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当归阁

更新时间:2019-10-09 10:25:13

当归阁 连载中

当归阁

来源:落初 作者:薇骨头 分类:仙侠 主角:孟修仙 人气:

经典小说《当归阁》由薇骨头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孟修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南荒鸾族一夜之间倾覆,北荒大地出现一个神秘楼阁……好吧,其实这只是一个死而复生的蓝衣姑娘同着一个活了万万年都没死的白衣公子打着当归阁的名号实则走遍四海八荒寻找冥女大人散落在世间的魂魄以便于冥女大人重生的故事。其中穿梭着帝王爱情,侯门将府,神弃之地,人偶系统,九州美食,人参娃娃,重生逆天等,欢迎入坑。还有就是,友情提醒:本文主角本就是神,不修仙,不喜勿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诚然不出她所料,孟姑娘的确来了。

“你想要死?”孟姑娘问道,就连这生死之间的问题都是说的云淡风轻。

纪芜影听见了这句话,她并不惊奇,被孟姑娘一语点破之后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撩起来裙子,跪在了孟姑娘的面前。

孟姑娘依旧是手握茶盏,茶盏之中碧色的茶水洋溢出来无尽的清香。

“你可知道自裁的人在忘川会受怎样的苦楚?”孟姑娘盯着她。

“我并不想要死”纪芜影闭上了眼睛,看得出来她过得很苦,即使不是生活上的苦,却也是精神上的苦楚。

“哦?”孟姑娘喝了一口茶。

”只是想要恳求姑娘,能够带我离开,就让将军夫人永远死在周国吧。“纪芜影说到。

”你若是想走,没有人能够拦得了你。“孟姑娘挑眉。

的确,她要是想要走,偌大的将军府之中没有人能够拦住她,可是她不能走,倘或是她走了,那么何留铭一定会被追究。

纪芜影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磕了一个头。

等到她缓缓站起来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那样一个看着柔弱不堪的女子竟然如同闪电一般的抽出来头上的金簪,以迅雷之势抵住了站在一边左小凝的脸,左小凝竟是没有闪躲开来,一时间就这样被纪芜影抵住了左脸。

”怎得?剑术却是大有退步的趋势啊。“纪芜影笑了笑。

”三年来,未曾练过剑术。“

”哦?“纪芜影轻笑:”为什么?“

”自从那日划破师姐的脸之后,就不曾练过剑。“

”愧疚这东西是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纪芜影冷笑。

”任凭师姐惩罚。“左小凝闭上了眼睛,虽然面色淡定如初,可是看得出来左小凝的肩膀还是在微微颤抖着。

”这可是你说的。“纪芜影扬手,一道寒光闪过,良久,左小凝睁开眼睛,可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疼,她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这就是代价,你我二人算是扯平了,至于这个药膏,就当是你赔给我的好了。“纪芜影拿着从左小凝头发上削下来的一撮头发说到,难得脸上露出来一丝俏皮的笑,而这个时候,她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左小凝方才神情平静了下来,赶紧跑过去看纪芜影有事没有,纪芜影轻轻推开了她,表示自己没有事,孟姑娘给小凝一个眼色,让小凝先退下来,小凝转身低头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纪芜影咳嗽的更加急促,捂着嘴的丝帕上面溢出来一丝血迹。这个时候水阁一旁立着的侍女们慌忙纷纷跑过来,兰儿更是担心的不得了,连忙让人去叫太医。

纪芜影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然后微微笑道:”只是故人拜访,略微有些激动罢了。“

“只顾聊得高兴了,却忘记了夫人有恙在身,实在是失礼,不如改日再聊?”孟姑娘脸上露出来一抹惭愧的神情,说着就要弯腰请罪。

纪芜影惊呆了,连忙上前扶住孟姑娘的手,示意她站起来。

在触碰到孟姑娘手的那一刹那,纪芜影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向孟姑娘,眼神之中流露出来一种感激的神情。

孟姑娘难得的冲她眨了一下眼睛。

纪芜影感激的笑了笑,然后对着兰儿说道:“还不快送送这位姑娘?”

此言一出,兰儿就对着孟姑娘弯腰行礼:“姑娘,请随奴婢走吧。“

孟姑娘临走之前笑道:”当时不过是随口说了个菜名,没想到你还记得。“

纪芜影眼睛中充满了怀念:”姑娘同我做的唯一一道菜,怎敢忘记?“

”味道怎样?“孟姑娘眨了眨眼睛,坏坏的问到。

”一如当年,难吃的紧。“纪芜影轻轻摇了摇头。

孟姑娘笑出了声音,清脆宛如银铃:”其实这真的是一道菜,倒是想要带着你吃正宗的。只不过没机会了。挺遗憾的。“

确实没机会了,那个做菜的厨子已经死了,死在乱刀之下。

”姑娘此次来倒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纵死无憾。“纪芜影说到:”只是芜影有一事不明白,难道姑娘真的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没有。“孟姑娘笑脸盈盈。

”当真没有?“纪芜影看着孟姑娘的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一句也没有。“孟姑娘仍旧是微笑。

