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重生死敌之女

更新时间:2019-10-08 05:52:13

重生死敌之女 已完结

重生死敌之女

来源:落初 作者:玉不毁 分类:仙侠 主角:静渊大长老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死敌之女》是玉不毁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静渊大长老,书中主要讲述了:莫名其妙的被诛杀,神魂颠倒的夺舍最后竟然发现——重生成了死对头的女儿怎么破?急,在线等!他说,这浮世,总有少数人做了傻子,多数人才活的安稳……只是我绝不愿意你也做一个傻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卓漆吓的张口结舌,往日舌尖嘴利,此刻连一句分辨的话都说不出来。

正急的浑身冷汗,突觉额头一痛,眼前一阵迷糊,睁眼一看,面前哪里还有卓斟?

就见一张胖脸得意的凑过来,手中还忽上忽下的抛着一个小石子。

金多宝笑眯眯的道:“小丫头,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了。”

卓漆擦擦额上的汗:“原来不过是个最简单的幻术。”自己精通音幻,却被这么低阶的幻术所迷。

“不不不,”金多宝摇头摆手,“这可不是什么幻术,你看见这段路上的尖叶黄花没有?”

“迷萝?”卓漆出身轻音宗,以音幻为主,自然也熟悉各种**,但轻音宗资源不多,从未见过迷萝开花。“迷萝不是要千年以上才能开花?”

“恩!玄门这道上的迷萝,恐怕自玄山在此,就一直在了,千年都不止了。迷萝平时看着跟杂草差不多,但开花时花粉四散,无色无味,无声无息的渗入人体,不是幻术,却比幻术更容易着道!你看看,人是不是少了快一半了,一多半都定在幻道上发呆呢!哈哈哈,人少了,就没人和我争了!”

“那你打醒我做什么?”

“还不是看你是我卓大哥的妹妹!对了,我卓大哥呢?”

卓漆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不见了。”便把昨晚的事告知了金多宝。

“那你怎么不去找找,还这么淡定的来了?”

卓漆无所谓的翻了个白眼:“我去能做什么?师兄是炼气十层,如果没有危险,不几日也回来,如果有危险,我去收尸吗?”

金多宝黑着脸,无言以对。

“你倒是个没心没肺的。那我和你一起走吧,互相照顾。也不枉卓大哥当年对我的救命之恩。”

之后,过了一条滑不溜秋的冰路,又是烫的下不了脚的火路,卓漆有灵符护体,又有金多宝这个前落第弟子带路,自然不难。

前来拜山的人只剩了百余人。这百余人中,有点修为的,和普通凡人,竟然是五五之数。

“有些修为的,散修很少,其余的大多都是小宗小族的弟子,自以为有些修为,会很简单,其实很容易在幻道上就被早早踢下去。而相反,没有修过道的凡俗之人,多是穷苦人,吃得了苦,忍得住累,又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更能坚持到最后。”金多宝道。

卓漆点头,正是如此。凡人一入此山,便不能轻易后退。而小宗族的弟子,却仍有退路。

“这些凡俗之人,还有孩子,都是测过灵根的?”

“玄门处灵镜州之东,弱水以东都属玄门庇护之地。每到选拔弟子的时候,都会派弟子前去凡俗之地,测出二十岁之下有灵根的人带到玄石镇安置。之后的考核便靠他们自己了。若是选不上,玄门也会送些强身健体的丹药和一些银钱。”

山路虽远,但有穷时。山门巍巍,只立了两列玄色方柱,二九之数,共一十八根。

这便是占据了灵镜州半壁江山的修仙大派,无碑无名,世人皆知!

众人休息了会,呆到午时,方有接引弟子引领众人到了临仙台。临仙台是一圆形高台,天然一块石板。圆台中心嵌入了一整块测灵石,由两名筑基弟子主持,众人依次上台测试灵根。

不多时轮到卓漆,她是单系木灵根,资质绝佳,那弟子喜形于色,接连看了卓漆好几眼,又问卓漆有无荐人,卓漆见入门已是定局,便摇了摇头。接着那弟子便发给卓漆一块紫竹牌,上刻卓漆二字,编入风雷组。

卓漆下了圆台,便将卓斟传来的荐信扔给了金多宝。金多宝喜出望外,不一会儿上台去,一番周折,看情形小胖子似乎一阵死缠烂打。那两个弟子商议了几句,扔给他一块木牌,金多宝喜滋滋的下来了。卓漆一看,金多宝,外门杂役。

金多宝却很满意:“你别小看这外门杂役,将来我有机会,还是能进内门的!说不定比你还早呢!怪不得连算命的都说,我出门遇贵人,哈哈,多谢了!”

“还你幻道之情了。”

众人测试完毕,风雷,日月,山河三组,每组十八人,霜雪组出缺,其余三十人资质不佳,编入外门杂役,还有几人资质实在太差,并未入选。

“玄门和其他门派不同。主要的入门测试,便是在山道上了。有不少资质绝佳,灵根上乘的人,过不了山道,只能等三年后了。能够坚持走完山道到最后的,一般都会留下了。除非资质实在太差,咳咳。主要还是玄门内人才济济,所以连你这样的单灵根都不十分稀罕。”金多宝见卓漆目露不解,自动解说。

“不过,进外门后,一个月内还有三次考核,通过三次考核,才能呆在外门直到筑基。更重要的是,同年复选的杂役弟子,可以一起参加考核!表现好的,比如金爷我这样的,还有机会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咳咳,金爷我吧,觉得只有玄门这么高端的修仙门派才适合我修行!外门这些事儿,只要多在玄石镇混混,或者能遇见几个下山采办的杂役弟子,多问问便知道了。怎么,卓大哥没跟你讲吗?”

