接收纳为弟子,其辈份可说在入派之时已经超人一等了,但想要超越师父恐怕就难过登天了。至于资质平庸之辈,即便他一辈子勤勤恳恳,也不会有太多奇迹出现,想要上位也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了。

葛申其实也是新来不久,因此被安排到外面看守山门,他倒是个热心肠,在面见杂物堂执事的时候再三吩咐,说要巴结好那个外务执事李钟杰,平常多多巴结,只要对方看你顺眼了,大笔一挥,就能让你有个好的业绩,进入中峰修行的时日自然大大缩短。

牧风白听对方口气似乎后悔当初没有送上见面礼,因此落到他身上总是些苦差事。

对于宗门这些规矩,牧风白还真不曾听说,看起来修仙宗派也是竞争激烈,所以才会造出了这种贪虫出现。

对于这种现象牧风白不忧反喜,他倒担心这些宗门是油米不进的清修之地,既然混浊不堪,却是利于混水摸鱼,这点正是他的强项。

这一路行来,沿途景色并没有想象中仙缘福地那飘逸出尘的仙味,两旁草树葱葱,山石嶙峋,和寻常的大山没太多区别,这让宋一文两人稍稍失望。

葛申领着牧风白两人沿着一条极宽的山道拾阶而上,并嘱咐他们千万别在山间乱闯,因为看似平常的山林间往往都布置着厉害的禁制,万一触动,立刻形神俱灭。另外,宗门内也禁制低阶弟子施展御空术飞行,否则将遭受严厉处罚。

宋一文听着众多规矩,不禁朝牧风白吐了吐舌头,他知道牧风白这个人素来无拘无束惯了,最恨的就是规矩。

牧风白的心思却没放在这上面,在他踏入宗门这刻起,他就已经明白自己的位置所在,他非常仔细地听着葛申每个字,因为任何信息对他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他不认为自己修仙的资质有多高,可是修仙除了资质以外,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让自己变得更强么。

答案在这之前也许还有些模糊,可是现在却是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拇峰是归元宗的迎客峰,比较其他四座山峰,虽然它相对矮些,但贵在雄壮,气势磅礴。拇峰除了结有迎客厅,贵宾阁,和留客用的精舍之外,还有就是后山俗务堂了。

事实上派内所有俗事杂务都是由俗务堂接管的。俗务堂的执事是名凝元期的长老,只不过他并不打理堂内事务,真正掌权的是两名副执事,也就是他的两个弟子。其中一个就是葛申所说李钟杰。至于另外一个副执事章丙,Xing格孤僻,少言少语,不太懂得管理,因此除了份内要务,其余诸事就放任不管。

所以,总的来说,整个俗务堂就是李钟杰的天下。

穿过弯弯曲曲的山道,来到后山,转过山坳,但见葱郁青松之间隐隐可见房舍起伏,一眼竟看不到头。

牧风白还以为那是宗门弟子的住所,朝葛申一打听,才知道这里住的全是还没正式入门的外务,人数约莫在二三千左右,这不竟让他有些发蒙。

和参云国动辄数亿的人口比较,这个数量并不唐突,但俗世基础功法达到七阶何等稀少,出来也是显赫不凡了,谁知道来到这里就如同大白菜一样廉价,这让初来乍到的牧风白见了委实感到有不适应。

“李执事,他们俩个是新来报到的,他叫牧风白,他叫宋一文。”踏入一间雅致的竹舍,葛申朝着靠在翠竹椅上闭目养神的一名干瘦男子恭敬行礼,并指着牧风白两人介绍道。

那干瘦男子正是俗务堂的执事李宗杰,听他说完才睁开眼,用那三角眼漫不经心地打量两人一番,慢香香站了起来,从旁边摆满玉简的架子一览而过,顺手在低沉取了块空白的玉简,才说:“好几天没有新人报到了,今天倒是一下来了俩个,你们都是哪个地方的人啊?”

牧风白笑了笑,说道:“我们本是靠近灰烬海域附近的村民,后来患了水灾,满村人包括父母都没能逃出去,我和小文由于结伴在山上玩耍,因此避过了一劫,如今我们流浪在外,居无定所。”

李宗杰嗯了一声:“十几年前灰烬海的那起灾难我也略有耳闻,你们倒算是福大命大,居然还能将基础功法练到七层,这也算是老天补偿你们了。”

“那是那是……”

“我们归元宗的规矩你都知道了嘛,我们归元宗要的是身家清白,来历清楚的,由于你们情况特殊,我暂且记下,以后我会慢慢考据,丑话说在前头,假如你说的有半分谎话,或者是其他宗门派来的内Jian,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牧风白这个身世来历倒是照实说的,因此倒也坦然。不过对方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让他心中有些不爽,同时隐约也感受到三大宗门并不如表面看来那么和谐。

“虽然你们初来报到,不过今年有几样要务赶的比较紧,恐怕得马上给你布置任务了,至于宗内详细规矩你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牧风白听了知道所谓的任务就是宗门杂物,听葛申的意思,如果不打点,派下来的杂物很可能会不尽人意,所谓入乡随俗,这种事情还是难以避免的。当下走上几步,故意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我们两个什么也不懂,以后可得请李执事多多关照了。”

他手掌一动,底下已经将三块灵石塞入李宗杰的袖子内。

李宗杰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脸色反而一沉,喝斥道:“看你老实巴交的模样,居然也搞这一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幼稚!”

“啪嗒!”一块手指粗细的灵石被抛在地上,牧风白看了心中立刻咒骂不已,这个家伙也太无耻了吧,自己明明给了三块灵石,他倒是好,转眼收了自己两块,还装作大义凛然将自己臭骂了顿。

“是是是,李执事教训的是,是在下唐突了,本来只是做个见面礼,想不到会触犯了您,真是惭愧。”牧风白将地上灵石捡起,满脸愧色地装了回去,倒是将旁边的葛申看呆了,心中暗想,莫非自己听的事情有误,这李执事根本就是大公无私?

李宗杰哼道:“既然你对灵石这么情有独钟,这里正好有份制造灵石的任务,就你们去吧。”

牧风白也不知道经此一事是否得了好处,反正都是睁眼瞎,先看看情况再作打算。于是堆起笑容道:“以前我倒是听说宗门能够制造灵石,但不知道是如何做法?”

李宗杰从架子上取件戒指状的环形玉器,说道:“这就是玉简了,里面记载有制造灵石的方法。今后每月你需要上缴的灵石最低额度达到五百块,如果到时候额度没能完成,就会累积到下个月,要是一直无法达标,将会影响到你的业绩,到时候被逐出宗门可别怨天尤人。”

牧风白摆弄着玉简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该怎么看?”

李宗杰指了指额头,道:“贴在天窍上,自然浮现当中玄妙,如果想要录制玉简也是这样,只要有空白玉简,可利用神识将所需要的东西复制进来,如果是仅仅是将玉简内容复制到另外一块玉简上,只要将它们贴近,用神念沟通就好了。”

牧风白恍然,感觉十分新奇,想要当场尝试,被李宗杰摆手制止,说道:“别像个乡巴佬那样,今后要你摸索的东西还多着呢,先让葛申带你们到下面找个屋子安置下来,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旁人,除了到期交纳灵石,就别再来打搅我了。”

说罢,李宗杰就又躺回竹椅,闭上了眼睛,假寐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