有些伤情的事,既然提起会揭起一层伤疤,何必还要向这个伤疤之上撒盐呢?更何况即使说了孟姑娘却也是不能够改变什么,倒不如不说的干净。

”请姑娘替我向阁主大人问好。“纪芜影恭敬的说到。

”恩。“孟姑娘若有若无的应了一声,然后就转身走了。

纪芜影目送着那一身飞舞的蓝衣在水阁上面的木道之上渐走渐远,等到孟姑娘的背影完全消失了,才重新坐在水阁中,松开了手,手掌中赫然躺着一个小小的白玉瓶子。

当孟姑娘从水阁之中出来的时候,远远就看见蹲在水池子边上发呆的左小凝。

她蹲在地上思考了好大一会儿,手中拿着树枝在地上不断的画着圈子,左小凝并不太喜欢学医术,她最喜欢的是剑术。

从剑谱之中演变出来的各种招数涵盖了天地万物的乾坤,所以她很喜欢,可是自从那个时候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剑,她甚至是拿起剑来就手软。

这无疑是犯了一个剑客最致命的大忌,剑客倘或是连剑也不敢拿,就不配称之为剑客。

左小凝在三年之前就已经不配称为剑客了。

即使是她天赋异禀能够看得懂各种晦涩难懂的剑术秘籍,可是她依旧拿不起来剑,每一次拿起来剑的时候,面前浮现出来就是纪芜影的那张鲜血淋漓的左脸。

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心中却是胜负欲极强,一心想要胜利,可是她却绝对没有想要毁了纪无影的脸。

所以她一直是内疚,一直自责,在纪芜影走了之后,她却是一直不能够原谅自己,有的时候经常会做恶梦,梦见纪芜影捂着血淋淋的左脸犀利的质问她为什么划破了她的脸!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左小凝开始跟着华倾姑娘学习易容医术,天下医术博大精深,她却只是一心想要研制出来一种能够修复容颜的药膏,可是在这三年之中,她却并没有研制出来膏药,可是她却研制出来一种修容膏。

在来之前还特地去找隔壁的阿婆试一下效果,果然将她脸上的痘痘给遮住了,重新赢得了阿公的欢喜。

那个时候,她心心念念的都是要找到纪芜影,然后将药膏给她。

如今却是做到了,她算是同纪芜影两清了,她很是清楚纪芜影的脾气,越是这样,越是说明纪芜影放下来了。

正在想着的出神的时候,孟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了,小凝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土,刚要开口说话,孟姑娘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张开手紧紧抱住了小凝。

或许孟姑娘很清楚纪芜影的心理,更何况在当时的那个状况之中,孟姑娘帮谁都不好,因为这件事情她最好是置身事外,毕竟这是她们之间的事情,横竖都会被说成偏袒,倒不如放手来的好。

她只是冷眼旁观,倘或是她出手,纪芜影根本就没有拿出来簪子的机会,自然纪芜影在拿出来簪子的时候就知道她没有那个机会去划破左小凝的脸。

又或许孟姑娘压根就不在意她们究竟是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可是当归阁毕竟是给了她们足够的自由,给了她们一次重生的机会。

平日里的孟姑娘清冷不似凡尘人,即使是当年自己夜夜做噩梦的时候,也都是侍书姐姐或是华倾姐姐抱着自己,当时孟姑娘的脾气还是不咸不淡,言辞比较冷漠的。

她说:“本来就是要分一场输赢的,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是了,倘或是她输的不心甘情愿,那么她也就不配说是当归阁教导出来的弟子了。”

而那个时候,虽然她是当归阁中年纪最小的孩子,自然的唤孟姑娘一声孟姐姐,可是毕竟她对于孟姑娘还是存在敬畏和尊重,从来只是将她视为自己的师父。

可望而不可亲近。

可是现在孟姑娘却是紧紧的抱住自己,左小凝甚至不敢相信抱着自己的那个人是孟姑娘。

小凝从她的发间之间闻到一种淡淡的香气,那种香气同着自己常年来捣药所带的药香不一样,也和华倾姑娘身上带着的桃花香气也不一样,那是孟姑娘与生俱来的香气。

也是这种香气让左小凝清醒的知道这个人是孟姑娘,不是其他人假扮的。

“乖,没事的,我就知道她不会怪你的。”孟姑娘轻轻拍着左小凝的背,左小凝的眼眶通红,啪嗒,泪水就落在了孟姑娘的肩膀上。

左小凝是一个很倔强的女孩。

除了三年前划破纪芜影的左脸的时候,她哭过一次,从那之后即使是做噩梦,吓得在夜里面醒过来,她也没有哭,即使是刚才被纪芜影用刀指着自己的脸,信誓旦旦的说要划破自己的脸来偿还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要哭,而这个时候,她却是想要哭。

可能是因为当时孟姑娘没有出手而委屈,也可能是因为孟姑娘这一个温暖的拥抱让她感觉到了让她的委屈化成了一池春水。

孟姑娘是当归阁中所有的姑娘最熟悉却又是最疏离的人,她将当归阁中的所有的人当成她所照顾的妹妹们,自然左小凝是,纪芜影也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