“没来得及。”卓漆嗤笑,也懒得拆穿他,横竖和自己无关,谁又没点xiǎomì密呢。“金多宝,小胖子,你对玄门倒是执着的很。”

不多时,便有三名筑基弟子来接应各组弟子。风雷组的负责人是一名筑基后期的男修,内门弟子,一身白衣,姿态很是高洁,名沈蜻。

时将入夜,十八名弟子二人一组分好了房宿,沈蜻大致的讲了一下正式入外门的三次考核,便让大家回房休息了。

和卓漆分到一间的名叫何皎予,梳着双丫髻,一双眼睛又圆又大,红唇雪肤,模样娇俏可人。

何皎予炼气三层,一眼见到卓漆就十分喜欢,自动将卓漆化作“亲密的自己人”,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发现卓漆也一问三不知以后,又吵闹了一会儿才睡着了。

何皎予睡熟了蜷缩成一团,卓漆闻到她身上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极淡,又有些黏腻无孔不入,待要细细捕捉,又什么也闻不到了。

卓漆心里有事,哪肯睡去,取出之前卓沣留下的灵石和阵符简单的布了个阵法,才开始打坐。

玄山上灵气充足,虽然只是山脚下,但与凡俗之地已是天渊之别。卓漆静静的感受着灵气运行入体,在经络行走,身上疲倦一扫而空。

大约九个大周天后,卓漆觉得差不多了,方才重新导入灵气,却发现灵气只能存于经络中,无法聚集丹田!

修士以天地之灵修身养魂,灵气于经络之中,可拓宽经络;于骨肉之中,可强身健体;而最重要的是,灵气存落于紫府之中,锻魂铸魄,日后方成金丹、元婴!而卓漆如今灵气却无法聚集丹田,哪怕能吸收再多的灵气,修为也不能寸进!

卓漆心中一阵翻腾!落到如此田地,究竟是招谁惹谁了!

重新吐纳静心,内视紫府之中,神魂仍然被一股朦胧不清的紫光笼罩着,或许是无意识夺舍时,伤了神魂,如今之际,只能慢慢再寻求滋养神魂之法。

卓漆着急起来,倒是想起唠叨师兄卓沣了,巴不得他马上回来。

卓漆又将灵气行了九个小周天,直到每根经络都存满了灵气,方才入睡。

片刻之后,房里恍如凭空起了薄雾,一玄色人影漫步进来,双指并入卓漆眉间,一缕神识摄入其识海中,略微查探之后便飞快的收回。

裂红原魔隙镇魔塔上,卓斟临风而立,他面无表情,只是眉眼间偶尔一闪而过的踌躇。

似随手拈花一般捉住玉简传书,明明是夤夜等待的传信,他却顿了一顿,才打开玉牌:“已确认,灵台禁制安好,魂魄无损,无夺舍痕迹,当是侄女无疑。卓沣未归,静渊自当寻之。千机莲花本有护魂之力,兄勿念。”

卓斟长叹口气。回信:“不必过分关照。先由她吧!”

魔隙这些年越发动荡,魔族蠢蠢欲动,妖族混水摸鱼,只能谨守三年之约,一家难聚。

卓沣整出笑意来将这好消息告知爱妻。乔织尘却不领情:“那当然是我的女儿,还担心什么夺舍不夺舍呢!师兄你也想得太多了!我与我的女儿,自有离而不去的缘分!”

“自然!”卓斟忙哄着娇妻。

翌日一早,沈蜻发给每人一块基本功法的玉简,便分派众人干活。卓漆和何皎予分到山门口清扫,其他众人也都两人一组。

“这里也不脏啊,让我们过来扫什么?”何皎予嘟着小嘴,不开心了。“还说一个月后,才能正式入外门,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拜静渊真人为师啊!”

静渊真人谢邀,正是卓沣所说的冰灵根师叔,卓斟和乔织尘的师弟,却比卓斟足足早了五十年结丹!而抹荷与乔织尘痴缠这些年,竟一次也没见过他。

“吩咐我们扫尘,便照着做吧,此间无尘,便是我们心中有尘了。静静心吧,小丫头。”

“我可不是小丫头,我已经活了快一……十四年了。”

“恩恩,十四年真长,您老人家辛苦了!”

一连五日,白日扫尘,夜间大家各自修行,外门独占了一座矮峰,可以四处闲逛,沈蜻等人也不多加管束,只是交代决不可私下斗殴。

第六日,大家换了扫尘的地方,卓漆二人被分到住所种植花草,栽好后二人分头将花盆送到各人住所。

不一会儿何皎予捧着条鱼眉开眼笑的找过来了。

“小卓,快来,有大鱼吃了!小胖子哥哥给你送的鱼。”

金多宝是外门杂役,这边又是女修住所,不便上来。玄门五日一休,今日有半日的休息,他干完活就急忙忙的找过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